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江畔绿水杨柳岸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936  |  更新时间:2020-03-16 23:13:42 全文阅读

洛北一脸讶异的看着突然出现在阁楼内的五名散仙,其中的一人面相倒是有些熟悉,是上次的那个天钧门温左,实打实的散仙十二转境界。

  剩下四人,洛北虽然不认识,但是听得季道然一说,凭他们身上的衣服武器倒是也能猜出个大概!

  那个两个穿着道袍的,和上次那四人的穿着差不多,应该是无华阙的大真人。

  剩下的两个人,一人身着藏青色武士服,想必出自霄云宗了,另一位便来自于归古门了。

  “季道然,我等在红阁恭候多时了,交出上玄宗龙脉......我等自会让你离去。”

  温左眯着眼看着季道然冷哼道,对于季道然身旁的洛北,却是压根连正眼都没有瞧上。

  季道然没有看向那五人,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鱼红袖,随后伸出手将矮案上的那一壶寒潭香轻轻拿起。

  仰起头,将一壶酒灌入口中,一饮而尽。

  鱼红袖瞳孔一缩,只觉得心脏没来由的一颤,一壶酒后便真的再无瓜葛了吗?

  一壶寒潭香尽,一场惊鸿梦凉,既是相逢应不识,从此天涯为路人……

  鱼红袖缓缓起身,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的眼角似乎有淡淡的泪痕,此时的她只不过在竭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罢了。

  “无论多少年,你始终没有相信过我一次......在你眼中我始终都是那样的女人......”

  此时的鱼红袖令季道然心头微荡,但只一会儿他的目光就变得冷冽起来。他轻轻擦了擦嘴角,眼神淡漠的望向五位散仙,若是算上鱼红袖便是六位。

  “天钧门温左,归古门宰修明,霄云宗魏俊峰,还有无华阙立秋和立夏吗.......”

  “真是好大的手笔,这么多人对付本尊.......”

  “我剑阁从来就不知道什么上玄宗龙脉,你们不要逼我.......”

  季道然心中有一股无名业火,他现在急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让他忘掉这些,忘掉那壶寒潭香。

  忘掉那个一身红衣的女人……

  “去找冀修和墨离........”

  洛北听到季道然的话,二话没有说,夺门而出,他知道,他在这里会让季道然分神,可是就在开门的一瞬间,只觉得眼前一亮,下一刻整个人便消失不见.........

  季道然瞳孔猛地一缩,遭了。

  这几人中,无华阙根本不是为上玄宗龙脉而来,恐怕自始至终无华阙的目的就是洛北!

  “季道然,在洛阳,吕崇楼的底盘我等亦不敢下手,但既然我等敢出现在这里,那便是有十足的底气.......”

  “你看这无华阙乾元大阵如何?”

  无华阙的散仙十四转大真人,立春。

  无华阙乾元大阵,需要至少五名散仙九转以上修为才可布置,布置成功后,此阵将会将此阵中的人传到指定的位置,而被传送的人,根据其修为的不同,传送的远近也是不同,修为越高深,传送的距离越近。

  “季道然,你身边那个年轻人便是洛北吧,这么多天他一直跟在你的身边,想必对于上玄宗龙脉也是极为清楚.......”

  霄云宗魏俊峰看着季道然,冷笑道。

  立春轻轻捏碎手中的阵眼,众人眼前亦是出现一片白光,下一瞬整个阁楼内所有人竟是凭空消失,只留下冰冷的剑意在阁楼内回荡。

  上玄宗龙脉是假,要洛北的命是真!

  就在季道然消失的瞬间,洛阳城东剑阁楼宇,冀修猛地睁开眼睛,看着洛阳红阁上空那一瞬间绽放的光圈。

  “乾元大阵?”

  “洛北有危险了........”

  冀修连忙起身,这时墨离慌忙地进入屋内,语气中略有一丝慌乱,看着冀修道。

  “怎么办?”

  冀修深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的心情平复,而后缓缓道。

  “墨离,你快回剑阁,将这件事通知墨行简,我现在便通知各州的峰主,不惜一切代价务必找到洛北........”

  望仙台,吕崇楼看着红阁上空绽放的光圈,沉默一会,招来吕白绛,沉声道:“白绛,传我命下去,一定要找到洛北........”

