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斩不断心中执念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3017  |  更新时间:2020-03-17 22:53:32 全文阅读

洛北正式成为了这个商队的一员,轻轻牵着着那个黑袍女子的马在前方走着,马感觉到有人牵着缰绳,便不耐烦地打了一声响鼻。

  黑袍女子美眸看着这个小乞子,他和普通的小乞子不同,或许之前出自富裕家庭吧,虽然脸上看上去脏兮兮的,但是还是难以掩盖精致的五官,小乞子面容上总是挂着干净的笑容,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小乞子,你叫什么名字?”黑袍女子声音轻柔,听起来很舒服。

  洛北稍微抬起头看着黑袍女子,想了想轻轻道。

  “我叫北铭之....”

  “北铭之?挺有意境的名字吗......”

  有了这个小乞子加入商队,黑袍女子一路上明显欢快了许多,一来她觉得两个人年龄都差不多大,二来这个小乞子虽然不怎么愿意说话,但是却能感觉长相十分不俗,比这商队里那些马夫大汉养眼多了......

  安远爷爷看着大小姐,心中则是苦笑了一番,这番大小姐没有对任何人说,偷偷的从家族里面跑出来说要见识见识江南风景,这一路上风尘仆仆,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心底早就憋坏了,有着一个小乞子作伴倒也挺好。

  “小乞子,你见过剑仙吗,我好想去看看剑仙......”

  明知道这个小乞子不可能见过剑仙,黑袍女子还是一脸憧憬,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

  “我路过好多地方,都说剑仙逍遥自在,来去自如,看过中的书中也尽是剑仙风流.......”

  “噗嗤,反正你也不知道什么是剑仙,跟你说了这么多.....”

  黑袍女子突然笑了一声,笑声甜甜的,骑在那头神骏的高头大马上,看着微风轻轻吹过的江畔。她顿时感到心情大好,扬声道。

  “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仗剑红尘已是癫,有酒平步上青天........”

  “剑仙多自由,多霸气!”

  而洛北却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嘴唇轻轻嗫嚅一阵,还是没有说话。

  都说剑仙自由自在,可是自己见得剑仙还少吗?

  又有哪一个是如同世人见得的那般自在?剑仙一剑可憾天,一剑可断沧江水,可是每个人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那份执念,这执念,挥不去,斩不断……任你散仙十八转又如何?

  看着洛北一直低头不语,黑袍女子便伸出手,轻轻碰了一下洛北,这一动弹,却是一不小心从马上掉了下来。

  “啊....”

  黑袍女子惊呼一声,闭上眼睛,满以为屁股会传来一阵剧痛,却不曾想落入的是一个坚实的胸膛,和一双有力的臂膀。

  洛北伸出胳膊轻轻接住黑袍女子,嗅到一股处女特有的体香。

  女子的兜帽从脑袋上滑了下来,江南的风轻轻柔的吹过。

  吹拂过那三千青丝,却是露出了一张精致的容颜,眉毛就如同江南的杨柳一般,眼睛虽然闭上依然无法阻挡女子的气质。

  黑袍女子轻轻睁开眼睛,却和洛北目光交汇在一起,只见得洛北那双清亮的眸子,细看下变能发现洛北俊美的脸庞。她一下子愣住了,这才注意到自己躺在了洛北的身上,脸颊蓦地升起一团红云。

  洛北轻轻将黑袍女子放在地上,女子站稳后没敢抬头看洛北,而是直接转身爬上那匹已经微微低下身子的高头骏马。

  黑袍女子只觉得心脏跳得很快,从未和一个男子有这般亲密接触,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那双清亮的眸子和洛北温热的臂膀,真是该死..........

  安远爷爷看到这一幕却是瞳孔一缩,刚才那一瞬间竟然没有看清那个小乞子是怎么出手的,花白的眉毛轻轻皱了起来,莫非自己看走眼了?

过了好一阵子,黑袍女子才恢复常态,轻轻地清了清嗓子。

  “咳咳……小乞子,你有过喜欢的姑娘吗?”

  洛北愣了愣,喜欢?

  不知为何脑海里面突然出现了那一根蓝色的丝带,和在聚贤阁时,那一晚盛开绽放的烟火。

  也不知那是不是喜欢?

黑袍女子见得洛北如此模样,又怎么会不知洛北心思,朱唇微启小声问了一句:“她美吗?”

