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若舞长剑指虚空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937  |  更新时间:2020-03-11 21:48:00 全文阅读

天地间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气浪卷起漫天烟尘向四周扩散开来,一朵百丈金色莲花绽放!

  漫天的火云消散,恐怖的气浪席卷了方圆几里。

  那道剑气蔚然如江河。

  整个被火焰窟窿所笼罩的天幕硬生生被金色剑气撕裂成两半,苍穹破碎,一道如银河一般沟壑出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漫天灰尘终消散。

  季道然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三千乌丝随风肆意。

  一剑归墟寂然,天炎锁仙阵破!

  这一剑便是季道然所能领悟太吾绘卷的最后一式,这一剑在太吾绘卷中,虽不是最强但是却是却极为凌厉,亦是最为声势浩大!

  此时此刻,洛北只觉得自己虽为剑修,但胸中却有一种难隐之言,一腔积郁无处宣泄。

  这才是剑修!浩荡百川流!

  远处四名道人缓缓起身,轻轻擦掉嘴角的血迹,季道然很强,非常强,但是自己四人亦是不弱,修为皆在散仙十二转之上。

  这天下能伤得了他们的可能有一些,但是能杀的了散仙十二转以上的仙人,除非是如同上官问道一般亲自求死,以身证道......否则这天下几乎没有人能够真正的留住他们。

  “咳咳咳...太吾绘卷果真名不虚传,一剑竟能破得了天炎锁仙阵........”

  四道人中,为首的一人轻轻甩了一下手中的拂尘,看向季道然。

  季道然阴柔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看着面前的四人。

  “你觉得那个叫姬布的,从帝苑出来后能不能活过子时?”

  四位道人一脸凝重的看着季道然,这一句平淡如水的话竟是让四人身体隐隐发寒。

  书圣斋的消息一点没有错,季道然果真迈入了那个坎,入得半步忘仙。

  世人皆说季道然疯如魔,没有原则,实乃剑魔。

  但是季道然亦是默默遵守着那一条潜在的规则,而今天,无华阙跳了出来,第一个打破了这规则。

  天下若棋盘,诸仙若棋子,而现在,有棋子试图跳出这棋局。

  有风吹过,就在前几息时间这里还是有着青葱的绿植,一望无际的草垫,而现在唯剩下黄土与漫天尘沙。

  “圣子能不能活贫道自然不清楚,但贫道却知道洛北是活不过今日...”

  无华阙有二十四真人,今日至此地四人。

  每一位真人对应一个节气,而这四人便对应着立夏,夏至,小暑,大暑。

  “剑魔虽强,可毕竟只有一人,不是吗?”

  说罢,四人中大暑猛地奔向洛北所在的地方,其余三人将季道然团团围住。

  季道然阴柔的脸越发的冷峻,猛地一道剑光从天幕自下劈来。

  金色的剑气绵延十余里。

  天地间只剩下一朵怒放的莲花。

  那把剑不过三尺之长,然而那道金色剑气却可憾天!

   四位道人见此脸色瞬间凝重无比,这一道金色剑气似虚似实,似真似幻,步步生莲,让人捉摸不定,更棘手的是这一道剑气上蕴藏着无限的剑意,这一剑斩向苍穹之后威势非但没有衰败迹象,反而是一涨再涨,那朵盛开的金色剑莲亦是越绽放越耀眼。

  竟是生生拦得大暑不得前进半步!

  这一剑洒落光芒万丈,季道然身上的华服竟是被金色剑气所笼罩,恍恍惚如飞升仙人。

  季道然举剑前指,对着墨离轻道一声

  “带洛北走.........”

  话音刚落,浑身金色剑气骤然内敛,笼罩在他的身周,一朵盛世莲花在他的脚下盛开。

  太吾绘卷第二式,剑意黯然!

  就在季道然对墨离说出这一句话后,墨离没有半分犹豫,瞬间启动飞舟,带着洛北飞快地向洛阳方向逃去,她很清楚,四位无华阙真人究竟是何等的恐怖,只有洛阳,亦是唯有洛阳才能破此局。

  洛北面色有些复杂,眼前的这一幕与几个月前何其相似?

  只是瞎老黄变成了季道然。

  他看向墨离嘴唇轻轻蠕动想要说些什么,墨离的柔夷轻轻堵住了他的嘴,温柔道

  “这天下还没有人能够伤得了你的季师兄,不要多想......”

  飞舟极为快速地向洛阳方向奔去,这一刻一息便是一线生机。

  洛北遥遥地看见季道然那道恐怖地毁天灭地的剑气,整个天地尽是恢弘的金色,而后便是极尽的黑色!

