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无问仙途 > 初涉仙门
第零章 序
作者:子云歌  |  字数:4150  |  更新时间:2020-02-23 16:59:26 全文阅读

相传在远古时代,鸿蒙初开,天地万物初生乃有神,而后有仙,仙之后则有各种各样的修士,而动物修道则为妖,还有一种非人非妖,由天气怨气聚集到一起的黑雾,黑雾进入人心滋养人性的贪嗔痴,且日渐成熟后称为心魔,而当人性完全被心魔吞噬后,人便成了魔,而魔一旦现世,人间将化为炼狱。

  然阴阳总有正反,这世上有魔,就必定有除魔卫道之人,前有昆仑山的道长封魔于尸胡山,后有青阳宫率众抵御魔族,期间多少英雄人物留下故事已不可考,而昆仑仙山自封魔后也没了踪迹,唯一还有传承的是青阳宫,至今三千年延绵不绝。

  而三千年的沧海桑田也足够让曾经的魔族再度卷土重来,虽然人间的修士已经为了这一天做足了准备,可依旧损失惨重,首当其冲的就是青阳宫,门中但凡长老一辈的人几乎死伤殆尽,仅剩掌门逍遥仙还吊着一口气,然这口气也没有支撑太久,在将掌门之位传给大弟子沐石之后便羽化而去。

  沐石忍着悲痛,安排好剩余弟子的一应事项,他疲惫的回到了灵堂,此时的灵堂只剩下一副棺椁,以及一位披麻戴孝怀抱婴孩儿的女子,这女子便是逍遥仙唯一的千金,沐石的发妻幽歌。他站在门口似是不知道如何开口安慰,抑或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总之一脚抬起来却不敢迈进去,整个灵堂寂静的连呼吸都听得到。

  “吱吱...”一只白耳赤目的猴子蔫头耷脑的蹦了两蹦,而这也让幽歌注意到站在门口的沐石,她勉强一笑,“师兄,你忙完了。”

  沐石赶忙走了进来蹲在她面前,“是,师傅的仇,我会报,你信我。”

  幽歌伸出一只手轻抚在沐石的脸上,“现在的情势很糟糕是不是?”

  “无限山的司徒掌门失踪了。”

  “失踪?这个时候?那无限山的人呢?就没人出来交代一下吗?”不怪幽歌这么激动,实在是这场仙魔大战归根结底是无限山的弟子引起来的,“若不是他门下弟子无端偷盗人家修炼功法杀人弟子,这早已没了牙齿的魔门又怎会对我们出手。而我父亲也不至于...”说着说着便掩面哭了起来。

  沐石轻轻将幽歌揽在怀里,拍着她的背,“或许这件事没怎么简单,从现今的战斗结果来看,魔门的牙齿获取已经长起来了,这场战斗也或许是他们筹谋已久了,正好接着偷盗秘籍这事儿像我们发难罢了。”

  “会...会是这样吗?秘籍也就罢了,那魔门弟子呢,那可是他们自己人。”

  “哼,魔门之人,什么事儿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幽歌轻咬薄唇,“无限山既然指不上了,那其他门派呢?”

  “天擎谷叶谷主战死,蜉蝣谷姬谷主,驭兽宗玉宗主也无再战之力。”

  “北号宗?”

  “哼,那群胆小鬼,在我青阳宫护山大阵被毁的时候就逃跑了。”

  “可恶。”

  “我跟师弟们商量好了,稍后,我与望生,曲宛,竹月去布四象阵,就算不能杀了炎炙那魔头,也要封印他”

  “柳师兄跟竹师姐我没意见,但是曲师妹功力尚浅,四象阵她怕是无法驾驭,还是我去吧”

  “不,我来就是跟你说这件事,你带着孩子跟赤子先去招摇山等我,待我料理完了这个魔头,我便去寻你。”

  “可是...”

  沐石试着跟幽歌拉开一点距离,使他的眼睛正好能与幽歌的眼睛直视,随后他很认真的说,“请你相信我,相信我的决定,我一定会结束这场战斗。”

  幽歌眼中闪着泪光,“我...”

  “我及时让你失望过。”沐石温和的对幽歌笑着道。

  是,这个男人答应的事情从来没有食言过,他说会来招摇山接她们母子,就一定会来,可是她还是不放心的问道,“活着回来?”

