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三十章 回云山敬一壶酒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864  |  更新时间:2020-03-08 19:59:16 全文阅读

说到底其实洛北始终也只有十六岁,还是有些小孩子的心性,只不多他的修为总是让人忽视他的年龄。

  洛北透过阁栏望着这被称之为人间仙境的树海,景色是美的,却缺少了那份与其匹配的心情。

  亦不知过了多久,一华服男子踏进聚贤阁,季道然来了。

  季道然微笑的看着洛北二人,祭出飞舟,三人转眼间离开了聚贤阁。

  就在三人离开后,苍穹上的那两首诗全部消失,金龙变回了鲤鱼,冰冻的树海重新回归于平静。

  见此情景,一众儒仙猛地起身看着这一幕喃喃自语道

  “这....这两首诗竟然都是洛北做的.........”

  “一夜两首传世诗?”

  “什么时候传世诗跟大白菜一样烂大街了?”

  童郗呆呆地看着洛北离去的身影,只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颤抖了一下。

  李之洞瘫软在地上,看着这个叫洛北的男子。

  ..........................................

  时至深秋,从飞舟向下见得一路秋景连绵,儒门的那个忘仙应该是天下最浪漫的仙人了,一路上无数的青葱翠绿,竟没有半点秋色,令人觉得心神开阔,尘心消减。

  修仙之人一心向仙缘,洞中无日月,除了儒门又有几人有如此闲心?

  有一句话叫:鹤立雪上,愚者见鹤,智者见雪,禅者见白。

  洛北觉得见鹤却是人之常情,鹤立雪上又有几人真正的去观摩那丝丝白雪?天地间只留下那抹雪白时,没了鹤,只剩雪。

  谁又能得到一切?仙人?还是佛陀?世间无外乎就是选择,踏入一条路而后失去另一条路,见鹤是愚者,可是那所谓的禅者又见得了什么?

  叹如何?笑如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就如这儒门忘仙,是真的将这一方天命融入了他的诗画中,也许这便是他所追求的自由?

  亦不知道飞了多久,洛北望见了那高大的界碑上,鎏金篆刻的兖州二字,过了这界碑,就是中州了。

  “瞎老黄.......”

  洛北望着那已经隐隐约约能看得见山头的山,云山。

  “当时别了师傅,李子钰师兄送我和瞎老黄回剑阁,就在这里........瞎老黄为了掩护我......”

  洛北喃喃自语道

  “瞎老黄只是一个枷锁境啊,那个杀他的人我甚至都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我只是拼命地跑,一直跑到兖州.....”

  季道然看着洛北,微笑道

  “你想报仇吗?那个杀了瞎老黄的人...”

  洛北抬起头,眸子中尽是泪水,只能隐约地能见到一丝杀意。

  “想!”

  洛北不会问季道然自己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怎么报仇,他知道但凡季道然能说出这句话,那就一定有他的方法。

  季道然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飞舟缓缓降下,落在了云山上。

  洛北凭着记忆找到了那片枫林,见到了一块石碑。

  碑上刻着一首诗,洛北一字一字的读着,读完后,拧开酒壶盖,将整整一壶青酒洒在了石碑前。

  “瞎老黄,喝酒......”

  说完猛地抱住了那块石碑,泪水肆无忌惮的流淌了出来。

  这一刻,他哭得像个孩子。

  枫林树叶在风的吹动下发出了沙沙的响声,天地静止般,只剩一个绝美的郎君趴在石碑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洛北起身,季道然给了洛北一把小剑。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这把小剑动了,就说明那个人就在周围,越近,越剧烈。”

  洛北接过小剑,将他轻轻放入剑匣。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是师兄没必要骗他,即使是骗他,那洛北也希望这骗局一直持续下去。

  “师兄,我不想坐飞舟了......”

  季道然轻轻点了点头。

  .................................................

  洛北三人走了几天来到了一座城池,随着人流通过门禁又走过城门洞,来到城内。

  门口的守卫看着墨离的身影止不住的流口水。

  “他娘的,那仙子般的人物我总算是见到了.....能睡上她一晚我就是立马就死也愿意啊...”

