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天下唯名利二字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870  |  更新时间:2020-03-09 21:03:15 全文阅读

“这位兄弟,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你是诚心要插手这件事了?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得罪我霄云宗怕是划不来吧......”

  季道然话音刚落,石信鸿双眼微眯,看向洛北三人,其身后的身后七八个汉子悄悄散开。

  那名男子轻摇着手中的扇子,面色倒是如常,只是看着这几个人面色有些陌生,不好猜测。

  柳余姬见此情景,扭起妖娆的身段轻轻朝着季道然走来,一边走,一边轻轻说道

  “这位公子,你好歹也透个底细给奴家啊,你这样霸道让奴家很是为难啊......”

  洛北看着柳余姬那双眼睛,只觉得重来没有见过那么迷人的眼睛,竟然不自觉的想要站起来,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墨离轻轻握住,猛地一个激灵,眼中再次恢复了清明。

  洛北心有余悸,这女子好强的魅惑术!

  季道然无动于衷的饮着那杯茶,而后轻轻地看了一眼柳余姬。

  这一眼如临,冰窖那一瞬间柳余姬只道是从鬼门关中走了出来,猛地吓出了一身冷汗,全身血液几乎在这一刻凝固,身体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随后面色凝重的看着洛北三人。

  目光能杀人么?

  这次怕是踢到铁板上了,这三个看起来没有半点修为的人,怕是有散仙两转以上的修为!

  柳余姬的魅惑术对于枷锁境修士来说简直是无往不利,很少有人能靠自身抵御住,除非那人是个和尚本身便是无欲无求。就是对于道仙人也是稍微有些影响,可面前这几人,除了那个看起来极为年轻的俊朗公子以外,剩下的那两人竟是丝毫不受影响.....

  “收起红阁的那点小把戏吧,这么多年过去了,鱼红袖手底下养得都是些什么东西.....”

  季道然看也没有看柳余姬一眼,淡淡地说道。

  柳余姬一脸凝重的看着季道然,身后的冷汗早已经浸湿了她的衣襟,她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这位前辈....您....认识我们...阁主?”

  “认识谈不上,不过是有一笔小小的债还没有还清........”

  季道然轻轻地夹起盘子中最后一块竹笋,而后起身淡淡地环视了一下小小的客栈,随后从戒指中拿出一物扔给了柳余姬。

  “回去把这个给鱼红袖,转告她,最近这几日我该上门讨债了..........”

  柳余姬接过,定睛看了看,是一枚白色的棋子,棋子上面刻着一个小小的季字。

  “余姬一定...将此话原封不动的转给阁主......”

  柳余姬只想赶紧远离这是非之地,自己平白无故招惹这三人干什么?

  石信鸿见得那三人与柳余姬似乎认识,没有在声张,打算趁这个机会直接将唐城唐玉兄妹带走,然而他前脚刚抬起,便听到那个面相十分阴柔的男子淡淡说道

  “我让你走了吗.....”

  唐城此刻有些无奈,现在的场面有点出乎自己的预料,若是自己一个人还好说,凭借着自己枷锁境界的修为早就可以逃掉了,可是自己身边却还有妹妹,只有觉醒境,自己不能抛下她不管,更何况......

  石信鸿的一脚尴尬的抬在空中,而后不留边际的轻轻落地回过头来,看向季道然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没有那么重。

  “这位兄弟,你可要想好了?得罪我霄云宗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这与你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你非要横插一脚,搅浑这趟浑水吗?”

  石信鸿也不傻,柳余姬是个什么人物?在枷锁境呆的时间可比自己强上太多,就连她都对那个男子都那般谨慎,对方肯定是在枷锁之上的修为,最起码是个散仙,凭自己这七八个枷锁境根本不够看的,他现在只希望对方听到霄云宗能给自己一个面子。

  “我都说了,霄云宗只是一块能上得了台面的肉而已,而且你的话太多了....”

  季道然将手中的筷子轻轻弹到不远处的墙壁上,指弹作剑气!

  众人只见得一道剑光闪过!

  只听得轰隆一声,下一刻整个客栈便一分为二!

  石信鸿看着这一幕,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之上缓缓淌下,轻轻咽了一口吐沫。

  这男子是剑修!.