  “美.....”洛北轻轻说道。

  黑袍女子听完没来由的猛拍了一下马屁股,高大骏马便载着她向前飞奔了出去,带起一阵风,一个黑色的袍子在江南柳岸若隐若现。

  洛北愕然,见得几匹马也是从商队窜了出去,跟在那个黑袍女子身后。

  安远爷爷轻轻来到洛北旁边,递给洛北一个酒口袋。

  洛北摇了摇头,看着老者说道。

  “我不喝酒。”

  “男人又怎么能不沾酒?”

  洛北苦笑了一下,看着这个脸上写满了沧桑的老者,伸手接过那个酒皮口袋,打开便有一股子浓浓的烈酒味道,楞了一愣,而后目光变得柔和,这种酒,瞎老黄最爱喝了……

  “小兄弟,老夫可是看走眼了,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

洛北轻轻抿了一口手中的酒,开口道。

  “不过是经历的稍微多了一点........”

  商队走了一路,停在这里稍做休息,老者和洛北就靠在一颗高大柳树旁边。

  “老夫这些年走南闯北也见识的不少,小兄弟走路下盘稳健,不像是一个没有修为的人啊,刚才你出手时,老夫眼睛也许是花了点,但是没有理由看不清楚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人出手,老夫斗胆问一句,小兄弟为何乔装成乞丐混进这商队?

  “小姐这一次偷偷从家里跑出来江南游玩,老夫便是拼了命也要保护她的安全啊,老夫在枷锁境界也有年月了,小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对她就是如同亲女儿一般.......”

  老者的话语逐渐变得有些凌厉,没有半点浑浊的眸子看着洛北。

  “答应老夫,勿要做出伤害小姐的事!”

  “我答应你.......”

  洛北又轻轻拿起那装满了烈酒的酒口袋,喝了一口。

  老者点了点头,在他看来这个年轻人应该是有点修为的,但是具体多高就不清楚了,看着年级不大,十七八的样子也就只能是一个升元,明府之类的境界吧,至于筑基境界,那是不可能了,天下又有几个人能在这个年纪步入筑基?

  出手速度快可能是因为修炼的就是与速度有关,自己也没有太注意,没看清也是正常的。

  喝了这口酒,便是成了这段诺言。

  ....................................................

  季道然凝重的看着面前的五位散仙,红阁最顶楼的众人被传送在了一片不知名的地方。

  粗略估计,位置大概还是在中州。

  “洛北在哪?”

  季道然声音阴冷,面无表情的看着立春。

  “季道然,你还有时间在意那个小子?你就不看看自己现在的形式?”

  魏俊峰眯起眼,话语中透露出一股子森寒味道。

  “洛北在哪?”

  季道然没有看魏俊峰,看着立春,浑身散发着强烈的剑意,一朵朵金色莲花再其周身围绕。

  “你说的是跟在你旁边的那个小子?这会儿应该死了吧.......”

  立春轻轻笑着,看着面前脸色阴冷的季道然毫不在意的说道。

  季道然突然只觉得心脏一凝,下一刻便是滔天的怒火,周身汹涌狂乱的剑意四射,这一片天幕竟是被染成了黑金色!

季道然只觉得自已压抑不住心中的怒气了,原本阴柔面庞此刻竟是因愤怒变得有些扭曲。季道然深出一口气,过了好久才张开嘴一字一顿的说道。

  “无华阙,好,很好.......”

  季道然的十指狠狠地扣入自己的掌心,全然不顾肆意流淌的鲜血,眼神凌厉扫视面前的五人,而后看向立春。

  “季道然,你还有时间放大话?今天吾等就来试试你的太吾绘卷究竟有没有传说中的那等威力........”

  温左凝视着季道然讥讽道。

  季道然冷冷的看了一眼温左,温左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季道然,我等也不想与你为敌,交出上玄宗龙脉,此事就此作罢,你看如何?”

  宰修明看着季道然,轻轻抬起手,手中是一张图,此图是,归古门的道器,天河图,可锁住一方天地。

  “季道然,你杀了大暑,杀人偿命,归古门说留你一命,是他的事,今日,大名鼎鼎的剑魔就要血祭此地,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忌日!”

  立夏看着季道然脸色阴沉地仿佛要滴出水来。

  “我同大暑还有约定,还有一壶酒没有喝,他就这么去了........”

  “都是因为你,季道然!”

  “因为你,我在也不能和那个家伙下棋,季道然!纳命来!”

  此刻立夏的脸庞扭曲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一双眸子中已经被愤怒填满,似乎已经走火入魔。

  “季道然!”

欲望君子
作者的话

12点之前还有一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