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神霄九宸 > 金光寺篇
第59章前夜(二)
作者:彻未眠  |  字数:3455  |  更新时间:2020-03-30 01:35:13 全文阅读

(59)

“师父,傍晚时最早从山门离开的是仙妃宫天字级护卫鸿羽,接着便是百花谷东方清明和他的女儿东方淼。四天王九伯和赵城主的侍从都是后来翻墙而出,而卿岚宫主是从空中飞走的。”了尘回道。

甄陀罗站起身来,在密室中来回走了数趟,陷入了苦苦思索之中,他喃喃自语道:“莫非他便在这六人之中?”

那了尘看向方丈却欲言又止,吞吐了半天才开口说道:“师父,在卿岚宫主离开后不久,结界突然有些许的波动,可是弟子却看不出究竟有没有人离开别院,所以就不确定……”

甄陀罗闻听后,转过身来,盯着了尘,凛厉道:“我这一百零八颗佛珠布下的结界,即便是一只飞鸟,一只老鼠经过都可以轻易探测出,除非他使用了空间咒术,抑或是遁术,看来他真是潜入进来了”

随后他想了想,对了尘吩咐道:“你先下去吧,记住了要继续做好监视,切不可打草惊蛇。”

那了尘闻声后,站起身唯唯退下。他刚要走到密室门口,甄陀罗突然喊住他,问道:“你师兄了因是否回来了?”

了尘合礼道:“师兄还暂未回来。”甄陀罗摆摆手叫他先行退下。待到了尘刚刚离开,只见放在几案之上的五轮塔,光华闪动,随后一个小沙弥便站在甄陀罗面前。

甄陀罗一见之下,略有不满道:“了悟,我并没有召唤你,你怎么就自行跑出来了。”

小沙弥了悟正是甄陀罗用轮回术幻化出来的分身,他咧嘴一笑,大剌剌坐下道:“有什么关系呢,今夜不就是你的魂魄要进入到我这容器之中来了吗,我早点出来,也是想更快适应这个世界,这对你也没什么坏处。

依我说,你最好现在就摈弃掉那副又老又丑的皮囊,你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我想你也不甘心最后便宜了地狱魔奈落迦吧,否则你这人间佛魔甄陀罗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哈哈!”

甄陀罗冷哼一声,铁青着脸坐下道:“等到我占据了你这幅躯体,第一个要做的便是完全抹杀掉你这流痞无赖之气的人格。”

谁知了悟双手一滩,满不在乎道:“无所谓啦,我本来就对这世界没什么兴趣。不过话又说回来,你派我这次出去送信,我还真有了奇遇。嘿嘿,有人告诉了我避免人格湮灭的方法呢。”

甄陀罗一听又惊又怒,喝道:“你说什么!到底是谁?你是不是送信途中遇见了玄天的君使!”他刚一说完,自知失言,急忙岔开话题:“那人是不是一身黑色劲装,用黑巾遮面?”

了悟摇摇头,回忆道:“很遗憾,他并不是你说的那种装扮,我依稀记得他是头戴着红斗笠,身披麻衣,面目虽然遮在斗笠之下看不清楚,不过绝对没有蒙面。”

一个头戴斗笠的怪人,竟然知晓我的底细,这人会是谁呢?甄陀罗陷入短暂的沉思之中。不行,思想几乎停滞住了,完全想不起来,看来这副皮囊也已用到了极限,无论如何都要在今夜转移灵魂了。

想到这里,他睁开浑浊的双目看向了悟,过了五十年啦,又要换皮囊了,这一次的身体更完美,更年轻。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夺取过来。不成、不成,现在还不是时候,还需要忍耐片刻。

了悟看也不看他,自顾着说下去:“奈落迦不过是你吸引注意的一个手段罢了,你之所以搞这么大的阵仗,无非是想把玄天的君使引过来,然后将玄天一网打尽。我奉劝你还是别浪费功夫了,玄天不是你一个小小的金光寺就能应付的了的。”

“老衲派你出去一趟,本意是想让更多人接受你这用幻术制造出来的身体,然后再将方丈之位传于你,以便我夺舍后能继续当金光寺的住持。

人算不如天算,你出去这一趟竟长了不少的能耐,老衲真是失策,早知道就应该束缚住你的人格,让你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你是怎么知道君使的,快说,他到底是哪一个?卿岚、还是水南,或者说是佟霆仞!”甄陀罗恼羞成怒,厉声反问道。

“老和尚,你失态了。”了悟并不怕他,依旧嘻嘻笑道:“这些当然是那位戴斗笠的人告诉我的。而且他还说了,君使就在这金光寺之中,至于是谁,那人就没有告诉我了,或者是告诉我后,我忘记了也说不准。”

了悟涎笑着继续说道:“你要是将我人格完全抹灭,这些秘密我想你就永远都别想知道了。”

夜幕之下,在一处僻静的山谷之中,宇文垒和紫绡并肩而立,此时在二人面前站着的正是翠玉婆婆。翠玉婆婆翻着一对怪眼看着紫绡,缓缓说道:“小丫头,你就是寄宿在宇文少侠体内的元灵吧,嘿嘿,你是碧幽藤精,根本就瞒不过我老婆子,老身我一眼就看出来啦。”

紫绡蹙眉喝道:“少废话,白天我暗中施术救你时,你在慌乱之中用鲜血写在符纸上的约我们相见,到底是什么目的,快说,我们没时间陪着你在这里闲扯!”

