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钝剑开刃为名剑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998  |  更新时间:2020-03-10 21:17:17 全文阅读

唐城不自主的后退一步,随后收起慌乱地表情,看向面无表情地季道然

  “你是怎么发现的,我说的话没有半点破绽.....”

  季道然没有说话淡淡地看着唐城,对于唐城所说的那条龙脉他是没有半点兴趣,他唯一感兴趣的是这个男子的父亲唐天命,如果如唐城所说唐天命真的是差一步踏入逍遥仙,那么这一段因果就是极为有用了。

  “若是你身上有地图这么简单,霄云宗何必费口舌还要询问你,杀掉你很难吗?那么只有一点可能,他们也不知道究竟是一个什么东西,这个东西有可能是一个物品,甚至是一个人..........也说不定。”

  季道然轻轻瞟了一眼唐玉。

  洛北听得云里雾里,默不作声。

  “霄云宗盯着上玄宗的那条龙脉很久了,而我上玄宗也因为父亲的离开导致宗门内斗不断,霄云宗趁着这个机会攻上上玄宗,并且扬言只要交出龙脉地图便就此退出上玄宗,而整个宗门只有我知道龙脉地图再哪里,风伯为了让我逃出来,也牺牲了.........”

  “你猜的不错,根本就没有什么地图,霄云宗也根本要的不是龙脉的位置,他要的是开启龙脉的钥匙,而钥匙.....就是我妹妹,唐玉。”

  唐城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现在市井中有很多关于上玄宗的消息,其实那些都是我散布出去的,这一切就是为了混淆视听,也正因为此,越来越多的宗门开始关注这件事,毕竟一条龙脉,可能对于剑阁这等庞然没有什么,但是对于我们来说........那是可以使宗门整体实力上一个台阶的.....”

  “而这趟水越浑对我来说越有利,我现在就是要让这趟浑水越浑越好.........”

  季道然脸色越来越冷,听到这里他要是在不明白自己竟然被这个小子利用了就太蠢了。

  自己堂堂剑魔竟也有被算计的一天。

  “你什么时候跟着我们的?”

  唐城苦笑了一下,事到如今他只好将事情全盘托出。

  “进城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们,刚开始我并没有太注意,只是觉得你们就是平常的富家子弟而已,但是后来我发现了你们三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我除了修炼以外还擅长药道,对于人体的一些部位掌握的比较扎实,三位的左手第四个手指下的指稍微右的部位,以及大拇指下面那里肉多的地方均有一层茧子,而有这个特征的人极少,这是常年习剑道所独有的特征........”

  “这天下几乎所有的剑修都会出现在一个地方,庐州,剑阁.......”

  “很显然,在没有比庐州剑阁更大的鱼了,即便这只是猜测,甚至只有一半的几率,但是很显然我赌对了.......”

  “我跟着你们进了同一家客栈,当时烨城人很多,我料定你也不认为我们是跟踪你,或者说你根本就不屑于搭理我二人.....”

  洛北表面没有任何表情,实际上内心中早已经掀起了惊涛巨浪。

  他只觉得如果是自己一个人跳进这个江湖大染缸之中,以自己现在的阅历来说,肯定活不过一天。

  天下人何其多,这只是一个上玄宗的少宗主便是如此,那入帝苑以后呢?那里有着全天下最优秀的人,无论是修为亦或者是心智.....

  如今的洛北少了许多尘世间的磨练和见识,若真是比喻的话,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块上好的剑胚子,但是却只有形,没有意。

  上官问道用十六年塑造出了一个完美的剑胚子,而季道然则是给这个好胚子磨合,开刃,从一把徒有形的剑胚,变成一只真正的可杀尽天下的宝剑。

  季道然眼中隐隐流漏出丝丝杀机,现在剑阁已经被拖下水了。

  这从始自终就是唐城所下的一个套,他的目的就是尽可能的搅乱这趟浑水,这样他才能浑水摸鱼。

  也许一会就会有一条消息传遍中州,剑阁竟然也觊觎上玄宗的龙脉,上玄宗的龙脉究竟藏有什么惊天之物,竟能使得天下巨头起了贪念?

  而如今季道然要是将这些真正的消息放出去,全天下人会有谁相信?只道是剑阁私吞了这等宝物,特别在这个节骨眼上,无华阙和剑阁之间的微妙关系,一件能让剑阁如此重视的龙脉会不会是忘仙遗物?

