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七十章 必会死在你之前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778  |  更新时间:2020-03-29 11:32:22 全文阅读

洛北淡漠地看了一眼赵俊,下一刻便有一柄剑飞至手中,一剑便斩向面前的鬼煞。

  “啊!”

  冲在最前面的鬼煞被洛北一剑斩断一条胳膊,怪异地惨叫了一声。

  花亦寒仰头大笑了一声,环视四周密密麻麻不断涌上来的鬼煞,对洛北说道。

  “北北,也许今天便是你我二人葬身于此的日子,不如临死之前比一比如何?”

  洛北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瞬间施展起踏雪无痕而后便是一道雪白色的剑光,下一刻便是血水冲天而起,洛北再度出现,手中剑向下一挥,将剑上的血水抖了抖。

  “一。”

  洛北出声道。

  花亦寒见此大笑,而后同样挥起手中扇子,浑身气机毫不掩藏的释放着,也是一瞬间来到一个鬼煞面前,手中扇子舞动着,带起了阵阵风刃,瞬间切割断了两名鬼煞的头颅。

  那两名鬼煞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就这么向前冲刺着,鲜血如泉水般从切割处喷涌而出,直直的了地上。

  “两个,比你多一个。”

  花亦寒轻轻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不顾脸上溅满的鲜血。

  无数鬼煞如同潮水一般就这样涌向二人,而后整个门前大厅空气中布满了血腥味。

  断肢与头颅不断地撒向天空,大厅内回荡着一个个鬼煞的怒吼声音,久久不绝。

  洛北眼中再也看不见任和色彩,有的只是一片猩红,什么剑典,什么招式,全都是抛在了脑后,他现在仿佛变成了单纯的杀戮机器,一切尽是凭借着本能!

  那柄剑不知穿透了多少鬼煞的身体,亦不知砍断了多少鬼煞的头颅,洛北浑身满是鲜血,一头黑发散落,肆意的于这些鬼煞之中穿梭着。

  有一鬼煞找准机会,猛地冲了上来,一双手就这么捅向洛北的胸膛。

  下一刻,鬼煞的脸上竟是浮现了惊恐之色,自己这修炼了不知多少年的手,竟是没有办法贯穿洛北的胸膛,反而自己的每一根指骨尽是碎裂。

  洛北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名鬼煞,抬起手中剑就是一斩,暗红色的血水瞬间喷射而出,溅在了洛北的脸上,模糊了洛北的视线。

  云河传给自己的蚩尤帝决,让自己浑身的剑体提升到了一个坚硬到极致的地步,甚至可以说对于这种层次的攻击,伤不得自己身体半分!

  洛北运起浑身气机,蚩尤帝决第一层就这么运转着,也不躲闪,疯狂地挥动着手中剑,带起无数血水。

  “十三。”

  洛北低沉着嗓子沙哑的说道,体内的气机已经是虚弱到了极致,每一次挥动手中剑,便是带起一片剧痛!

  花亦寒相比于洛北更是陷入苦战,浑身伤痕累累,鲜红的鲜血从体内流淌出来,手中的扇子环绕四周,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就那么从一个有一个鬼煞胸膛穿过,如同地狱修罗一般。

  “十三。”

  花亦寒竭力的摆出一个笑容看向洛北,虚弱地说道。

  “北北,你也不比我强哪里去吗......”

  话音未落便是一口血气涌出,不断涌上来的鬼煞见此情景更是一拥而上,疯狂地扑过来,便要将他撕碎。

  花亦寒的眸子之中透露出丝丝绝望,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一道道身影,有师傅的,有小桃的,有这一路上他遇见的众多女子......

  见此情景,洛北猛地将身前的鬼煞一剑刺穿,又是两剑从剑匣中飞射而出。

  “给我死!”

  洛北疯狂地吼道,浑身剑气四射,洛北突然觉得每一剑皆是能捕捉到其中的气机流向,似乎自己下意识挥动的剑都是有着自己的方向!

  “剑六!!不诉离殇!”

  一道剑气疯狂地蔓延着,于这门前大厅狭小的空间内肆无忌惮的涌动着,撕碎了花亦寒面前的一个又一个的鬼煞。

  这一剑竟是带出了一丝仙道剑意!