  “活着回来。”

  紧接着沐石从怀中掏出一个雕着太极图的盒子,“这是师傅传我掌门之位的时候给我的,你保管好,等我回来再给我。”说完亲吻了幽歌额头,看了眼还在睡熟的婴儿,又对着逍遥仙的棺椁三叩首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他不知道,在他转身的那一瞬,一滴眼泪落从幽歌的脸颊滑落,落在熟睡的婴儿脸上,在裂开。

  “吱吱”,感觉到压抑气氛的白耳赤目猴子,对着幽歌吱吱叫了两声,幽歌蹲下身,摸着它脑袋上的毛,“赤子,你能自己带着海一去招摇山吗?”,幽歌指了指怀中的婴儿,又指了指赤子,赤子好似明白了一般点点头。

  幽歌回房间麻利的收拾了一些衣服,亲了亲沐海一的额头,脸颊,小手,小脚后才依依不舍的将他递给了赤子,又郑重的将沐石交给她的盒子给了赤子,“你记住,这个盒子,除了我跟师兄,谁也不能给,更不能遗失。”

  “吱...”

  “赶紧走吧。”

  而后赤子好似抱着小猴崽一般,抱着沐海一,身后还背了一个跟他一样大小的包袱,这副滑稽的打扮若放在平时,幽歌能笑的前仰后合,可是现在,只是一门心思的催他快走。

  幽歌站在房门口,看着他们越走越远,狠摸了一下眼泪,“师兄,我信你,但是这一次,我要跟你在一起”,于是她飞身而起,待她赶到前院之时,看到的是满地的各派弟子的尸体,可最多的还是她青阳宫弟子,一路走来,不见一个活人,一刻钟后幽歌终于在一间还算完好的偏殿,找到了一个可以跟她说明现状的人。

  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偏殿里的人确一剑刺向了她,在挡住这一剑时幽歌厉声问道,“曲师姐,你这是合意。”

  可曲宛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这一剑被档后迅速后退,手中亮起了黑色的符文,“魔门功法,你已入魔。”

  还是没有任何解释,曲宛只是专心结印,幽歌见她如此,知此人入魔已深,故祭出鸯剑,一个太极图案凭空出现,手持剑柄,侧身后撤准备伺机而动,然而她却忘了防御自己的背后,一块削尖了的碳块不知从哪儿飞出来,刺穿了她的心脏。

  而后一个身穿兜帽黑袍将自己裹的密不透风的人出现在幽歌眼前,又是一掌打在她的脑门上,断绝了她的生机。

  “青阳四仙,竟如此不堪一击。”黑袍人低沉的声音不屑的说到。

  “别小看她,如果不是她丧父在前乱了心神,又有我帮你吸引她的注意力,你以为你能一击得手。”曲宛收了魔功,在一旁凉凉的说道。

  “是的,确多亏了你,待我魔族大军踏平青阳宫,本座定在魔君面前为你讨赏。”说着黑袍人的手就要触碰曲宛的面庞。

  “滚开,你知道我要什么。”曲宛打开黑袍人的手冷冷的说道。

  黑袍人尴尬的一开了手,“你会得到你想要的,只要你认为值得,跟着我不好吗?”

  “哼!”曲宛冷哼一声,收起没了主人的鸯剑,御剑而去,“鸳鸯双剑,一雌一雄,雌剑即以在我手上,那雄剑的主人也一定是我的。”

  而在青阳宫的上方,有一大片的乌云,几乎覆盖了个青阳山,而在乌云的前方,以沐石为首的柳望生,竹月三人在看到曲宛来了之后变换了位置。

  沐石手中鸯剑熠熠发光,柳望生,竹月,曲宛也各自祭出自己的法宝,面对着由魔族大军组成的乌云。

  突然此时从魔族阵营中冲天而起一位老者,手中~功法凝聚,闪着嗜血的光芒,“此人便是魔族魔君,炎炙,师弟师妹,四象阵,起!”

