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邂水亭上说老黄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3089  |  更新时间:2020-03-14 22:03:00 全文阅读

中州巨头,洛阳之主吕家,洛阳城少主吕白绛!

  洛北神色微微一怔,这大半个月在帝都游转于个个势力间,他太明白这三个字所带来的分量!

  洛北收势将手中剑轻轻放入剑匣,看着婢女微微一笑道

  “请他至邂水别苑......小等片刻我便至。”

  婢女轻轻点头,而后退了出去。

  邂水别苑,只接待贵客。

  所谓贵客并不是说得身份有多高贵,而是剑阁认为你是贵客你便是贵客,便是街边乞丐也无妨。

  洛北快速回到屋内,脱下了身上的武士服,穿上了那身白底绣黑龙的长衫,头戴正冠,轻轻打理了一番,而后于腰间别上一只佩剑,而后信步走入邂水别苑。

  以最好的仪表,见最高贵的客人,这便是剑阁之礼。

  对于吕白绛,这个被书圣斋列为潜龙榜第三的人,他亦是十分好奇。

  邂水边缘,邂水桥上。

  有一身着红衣的郎君负手立于桥上,放目而逐远,但见得两排两排水舍伸入天际;于中州不同,整个剑阁楼宇建筑皆是以庐州为基准,北人的建筑相比于中州更显得大气。

  却又有着江南的风雅,间或有黄莺掠过树梢,脆脆啼出这一方天地如画。

  此时,红日在顶,邂水在下,水面上有一刻着诸多剑影的石拱桥,桥上的红衣郎君面如浑玉、目似墨湖,一双丹凤眼流转,神情幽然而潇洒。

  此人正是吕白绛!

  洛北轻轻走近,红衣郎君听得脚步声,缓缓转过身看向洛北。

  清风徐来,撩起两个姿色极美的郎君袍摆,更平故增仙姿。

  “好一个如仙似鹤的美郎君......”

  吕白绛见得洛北不禁喃喃道。

  邂水上有一水心亭,亭上有两个郎君,一人身穿红衣,一人身穿白衣,二人相对而坐,面前有一矮案,矮案上有一壶茶水,邂水粼粼,有茶微香。

  “白绛不请自来,竟是打扰洛少主练剑了,失礼失礼.......”

  吕白绛轻轻一礼看向洛北,此刻,可以说得上是全天下最有权势的两个年青一辈正坐在这里。

  洛北轻轻回礼客气道“少城主是客,倒是北招待不周,还让少城主在这里等了许久....”

  洛北轻轻捏起矮案上的茶,投入那泥壶斗中。

  滚沸,淡淡地茶香,不浓不烈,正正好!

  跟着季道然久了,洛北对于茶道也是学的有模有样,至少配得上他现在的身份!

  茶碗盛着七分茶水,徐徐一荡,洛北轻轻递了过去。

  “不知少城主此次前来,是代表吕家还是自己呢.....”

  在这个位置上,每一步动作都是有其中的道理,就如季道然只是走错了一步,然而那错误的一步竟是引得中州宗门人心惶惶。

  说来倒是有些好笑,没有人认为这是无意义的,自己看不出只是自己阅历不够而已。可是那确确实实是季道然为了教导洛北而引出的乌龙之事。

  吕白绛接过茶杯,放于嘴边轻抿一口,一股茶香冲鼻。

  “叫我白绛便好,少城主听着怪别扭的.....我来了,那么对于是自己还是吕家又有什么区别?”

  吕白绛一脸笑意的看着洛北,这个只有十六岁的孩子,眸子中有一抹无法难言的复杂之色。

  上一次见洛北的时候还是在洛阳城下,那个时候洛北穿着最普通的白衫,背着剑匣,跟在那个瞎眼老仆人后面,只是一个稚嫩的孩子,无论是修为还是心境。

  短短几个月,究竟是发生了什么竟能让一个人有如此的转变?可谓是改天换地!

  洛北听懂了吕白绛的意思,如吕白绛此等身份,身后便是整个吕家,在如今的这个节骨眼上,没有吕崇楼的意思他是不可能来这里的。

  洛北想起了季道然那句话“吕家欠剑阁太多了,剑阁便是任性一次又如何......”

  此刻看来剑阁与吕家关系实在有些暧昧。

  “叫我洛北便好了,实不相瞒,看着这么美的郎君叫我洛少主听着实在不舒服.......”洛北端起茶杯,看着吕白绛打趣道。

  吕白绛也是笑了笑。

  见得气氛稍微有些尴尬,吕白绛想起了一件事,轻轻说道。

  “那日李子钰带你们走的时候,我领着军队跟在你们后面,后来我们到了云山的时候,我见到了那个跟在尊师身后的瞎眼老头.......”