  那是季道然的王道剑气,一个阴柔却伟岸的身影就在那里,一剑拦得无华阙四位大真人不近半步。

  自己为什么这么弱小?

  两次了,自己只能听天由命的逃掉,这种命运从来不在自己手中的感觉,不好。

  想要变强,想要不躲在任何人的羽翼之下,想要冲上去挥上这么一剑,就如同季道然说的那样,一剑便是半个天!

  这一刻,洛北的心中隐隐发出了变化,似是初成一只小剑。

  那颗鲜红色的心通透净明,再无半分瑕疵杂质,整个脑海中似乎只有一剑。

  洛北回想起自己在忘忧谷中练剑时,老头子喝着清酒在那棵老槐树下地絮叨,诉说着一个个细细思索不着半点边际的话语。

  “若真有机会长生,我定要一剑劈开这片天,看看域外究竟是什么.......五千年了........不做得那忘仙....”

  “这剑在我手里怎么就软绵绵的?一剑竟斩不得这诸天枷锁..........”

  “忘仙是什么啊?不过是这块天养得一条家狗........”

  剑者自狂,剑者胸中自藏半个天下!

  舞长剑指虚空,脚跟戏蹑群星斗,长啸一声天地红!

  也想做一个剑仙,口轻轻一吐便是一片白蔹。做一回举世无敌的剑仙!

  洛北只觉得胸中有一股子气机不断地翻涌,随后数不尽的气机疯狂地向自身涌来。

  剑心已成。

  那四位道人眼见得洛北逃走,立刻聚集在一起,夏至看向季道然道

  “为了对付你的太吾绘卷,无华阙想了百年,太吾绘卷虽强但你毕竟习不会最后三式......”

  “这一式引得太阳真火,太阳真火世间炽热,你的太吾绘卷又凭什么拦得住?”

  夏至拿出一物,问天镜!

  此镜可反射世间绝大多数的招式,无华阙至宝,而此刻竟是由这镜子聚集太阳的真火。

  季道然浑身王道剑气环绕,如同一朵盛开的金色莲花,而这是太吾绘卷第二式剑意黯然。

  夏至动了,再其身后便是其余三位大真人。

  问天镜上是无穷的烈焰,汇聚成一团,狂暴的太阳真火压抑了太久。

  随着夏至将问天镜方横,下一瞬间,汹涌的滔天烈焰扑面而来,竟是化成了一条火龙,炙热的温度能融化世间任何物品,在这等狂暴的纯净的烈焰下,方圆几里的黄土竟是开始融化而后与空中四溅的火花汇聚成了岩浆。

  脚下便是暗红的岩浆,滚滚的黑烟裹挟喷涌而出,轰隆隆的巨大声响向四周层层的压去,烧的通红的岩石被推到高空又疾驰落下,在烟幕的空中留下千万条火红的划痕。

  一时间天幕暗红,黑烟缭绕、浓重的热气竟引得雷电森森等诸般异象一起涌现。

  这一方便是真正的人间炼狱。

  炙热的温度竟是烤得季道然身上的华服慢慢融化,季道然淡漠地看着这漫天火雨,而后递出了一剑。

  这一剑,在那漫天的火雨中卷起千万重浪,直指那条有太阳真火形成的狂暴火龙。

  道道剑气将这一方炼狱层层切开,这是一剑,却似万剑!

  浩荡百川流!

  季道然一人迎战四位无华阙散仙大真人!

  这一剑猛地撞击在那条狂暴肆虐的太阳真火所化的火龙上,天地间漫天金色的光芒,剑气肆意,整片空间的漫天火雨,竟是被这金色的剑气撕扯的支离破碎。

  这一方如此大的声势,终究还是引来不少强者远远观看,这一幕的壮观天下又有几人见过?

  只听一声比之雷声轰鸣更为震耳的炸裂声音,一颗颗由火龙炸碎的火流星撕碎天幕,轰然落下,整片天地摇晃了起来,烈火冲天而起,黑烟滚滚!

  季道然的太吾绘卷没有剑典那般花里胡哨,声势浩大,但是每一剑都极尽霸道,无边的大势若大山崩一般毁灭一切。

  亦不知多就过去了,浓浓的黑烟终于淡了些,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浓烈的硫磺味道。

  季道然仍站在那里,狂发肆意,一身华服已是破碎不堪,瞳孔中充斥着猩红色,一滴滴血沫从他的嘴角溢出。

  此刻的他手提着剑,站在那无边的岩浆火海上,一头黑发无风自动!如同地狱深渊走出的魔鬼,剑魔,季道然!

  季道然轻轻舔了一下嘴角,将那抹殷红色舔掉,随后对着那几道血流不止地道人轻声道

  “招式不错,可惜还差了半点火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