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七十六章 推窗望明月姣姣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638  |  更新时间:2020-03-31 23:18:52 全文阅读

蝶琴一脸震惊的看着这个月袍的男子,一袭白发,那张脸虽然失去过多的血色而发白可是丝毫不掩其俊美的容颜,甚至为那绝美的面庞填了几分阴柔。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子......”

  蝶琴喃喃自语道,见得洛北目光轻轻扫在自己身上,脸色顿时一红,而后赶忙收起了翘起来的长腿,坐姿端正。

  蝶琴轻轻瞟了一眼蝶衣,而后声音如蚊子般,小声说道。

  “四妹,这个仙人般的男子你在哪勾搭上的?怎么在你的闺房内?”

  声音颇有嫉妒之意。

  人前装作一副善良单纯的女子,实则背地里偷汉子?骚蹄子一个!

  蝶衣亦是捂住嘴,愣愣的望着那个白发男子,自己也不清楚!

  自己何时认识这等俊美的男子?白眉,白发散落于身后,双眼则似点漆,中有一点星透。唇薄似纸,开合即剪。

  面前的男子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一种淡淡出尘的气质,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贵。

  阳光一辉,映得还未完全干的头发上的水珠滴落,更见珠润。

  “这位公子,请问......你找谁?”

  蝶衣平复了一下自己微烫的脸,看着面前的月袍男子,轻轻问道。

  若说男子,身为蝶府小姐什么年轻俊彦没有见过?可是从未见过如面前的男子般俊美的人,即便是有气质的公子照眼前的男子也是差的不是一丁半点!

  蝶琴也是美目流盼,望着洛北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蝶衣姑娘,我是......”

  洛北轻轻皱了一下眉头,为何面前的两个女子是这等表情?但是也还是轻轻张口回道,只是话还没说完便听得蝶衣一声惊呼。

  “这个声音,你...你.......是小乞子吗?”

  蝶衣竟是惊得站了起来,面前这个俊美至极,形如仙鹤的白发男子声音竟是和小乞子一般无二,仔细看上去果真眉眼与小乞子一模一样,就连他身上的衣服都是自己平时女扮男装时所穿的月袍!

  “你竟然是小乞子......”

  见得洛北轻轻点头,蝶衣微微有些失神,而后坐了下来,不知道该摆出一副什么表情。

  自己救的男子,那个浑身血迹的男子竟然这般有气质!竟然有如此出众的容貌!

  蝶琴听得二人对话也是听懂了,她怎么也不能将之前墨叔身上背的脏乱乞丐与眼前这个丰神俊秀的俊美公子联系在一起,毕竟这反差实在太大了!

  “这...怎么可能?”

  蝶琴猛地站了起来,说道,而后发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又是坐了下来。

  洛北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轻轻摇了摇头,看向蝶衣说道。

  “感谢蝶衣姑娘对在下的救命之恩......”

  洛北对着蝶衣轻轻鞠躬,蝶衣怔怔的看着洛北,没有反应过来,见得洛北鞠躬连忙起身,轻轻扶起洛北,而后柔声说道。

  “举手之劳,倒是公子不介意之前我给你起的名字就好,公子有伤在身,便让墨叔扶你去房间休息吧......”

  洛北笑了笑轻轻点了点头,而后看向蝶琴也是轻轻点了点头。

  墨叔走进带着洛北转身离开屋子。

  见此一幕,蝶琴满眼都是妒忌,而后阴阳怪气的说道。

  “果真是四妹慧眼识珠啊,随便救一个乞丐都是如此俊美之人,啧啧啧......姐姐看走眼了,自愧不如啊......”

  蝶衣看着蝶琴的眼睛,轻轻摇了摇头,目光澄澈。

  “我只是单纯的救人而已!!”

  蝶琴冷笑一声,起身离去道。

  “对,我家四妹妹只不过是单纯的救人而已......”

  只是救人二字,蝶琴咬的特别重。

  走出蝶衣的房间后,眸子中满是嫉妒之意,恶狠狠地说道。

  “臭婊子,浪蹄子,装什么白莲花!”