  .....................................................

  洛北再次睁开眼睛时,映入眼前的便是一条江,有风微拂,江面上的船只三三两两,两岸杨柳依依,草木向荣。就如同书中写道:“岸芷汀兰,郁郁青青。”

  这很显然不是洛阳,看这环境竟如同当年的忘忧谷。

  忘忧谷,坐落在柳州南部,右临华州,南部便是南,蚌二州。

  洛北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仔细回想先前所发生的一幕,自己应该是被传送到这里,季道然并不在身边,也就是说这些人想将自己与季道然分开,而后.........

  想到这里,那些人的目的便不言而喻了,洛北飞速地将自己身上的白衫脱掉,换成一袭破旧的烂衣,将头发散乱下来,扮成个乞丐模样。

  既然现在还没有见到杀自己的人,那么这个传送阵应该没有极为准确的位置,只应该有一个大概的位置,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搞清楚自己的位置究竟在什么地方。

  其实洛北心中已经稍微有些答案了,江畔绿水杨柳,此地应是江南三州之间的某地,无华阙所辖之地,便是柳华二州,就不知到底是柳州还是华州。

  洛北将季道然给的那个符挂在了脖子上,修为若是比季道然低的人便不可能看穿自己的修为,加上现在自己的扮相与乞丐无异,应该还是可以蒙混过关的。

  奔跑在江南泥土松软的小径上,于忘忧谷居住了十六年的洛北对此稍稍觉得有些新奇,这些年无论是忘忧谷还是庐州,土地都是硬实的,在庐州气候寒冷,地上的土几乎硬如石块,如这等松软的土地,洛北只觉得就像踩在棉花上,使不上来劲。

  不能再拖了,眼下便是要打听清楚自己现在的位置,然后尽快逃出江南。

  天下之大,想重新找到季道然简直如同大海捞针,而在这江南,剑阁势力几乎渗透不进来,想必自己也借助不了剑阁的势力,眼下唯有孤身一人前至浦州,过了沧江再进入瀛洲,之后的话便是无华阙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洛北远远地看到了一条官道,但官道是万万不能走的,于是洛北偏离官道,将自身速度攀升至极致,穿梭于那林间小路。

  背后的剑匣,洛北早已经将其裹成了一个布条,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乞丐将浑身的家当全部背在了身上一般。

  洛北调动浑身气机,脚尖一挑,运用体内剑典,衣袖鼓荡飘摇,于林间小路飞速奔驰。

  枷锁境可以御空而行,但是洛北却是不敢,至少在林中穿梭比在天上招摇安全多了,谁又见过一个乞丐能飞的?

  大约行出百余丈距离,洛北至地上以脚尖点地重新借力,也不知奔跑了多远,洛北粗略的估计也有了百余里,体内气机近乎枯竭,洛北在一棵树下稍作休息,同时吐纳气机,这一路上的密林丘陵,比之平坦的官道着实要难走了不少。

  一直到黄昏,洛北眼见得有一座城池在眼前,稍微停住脚步,思索着。

  前方一座城,也就是说必定会有很严格的排查,但是自己一直在山林中穿梭也不是办法,需要打听许多具体的事,城是一定要进得的,却不知自己这身乞丐装扮能不能混入其中。

  而此时,就在洛北刚被传送来的地方,有几十个人影,为首那名修士仔细的察看了四周,挥了挥手,一名修士开始弯腰查看地面蛛丝马迹,片刻后起身说道。

  “老大,我敢打包票,那个叫洛北的一定在这里出现过.........虽然他掩盖的极好,但是还是逃不出我的眼睛,这里的土质和周围的全不一样......”

  为首的那名修士点点头,道“上面下达了死命令,这个叫洛北的必须死,我们一定要追杀到底..........”

  “哎,你说一个才十六岁的娃娃,还没见过多少天太阳就要死了,上面的人真的是.........”

  “上面的博弈,咱们这些干活的哪里懂,说他死就得死,全华州都在追查那个叫洛北的,他是就是插翅也难逃了,怪就怪自己是剑阁的人吧.......

  为首的修士起身呵斥“不要乱说话,此等话怎能随便说?快顺着线索追人.........”

  所有人均是沉声应诺。

  江南华州,十面埋伏,百里一杀,只待鱼儿落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