原来,回到别院之后,紫绡怂恿宇文垒偷偷打开翠玉婆婆交给他的纸符。两人一看就是一普通的飞镖符,宇文垒不由大失所望。紫绡毕竟女孩儿家心细,提醒他再看背面,果然背面用鲜血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字:戌,寺后谷,议。

紫绡细细想了想说道:“今晚戌时,她打算约我们在寺后山谷里有事商议。宇文大哥,我们去还是不去?”

宇文垒说道:“这里要过了子时才开始行动,我们可以先去那里看看,只要不误了这里的时辰就行。”

紫绡接道:“那我就用木遁术送你离开吧。来时我见这寺庙四周都布下了勘探类结界,想必这庙里的众人都在那老和尚的监视之中,如果贸然出去,被他们抓住了把柄,一时间解释不清楚。”

于是宇文垒便去和楚庄说明,他在庙中到处走走,晚点儿回来。楚庄也知他小孩子好奇心甚重,也就没当一回事,放他自行走动。

于是宇文垒寻到一僻静无人处,紫绡便施展木遁术将二人传送到了寺后的山谷里。

待两人消失不久后,从暗处缓缓走出一人,那人看着宇文垒和紫绡离开的地方,若有所思,片刻后翩然离去。

翠玉婆婆看着紫绡,咧嘴冷笑道:“小姑娘,我这里有一枚醒尸丹,换你一片碧幽花的花瓣,如何?”

宇文垒和紫绡乍听之下,无不大惊失色,双双道:“醒尸丹?你怎么会有此物?”

翠玉婆婆伸手从袖中掏出一斑斓锦盒,顺手在盒子侧面按了一下开关,“啪”的一声响,盒盖自动打开。宇文垒和紫绡心中好奇,伸颈看去,就见盒中躺着两枚乌漆的药丸。

宇文垒好奇道:“这就是醒尸丹?”

翠玉婆婆看了一眼盒子,点头说道:“没错,醒尸丹本就是我教先人首创,被称为当世三大奇药,它不但能使死人起死回生,即使是活人服食后亦可延年益寿,遇难呈祥。”

紫绡听后摇头鄙夷道:“既然这药真有你夸的这么好,那你就给那人服下呗,还省的天天背着他东躲西藏的。”说完一指翠玉婆婆身后的大布袋子。

翠玉婆婆听后,就如同受惊的母狼一般,她嗖的一声跳到那放在地上的布袋跟前,露出警惕的眼神,眯着眼盯着两人。嘴里低声说道:“二位是什么时候知道这布袋这中有人的?”

紫绡拍拍手,笑着说道:“你问什么时候?就是在刚才呀!”说完用手指顶着下巴,顽皮地说:“确切来说就是你拿出醒尸丹想换取我的碧幽花瓣时,在我看来,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翠玉婆婆眼中流露出疑惑之色,失口否认道:“这,这绝不可能。老身自负能骗得了任何人,就连我教中护法也不得例外,难道我刚才露出了什么破绽不成?”

就见那布袋缓缓动了动,从里面传出一丝细若蚊吟的声音道:“翠玉圣使,麻烦你将袋子解开吧,让我亲自和他们谈谈!”

东方清明父女二人赶回客栈时,天色已晚,当值的店小二见两位走进来,赶紧迎上前去,哈腰曲意逢迎道:“东方谷主,二小姐,你们两位终于回来啦,饿了吧,咱这就叫人将饭菜端到二位的房中去。”

东方清明瞧了瞧那店小二,脸上微微一动,便点点头说道:“如此甚好,有劳了。”说完便带着女儿提腿往楼上走去。

那小二见两人背对着自己,缓缓朝楼梯走去。他忽的眼中精光一闪,仿佛有什么附体一般,暗暗地从腰间摸出一把牛耳尖刀,蹑手蹑脚跟在后面,然后猛地朝前面的东方淼迎头扎去。

就在这弹指的一瞬间,一道身影一晃而过,一掌击落小二手中的尖刀,尖刀咣当一声掉在地方,跟着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那小二“蓬”的一声撞在门板之上,软绵绵的摊在那里。

东方清明父女两人听见身后响动,双双回头看去,就见卿岚宫主的护卫鸿羽正站在客栈大堂之上,淡然的看着两人。

东方清明一见之下,赶紧抱拳道:“原来是鸿羽阁下驾到,却不知尊驾为何出手伤了那小二?”

就见鸿羽回头看向倒在地上的店小二,冷哼一声道:“东方谷主明明已经看出了端倪,却还非要我点破不成吗?

这人显然是中了御仙教的摄魂术,不知谷主为何还故意隐忍不发,莫非心中早有反制的手段不成?”

东方清明见伎俩已被鸿羽看破,遂也不再隐瞒,他哈哈一笑,便和女儿走下楼梯,说道:“鸿羽阁下千万不要误会,我一开始之所以没有点破,只是想看看操纵他的那幕后真凶到底是有什么打算,这么看来,应该是想直接取我的性命。”

他不待鸿羽回答,随即又思疑道:“我也在这客栈里住宿了些日子,御仙教却又为何非要在今天对我展开行动了呢?”

鸿羽看着他,冷冷开口问道:“东方谷主,我之前奉宫主之命,出去查找灵胥护卫的下落,不知我走后,各位掌门商讨出了什么眉目没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