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爱的协议书 > 正文
霸王硬上弓
作者:清荷雨殇  |  字数:3892  |  更新时间:2020-04-23 12:11:38 全文阅读

夕阳西下的午后,温先生挽着太太亦步亦趋慢悠悠从湖心小桥走过来。一湖金子闪闪发光,湖心边咖啡店已经挤了不少人,但唯有一个人的身边,两米范围内连鬼都没有,好像离他稍微近一点就会被“寒气”冻死。

  温太太看见了小姐妹过去搭话,温先生则朝着这个人皆视作危险之地的地方,笑盈盈地走了过去,坐在旁边的白椅子上,脑袋向后靠着双手,眯眼看着眼前“冰工厂”:“出什么大事了,急着叫我过来,我太太可都不高兴了。”

  “冰工厂”冷着一张脸半天不说话,温先生一下子坐起来了,伸手敲了敲桌子,咬牙拖音道:“萧~总~”

  没错,这个混蛋的“冰工厂”就是那个混蛋萧寒,本市最年青的企业家,而且是最成功的企业家,不知道他靠什么发的家,也许是吃老爸的本儿,但是有一点要注意——千万别惹他,事实上也没人敢惹他,因为据说他黑白通吃。

  萧寒的两只如钢筋一般的大手在桌上紧张地将两个大拇指互相绕起来,绕来绕去,最终,开口了:“我,找到他了。”

  听他说完,温先生被刚喝的一口咖啡呛了一下,顾不上嗓子难受,连忙一口咽了下去,上半身虎扑到桌子上,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你的那个……小英雄。他现在人在哪儿呢?”

  萧寒冰冷的神情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一点儿兴奋的表情都没有,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一样地说:“在丽时。”

  温先生刚缓了一下,靠回了乳白色的椅子里,听见“丽时”两个字,眼睛瞪得比那会儿还大:“那可是你的地盘儿!”

  萧寒稍稍垂下了眼眸,冷冰冰地说道:“他喝醉了。”

  听萧寒把他和他的那位小英雄在丽时相遇的复杂过程简简单单地概括完之后,温先生啧啧叹息:“你还真是概括能力强啊,我猜有好多有趣的事情都让你给概括没了吧。咳,他在丽时……你就放心他一个人醉晕晕地在VIP包房里,然后自己穿大半个城来这里约我?”

  萧寒言简意赅道:“这里离你近。”

  温先生摸了摸鼻尖:“所以,你是来找我干什么的?你别说话,让我猜猜。我掐指一算,呃……你是来找我给你想折儿的。”看萧寒还是一副三魂不见了七魄的模样,他大叹一声:“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哦。”接着就开始了他的温氏鬼扯:

  “哎我说,他喝多了,躺在你酒店里,你把一个接近于……你那床上被子的人,你还没办法吗?”

  “不是我说你,萧寒,这么多年想追你的女人海了去了,她们怎么追你的,你就再加十倍给他不就成了吗。”

  “女人追男人的办法行不通,你倒是变一下啊,变一下,会吗?人都是喜欢对自己好的人,没有哪个正常人不喜欢对自己好的人,但是,同样的,也没有哪个正常人会喜欢……呃,是吧。所以,就只有一个办法。”

  “霸王,硬上弓!”

  温先生说的唾沫横飞,越说越兴奋,完全没有注意到温太太已经在他身后走过来了。萧寒看到了,两个大拇指掰来掰去,说道:“你对雅妮也是,霸王硬上弓吗?”

  温先生刚要滔滔不绝一显战绩,后面的温太太悠悠地说:“我给他十个胆儿。”温先生连忙附和:“我肯定不敢,肯定不敢。”

  夕阳已尽,一湖金子变成了一湖黑金,温先生抱着斜坐在他大腿上的温太太,最后给萧寒打了一通气:“我呢,对这个也不是有什么,是男的也好是女的也好,最重要的你喜欢嘛,你喜欢就好。”

  萧寒开车绕了大半个城回到丽时,按照温先生的说法,霸王硬上弓,结果,回报给他的,就是第二天早上还没睡醒的时候,被怀里的人连推带踹滚下了床,以及一声直冲云霄的“你无耻,滚”。

  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一晚上的感觉,实在不怎么样,尤其是早上醒来的时候,那个混蛋被自己踹下了床,竟然还丝毫没有悔改之意地笑,还笑得一点儿都不好看,叶泉拖着不由自主地打颤的两条腿,某个地方的疼痛告诉他昨晚发生了一件他二十四年的人生里想都想不到的事情,

  他越想越生气,回到家,老爸又不在,问了家里的王阿姨,说是未来两三周都不在,他嘟囔了一句:“又放我鸽子。”就一瘸一拐地上楼了。

  到了卧室,仰面睡倒下去,没有想象中每次贴到床上的柔软感和舒适感,叶泉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疼痛激了起来,疼得龇牙咧嘴:“混蛋!混蛋!混蛋!”

  骂完他又重新慢慢地躺倒了。早上他真是被那个混蛋气昏头了,应该问清楚名字的,现在可好,他只顾着像个被人那样过的小女生一样六神无主地跑回家来,不知道那混蛋叫什么,可气的,他连那混蛋的模样都气得忘了。

  叶泉拿过枕头压在自己脸上,闷着声音道:“报警都不可能了。”然后就突然坐了起来:“不行,不能报警,太丢人了,也不能让老爸知道,谁都不能知道。”

  他默默地想,这个城市这么大,也许以后再见不着那混蛋了呢,也许那混蛋不是本地的呢?