  特别是季道然甚至还将自己的信物拿了出来给了红阁,这更是铁证如山,天命卷第十仙中剑魔季道然亲自出动........

  季道然目光闪烁,周身狂暴的金色剑气肆意,看向唐城。

  唐城后退几步,咽了一口吐沫强行镇定道

  “你杀了我们兄妹,就更解释不清了.........”

  季道然浑身肆意的王道剑意,仿佛遮天蔽日一般,充斥了唐城的整个视野,唐城只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山岳倾倒之境,体内气机如受沉重压迫,运转凝滞。

  “杀你又如何?剑阁为何需解释?........”

  季道然地眸子中涌出无限的金色光芒,太吾绘卷第一式,瞳中剑。

  唐城强行忍住体内已经快要压制不住的血气,护住小脸早已经吓得煞白的唐玉,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你要是..真的想杀我...又何必和我说着多.....你虽然不怕...但是你旁边的那个孩子......”

  季道然眼神一凝,而后面目表情的看向唐城,淡淡道

  “你在威胁我?”

  唐城只觉得背后已经被冷汗浸透,豆大的汗水从脸上滴落,他也不敢确定面前的阴柔男子究竟会不会杀了他,他在赌,赌那个看起来未及冠的男子很重要!

  突然唐城只觉得身体一轻,下一刻猛地吐出了一大口血,他惊魂落魄地看着那个阴柔男子。

  他赌对了!那个男子很重要。

  他活了下来。

  洛北现在跟着季道然,季道然不能有丝毫闪失,这个叫唐城的很聪明,很显然他不可能因为这件事就杀唐城,至于将洛北送入帝苑后,他还能不能活着就很是一回事了。

  “我该说你英雄少年还是少年胆大?”

  季道然转过身去,冷冷道。

  唐城轻轻擦掉了血渍,苦笑道

  “但凡有一线生机,我也不敢如此啊...........”

  说完又地轻轻拍了拍唐玉,温柔的说了一句

  “好了,玉儿,别怕,有哥哥在........没事的.....”

  唐玉看了看唐城对她笑,也笑了起来,哥哥说没事就没事,至少现在还有哥哥,有依靠................

  “带我们去龙脉.....”

  季道然没有回头,命令道。

  .......................................

  一座奢华至极的阁楼内,矮案之后,有一扇屏风。屏风一边侧立着两个美丽的小婢儿,她们的双手端叠在腰间,垂首,低敛着眉,沉声静气。

  阁楼的窗户外透进如缕如束的阳光,轻轻地射到了矮案上,矮案上置着龙涎香熏香炉,冒出醉人的香,香气环绕整个阁楼。

  房间里极静。

  屏风之后有一女子面着轻纱,柳余姬半跪在地上地,朝着那屏风深深一个稽首,以额抵着手背,轻声道:“阁主,我在烨城追查上玄宗龙脉一事时,被一剑修搅了局,他还让我给您看这个,他说...他说........”

  柳余姬将那枚白色的刻有季字的棋子奉上,有美婢轻轻走来接过棋子而后递给了屏风后的女子。

  屏风后蒙面女子伸出如白玉莲藕一般的胳臂接过那枚棋子,看了看,玉手轻轻地把玩了一阵,樱唇微启轻声道

  “他说了什么?”

  柳余姬跪在地上,轻轻回道

  “他说,回去把这个给鱼红袖,转告她,最近这几日我该上门讨债了.........”

  屏风中的人沉默了一阵亦是没有说话,而后轻轻招了招手。

  柳余姬见状缓缓退下,走出这座阁楼。

  柳余姬连夜乘坐飞舟赶来洛阳,如她这等身份一般很少能见得阁主,但是因为这次上玄宗龙脉是她负责调查,才有机会直接接触到红阁的阁主鱼红袖。

  柳余姬望着这座奢华天下的阁楼,轻轻张嘴似要说些什么,又说不出来。

  柳余姬入得枷锁几十年了,也几十年未曾闻到过一丝气味,她看见阁楼内那坛熏香炉,只觉得似乎能有极好的味道。

  “也不知道,那香是个什么味..........”

  柳余姬走出阁楼后,屏风后的女子将那枚棋子轻轻放在一旁,喃喃自语道

  “能让季道然都重视的上玄宗龙脉.........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季道然,不折不扣的疯子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