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五十章 花开彼岸为君绽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655  |  更新时间:2020-03-18 23:24:27 全文阅读

苍穹之上恐怖的气机蔓延了整片天地,朵朵莲花剑影汇聚在一点,一朵金色莲花绽放于那黑炎巨龙。

  “轰隆!”

  “轰隆!”

  数不清的碎石铺天盖地的席卷,大地上火海蔓延,整片地表竟是被这恐怖的气机削去了一大片,腾腾热浪翻滚着。

  此刻,那足以颠覆了一个宗门的恐怖波动在这群山之间爆发!

  半步忘仙!剑魔季道然一人战五位散仙十二转以上的大散仙!

  烟尘散去,一道身影倒飞了出去,连续地撞断了几座山峰,才堪堪停下!

  那条遮住天地的黑炎巨龙炸裂开来,周身的黑色火焰四散,便是地狱也就是这般场景吧!

  倒飞出去的人影正是季道然,此时的季道然身体是遍体鳞伤,华服早已经破碎不堪,握剑的双手更是已经没有血肉,只剩下森森白骨,浑身血液早已凝固成为一个血人。

  一直在旁边观战的鱼红袖,轻轻捂住嘴唇,一滴泪竟是不自觉的流下,喃喃道。

  “季道然,你为何要这般死战.......你便是要逃,天下人又能奈你何......”

  季道然伸出那已是白骨的手,再度紧握手中剑,对自己身上的伤口却熟视无睹,目光决然的看向远处的五人!

  这一刻,那漫天剑气不再是金色,而是一片血红,血红色的剑气中参杂着丝丝金色,那一朵金色莲花竟是绽放于一片血河之上!

  这一刻,才是剑魔!剑道疯子,季道然!

  鱼红袖见到这一幕,心底中升起一抹难掩的凄凉,玉手捂着嘴,眼中早已布满了泪水。

  “何必呢.......”

  天地沦陷,苍穹破裂!

  一柄绝世血剑从那朵血色莲花中迸射而出!

  “死!”

  季道然怒吼了一声,手中剑芒大盛,无边的血气蔓延,一道血红色的裂痕竟是出现在天幕上,横贯方圆百里之地。

  那如同炼狱一般的百里土地在这一剑面前竟是直接变得摇摇欲坠。

  太吾绘卷,第五式血断山河!

  立春看着这一幕,面色凝重,看向温左。

  温左点点头同已经无碍的宰修明二人再次拿起天河图,轻轻一展。

  道器天河图顿时化作一方天地再度将季道然围了起来,立夏仰天长啸,周身再度升腾起无穷火焰!

  以天河图为小天地,将五位大散仙最强的攻击尽数笼罩在其中,在最小的空间才能爆发出最强大的力量!这便是杀死季道然最直接的办法!

  “季道然,我要把你大卸八块,用你的头颅祭奠大暑!”

  立夏双目狰狞,这一刻,他的七窍中竟是不断流出鲜血,皮肤上的毛孔渗出殷殷血迹,几个呼吸间,便已经是浸透整个衣服,浑身上下如同一个血人。

  这一式立夏用出了浑身上下所有的气机,巨大的能量已经到达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各位助我一臂之力!”

  立夏咆哮着,再其身后便是立春,温左,魏俊峰三人,宰修明于远处执掌天河图封着这一片天地!

  季道然浑身满是鲜血,阴柔的脸上瞳孔已变成猩红色,空气竟是化作血海,充满着泥泞之感,一步便是生成一片血海,一步便是一朵绽放的血莲!

  由道道血色剑影构成的莲花竟是布满了整个天河图,季道然于无数莲花中心如同修罗一般,长剑浴血!

  “师尊,道然的这一式血断山河可是有了你的几分模样........”

  陈年旧事如浮光掠影般在季道然眼中不断浮现,他想起了那年自己同上官问道两人去洛阳寻找吕家的帮助,被驳回的绝望!想起了师尊散仙十八转修为于庐州城外一人面对四位半步忘仙,加上姬如青泷!

  那一瞬的血染山河!

  季道然双眼微闭,无数血丝自毛孔渗出,鲜血淋漓,可他却浑然不觉。

  只是抬起手中血色长剑带起一片猩红。

  苍穹变了颜色,血红色!

  王道剑气,剑势若大山崩!

