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两千年缘鱼龙舞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949  |  更新时间:2020-03-22 23:39:12 全文阅读

“洞竹湖吗......”

  透过窗子,季道然怔怔地望着那澄净的湖水,望着这总是出现在自己梦中的湖水。

  鱼红袖见季道然轻轻将头转过去,没有看自己,也望向那洞竹湖,二人就这么看着窗外阳光下的波光粼粼,相对无言。

  洞竹湖很大,景色也是奇美,可谓是蒲州一绝,如果说兖州树海是一片浩瀚有着侠女落落大方的坦然,那洞竹湖就仿佛是小家碧玉的女子一般娇羞,暖阳下,如同一抹脂粉点缀在浦州大地上。

  清风拂过,那半开的窗户就这样微微扇动着,季道然甚至能够嗅到鱼红袖身上的那一股香味。

  “为什么救我......”

  季道然看着窗外湖上的小船,轻轻说道。

  两千年前,自己就在这里初次见到了这个女子,女子一席红衣,有一张倾国倾城的脸,那湖水波光潋滟,照着女子一双动人的眸子,清澈、干净。

  一如初见,而后便是爱之深,伤之切!

  鱼红袖注视着这个占据了她整个心的男人,心绪有些复杂,说道。

  “没有为什么.......”

  季道然转过头,眸子望着那张绝美的容颜,神色淡漠。

  “你究竟还要伤我多深.......”

  这是一条命,自己欠了她一条命,恐怕一辈子也还不完。

  自己爱过鱼红袖吗?爱过,季道然扪心自问,真的爱过。又是什么时候了结了这段缘呢?是知道鱼红袖是红阁的女人时?亦或者是知道鱼红袖接近自己只是为了利用自己?季道然也不知道。

  “你救我是因为自己,还是因为红阁.......”

  季道然尽可能的使自己的语气平静,这样说出来的话语才不会打破江南湖水的写意。

  “救我对于红阁没有好处吧,红阁不是将注压在了无华阙一方吗?”

  “我死了对于无华阙是大好事吧!”

  “你设计这么一个大圈套,就是为了让无华阙杀我,你做到了,可是你又为什么要救我?”

  “你就一定要我欠你一个人情吗?”

  鱼红袖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男人,他还在讲着,突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鱼红袖的手就是这么抬起来了......而后。

  “啪!”

  响的清脆。

  季道然说到一半的话语停住了,愣愣的望着鱼红袖,然后轻轻抬起手摸着自己微微有些发烫的脸颊。

  他有些失神。

  不是因为鱼红袖打了自己一耳光而失神,而是因为鱼红袖的那双如水的眸子,泪水从鱼红袖绝美的面庞划过,透过那双眸子季道然甚至能够看清楚自己在她眼中的模样。

  鱼红袖哽咽着,伸出玉手半遮半掩的挡住那一张绝美的容颜,眼圈红着,就这么看着季道然。

  “在你心里,我永远都是那样的女人......”

  此刻这个位列天命卷三十的女人,这个一个人便撑起了整个红阁的女人,这个散仙十四转境界傲视天下的女人,这个女人现在就这么看着季道然。

  鱼红袖转过身去,任由泪水流淌,就这么站着直到泪水流干,而后轻轻擦掉泪痕,再次转过来时,这一次,面无表情。

  “没错,我就是那样的女人,就是你想的那样.......”

  鱼红袖淡漠地望着季道然,只是微微颤抖的声音能证明她内心并不平静。

  “我救你只因为你还不能死......”

  “我只是想让你欠我人情而已......”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红阁,我就想玩弄你这个天命卷第十的剑魔.......”

  鱼红袖还想继续说,眼前却是一个突然不断放大的身影,能闻到一股浓烈的干燥,下一刻唇便被季道然的嘴唇堵着。

  鱼红袖脑子一片空白,身体微微颤抖。

  季道然狠狠地拥住这个女人,无比地忘我,这一刻,洞竹湖畔,天地再无声息,有的只是两个人忘情相拥,阳光似乎有些暗淡,微风轻轻吹过,吹过隔窗,轻轻撩起了两人长长的头发。

  鱼红袖轻轻闭起了眼睛,玉臂攀上季道然的脖颈,应和着.......

  这一切,都如两千年的一幕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

  那个少年已经变成了天下剑魔,女子成了红阁的阁主.......

  依旧是那个湖畔,身份却已不同。

  “对不起.......”

