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问仙途 > 初涉仙门
第十四章 再入斗场
作者:子云歌  |  字数:3086  |  更新时间:2020-03-02 22:47:01 全文阅读

清晨,微风卷着泥土的清香钻入没有管好的窗户,屋中正在酣睡的人儿闻到这股味道打了个喷嚏,逐渐转醒。

  刚醒来的沐海一摸摸自己缠着厚厚的纱布的脑袋,“嘶,可真疼啊。”

  “你小子现在知道疼了,打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这一掌下去,没准连命都没了。”刚好端药进来的邋遢道人没好气的道。

  “师傅。我怎么了吗?”沐海一抱着头问道。

  “你怎么了,你自己打了自己一掌,就在脑门上,你这是为了那个丫头,连命都不要了。”

  “我打我自己一掌。”刚刚转醒的沐海一脑袋还是有些晕晕的,一时间竟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了。

  见他一副什么都忘了的样子,邋遢道人心道,坏了,这是脑袋受伤,失忆了。

  “哎~徒弟,你看看我,我是谁。”邋遢道人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他。

  “你是师傅啊。”邋遢道人顿时松了一口气,心下庆幸,这徒弟还记得他。

  “那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哪儿啊。”邋遢道人又问道。

  “降彩的听雨小筑啊”沐海一随口答道,忽然他拉住了邋遢道人的衣袖,急声道,“师傅,降彩呢?她怎么样了?药王有制出解药吗?”

  听到他提解药这回事儿,邋遢道人彻底放心了,这徒弟没失忆,将药碗粗鲁的塞在沐海一怀里,“喝药。”

  “师傅。”

  “你先喝药。”

  邋遢道人看着他把碗里的药喝光之后,坐在沐海一的身边叹了口气说,“降彩,她走了。”

  “什么?走了?”仿佛有人在沐海一脑袋里劈了一道雷,轰轰作响,他知道走了这个词,是对已逝之人的另一种说法,他还是害了他,一边想一边用拳头锤子的头。

  邋遢道人一把拉住他虐待自己的手,“你冷静点。”

  “我冷静什么,我害人了,是我害了她,都是我的错。”说着不顾邋遢道人阻拦跳下了床。

  就在此时,羽浩摇着折扇走了进来,沐海一看见他突然就像疯了一样的拽住他,拼命的问羽降彩葬在哪里,他要去给她赔罪。

  一听这话,羽浩微怒,“你个乌鸦嘴,睡迷糊了吧,我妹妹好着呢。”

  “好?她不是走了吗?”

  “是啊,昨天跟药王一起走的。”

  “药王也走了?”沐海一睁大眼睛不敢置信,“想不到这魔气居然如此厉害,竟然连药王都害了。”

  “喂,你嘀咕什么呢?”羽浩看他神神叨叨的样子,这人该不会把自己拍傻了吧。

  “羽浩,你杀了我吧。”

  这会轮到羽浩傻眼了,他转头看向邋遢道人,“师叔,他...”

  邋遢道人算是看明白了,沐海一这是理解错了他说的那个走了,顿时乐不可支,这下傻眼的人又多了一个沐海一。

  邋遢到人看到这两人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好一阵,“坏了,坏了,这师徒俩莫不是得了什么疯症,我得赶紧把药王追回来。”一边说着,就要展翅高飞。

  在他飞起来之前,邋遢道人憋住笑意,把他拉了回来,在他耳边耳语了一阵后,羽浩也加入了大笑的行列。

  “扶狌狌,你想什么呢,降彩是跟着药王回药王谷调养去了,不是...不是...哈哈哈。”

  沐海一趴在地上看着他,眨眨眼,好一阵才回过神来,“所以,你是说降彩没事了?”

  “算是吧。”

  “算是。”眼看沐海一又要炸毛了,二人赶紧将那天发生的跟沐海一复数了一边,包括他在昏迷的时候羽降彩为了给他喂药受了伤,因此就算毒解了,为了保险起见要去药王谷修养一段时间。

  “她喂我吃药,用...”沐海一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忽然脸就红了。

  “你一个大男人还害羞啊。”羽浩这下是彻底服了沐海一了,这种事情,该不好意的是女孩子吧,他一个老爷们儿居然还脸红。

  “我,羽浩,你不生气了。”沐海一忐忑的问了一声,他可是还记那天羽浩恨不得要杀了他的表情。

  “降彩现在没事了,而且我看她对你的样子,我要是在跟你嚷嚷,她就得跟我拼命了。以后好好待降彩。”

  “嗯。”

  “行了,羽浩,降彩没事了,狌狌这臭小子也醒了,你跟我这老头子去喝两杯啊。”

  “没问题啊,晚辈知道一家酒馆,酒特好喝。”

  “那快走,老头子我的酒瘾都犯了好久了,就快忍不住了。”邋遢道人催促道。临走前还不忘提醒沐海一稳固混浊境的修为。

  这让原本还在消化羽降彩的事情的沐海一又是愣住了,他突破了混浊境,真的假的,从清明境四阶到混浊境中间还隔着五个境界呢,这么快就突破了?

