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九十四章 天地间尽是霜雪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3035  |  更新时间:2020-04-17 23:58:00 全文阅读

声音不大不小,但是却是十分的清晰。

  老者浑浊的眸子努力的睁了睁,望着面前的年轻人,张嘴想笑,却是没有笑声传出,只有一阵宛若破旧风箱的嘶哑声音,他艰难喘息了一声而后说道:“再....再叫一声......”

  老者已经有些精神不济了,半合着眼皮勉力支撑,颤抖着手摸着桌面上的剑,而后努力的抬起。

  姬布轻轻抓住老者的手,而后老者握在姬布掌心的手掌无力的垂落下来。

  老者什么也听不见见了,他模糊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嘴角一张一合,似乎这诉说着什么,他十分努力的去听却是什么也听不见。

  世界好安静啊!

  好想再活一百年啊,看着面前的年轻人成长起来,也许能成为名镇天下的大剑仙!

  少阁主洛北的天赋也就是这样吧!

  脑海中一幕一幕以走马灯的形式飞快地略过,终于老者闭上了眼睛,而后再无声息。

  姬布怔怔的望着死去的老者,有些心烦,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店小二端着菜盘来了,他没有发现老者已经死了,轻轻地将老者的菜放在他的面前,说一声。

  “您慢用!”

  而后便是悄悄退去。

  姬布望着老者面前的菜,菜的样子真的很美,看上去十分诱人,只可惜的是,这老者终究没有吃上!

  姬布自顾自的伸出筷子轻轻地夹起一块肉轻轻塞入老者的嘴中,而后拿起桌子上的剑。

  “我叫你一声爹。”

  姬布喃喃道,几十年自己从来没有说过这个词语,但是不知为何就在刚才自己莫名的就这么说了,声音很突兀,自己已是觉得莫名其妙。

  姬布端详着手中的剑,剑柄上光秃秃的,是经常被握在手上磨平的。

  “若是你这把剑和那剑法真的能让我捡回这条命,你便是我的再生父母,叫你一声爹又如何?”

  有些可笑,姬布自嘲的笑了笑。

  没有像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去学剑法,学习无华阙最大的敌人剑修的剑法!

  姬布从口袋里摸出了几两银子,连同老者的,轻轻放在桌面上,而后拿起老者留下的那把剑走出了花满楼。

  小二见得姬布离开了酒楼,便轻轻鞠了一躬说道:“客官你慢走。”

  而后便是抬起脚去收势桌子,见得那老者一动不动,有些疑问,轻轻一碰,却发现老者早已经没了呼吸......

  姬布找了一家客栈,关上门后,打量着老者留下来的戒指。

  戒指中有一本剑法,很普通的那种剑法,至少在姬布看来很普通。

  而后盘膝坐下,手中握着剑,照着剑法慢慢运行体内的气机。

  .............................

  墨离望着干涸的沧江河床。

  她就在那个比较高的土坡上坐着,也不知道想什么,就是在发呆。

  她目送着无数天之骄子背负着宗门的命运,笑着脸踏入瀛洲入帝苑。

  那一张张面孔中,却没有了那张记忆最深刻的!

  洛北死了,死的不明不白!

  自己沉沦了百年的道心,因为那个翩翩少年的出现有了涟漪,可是却是有石沉入海底......

  慌忙的回道剑阁将洛北失踪的消息告诉给墨行简,而后又是随着君无邪一道来的浦州,可是还未等自己准备好一切准备入华州的时候,便听到了洛北已经死了的噩耗!

  这个身具剑骨的少年,剑阁的未来就这么死了。

  远远地,她又望到了一个巨大的飞舟,飞舟上有一个巨大的横幅,写着吕字!

  洛阳吕家。

  一个红衣男子走了下来,在他的身后跟着四五个男子,同样是气质非凡。

  红衣男子下了飞舟便是望着那断流的沧江,感叹了一声。

  “北兄,那时候的约定谁曾想却是.......哎!”

  吕白绛摇了摇头,而后踏上了去瀛洲的步伐!

  沧江水还有一个月便是再度回流了!

  过了沧江,仓江对面有一鼓,想入帝苑者需要先击鼓,而后在鼓后面便有一道道光柱出现。

  光柱出现得越多,则表明,这个人入得忘仙的几率更大!

  当年姬如青泷便是一鼓击得八道光柱冲天而起,至此造就了一个独尊的时代!

  那个时代便是姬如青泷的时代,最后姬如青泷成功夺得天命,踏足忘仙!

  这么多天,墨离无数次的望着这些天之骄子前去击鼓,大多数都在四道光柱左右,很少有超过六道光柱的!

