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八十三章 谷中绽盛世金莲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3026  |  更新时间:2020-04-06 23:47:19 全文阅读

“都是因为我。”

  沉默了一会,蝶衣突然开口说道。

  洛北看了一眼蝶衣,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而后想了了想便是一把抓起蝶衣便是往身上一背,迅速离开这里。

  蝶衣趴在洛北后背上,能听见洛北的心跳声。

  “小乞子,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我知道的,这些我都知道的......”

  蝶衣抬起头,身边的景色不停地变换着,轻轻道。

  “可是我就是不想因为我而导致他们的牺牲,都是因为我,如果我不逃就好了,他们就不会......”

  “我要是嫁给花小桃,爹爹就不会生气,李战也不会死......”

  “都是我的错。”

  洛北心中叹了一口气,对于这个善良的过头的傻女人,心里已经不知道说什么。

  “你也该为自己活一回吧。”

  想了想,洛北还是说道。

  “为自己活一回吗?”

  蝶衣重复着这句话,喃喃道。

  洛北亦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只是不断地向前跑,蝶衣虽说有着觉醒境的修为,但是实在不擅长战斗,学得更多是医术。

  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战力到底是处于一个什么水平上,自己学得的只有太吾绘卷上面的三式。

  越向前走,地形越是险峻,洛北不得不放慢了脚步。

  这么逃下去不是个办法,必定会被追上的!

  洛北望着周围险峻的地形,轻轻停下了脚步,看着那缓缓流淌的河流眉头轻轻皱了一下,而后便是舒展了起来。

  “蝶衣,你能战斗吗!”

  洛北将蝶衣从背后放了下来,而后看着蝶衣的眼睛说道。

  蝶衣犹豫了一下而后使劲的点了点头。

  “蝶衣,你就顺着这河流一直向前走,不用管我,河流会冲散你的气味!”

  蝶衣连忙抓住洛北的衣衫,脸色有些焦急道。

  “不,我不走,你不能丢下我,你不能死!”

  洛北看着她绝美的面庞上眸子中闪烁着泪光,也是心头一软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

  “我不会死,你先去,我一会便去找你。”

  蝶衣摇了摇头,死死的抓住洛北的衣衫,颤抖着说道。

  “小乞子,你骗我,他们十多个人都是觉醒境界的,你拿什么和他们斗,我不走,若是真的逃不走我就不逃了,你不能死!”

  “我再也不会让任何一人死去了。”

  突然蝶衣觉得脖子上挨了一下子,而后便失去了知觉。

  洛北一掌击晕了蝶衣,而后看了看四周,将其放在了一个隐蔽的草丛内。

  “无用的善良......”

  ...............................

  领头的修士手中持着长枪,率领十余名蝶府修士呈扇面阵型在后面追击,这一路上尽是洛北与蝶衣的气味,以及他们逃跑所留下的蛛丝马迹。

  这样奔跑了不知多久,地形亦是越来越险峻,终于众修士冲出密林,而后便是有一阵冰凉的水汽扑面而来,空气中再无洛北与蝶衣留下的气味。

  为首的修士轻轻挥了挥手,顿时便有几名蝶府修士来到河流旁边,开始弯腰查看地面蛛丝马迹,片刻后那几名修士又重新跃回到河岸这边,看着为首的修士摇头道:“没有任何痕迹。”

  为首的修士望着这河流,眯着眼睛缓缓道:“小姐和那个白头发的小子八成是跳入河中逃走了,这样既可以隐藏身形,又可以不留半点痕迹。”

  “想不到那个白头的小子还有些门道,不过这里也就这么一条河,即便是他们从水里一直跑又能跑到哪里去?”

  一个叫袁明的修士开口道:“头,那咱们就沿着这条河追,总是能追上的,那个白头发小子带着小姐必定跑不快!”

  为首的修士点了点头,下令道。

  “所有人,沿着这河流继续追!”

  所有蝶府修士均是沉声应诺。

  洛北击晕蝶衣后也确实是跳到了河里,他十分清楚,在陆地上即便是自己再怎么小心也必定会有蛛丝马迹残留,但是有时转念一想,这里就这么一条河流,自己顺流而下也是多半会被找到!

  一众蝶府修士向前追去,突然袁明发现了一处,皱了一下眉头对着为首的修士说道:“头,这里好像不太对劲!”

  听得袁明的话,其他的蝶府修士也随之停下脚步,为首的修士微微一怔,然后脸色骤变道:“袁明小心!有人藏在这儿!”