  一声断喝,四人脚下光芒四起,青龙,朱雀,白虎,玄武有序列阵,并向着那老者笔直飞去,而还在场的正道弟子也都纷纷御剑而起,与魔族大军站在了一处。

  “几个小娃娃,你们师傅都已经死在我手上了,你们还不投降。”

  “歪门邪道,我青阳宫岂能向你投降,受死吧。”

  说着沐石率先飞到了炎炙的头顶,“青龙摆尾”

  而曲宛则来到炎炙的右侧,如羽翼一般展开了双臂,双臂上似有火在烧。

  竹月也从左侧飞来,手中一柄似水非水的透明剑仿佛割断了空间。

  柳望生从下而上宛如一头猛虎扑了上去。

  “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原来是四象阵啊,可惜差点火候,你们太弱了。”说着炎炙向着最弱的曲宛一刀劈下,曲宛受伤败落,接着便是沐石,柳望生,竹月。

  而各门弟子也被魔族大军压制住了,似乎是感觉胜券在握,炎炙并不急着,他缓缓的走向沐石,“逍遥那老头眼光不咋样啊,收得弟子一个比一个废物。”

  “你就是魔君啊,这模样也就一个糟老头,也不咋地啊。呃...”,显然沐石的话惹怒了炎炙,炎炙一伸手便扼住了他的喉咙。

  “看来逍遥老头没教你怎么尊重强者啊,不如我来帮他教。”说着炎炙带着沐石从天而起,而后又被狠狠的掼在地上,“师兄”,曲宛惊叫一声。

  “怎么样啊,小鬼。”

  然而沐石却没有理他,只是看着逐渐发光的地面呵呵的笑了起来,越笑越疯狂,随着笑声响起的还有魔族大军的哀嚎声。

  “兔崽子,你做了什么?”炎炙再次愤怒,将疯了一样的沐石甩到了地上。

  “做了什么,四象阵啊,这整个青阳山就是一座四象阵,只不过以我现在的功力要发动它需要我宗弟子以命祭阵,在以小四象阵做钥匙才能开启。”

  “以命祭阵,你与我魔族也无甚区别,不如来我魔族,给本座当弟子好了,哈哈...”

  “噗。”沐石吐出一口血,一只手按在血上,嘴里不知道念了什么,整个四象阵再次光芒大盛,收割了一大批魔族子弟性命。

  “混账”。炎炙怒火中烧之,一掌劈下沐石连眼睛都来不及闭上,就这样去了,“不知道好歹。”

  “师兄,”曲宛用尽全力重新祭出法器,“炎炙,我跟你拼了,你们魔族答应我不会伤我师兄的,为什么说话不算数。”

  曲宛的声音很大,大到足够在场的人听清楚,很多青阳宫弟子都傻住了,他们脑子里似乎就只能思考一件事了,那个连笑都会害羞的师姐,居然当了叛徒。

  “曲宛,你做了什么。”柳望生的声音冷冷的在曲宛耳边响起,曲宛顿时周身生寒。

  “嗡!”就在此时,嗡鸣声四起,柳望生只能看到曲宛的嘴在动,却什么都听不到。周遭尽是从地底喷涌而出而出的白金色光芒,而魔族大军在金光的冲击之下溃不成军。

  炎炙看着四处乱飞的光芒,刚开始还很镇定,可是在感受到四象阵法带来的压制之后,他的脸色变了,转回头对着自己的族人道,“跑”,其实不用他说跑,这些魔族中人也不会在留在这里等死了,只不过他们的速度还不够快,只不过几息的时间,魔族中便没了小一半。

  同样撤出大阵的人不只有魔族,还有青阳宫弟子跟留下来对敌的无限山,天擎谷,驭兽宗,蜉蝣谷弟子,只不过跟魔族中人不一样,这四象阵法并未阻拦他们的离去,而魔族中人只要靠近阵法变回被攻击。

  炎炙眼睛一闭,对着跟在身边戴兜帽的黑袍人道,“带着这两个人”,伸手指了指地上一动不动的曲宛跟沐石,“回魔族。”

  说完也不管黑袍人作何感想,直接将三人抛入空中,双脚也跟着凌空,脚下出现一个阵法图,喝了一声,“地动”,落地的同时整个土地都炸裂了开来,数万魔族中人被震到了空中,而此时也有一个黑色的大阵出现了半空中,而掉入到阵法中的魔族中人也没了踪迹。

  连续发动两大阵法,又对战了这么久,炎炙的法力也早已耗尽,就在他闭眼的前一刻看到了四象阵的完全合拢,而在阵中的魔族中人则无一幸免。而在阵外的人民看到这一幕也是说不出话来,一切都寂静的可怕。

  而带着沐海一跑在下山路上的赤子看到了周围的植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枯萎,惊得它吱吱大叫的同时,而速度也更快了,而在这种情况下,它也就没有注意到有一丝丝黑气钻入了海一的心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