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霄九宸 > 金光寺篇
第60章前夜(三)
作者:彻未眠  |  字数:3534  |  更新时间:2020-03-31 01:47:54 全文阅读

(60)

东方清明被他这一点拨,顿时醍醐灌顶,眼睛一亮道:“莫非是御仙教打算阻止我们布六爻地煞阵不成!可这也不对呀,佟居士提出布阵也只是在今日之时,知道此事的人除了金光寺僧侣外,旁人也就我们寥寥数人,看来这里面有御仙教的内应!”

东方淼一听,急忙说道:“爹爹,要不要我们去告诉天霖哥知道,也好让他做好防备?”

东方清明一摆手,说道:“暂时还不需要,这都是推断,未必事实真的如此,我们切不可自乱了阵脚。”说罢便缓步走到那小二身边,看着倒在地上的店小二。

百花谷素来以医疗符咒术闻名于世间,东方清明更是享有医仙圣手的美名,道法虽非他所长,可医法却是实打实的拿手绝活。

他俯下身来,伸手翻了翻小二的眼皮,接着“啪”的一声,便将一张符纸贴在他的额头之上。

不到片刻功夫,那小二便徐徐醒了过来。他抬起头,茫然的看着三人,问道:“东方谷主,您老回来啦,我这就给您准备饭菜去!”说完,便挣扎着想要站起身。

只见他“哎哟”一声,又跌坐在地上,嘴中喊道:“我身上怎么痛死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东方清明见已解除他所中的摄魂术,便撕下他额头的符纸,扶着他站起身来,口中说道:“小二哥,你刚才不小心跌了一脚,撞到脑袋了,估计是有点失忆。不过你这点皮外伤不打紧,我马上就替你治好。”

说完,东方清明便朝他胸口处又贴了一张符咒,然后用一指按住符纸,嘴里念念有词。俄顷,那符纸化作了一阵轻烟飘荡开去。东方清明收回手来,说道:“小二哥,你再活动活动,看看身上痛还不痛?”

那店小二小心翼翼的晃了晃身体,见无异样,随即又摸了摸后脑勺,惊喜道:“真的全身都不痛了呢!东方谷主,您真是神医啊!”随后连连作揖,说不尽的感恩戴德。

东方清明哈哈一笑,见他身体无恙后,便打发了他下去。那鸿羽踌躇片时,方才也走上前来,一抱双拳,躬身行礼道:“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东方谷主务必要应允下来。”

“哦?不知尊驾究竟有何事求我帮忙?”东方谷主转头看向他,好奇的问道。

那鸿羽懵怔了一下,不大情愿道:“实不瞒东方谷主,我仙妃宫护卫灵胥惨遭被人割喉,现已危在旦夕,还请谷主广施圣手一定要救他性命,鸿羽感激不尽!”

东方清明闻听大吃一惊,急忙问道:“是谁会这么歹毒,他人在哪里?快带我去瞧瞧!”

“在下推测极有可能是玄天干的好事,不过事实是否如此还得请谷主救下他后,由他亲自说出。目前我已将他移到客栈的后院之中,谷主请随我来。”说完,鸿羽便在头前带路,领着东方谷主父女匆匆而去。

在离客栈不远的一处屋脊之上,一高一矮两个身影矗立在那里,那低矮的身影突然咦了一声,尖声说道:“东方清明果然无愧于医仙圣手的称号,竟然轻易就解去了我施在那店小二身上的摄魂术,真是让本座意外。”

那身高之人恭声敬道:“摩罗阁下,那人刚刚通知我们,不要朝被选定的六人出手,我们这么做,他会不会不高兴?”

房顶上所站的两人正是御仙教护法摩罗童子和金魑长老,摩罗童子听到金魑长老说完,轻蔑一笑,说道:“金魑长老,你不觉得此事甚是奇怪吗?”

“奇怪?”那金魑长老疑惑不解道:“不知这里面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属下愚钝,还请摩罗阁下详告。”

摩罗童子轻叹一口气,说道“咱们教中的至宝仙王宝盒失踪后不久,他便在南疆现身,游说教主信誓旦旦说这宝盒是被金光寺和天王阁联手盗去。引得教主大怒,派翠玉圣使先行来此地查看。

后来我无意中又听教主说起他来,据说当时他是什么紫微司执事。可这一眨眼,等咱们到了这里,他却又成了什么君使,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秘密。”

金魑长老随声附和道:“摩罗阁下所言甚是。犹记得前些日子您派我去与玄天的星官天纪合作,一起围堵天王阁大弟子宗陵。我见那天纪只需要一式便将宗陵打伤,您可知宗陵是翠玉使也不可力敌的人物。

像天纪一个小小的星官都有如此的能耐,真不知他的神通究竟又会有多大?”

摩罗童子笑道:“他爬上君使的位子未必是靠了神通。从他之前和冯希哲同是执事来看,估摸着应该和冯希哲是一个级别的。也正因为如此,那冯希哲也才愤愤不平吧,所以正中了我的下怀,被本座套出了他玄天不少的秘闻。

对了,翠玉圣使去哪里了,怎么从黄昏就没见到她的影子。没有本座的命令竟然敢单独行动,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金魑长老见摩罗语气之中含有愠怒之意,于是弯身说道:“回摩罗阁下,翠玉圣使是我派她去做一件事。”说完便俯首贴在摩罗童子耳边,低声说了一句。那童子闻言后,大吃一惊道:“此话当真?”