  洛北抬起头,看着吕白绛。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头发枯萎的像是一团干草,他的剑就握在手上,眼睛直直的看着天........”

  “我简直难以想象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的大战,他一直到死都没有闭上眼睛,他咽气的时候朝我笑了笑露出了两排黄牙.......他说.....”

  说到这里,吕白绛抬起头看向洛北,此刻洛北那端着茶杯的手竟微微颤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仔细看去,那双眼睛已然泛红。

  “他.....他说了什么......”

  洛北只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干涩。

  “他说.....竟未曾见过少主模样....”

  “少主的话也会和这郎君一样俊美吧......”

  吕白绛轻轻说道。

  洛北轻轻转过头去,看着红日下的邂水,反射的光芒刺痛了自己的眼睛。但他依然死死地睁着自己的眼睛,有风起,带起丝丝凉意……

  “今天风好大,阳光有点刺眼........”

  洛北沙哑的嗓子,喃喃自语,那双眼睛因为不曾闭上已经通红无比。但他依旧盯着那红日,直到在红日下的天际之中映出了两排咧嘴笑的黄牙……洛北手中的茶杯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摔在了地上,那个能抵得上普通人家一套房子的茶杯就这么摔得粉身碎骨。

  淡绿色的茶液溅在了吕白绛的衣服上,溅在了洛北的白色长衫。

  吕白绛看着这一幕,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洛北的变化之大。

  洛北发觉自己失态,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

  “不好意思,我失礼了....”

  吕白绛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没事,过去的便让他过去吧.....”

  “人总要朝前看的,不是吗?至少他走的有意义.....”

  “最近书圣斋将天命卷的前十名重新排了一下,但是大体还是没有是没有变化......”

  觉得此时此刻说这个有些沉重,吕白绛换了一个话题,看着洛北。

  “书圣斋对于这天命卷还是上了心思的,说起来起码明面上对这排名是很公正的,一目了然.....”

  洛北想了想,自己并没有看到最新的天命卷排名,便问道:“是何时的?”

  吕白绛笑了笑回道“因为家里的老头子情报比较多,所以我提前看了天命卷,还没有发行出来......你可能并不知道。。”

  洛北轻轻点了点头,重新拿出了一个茶杯,给吕白绛轻轻倒上,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神色已是恢复如常。

  “那就劳烦白绛给我说一说,也让我了解一下......”

  吕白绛轻轻说道:“你可知现在得天下第一人?瀛洲帝苑之主伯赏安怡,他依旧没有变化.....”

  洛北轻轻点头道:“意料之中的事情,伯赏安怡入忘仙太久太久了,那第二人呢?”

  吕白绛道:“你猜?”

  洛北认真想了想,道:“我猜是吕崇楼。”

  不料吕白绛却是摇了摇头,道:“我原本也以为天下第二人的位置必定是家师,毕竟他于中州多年,掌控天下中心这么久。”

  “只是这次家师却是只排到了第六,想来是因为上官问道的那一剑剑十八伤的家师有些重。家师一日不恢复,可能就无法同那其余的五位忘仙相提并论。”

  “至于现在的第二人,其实你也应该听说过,儒门忘仙席青衣.........此人入得忘仙及久,便是比之伯赏安怡也是不妨多让......”

  洛北轻轻道:“说起来,这个席青衣还间接的救了我一命,瞎老黄让我走的时候,我正是逃到了兖州,兖州天命不能动武.........他对于天命的掌控着实了得,也的确当得起这个天下第二人。”

  吕白绛端起了茶味,抿嘴轻轻品了一口,继续道。

  “席青衣早已经不管儒门之事,一心向往红尘,谁也不知道他在哪,现在儒门一切都是公孙穆说的算........至于天下第三.....”

  “便是你们剑阁如今的死对头了,无华阙,姬如青泷!”

  提到无华阙,洛北面色一冷,握住茶杯的手轻轻用力。

  没有无华阙,季道然又怎么会现在还在这里养伤?

  天下人以为季道然要插手中州之事,就连面前的吕白绛估计也是这样的想法,所以才来这里......实际上只是季道然身上有伤不便送洛北。

  吕白绛轻轻眯起,回味口中的茶香,继续说道:“这天下第四,依我看来,书圣斋对自己的位置摆放的还是比较中肯,我所说的前面三个人没有一个能稳胜他,书圣斋,诸葛无言!这天命卷便是他所排的......”

欲望君子
作者的话

下一周上分强,也会会多更新一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