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霄九宸 > 金光寺篇
第62章剧变(二)
作者:彻未眠  |  字数:3498  |  更新时间:2020-04-02 01:46:40 全文阅读

(62)

谷主所言果然不虚,不消到片刻,灵胥便呻吟一声缓缓睁开了双眼。鸿羽见状赶紧迎上前,说道:“你醒了,我奉宫主之命在镇子外的河边寻到了你,刚刚是东方谷主将你救醒的。对了,你到底是怎么受伤的,是玄天还是御仙教的人伤了你?”

东方清明赶紧伸手拦住他道:“鸿护卫,他刚刚醒来,虽然身体已无大恙,可毕竟伤在喉处,没个三五天的恢复,勉强开口总归是不好。

既然灵护卫已经醒过来了,咱们出去庆祝一下,我看离三更天还有些时辰,等酒饭过后,一起去金光寺布阵。”说完便和鸿羽走出了房间。

东方淼跟在最后面,她临走时对躺在床上的灵胥婉言说道:“灵护卫您好好休息,有我爹爹在,你不会有事的。”说完便走到屋外,轻轻将房门掩上。

忽然一道身影出现在她的身后,吓得东方淼几欲惊叫出声,就听那人抱拳说道:“东方姑娘莫怕,是我,城主大人的侍从赵富,我是被城主派来保护你和谷主的。”

东方淼拍了拍胸脯,转过身去,娇声佯叱道:“赵富,你知不知道,我几乎要被你吓死了。”

说完她眼珠一转,又俏生说道:“诶你来的正好,眼下我正好有事托付你告知天霖哥。”于是便将这里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临了,她催促赵富道:“快点去吧,说不定这些消息与他有用。”

东方淼刚一托付完,赵富便俯身说道:“东方姑娘放心,小的这就回去告于城主知晓!”说完倏地一下蹿上房去,眨眼间便消失在夜空中。东方淼见心愿已了,遂莞尔一笑,上楼找爹爹去了。

她刚刚离去,就在此时,身后的房间里窗户咯吱轻微一响,一个影子轻轻飘了出去,悄无声息如一阵轻烟似地往金光寺赶去,正是躺在床上的灵胥。

过了二更时分,小僧引着众人纷纷都赶回金光寺大殿之中。宝殿上烛光摇曳,灯火通明,映照的一尊尊佛像更加的庄严肃穆。

方丈甄陀罗新置换了一件袈裟披在身上,更显得神采奕奕,他扫了一眼众人,见几家宗主人已聚齐,便说道:“阿弥陀佛,事不宜迟,老衲不放就直说了。鉴于对付地狱魔奈落迦,佟檀越最为熟悉,从现在开始,老衲以为凡事都听佟檀越安排就好,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坎离道人和佟霆仞最为熟识,他听后站起身施礼道:“无量天尊,由佟施主住持局面,贫道自然是信服,这样最好不过。”

在座的各位,相互之间无不视为桎梏,也就只有这重阳观还能置身事外,再加上佟霆仞深谙奈落迦属性,是以由他统领,大家也最为信服。于是都一致认为此举最妥。

佟霆仞也不推脱,他大步走到殿堂中央,对着众人一一抱拳,说道:“承蒙各位看得起我重阳观,老夫一定不负诸位所托,誓要将这地狱的魔头赶回它的老家去!”

众人听后无不纷纷点头称赞。这时,从大殿外匆匆走进一人,佟霆仞一见之下,脱口而出:“了因法师,你回来了?”

来人正是金光寺首座弟子了因,他一看佟霆仞站在正中央,而师父和其他掌教却坐在一旁,一时间举手无措,拿不定主意。

甄陀罗轻咳一声,缓缓说道:“阿弥陀佛,了因,有何事但说无妨。这位佟檀越目前是咱们除魔卫道的统领,和他说也是一样的。 ”

了因低身施礼道:“徒儿在白天时和佟檀越有过一面之缘,幸他搭救才逃离御仙教的魔爪,实是感激不尽。”

佟霆仞一捋胡须笑道:“此等小事,不值得法师挂在心上。”说完他话锋一转,继而问道,“我看法师你匆匆而来,似是有大事发生,却不知究竟是何事?”

了因见大殿的众人都望向自己,面上无不露出焦急的神态,于是赶紧说道:“回师父,先前巡逻的弟子忽然听见山间的密林里传来大树轰然断裂的声音,徒儿便带了几名弟子前去查看。等我赶到那里后,就见一片狼藉,大树杂乱无章倒了一地。最后,我们在一处角落里找到了一具尸体……”

说到这里,他嗫嚅着,看了看席上的某个方向,没敢再继续讲下去。甄陀罗好奇心起,也跟着看过去,却并未发现这里到底少了谁。于是按捺不住,神色威严道:“了因,究竟是发现了谁的尸体,你快说!”

了因见师父面有不满,只得沉声说道:“禀师父,那,那就是赵城主的贴身侍从赵富施主的尸体。”

在座各位听后无不面面相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赵天霖更是面如土色,他失声问道:“了因法师,你是说赵富被人杀了是吗,他的尸体现在哪里?”

了因说道:“尸体我已命人抬回来了,就在大殿的外面,只是死状极惨,是被人用利刃拦腰截为了两段。”

众人听他诉说无不倒抽了一口冷气,心想这凶手的手段也太过凶残暴戾。佟霆仞看一眼甄陀罗,再看向赵天霖,方压低声音说道:“了因法师,请将尸体抬进来吧!”