山间一片密林之中,透过微弱的星光依稀可见树下站着一黑衣人,黑衣人以黑巾遮面。他看了看四周,确定并无异样后,低声喝道:“都出来吧!”

就听见呼呼一阵响动,便有数人现出身形,齐齐拜倒在他的四周,异口同声道:“参见君使大人!”

那人点点头,说道:“都起来吧。”

众人随即稀稀拉拉站起身来,等待指令。他环顾四周一一看过去,才沉声说道:“候仪、天纪两位星官已经在任务之中,你们八位星奴留意着讯号,随时待命,到时机成熟后展开行动,听明白了吗?”

众人不约而同道:“明白!”

君使交代完毕后,一挥手,喝声:“撤!”诸位星奴一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下达过命令,屏退属下后,双手负在背后悠然的看着夜空,过了许久方才淡淡说道:“风魔九伯,本使知道你就在附近,就请现身吧。”

“哈哈,果然不愧是玄天的上层领导,我的风起青萍术竟然都瞒不过你。”只听话音刚落,就见地面上忽然刮起一个旋风,吹得落叶乱飞。倏忽一下,便在那君使面前现出一人来,正是天王阁的四天王九伯。

九伯站定后看着他,毫不掩饰的说道:“尊驾指示手下盗取御仙教的宝物,然后嫁祸给天王阁和金光寺,随后再将地狱魔奈落迦从安平府引到青州府,趁势和御仙教里应外合欲要除去我天王阁,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谁知君使看也不看他,望向深邃星空冷冷说道:“天王,你不过是将大殿之上众人的言语汇集起来,得出了上面的推论,便以为这就是真理,实在是可笑至极。

其实你并不知道,他们所说究竟哪一句是真,哪一句又是假,每个人各执一词,只对自己门派有利的方向进行辩白分说或编织谎言。如果本使告诉你,你的指责玄天都没有做,你肯定也不会不相信。所谓无知者最幸福,大概莫过于如此吧!”

风魔九伯听后,怒笑道:“我看无知的是阁下你吧。金光寺住持早就在庙外四周布下了特殊的结界,无论是任何人离开金光寺都会被勘察到。刚才听你言下之意,你那时也在大殿之上,看来是谁离开了金光寺,他一查便知。你的身份我猜应该要泄漏出来了。

想那大殿上的众人无不是一派宗主之尊,要是事后被人知道竟然做了什么玄天的犬牙鹰爪,那可要笑掉凤翊皇朝各修真派的大牙咯。哈哈!”

君使听后,终于转过身看向九伯,缓缓说道:“从金光寺出来后,我明明知道你就跟在我后面,刚才我竟然还斥退部下,你可知这是为何?”

“哼,你真的有自信一个人就能取我的性命?老子不信你一个什么玄天的君使就有通天的本领,即使你是那大殿上的哪一位,我也自信能赢得了你。

就算是你故意将我引到这里来好了,我也不妨告诉你,凡是和我天王阁做对的都没有好下场!”九伯正色厉声道。

君使却不为所动,来回踱着步子,慢条斯理的说道:“这世上还没有玄天做不成的事。别说杀你,就是灭你天王阁也是易如反掌。”

那四天王听后怒极反笑,喝道:“好大的口气,老子倒要看看你怎么杀我的!”说完袖袍一挥,三张符纸疾射而出。他随即一掐剑指,忽的一下,符纸化为了三道风刃向君使切去。

君使一晃身形,霎那间便闪到一旁,就见那三道风刃瞬间斩在了身后的大树上,只听见“喀嚓,喀嚓”数声响动,齐腰粗的树干轰然倒地。

“哼,躲得倒是挺快,等我将你擒住,摘下你的面纱,就知道你这藏头露尾的鼠辈到底是谁。到时候再将你们所谓的狗屁玄天一锅端了它,哈哈哈!”风魔九伯仰天长啸,手一伸,指间便夹着一符。

他立时将真气注入符中,就见那纸符蓬的一声化为了一把精钢折扇,随后他便一挥手中折扇,高声喝道:“这青阳扇就是我修炼的专属武器,小子,你就准备受死吧!”

说完九伯哗的一声打开扇子,朝着君使的面门猛地一扇,只见空中骤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在卷起的狂风中一道道风刃如同镰刀一样,横七竖八的朝着君使袭去。

君使见风刃朝自己飞速而来,也不再纵身躲开,他一伸手将一张符纸举过头顶,紧跟着另一只手掐诀,然后低喝一声:“结!”

只听“嘤”的一声响,一个乳白色的圆球凭空出现,把君使笼罩在里面,正是他所制造的防御结界。

风刃犬牙交错着切来,一道道划过结界,随即便消失而去,并未在结界上留下任何的划痕。

风魔九伯见状,狂性大发,狞笑道:“小子,果然有两把刷子,不过只要你使出任何本门的术来,我便能猜到你究竟是谁。来吧,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说完,他便将真气再度灌入扇中,伸臂连连扇去。

只见狂风卷起的树叶漫天飞舞,林中的树枝齐刷刷被拦腰刮断,夹杂“噼里啪啦”的脆断之声,就连那君使也不能幸免,连人带着结界也一起被吹上了半空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