  季道然轻轻擦拭着那张倾城的脸庞上眼角的泪痕,喃喃道。

  泪水却是越擦越多,那个红色身影轻轻趴在了季道然的胸前。

  不知何时,屋外已经是一片昏暗,一抹落日余晖洒下.......

  “两千年,我真的爱你......”

  窗帘轻轻拉上,屋内的火烛已经熄灭,屋外漫天繁星闪烁。

  月明,万里无云,星汉灿烂。

  两千年缘,烛火已灭。

  续起灯油,点一盏灯。这一条路,一对璧人终是走到一起,至此念念不忘。

  男子如龙,女子如鱼。

  一夜鱼龙舞。

  ..............................

  洛北在这密布竹林的羊肠小道内一瘸一拐的走着,已经走了整整一天一夜,身体上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

  经过一路上的疲劳,终于洛北听到了竹林里有潺潺的流水声,眼中流露出一丝窃喜,顺着声音走过去,洛北看见了一条溪流。

  轻轻地走近那条溪流,蹲下,捧起带着丝丝凉意的水喝了一口。

  最初嗓子还是有一种干裂的火灼痛感,再往后便完全被这干净的溪水所滋润,洛北俯下身大口大口的喝着。

  喝饱后,将脸庞轻轻浸在溪水中,而后抬起头。

  晶莹的溪水顺着洛北的脸颊淌下,洛北怔怔的看着溪水中自己的模样。

  一席破破烂烂的衣服,浑身的伤口,那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梳过的头发......

  “越来越像乞丐了呢......”

  洛北轻轻笑了一下,喃喃自语。

  “小乞子吗?”

  摇了摇头,轻轻起身继续向前走。

  想入浦州,光从这林间小路中穿梭是不够的的,还是需要走官道。

  洛北在自己的脸上抹满了灰尘,又揉乱了那一头发,找了一根竹棍,就这样踏上了官道。

  走上官道后,洛北便发现官道上的状况与往日大不相同,此时的官道上竟是人影十分稀少,好似山中野路一般。

  “不对啊?这条是必经路吧......”

  洛北眼中带着丝丝疑惑,拄着竹棍又是向前走了几里路。

  突然,洛北望见前方有官兵拦住了路,在那里设施了路障,一个个来往的行人全部在这里接受排查,排查得十分仔细,就连手指上的戒指都没有放过。

  洛北想了想,将剑匣从包裹中拿出,放入了戒指中,而后将戒指含在嘴里,持着竹棍一瘸一拐的走向前。

  一靠近官兵的路障,洛北便发现竟是有许多人被关在那里,这么一个小小的路障竟是有一名枷锁境修士看守。

  洛北一瘸一拐的走上前,那几个人见得洛北身上似乎有伤,年龄也不大,二话不说便向洛北冲了过来,将洛北浑身从上到下皆是搜查了一遍,发现没有异样后,将洛北押着往那个被关的人堆里一推。

  洛北有些诧异,想了想,而后装出一副很恐惧的样子大声说道。

  “凭什么抓我啊,我也没有什么错......我....放人啊!你们冤枉好人啊.......”

  洛北一边大叫着,一边用余光看向那个轻轻坐在一旁的无华阙枷锁境修士,现在自己浑身是伤肯定是不能动手了,若是动手必定会引出大动静,还是小心为妙,顺着他们看看他们是要做什么!

  那官兵锁上了笼子扫了一眼洛北,没有说话,继续排查下一个人。

  洛北见得官兵没有搭理自己,转过身看向笼子内的这一堆人。

  这些人毫无意外均是身上有烫伤,且年龄不大看样子应该是二十岁左右,洛北沉思了一下,感觉似乎是有了眉目。

  旁边一个人,左胳膊有一大片烫伤,看着洛北,郁闷着脸,轻轻拍了一下洛北说道。

  “兄弟,别叫了,你怕是还不知道吧,最近无华阙跟疯了一样抓人,专门抓那种身上有烫伤痕迹的,年龄在二十岁上下的......”

  “据说跟某个剑阁的大人物有关,听说那个大人物便是这个年龄......”

  而后那人轻轻瞟了一眼旁边的官兵,趴在洛北的耳边又轻声说道。

  “要抓的那个人叫洛北,书圣斋那个潜龙榜知道吧,排名第九哩!要我说那个洛北要是真的出现在这,早就将这些人砍翻了,还能让他们搜?”

  那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又道。

  “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放我出去,家里婆娘还等着我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