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八十七章 杀枷锁境如屠狗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20-04-10 23:47:27 全文阅读

两道细却极致璀璨耀眼的金色剑气一瞬间便是出现在阿三,阿四的身前!

  二人竟是面色惊恐,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白头发的男子竟是能释放出这么强横的气机!

  轰隆!

  一声炸裂,烟尘滚滚!

  “咳咳咳,他娘的......”

  烟尘慢慢散去,而后阿三阿四两人缓缓起身看着洛北,这一刻二人的眼中尽是凝重之色!

  这个白头发小子竟然是个枷锁境!

  看模样虽然看不出来多大年纪,但是绝对很年轻,很有可能不足半百,整个二十一州半百入得枷锁境的就那么多,相当一部分都入了潜龙榜,那种人都是各大势力的宝贝疙瘩,寻常人又怎么能见到?

  “你究竟是什么人!”

  阿三抬起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看着这个男子。

  他不相信这等年轻的强者没有背景,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实力?

  蝶衣也是一脸震惊的望着这一幕,她整个人如同丢了魂一般看着这一道金色的剑芒,小乞子是枷锁境?自己竟然救了一个枷锁境强者?虽说枷锁境有很多,可是这么年轻的枷锁境在哪里能见到?

  洛北没有说话,望着那两个一脸凝重的修士。

  自己刚刚一直闭眼就是为了凝聚气机,而后用出这本太吾绘卷中的第一式,瞳中剑!

  阿三阿四见得洛北没有说话对视了一眼,事情有些超出了二人的掌控!

  先不说自己二人能杀得了这白头发男子,就是这个白发男子执意要跑自己二人有怎么能留得住?这个白发男子是用剑的。

  而且剑气如此霸道,若大山崩!

  庐州剑阁!

  这一刻阿三已经有八成的肯定这个男子就是剑阁的人,也只有剑阁这等庞然势力能培养出这等天才弟子,可是剑阁人为什么来蝶家?难道?

  想到这里阿三顿时心里一惊,阿四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二人深深对视一眼望着洛北说道。

  “阁下可是剑阁人?”

  听得剑阁两字蝶衣只觉得一阵晕眩,剑阁那可是庞然大物啊,同飞花门一个级别的势力!

  洛北眯了眯眼睛,对于自己的来历虽然不清楚,但是料定自己之前一定是剑阁之人,只是,是不是被剑阁赶了出去,亦或者有什么渊源自己记忆没有恢复一切都不好说!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今天我就要带她走!”

  对于洛北这模棱两可的回答阿三也是头大,你说动手吧,一时还不敢动手,只得硬着头皮说道。

  “阁下擅自插手蝶府的事不好吧......”

  洛北不屑的冷笑,看着两人说道:“怎么,飞花门就有资格插手?”

  阿三一时语噎,却见得阿四已经紧握着拳头,突然起身猛地向洛北袭来。

  “去他娘的吧,少爷说要你命,你是剑阁的又如何?”

  阿四身形消失,再次出现时已是离得洛北只有两步远,而后五指成爪,直逼洛北的咽喉部位。不管洛北是剑阁人还是普通有机缘的修剑散修,在阿四看来,只要洛北是枷锁境,那他就有把握以气机灌注掌心而后一瞬间捏爆这白发男子的脖子!

  然后取下那一颗头颅!

  现在的情景洛北似乎是避无可避,只能坐以待毙。

  然而就在阿四的手指距离洛北的咽喉还有不到三尺距离时,身形猛然止住,再也不能前进半步。

  阿四露出了惊骇表情。

  他缓慢低头,看着自己胸口透出的一截剑尖。

  这截剑尖在初升的太阳下反射着森然的白光,如梦似幻。

  剑尖插入自己身体后还在不停地抖动着,发出了嗡鸣的声音。

  而后整片天地似乎被金色所笼罩一般,整片天际上尽是被那绽放的金色莲花所笼罩,无边恐怖的威式似乎是要摧毁面前的一切,极致的恐怖极致的狂暴!

  剑匣内的剑依旧向外飞着在空中旋转着,而后一个接一个的插入阿四的身体。

  一口鲜血从阿四的嘴中吐了出来,随后便是止不住的流淌。

  这一切只发生在瞬间,快的让阿三,让蝶衣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得阿四就这么被三把剑贯穿!

  “阿四!”

  阿三撕心裂肺的叫喊了一声,这个自己朝夕相处的人,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的眼前?

  面前这个白发青年就这么一剑秒杀了枷锁境的阿四?

  阿四竭力的抬起头,那在空中抓的手缓缓落下,平静道:“这...这是什么招式!”

  还没有听到洛北的回答,便是眸子一闭,阿四,陨!