  蝶衣目送着蝶琴走出房门,美眸中满是复杂之色,玉手轻轻攥在一起。

  过了一会,墨叔轻轻走了进来,见得蝶衣在发呆,开口道。

  “小姐......”

  蝶衣回过神,见得墨叔连忙笑道。

  “墨叔,他怎么样了?”

  墨叔轻轻叹了口气,想起刚才带洛北去洗澡时,身上满是疤痕,后背更是有大片大片的烫伤痕迹,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他怎么也想不出一个尚未及冠的年轻人究竟是经历了什么,能让身体的状态这般糟糕!

  “他睡着了......”

  蝶衣望着窗外,轻叹一口气道。

  “墨叔,他真的只剩下半年寿元了吗,就没有一丝补救的办法了吗?”

  刚才望得那小乞子如谪仙人一般出尘,眸子仿佛有星辰大海般浩瀚。她心中实在不忍心,这等璧人就要这么离去?

  墨叔摇了摇头说道。

  “也许会有,但是不是我蝶家所能寻得的,这世上亦是有许多延长寿元的灵药,但是这等灵药有价无市,也只有一等一的大势力才可能有,但是那也是留给快要到寿元的大散仙留的。寻常人又怎么会有?”

  蝶衣沉默了许久,而后抬起头看着老者,眼神中充满了坚毅。

  “蝴蝶谷会有吗?”

  “蝴蝶谷此等医疗大宗门应该会有吧.....”墨叔想了想开口道。

  “过几日,若是小乞子的记忆还是没有恢复话,我想领他去蝴蝶谷,也许我的师尊会有办法!”

  蝶衣轻轻说道。

  墨叔望着这个女子,眼前的女孩心地如此的纯粹善良,墨叔也是慈祥的笑着说道。

  “小姐心地如此善良,想必一定会有办法的......”

  ...........................

  洛北躺在床上,他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有人手持着剑遥遥于天际,而后一斩便是半个苍穹!

  他梦见一座高大的城楼,如此奢华庄严,一个老者持着剑,漫天剑雨,黄昏之下,不见残阳如血,不见老者,只见得漫天剑气浩浩汤汤,磅礴沛然。

  剑气直冲九霄,浩大无匹。

  梦中全是剑,一个个剑修,不同的剑修!

  他见到老者就这么死了,不知为何泪流满面,他伸出手想要去抓住那长衫的一角,但始终无法靠近!

  老者身影越来越淡,而后整个人化作点点流华随风而逝,就此消逝在天地间。

  洛北一下子惊醒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望着窗外,月色照了进来。

  起身推窗望月,明月皎皎。

  洛北怔怔的看着那轮明月,心里只觉得空落落的,刚才梦中的那道身影是谁?梦里一个个剑修又是谁?自己...是谁...

  屋内点了烛火,摇晃的火焰将洛北的影子拉的很长。

  洛北望向一片铜镜,铜镜中映得一张难掩憔悴晦暗之色的俊美面容,只是与这张面容不相称的是这年轻人的头发,不见半分乌青之色,更甚于冬日白雪,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色。

  洛北呆呆地站在镜子前,看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容,这一瞬间他只觉得似乎抓住了设么,却又什么也没有抓住。

  床边有一个盒子,蝶衣说自己一直背在身上,对自己一定很重要。

  洛北走到床边,轻轻打开了那个盒子。

  里面躺着许多剑,各种剑!

  洛北满脸的震惊之色,难道自己之前是一个练剑的?

  洛北轻轻拿起一柄剑,这一瞬间只觉得剑便如同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洛北又是一叹息。

  自己之前是做什么的又如何?此刻不过是一个废人!只有半年可活,还有什么期待呢?

  轻轻将这柄剑放入剑匣,突然剑匣内有一本书掉了出来,洛北捡起了这本书。

  书上鎏金撰写了几个大字。

  “太吾绘卷!”

  洛北轻轻读着这几个字,只觉得心神激荡,有一股剑意冲上脑海,久久不能散去。洛北轻轻翻开,看着上面的字。

  “这是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