了因诵了一句”阿弥陀佛!”便走到大殿门口,高声说道:“你们几个快些将尸体抬进来。”

赵富的尸体被置放在一副担架之上,尸身盖着一件宽大的袈裟,想必是死状太惨,了因便想出用袈裟遮挡伤口吧。

就见他上半身露出黑色的夜行装,脸上的五官扭曲在一起,想必是死前受到了极大的痛苦。

东方淼见后,不由得流下两行清泪,她忍不住伏在赵天霖肩头嘤嘤啜泣起来。

众人看后无不摇头惋惜,卿岚宫主瞧了瞧身后站着的两名护卫,以目示意。二人均是摇摇头,示意此事并不知情。

楚庄心里猛一咯噔,他不自觉的离开位子走上前去,围着赵富的尸体一边端详,一边仔细的琢磨,最后还掀开袈裟看了看身上,嘴里不停地低声自语,迟疑不决道:“难道会是他?”

赵天霖忍耐不住,止住悲鸣问道:“楚居士,这赵富是一年前被我招到府中的下人,我见他人还算机灵,办事牢靠,便传授他一些符咒术,遂就收为了心腹,改姓为赵,难道楚居士之前有见过他?”

楚庄这才回过神来,他看着赵天霖说道:“前年,我在一黑松林中和两个极其厉害的神秘人交手,其中一人便和他的装束一模一样,你看这里——”说完楚庄一翻赵富左手腕的衣袖内侧,里面赫然绣着四颗星芒,依次排列开来。

楚庄继续说道:“当时和我交手的那人这里也是四颗星,的确是同出一辙,没有无任何的区别。”

“君使,他就是君使!”甄陀罗看见那排列的四颗星芒,不假思索便指着赵富的尸体冲口而出。

卿岚宫主转头问道:“方丈此言是何寓意,为什么突然如此笃定这人的身份?莫非他也是玄天的人不成?”

甄陀罗长叹一口气,说道:“阿弥陀佛,数月前的一天深夜,老衲正在禅房中静心打坐,悄然无息间就有一人突然闪现在老衲身后。当真是形如鬼魅般,他释放出来的杀气非常巨大,吓得老衲竟然不敢移动分毫,即便是呼吸都停住了。”

阴冥教二教主悚厉晃动着脑袋,反驳道:“你说的什么话,这世上还有人只凭杀气就能将方丈你吓到不寒而栗的地步?哈哈,老夫不信!”

卿岚宫主也难得点头同意悚厉的看法,她想了想说道:“方丈大师,你那时是不是中了那人的幻术,是以才感到害怕?”

甄陀罗摇摇头,说道:“老衲可以断定,那绝对不是什么幻术,他就是凭借着生生的杀气暴发出的杀意之刃,让我放弃了任何的求生念头,只能听他随心摆布,他的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了。

便是他让我发出去十张请柬,邀请十大掌教前来议事,共商除去奈落迦的大计。他临走时,老衲曾斗胆问他究竟是谁,他说就称呼他为君使好了。”

悚厉讶异道:“原来此事都是君使在暗中唆使,看来他必定也是玄天的人,说不定还是上层首领。

可是他要求你请十大掌教前来,这里只到场了七家,还剩下三家……”说到这里遂明白过来,“那三家被御仙教在半路上将请柬劫去了,也就没脸再来。照这么看来,御仙教和玄天难道不是一伙的?”

坎离道人说道:“他们蝇营狗苟,到处钻营,为了共同的目的,也只不过是相互利用,是以才能联手围困青州府。却又各自打着盘算,在背后彼此拆台使绊。

贫道只是实在不解,这世上真的会有道行如此高深,却又籍籍无名不为人知的高人吗?”

楚庄盯着赵富的尸体点头应道:“是啊,一个在顷刻之间便将我击倒,然后又仅凭着杀气就能让方丈无法动弹的绝顶高手,能会是他?可笑的是,他最后还被人轻易地杀死在林中?”

佟霆仞毕竟和楚庄师兄弟几十年,心意相通,随即便明白过来,他登时悟道:“难道说这人只是替身,正牌君使潜藏起来了?”

楚庄点点头,说道:“他极有可能便是替身,我和他交过手,真正的君使不可能会被人轻易杀死。”说着他看向赵天霖,边指着赵富的尸体问道:“赵城主,你是否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出现在密林之中,而且还是这种装扮?”

赵天霖看过去沉声说道:“傍晚散会咱们都回到别院后,我寻思着此间并不太平,便让赵富他暗中保护下山的东方谷主和淼姑娘。他后来没在回来,谁知他竟被人所害,还做了别人的替死鬼。”

东方淼一脸悲戚接口说道:“他后来确实是出现在客栈中,只是当时我觉得我们有四人都在店里,也未必怕了什么人,便打发他回寺庙来了。”

楚庄眉头一展,问道:“我记得刚才一起进来的是东方谷主和鸿羽护卫,还有东方姑娘你们三人,不知姑娘说的第四人却又是谁?”

“就是我!”只见卿岚宫主身后一人嘶哑着嗓音,含混不清的说道,“我被玄天的人所伤,幸被东方谷主所救,不巧在房内听到东方姑娘和赵富的对话,我心系宫主的安危,便一人匆匆先赶了回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