  剑阁人!

  难怪霄云宗在他眼中只是一块所谓的肉,再剑阁这等庞然大物下,天下能称得上宗门的又有几个?

  “阁下,非是小人不给你面子,而是这兄妹二人对于我等十分重要,您大人大量,能不能高抬贵手......”

  石信鸿小心翼翼的看着季道然,轻轻地说道。

  “这兄妹俩我有兴趣,还用我再说一遍吗.......”

  石信鸿和其他几个汉子相互看了看,而后看向季道然一抱拳。

  “既然剑阁一定要插手此事,我霄云宗就在此先记下了........只是希望阁下明白,剑阁虽大,但是霄云宗也不小!而且更有无华阙.......”

  石信鸿话还没有说完只觉得嗓子眼一甜,下一瞬,一口血气便涌了出来,猛地吐在了地上。

  刚才那一瞬间,他从那阴柔男子的眼睛里看见了无数道金色的剑光直直地奔向自己。

  “今天不想杀人,滚吧.....”

  目光可以作剑,自然也可以杀人,不过季道然并没有杀死这霄云宗的汉子,正如他所说的那句今天不想杀人,只是不想杀人而已。

  那名持扇男子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的这几人,刚才那阴柔的男子只是轻轻地看了一眼石信鸿,石信鸿便吐血,堂堂枷锁境界高手,竟然扛不住一眼!这是何等修为?剑修竟强如此!

  石信鸿捂着胸口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名阴柔男子,而后轻轻一招手,七八个壮汉便离开这客栈。

  “阁下,那小生也先撤了......”

  那名持扇男子对着洛北三人微微一笑而后缓缓离去。

  今天所发生的这一切都让唐城觉得有些懵,自己和妹妹明明化妆的很好,却还是被霄云宗找到,霄云宗找到自己后,又来了归古门和红阁,本以为这次死定了,没想到破天荒的又蹦出来一个剑阁,人生简直是大起大落太刺激了!

  见到那几个霄云宗的人走后,唐城急忙跑过去抱住了妹妹,见得唐玉除了脖子上有一道紫青色嘞痕外,身体并无大碍,顿时放下心来。

  柳余姬尴尬的站着,直到季道然瞅了他一眼淡淡地问道

  “你怎么还不走?”

  柳余姬连忙堆着笑脸说道:“奴家这就走....这就走.......”

  说完,一转身便从客栈消失了,空气中只留下一道香风。

  洛北望着这一切,内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季道然的霸气?好像不是。

  如果没有剑阁这层身份呢?季道然也许会出手一剑斩杀面前的几人,可是多了剑阁便不同了。

  这一刻洛北仿佛明白了季道然为何对天下剑阁如此执!

  如果说大多数的普通人的世界是弱肉强食,那么像这些大宗大门便是真正上的看出身,你的修为有的时候真的赶不上你的背景!

  天下是有一个潜在的规矩的,只是不一定每个人都有资格享受得到!

  若有一天行走天下,斩凶徒,抚弱者,只凭一句我是剑修,手中握着一把剑,那又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唐城带着妹妹走来,对着洛北三人便是一鞠躬,随后有那双清凉的眸子看着季道然

  “多谢阁下施予援手,唐城在此谢过诸位了.......”

  说完唐城便站在那里,他很清楚,面前的处境不一定就是变好了,天下之事,到头来不过是唯名利二字当头,又有几人满腔热血去行所谓的仗义?这个阴柔男子救他,可能是顺手为之,但是一定也是对他的那个东西感兴趣!

  刚出狼爪又入虎口也说不定!

  “你二人跟我走,离开这里再说......”

  季道然看了一眼还躲在桌子下面的店老板和小二,对着唐城唐玉兄妹二人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后转身走出了已经被劈成两半的客栈,洛北见状留下了一张银票,和墨离也跟了出去。

  门外早已经被无数的军队包围住了,说道理其实世上还是有法治的,不过这法制只是针对于普通人而言。

  他们见得洛北三人和唐城兄妹二人也没有敢阻拦,毕竟只是损坏了一间屋子,也没有发生什么血案,这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更何况还留下了一张银票..............

欲望君子
作者的话

第一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