  叶泉越想越开心,去冲了个澡,早上的那一点儿晦气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约了好朋友李浩然去网吧打了三个小时的游戏,下午的时候,就去了一趟墓地。

  是的,墓地,据说是本市最奢华的皇家级墓地,因为他刚刚从国外回来,这是老爸在他回国之前就嘱咐过的,让他回来以后就去墓地看看老妈。

  叶泉的老妈叫叶薇,生叶泉的时候得了一个什么病去世了,除了这个名字和死因之外,叶泉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因为老爸也不许家里的人对他说三道四。叶泉姓叶,但是他老爸不姓叶,他老爸姓林,大名林沧海,大小是个上市公司的老董。叶泉之所以姓叶,是因为他随母姓,原因,不清楚。

  过了两三周,叶泉的老爸林沧海果然如约而至,从公司回家了,父子俩吃吃饭,谈谈心,就又转向林沧海公司里的工作和叶泉的就业问题。而这个时候,叶泉已经差不多忘了之前的那件事。

  叶泉十三岁出国,现在好不容易回来,年青人想法又多,喜欢自由,林沧海是处处容让,父子俩谈来谈去,谈到最后,随了儿子的心愿,到自家公司从基层开始干起。

  到公司工作,基层要干的有很多,很忙,时间就不够用了,叶泉更没有心思去想那件糟心的事儿。由于他的能力好,很快就靠自己升到了部门经理,连之前带过他的杨姐都神色极度夸张地夸他“简直就是个天才”。

  那件事之后的第二个月,他接到了上级也就是他老爸林沧海的指令,去见客户。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重量级客户,他老爸竟然还要亲自上阵,约会的地点,是在丽时。

  叶泉以为他真的能把那一段不愉快的经历忘记的,沉埋在心底,永远也记不起来,但当他在双方见面的丽时,看见全身散发着森然气息坐在他们对面的那个混蛋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他的噩梦,开始了。

  他听到了那个让本市乃至他市各个企业都闻风丧胆的名字,萧寒。

  谈判进行得出人意料的顺利,萧寒在整个过程都没怎么开口,就签了合同,之后,就是合作双方的庆祝晚会。

  叶泉对这个庆功宴没什么兴趣,反而觉得很恶心,因为他觉察得到,对面的萧寒一直在有意无意地看着他,那种目光就好像一匹狼盯上了自己唾手可得的猎物。叶泉随手拿了自己喜欢吃的甜品,就打算出去用手中精致的小甜心来缓和心情了,告诉老爸他觉得这里闷,想出去透透气,就出去了。

  对于叶泉一点儿也不礼貌地离开,林沧海很尴尬,反反复复说:“年青人不懂事,年青人不懂事。”

  而对于这一切,萧寒只是冷声说道:“没关系。”接着就站起了身,整理衣服,“失陪了,我先出去一趟。”

  叶泉拿着甜品一边吃一边走,漫无目的,不知道自己是走到了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要走去哪里,就一直边吃边走,直到把那小小一点儿的甜品如嚼腊一般地吃完了,他才想到,老爸那边是不是已经结束了,自己是不是该回去了。

  刚转过身想往回走,他的手机铃声响了,叶泉拿起来一看,是一串陌生的号码,他以为是老爸身边陪着的那个秘书的手机,就接了起来:“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冰冷低沉的声音:“你在哪儿?”

  这声音冻得他嘴唇都快冻结了,呆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了过来,立即挂了电话,四处看哪条是他过来的那条路。

  可是他没有来过丽时,根本就不认识哪条是他能回去的路。他慌慌张张地又转身朝相反的路走,脑子里全是萧寒的声音。

  跑着跑着,叶泉忽然就不跑了。也许用两个词儿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真的很恰当,不期而遇,冤家路窄。他竟然就这样撞见萧寒了。

  一瞬间,只需要一瞬间,他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仿佛有冰顺着他的脚底爬了上来,他抽了好几下腿才抽动,大颗大颗的水珠从他脸上滚下来,不知道是冷汗还是泪水,他感觉整个人都变得笨重,又有种在梦魇之中的轻飘,转身跑出去看见老爸身边的那个秘书的背影,他张口想喊,却被一只钢筋一般的大手捂住了嘴,狠狠地拖拽了回去。

  叶泉醒来的时候,发现眼前有好多衣服,都是印着“丽时XX”的工作服,他才知道自己是在丽时酒店的换衣间里。他静静地躺着,生无可恋,他不想坐起来,因为他不想看见自己的身体现在到底有多难看。其实不用看他也知道,他的衣服都已经被撕碎了,一条一条,像个乞丐一样。

  萧寒已经穿好了衣服走过来,他在带手表,带好后,弯下身去拉叶泉。叶泉任由他拉着自己坐起来,他知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可一切又都已经开始了,他不想哭的,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出了眼眶。萧寒伸手想去擦他眼角的眼泪,可他已经执拗地转过了头。

  他的手在地上乱摸,萧寒忽然直起了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想报警么?”他手下的动作一滞,“我想你爸爸应该还没有告诉过你,他为什么要和我合作。你爸爸的公司出了些小问题,能攀上我这样的大树,他求之不得,如果你报警的话,我敢保证,你爸爸不仅会债务缠身,而且一定会,”萧寒附在他耳旁,如鬼魅一般:“倾家荡产。”

  叶泉的手继续在地上乱摸,但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摸什么。萧寒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他的手机,放在他眼前,他才想起来,自己是在找手机,伸手接了过来。

  萧寒站起了身,好一会儿,不走,也不说话,叶泉抱着两条不住发颤的腿,忍受着疼痛,换衣间里并不冷,相反,很热,可他却在瑟瑟发抖。萧寒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幻觉,萧寒的声音轻柔了很多,而且有些无奈的语气,像是在哄一个执拗的孩子:“把衣服穿上吧。”

  而他却在那一瞬,用杀人的眼光看着萧寒,小小的声音带着沙哑,咬牙切齿道:“我恨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