  只是话音未落,地上便有一块草皮泥土爆裂开来,一道金色剑光冲天,下一刻,那个叫袁明的修士的头颅已经是高高飞起,脸上还带着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那双眼睛瞪得溜圆。

  见到这一幕,所有的蝶府修士皆是大怒,手中的长枪带出一声嗡鸣颤响,下一刻便是十几柄长枪狠狠的刺向斩向一身泥土的洛北身上!

  洛北手中的金色剑光大盛,一挥手斩断了一根细线,接下来天空上顿时出现了无数被削得锋利的竹枝如雨一般落下!

  “哼!雕虫小技!”

  为首的修士眼神一眯看都不看这漫天的竹枝,手中长枪只是一抖顿时便是以股无边的强横气势将这漫天竹枝吹散,落地。

  “小子,将小姐交出来,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为首的修士望着这个白发年轻人,月色下那身月色袍子上布满了泥土,那明明是一副年轻人的面孔却是有着行将入土的老者神态,可是怎么看他的身上都是一点修为也没有!

  一众蝶府修士已经持着手中的长枪将洛北团团围住。

  洛北望着眼前这一幕,牙齿轻轻地咬着,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花时间做的那个陷阱竟是一点作用也没有起到。

  事到如今只能拼了,可是自己什么武技也不会,唯有几日前学得的那本叫做太吾绘卷的功法!

  洛北闭上眼睛,调动浑身气机按着那功法上面的路线游走。

  下一瞬,一道道耀眼的金色光芒猛地照亮了这片天地!

  那是一道道盛世金莲!

  一朵朵绽放的金色莲花就这样环绕着洛北周身,金色莲花将其托起,这一瞬间仿佛万物皆为渺小,天地间唯剩下洛北一人!

  强横的气机肆意的在洛北体内游走着,洛北从未感觉到力量如此的充盈,那是一种极致的霸道之感!

  太吾绘卷第二式,剑意黯然!

  见此情景,蝶府一众修士皆是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随后也不知谁说了一句:“小子虚张声势吓唬人?”

  为首的修士眯了眯眼随后谨慎地说道:“结阵!”

  顿时十几名修士组成了一个枪阵而后就这么刺向洛北。

  一道金色的剑气暴涨,竟是一瞬间便是吞没了那个枪阵!

  洛北亦不知自己的修为到底如何,一出手便是没有半分留手的意思,剑出便气如长虹!!

  汹涌的金色剑气带着无上的威压,盘旋的剑气受气机震荡牵引,激射腾空,搅碎最后一片晚霞。

  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便有一阵烟尘滚滚。

  这一剑洛北没有任何招式可言,完全便是凭感觉挥出的一剑!

  只是这一剑挥出后,洛北只觉得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似乎是触动,那尘封的记忆就像是要重新记起来一般。

  一众蝶府修士尽是被这恐怖的气机搅碎,那一抹金色的剑气,带着极致霸道之气,将这山谷竟是轰碎了一块!

  河水激起了重重浪花,而后如同水华一般落下,空气中弥漫着水汽夹杂着血腥的气味!

  为首的修士倒在了地上,他浑身已经没有半点完好之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白发年轻人竟然是用剑的!

  天下用剑人奇多,可是能将剑用出如此威势只有剑阁。

  烟尘缓缓散去,洛北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四处是断肢残骸,那一众修士竟皆是被这一剑震碎!

  “竟然这么恐怖......”

  洛北喃喃自语道,尽管无数次猜测自己的来历,也猜测到自己应该是剑阁的一个有身份弟子,对于这太吾绘卷也猜测到是一个厉害的武技,可是为什么会这般恐怖!

  洛北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掌心,望着那把剑,剑上反射着森然的光芒,未染一分鲜血。

  只是一剑,蝶府十几名觉醒境修士全灭!

  洛北深呼一口气,向那剑匣走了过去,轻轻将那把剑插入剑匣内。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长矛就这么插向自己的心脏,速度之快让洛北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为首的修士凭着一剑玄级宝衣挡住了一丝洛北的王道剑气,趴在地上待得洛北走过时便是将手中的长枪猛地一插。

  “噗嗤!”

  入肉的声音,但是那长矛却是没有在入得其中半分!

  怎么会有如此坚硬的肉身?这么坚硬的骨?

  为首的修士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而后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

  “好硬......”

  洛北望着那插在自己身上的长枪,随着地上的修士闭上了眼睛,那把枪便是掉在了地上。

  一个觉醒境修士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动用的全力一击竟是没有刺穿自己身体半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