  洛北不顾一切的向花亦寒方向冲去,背后同时被两名鬼煞的阴爪击中,只觉得口中有一股暖流涌出,而后便是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洛北任由鲜血流淌着,就站在花亦寒面前,剑匣上飞出了好几把剑就这样在洛北四周盘旋着。

  洛北喘着粗气,浑身剧痛无比,只觉得浑身骨头没有一块完好的,但是却又是完好的!

  花亦寒已经闭上的眼睛又睁开了,而后缓缓起身,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北北,咳咳,我不甘心......”

  花亦寒颤抖着手,眼神一凝,那扇子再次被其抓在手中。

  “我是飞花门少主啊......”

  “我真的不甘心就这么死了,天下二十一州我才走了五个......”

  鬼煞无穷无尽,地面上已经铺满了鬼煞的尸体,墙壁上暗红色的血纹大盛,无数的黑色怨气疯狂的涌入活着的鬼煞体内。

  洛北看了一眼花亦寒,发现他的满头黑发竟然出现了丝丝白发。

  花亦寒亦是注意到了,惨然一笑道。

  “这...这就是鬼煞....煞气入体。”

  鬼煞,煞气入体流失生机。

  洛北闻言轻轻看了一眼自己的发,果然也有几根白发。

  “能....能看出白发....说明...我们没有多少年寿元了....咳咳。”

  花亦寒看着连绵不绝的鬼煞,扇子在空中旋转着,虚弱道。

  洛北再次挥动手中剑,全力的斩向扑来的鬼煞,完全不躲避任何攻击,就是不要命的打法,任由无数鬼爪冲向自己的胸膛,而后一剑重重落下,又是斩落了几颗鬼煞头颅。

  “我会死在你前面。”

  突然,洛北蓦地开口道。

  仔细想了想,自己十六年从忘忧谷出来,而后亦是看遍了世间,除了已经先走的老头子和瞎老黄,倒也没有什么留恋。

  唯一的遗憾,可能便是自己辜负了季道然,辜负了墨行简,辜负了整个剑阁的期待吧......

  自己没有扛起半个剑阁,更没有扛起这个天下。

  .................................

  赵俊远远地看了很久,看得到两个潜龙榜天才仅仅只凭二人,硬生生的砍出了几十名枷锁鬼煞!

  到底是天才,不负虚名!

  也许以枷锁境杀得枷锁境便是他们最好的归宿吧,也不算辱没了他们。

  赵俊看着那个剑阁少主,持着剑就这么敞开胸膛,疯狂地斩杀者面前的鬼煞,喃喃道。

  “不再挣扎了吗?”

  突然,赵俊睁大了眼睛,他看到洛北任由几名鬼煞的鬼爪刺进他的胸膛,而后便是一剑斩落,鬼煞倒在地上,可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影响!

  “他的身体怎么会这么坚硬?”

  想到这里,赵俊满脸狐疑,而后竟是发现,同花亦寒不同,洛北全身竟没有几处伤痕。

  不对啊?洛北明明一副不要命的疯子打法!

  难道......

  此刻一个疯狂地想法在赵俊脑海中形成,这洛北莫非是传说中的剑骨!

  想到这里,一切谜团似乎全部解开了!

  为何洛北能让季道然亲自护道,并因为洛北而堵上了剑阁!

  为何洛北能得上官问道亲传十六年,而后更是任为剑阁少主!

  为何洛北十六岁便入得枷锁!

  洛北,是剑骨啊!

  赵俊眼中猛地生起了一抹疯狂之色,此子不能留!

  若是放任一个身具剑体剑骨的剑修成长起来,哪怕未入忘仙,怕也是无敌天下,季道然只修的太吾绘卷前十式,便凭借着半步忘仙名列天下第十,那假若洛北习得十三式呢?

  不敢想象!

  .............................

  洛北现在每一次呼吸,嗓子便是如同灼烧一般痛苦,一头黑发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白,浑身力气在飞快地流逝着,每一次挥动手中剑都要竭尽全力。

  他再一次艰难地提起剑,将自己面前的鬼煞斩落,他此刻没有半点退路,众多的鬼煞如同潮水一般源源不断的涌来,洛北此次明知一死,但他也决定要背水一战。每一次的手起剑落,都是洛北心中的执念所驱使,身体已无半分力气。

  黑袍老者见到时机差不多了,轻叹一声,道。

  “老夫给你们一个痛快吧......”

  轻轻伸出了那双干枯的惨白的手,顿时整个幽暗的厅内死气遍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