  羽降彩的毒解了,又有药王照料,且不在他眼,于是沐海一决定,先研究明白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盘膝打坐,全身毛孔舒张,一张一缩之下周围的天地灵气就被吸入了体内,而后他发现原本小指粗的气流现在已经如同儿臂一般大,灵气运行七周天,吐出一口浊气,“居然还真的到了混浊境了,怎么做到的。难道跟炼化那股魔气有关?”

  沐海一看看自己的右手,是了,一定是这样,否则要怎么解释这突如其来的进阶,而后他微微一笑,他想到了一个迅速提升修为的办法,“柳望生,等着小爷去找你。不过现在...”

  沐海一眼睛滴溜溜一转,换上了那天跟羽浩买的那身衣服,找了一块蓝布,一顶帽子,只将眼睛露在外面,拿着平时修炼用的木剑,出了门。

  一日茶馆,斗场。

  邋遢道人跟羽浩坐在二楼的雅座一边喝着竹叶青,一边欣赏着下面的比斗,还不时的出言点评,不过显然今日的比斗并不好看,因为雅座里的酒壶已经多到要放不下了。直到台下传来阵阵倒彩声,二人才将注意力放到比斗台上。

  之间台上,站着一位将自己包成种子的选手,手中拿着一把木剑,指着他对面的壮汉,毫无疑问,这位种子选手就是沐海一,而他对面的壮汉,巧了,正是他第一次的对手。

  “一个干瘦的种子,一个跟牛似的,不用说了,肯定是那壮汉赢。”羽浩瞥了一眼就没兴致了。

  但是邋遢道人却不这么认为,尤其是在他看到那柄木剑之后,那可是他用铁砧树专门炼制的,他敢说这世上就这一把,毫无疑问,那个拿木剑的就是他徒弟,“嗯,混浊境,这汉子可有的受了。”

  “什么境?”羽浩没有听清楚邋遢道人的话。

  “羽浩啊,咱俩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

  “赌这两人谁输谁赢。”

  “输的那个人帮赢得那个人做一件事儿如何?”

  “哪怕是用扶桑树炼制法器。”羽浩眼中一亮的问道,扶桑树啊,上古神树啊,他早就想让他父王帮他用扶桑树枝给他炼制一把宝剑了。

  “唔,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不怕扶桑树的考验?”他徒弟可是九死一生的从那个幻境出来的,这个羽浩胆子可真不小啊。

  “我体内没有魔气,而且我的修为怎么也要比扶狌狌高上那么一丢丢吧。”羽浩毫不客气的说道。

  邋遢道人没好气了白了他一眼,“行,老头子就答应你的请求,只要你赢了。”

  羽浩一拍大腿,“好,那我压那汉子。”

  “那老头子就压那个种子了。”

  “赢定了!”羽浩在心中想。

  可惜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就见他们打赌的功夫,那名汉子已经被沐海一的剑打趴在地上了。

  不过那汉子也没认输,双手一拍地,展开双翼,一黑一白两个符阵出现在两侧,而后附着在长棍上,棍子旋转,卷起的旋风有风有雨,就见汉子腾身而起高声喝道,“风雨交加”。

  沐海一看着从天而降的棍子,冷哼一声,手中木剑如同蛇一般缠上了汉子的棍子,而后纵身一跃,剑尖直指咽喉,汉子向后堪堪躲过,可是那剑就像粘在了那棍子上一样,就见剑身回转,向握着棍子的手劈了下去,这下汉子没能躲过,吃疼之下只好丢下棍子,否则他的手就没了。

  沐海一见状,立刻乘胜追击,剑身晃动令人无法分辨他的见要从何而落,当汉子无法分辨出哪里是剑身,哪里是剑影的时候,木剑就已经搭在了他的脖子上,而剑气让他挂了彩。

  “你输了。”沐海一带着一丝兴奋说道。

  汉子看他收了法宝,一抱拳,耷拉着脑袋下台去了。

  同样没精打采的还有在二楼雅间的羽浩,“他居然赢了?”

  “对,他赢了,你输了,别忘了答应老头子的事儿啊。”

  “师叔。”羽浩挤出一个委屈的表情喊道。

  “别跟我装可怜啊,你又不是降彩,没用。”

  “好吧,那师叔你说吧,让晚辈帮您做什么事情。”从收了委屈的弱者到不把输赢放在眼里的潇洒贵公子,羽浩这变化,邋遢道人实在不饿的不佩服。

  “走吧,跟我去见你父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完率先走了出去,羽浩耸耸肩也跟在了他后面。

  而还在台上的沐海一此时也迎来了他的第二场比武。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