  也只有王道剑气能绘出这一片猩红的浩然天地!

  立夏四人不断拔高,无穷的拳意,恐怖的火焰,地上疯狂涌出的扑天藤蔓,以及漫天的天雷滚滚!

  四道恐怖的气机猛地汇聚在一起,整片血色苍穹之上漫天异象。

  惊饮未吞血,剑气已横秋!

  一式血断山河!

  天地之间有洪钟大吕之音骤起,天地震动!

  两道恐怖的气机轰然撞击在了一起,强烈的罡风瞬间撕碎了立夏四人的衣服。

  以疯狂著称的剑魔,名如其人!

  向来只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你若杀我,我便杀你,眼中从来没有惧色!

  剑阁是如此。

  剑阁的人更是如此。

  “给我破!”

  季道然嘶哑怒喝一声,不顾自身体上显露出来的森森白骨!

  一剑闪过,群山轰然崩塌!进而便是一道人影飞出,一口血洒满这片天际!

  山河图聚集的恐怖气机可吞噬这片天!

  天际上有一道血虹划过,血虹中是一人一剑。

  季道然手中的长剑寸寸碎裂,甚至就连他握剑的右手也已经看不出一丝血肉,只剩下几根残筋还在藕断丝连着。

  汹涌的气机吞噬了季道然,在这恐怖的招式下,季道然此刻如同婴儿一般弱小无助!

  大口大口得鲜血从季道然口中呕出,本就是重伤的身体,此刻已是摇摇欲坠。

  “这一剑终究是没有师尊的霸气........”

  季道然喃喃着,气息微弱,在那恐怖的气机,他隐隐约约能够看见立夏那已经咧起的嘴角!

  自己终究是没有扛起剑阁的大旗,未来的希望洛北也因为自己.......

  若不是之前身体就没有完全恢复,区区五位大散仙自己又何尝放在眼里?

  前前后后两个道器,问天镜,山河图!

  若是剑阁九剑仍在手,自己又怎么会败于这五人手中?

  剑已经断了,自己就这样了吗?

  剑阁就这样了吗?

  鱼红袖看着这一幕已经是泣不成声,玉手狠狠地攥在一起,狠狠地扎进掌心,流出丝丝血迹。

  季道然那血色的一剑穿进了五名散仙体内,可是毕竟是大散仙,这等伤害完全不至死,可此时此刻季道然的佩剑已断,浑身的气机也已经虚弱到了极点。

  立夏狰狞的笑着,血祭季道然已近在眼前,近了,近了!

  恐怖的气机疯狂的涌向季道然。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红色身影猛地掠至季道然与立夏二人中间。

  那道红色身影速度极快,快的让立夏等人根本无暇反应。

  待立春反应过来时,只见得一道红色纱衣在自己眼前闪过,下一刻,便是一道恐怖的气机轰然炸开,漫天的彼岸花盛开在天地之间!

  一道道花墙生生阻挡住了那一往无前的恐怖气机。

  鱼红袖于虚空之中漫舞,那一朵朵盛世彼岸花,于绽放的血色莲花交相辉映!那片望不见边际的花海令人侧目,天地之间泛起血红色的涟漪。

  漫天彼岸,只为君绽!

  立夏见此一幕,眼中流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恼怒之色,怒喝一声。

  “鱼红袖,你莫非要背叛我无华阙!好一个红阁!”

  鱼红袖脸上的纱巾早已不见,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鲜艳红唇如同血色一般。

  鱼红袖美目流转,看了一眼五人,而后伸出双手轻轻将已经快要昏死过去的季道然拢入怀中,鲜血浸满了那血色纱衣,明亮,妖娆!

  这一道彼岸花墙为鱼红袖与季道然搏得了一线生机,鱼红袖满目柔和的看着怀中那个男人,那因为紧张而攥出血迹的玉手轻轻抚摸着季道然阴柔的脸庞。下一刻,鱼红袖眼神突然变得坚定起来,猛地喷出一口精血洒在彼岸花海中。

  “彼岸花,花彼岸……忘川河,亦忘川……”

  下一瞬,漫天花海轰然炸开,四散飘落,二人便凭空消失在天地之间。只余下飘散的彼岸花香和轻轻的梵唱……

  “世人皆知这彼岸花生死两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