  吕白绛一步一步走向那面鼓,鼓前坐着一名老者,老者见得吕白绛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而后没有说什么便是将手中的鼓槌递了过去。

  吕白绛接过鼓槌,问向老者:“前辈,我应该怎么敲?”

  老者在这里做了好久,亦不知道是几百年?也许有了千年了,同样的话也是说了不知道多少遍。

  “用心敲!”

  用心敲?吕白绛挑了挑眉毛,他说的这句话跟没说又有什么区别?

  摇了摇头没有想那么多,而后便是拿起手中的棒槌,运气浑身的气机就是一敲!

  天地之间,有钟吕之音传来,而后便见得这鼓骤然间光芒大盛,紧接着以其为中心,无数道光芒沿着地面上深有三寸的纹路向着四面八方延伸出去。

  这座在这里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大鼓在这一刻彻底活了过来,鼓声轰隆。

  那些声波就像是惊蛰时分的蛰虫,随着春雷之声一涌而出。

  突然之间,整片天地间,所有的光线都尽数敛去,最后只剩下最纯净的黑色和四下游动的白色光芒,上有星转斗移,银河涌动,下有山脉变化,百川入海,四周是无边无际的一片苍茫!

  那一直坐于鼓前的老者终于也是抬起头细细的打量着这个红衣郎君!

  鼓声,声声不断!

  远处观望的墨离也终于注意到了这一幕,这一幕同之前所有人击鼓时,产生的天地异象都不相同!

  而后地上的光芒纹路便是一个个亮起,一个个光柱冲天而起!

  一个,两个,直到墨离数到了第七个的时候,终于是满脸的震惊之色!

  可是还没有等她震惊完,下一刻便是又一道光柱。

  见得这一幕,所有人都是屏住呼吸,几千年未曾见到的八光柱难道今日就要诞生了吗!

  那一直坐于大鼓前的老者也终于不再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竟是站了起来,眸子一眨不眨的望着那刺眼的光芒!

  那第八道光柱一直向苍穹射着,只是马上就要碰到苍穹同其他七道光柱齐平时,却是突然地停了下来。

  七道半!

  姬如青泷八道光柱奠定了其忘仙的根基,而如今洛阳少城主,吕白绛竟是七道半光柱!吕家难道要一门两忘仙?

  异象散去了不知道有多久,那红衣身影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恐怕,接下来,吕白绛有少年忘仙之姿的消息便要传遍了整个二十一州!

  墨离眼中闪烁着,不知道想什么,自己当年亦是入得帝苑,自己也是同样敲得那鼓。

  那是六道光芒......

  就在吕家的飞舟走了不多时,又是一架飞舟从遥远的北方赶来!

  这飞舟上面布满了霜雪,在浦州这等地方竟是不化半分,远远地便有丝丝寒意袭来。

  飞舟被雪缠裹,恰似一幢冰雪华盖!

  同样飞舟上挂的一个标志,雪州,落雪阁!

  雪如乱絮,簌簌飞扬。

  飞舟上走下来一女子,身穿银装,蒙着面纱看不清其面貌,可是周身的气质幽冷,犹如冰仙子下凡一般。

  终于,潜龙榜第一人闻人青烟亦是来到瀛洲!

  围在沧江前的剑阁人同飞花门人望着这座冰雪华盖,喃喃道:“今天什么日子?这些潜龙榜天骄怎么一个接着一个的?”

  “是啊,这吕白绛刚刚出来,这闻人青烟就出来了!”

  “哎!你说咱们少主要是还活着,能亮几道光柱!”

  “额,最起码也得七道光柱吧!”

  “哎,可惜啊.......”

  剑阁人惋惜道,而后亦是望着那道银装女子。

  女子轻轻走到那鼓前,他没有问老者如何敲响这鼓,而是双手接过那鼓槌轻道一声:“谢谢。”

  闻人青烟抬起玉手,没有像吕白绛那样运转修为,只是很普通的敲了一下!

  非常的普通,手腕甚至都没有用力!

  下一刻,,呼啸的冰冷的风吹过无遮无拦的沧江河床,风力之大甚至将那一艘艘飞舟上的旌旗吹得急剧摇晃,风中还夹杂着雨丝,打在飞舟上上啪啦作响!

  紧接着天空中闪过一道道白色的雷光,原本晴朗的天色骤然一暗,伴随着轰隆的沉闷雷声,竟是有漫天大雨倾盆而下,只是在空中飘着,在落地之前却是又变成了无数的雪花!

  雪越来越大,没一会竟是将那沧江镶上了一层朦胧的白边!

  放眼望去,天地之间尽是霜雪!

  接着,那大阵缓缓地转动了起来,一道道光柱冲天而起,刺眼而又夺目,比之刚才吕白绛的光芒还要刺眼!

  第一道,第二道.........一直到.......第八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