  太吾绘卷第三式,天剑出鞘!

  蝶衣捂住嘴巴望着这一幕,望着这活生生的死在自己面前的人。

  早已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阿三,再也忍不住了,运气浑身的气机,瞬时间整片谷中皆是弥漫着狂乱的气机,而后忘川河上的河水愤怒的拍打着,嘶吼着!

  “小子,给我死!”

  同样的招式,同样的五指就这么抓向洛北,爪风似乎是撕裂了这一空间,发出了破空的声音!

  洛北手轻轻一抖,顿时三把剑从那死去的阿四尸体上飞了出来,阿四没有了剑支撑,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自己只是一剑变杀得一名枷锁境修士,心中竟是没有半分不适,似乎这是司空见惯,好像自从修炼这太吾绘卷开始自己的心性已经转变了许多。

  阿三本是举着的手突然在半空中就是换成了一把刀。而后拔刀暴起,刀气在地面上切割出一条笔直细线,刀锋直至洛北,迎面狂奔!

  洛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气游百骸!

  而后气机便是贯通了全身,一朵朵莲花突然在洛北的周身出现,围绕着洛北,这片天地似乎都被这金色的光亮所照亮!

  正是太吾绘卷第二式,剑意黯然!

  阿三距离洛北十几步远的距离转瞬即至,狰狞脸便是来到洛北的面前,一刀当头劈下。

  这一刀谈不上如何玄妙,但是气势十足,杀意凛然。

  洛北抬起剑便是迎上了那把刀,伴随着一道金石碰撞的声音,洛北双脚生根,一动不动,而那阿三却是整个人向后倒飞了出去,满脸的惊骇。

  阿四死的不冤!

  这小子的气机太过于浑厚!

  阿三在枷锁境也有百年了,能贴身保护花小桃,自身的实力不用说几乎便是可以无敌于枷锁境,可现在竟然是接不住这小子的一剑!

  洛北确实没有给阿三反应时间,手腕轻轻一转,而后身形暴起,一剑夹杂着漫天金色,剑气如同大潮拍岸便是向阿三袭来!

  阿三不得不举刀迎上!

  两人瞬间擦身而过,可是阿三出刀后惊觉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砍中洛北,下一刻他觉得脚下一空,整个人便是摔倒在地,他下意识地低头看去。

  这一看,他望见了自己的双脚和小腿,他们还在安安稳稳地站在地面上,可是却是从膝盖部位被拦腰斩断,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因为那一道金色的剑锋太锐的缘故,张阿三方才只是感觉道身体微微有些发麻,然而下一刻便是剧痛,那种钻心的痛苦传来,原本看上去就是狰狞无比的脸庞更加扭曲,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

  阿三痛苦的哀嚎着,撕裂的声音在整片天际中回荡着!

  他的双手微微颤抖着拄刀撑起身体,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鲜血淋漓都不自知。

  眸子狠狠地看向面前的人,而后突然想起了什么望着洛北开口大喊道。

  “你是洛北!”

  “你就是洛北!剑阁洛北!”

  “天底下这么年轻的枷锁境除了洛北再没有第二个人!没想到世人皆传你死了,你却在浦州出现了!”

  “我恨啊!我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这个,可恶!”

  阿三喘着粗气,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上面布满了血丝!

  洛北转过身来,手中的长剑斜指地面,那沾满了暗红色血迹的剑身上有还有几滴血珠滚落,轻轻一甩,便是落在地面上变为几个黑红色的圆点。

  蝶衣捂住了眼睛没有看这一幕,身体轻轻颤抖着,喃喃道:“这不是小乞子......不是......”

  “洛北?我不记得!”

  洛北望着阿三淡漠道,对于他说的这个洛北很有可能便是自己失忆之前的身份。

  阿三听得洛北的话突然大笑起来,看着洛北:“哈哈哈,你竟然失忆了,哈哈哈哈,难怪,难怪!”

  “洛北,我恨啊!凭什么,你到华州都能活下来?凭什么?”

  阿三面色有些疯狂“去他妈的命运!”

  凭什么有的人可以一生下来就拥有一切?

  洛北没有去听他疯狂,走到他的面前便是举起了手中的剑,而后这一剑带着金色,便是猛地挥了下去!

  死的不能再死的阿三尸体倒在了地上。

  洛北做完这一切后,突然有些茫然,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弑杀?

  自己使用太吾绘卷后整个思想似乎都是不受自己控制,只觉得内心深处有一个无比威严的身影蔑视着身边的一切。

  轻轻将那柄剑插入剑匣,洛北望了望那个躲在角落里低着头双手捂住眼睛的蝶衣。

  蝶衣轻轻抽泣着,没有搭理洛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