  “就你那熊样,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没看到人家旁边是啥人物,人家那一身衣服就赶得上你苦哈哈的在这里守上一年的工钱........”

  这是一座说来不是特别大,但在这周围也属实不算小的城池,烨城。

  就在三人入城后没多久,城门外又来了一对兄妹,哥哥身材高壮,面带憨笑,一身粗布衣裤,着麻鞋,看起来就像个从乡下来的汉子。而妹妹稍微精致一些,虽然也是破旧的裙子,但面容精致,给人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

   对于这对兄妹,守城人稍微打量了一眼,也没瞧出什么异样,便放他们入城,只是目光看了妹妹许久。

  洛北三人进入一家客栈,这几日旅途行走风尘仆仆,三人亦是决定休整一下,一切安顿妥当之后,洛北在房间内继续参悟师傅留下的剑典。

  这一路旅途中,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一刻不曾停止修炼,对于剑典洛北还未曾全面将整个十八式融会贯通,没有了上官问道,许多地方,始终拿捏不到精髓,除了剑典,有的时候洛北也还会看看太吾绘卷,只是从来都未曾修炼过。

  季道然帮着洛北指正了很多修炼的方式,不同于老头子,老头子一般便是让洛北自己悟,有卡主的地方稍加提点,而季道然是直接将自己的亲身体会讲给洛北,使得洛北对于好多地方皆是茅塞顿开。

  一直到晚饭时分,三人出了房间,来到楼下大堂中用饭。

  此时大堂中客人不多,零星的几个人,要说引人注目的只有一对兄妹,哥哥身材高壮,面带憨笑,一身粗布衣裤,着麻鞋,看起来就像个从乡下来的汉子。而妹妹稍微精致一些,虽然也是破旧的裙子,但面容精致,给人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

  季道然突然悄悄滴对洛北说“这二人易容了...”

  洛北有些诧异,看向季道然,这兄妹二人看着十分朴实,怎么就是易容的?

  季道然看了看洛北的疑问的表情,笑道

  “这二人若是寻常农民人家,手上定有务农时留下的老茧,可这二人的手纤细寻常,最主要的是二有修为在身,那个看似兄长的已经是枷锁境了....”

  洛北有些疑问,自己为何看不出二人的修为,明明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人啊!

  “他们身上和你一样用了隐藏修为的法宝...”

  墨离轻轻开口道。

  洛北点了点头,早在出了聚贤阁,季道然就给了自己一个符,挂在脖子上除非是修为超过季道然,不然看到现在的洛北就与普通人无异。

  三人缓缓收回视线,这时小二打了一下哈欠向洛北一桌走来,见得墨离倾城的脸,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似的,满脸笑容道“仙子吃点什么?”

  “随便上一些好吃的菜吧.....”墨离轻轻道。

  这普通凡人的客栈墨离亦是没有来过几次,见得也是有些稀奇,平日里只靠丹药维持一般的饭食,偶然尝一次这普通人的食物也是极好。

  洛北则是苦笑的摇了摇头,什么美味佳肴在其嘴中均无半点味道。

  “得嘞!”

  小二飞快地跑去后厨,不大一会,一桌子丰盛的菜肴便端了上来。

  洛北尝了一口羊肉,味同嚼蜡一般轻轻咽了进去,便放下筷子不再吃了,从戒指中拿出一粒回气丹。

  就在三人即将吃完的时候,客栈里突然一股脑地走进来一群凶神恶煞的男子,浑身皆是杀气,手中提着武器,进来后便四处扫视,吓得店家老板的眼珠子差点儿掉出来,哆哆嗦嗦的走近陪笑道

  “几位....大爷来咱这小店打尖还是住店......”

  洛北定睛一看,那几个汉子竟然都有枷锁境的修为,不禁有些疑惑,怎么在中州这枷锁境就跟不要钱似的?

  其中一男子一下子就将凑上去的老板扇飞了,撞坏了几张桌子,吓得满屋子里的食客皆是一个个抱着头跑了出去。那对兄妹亦是跟着人流往门口逃窜。

  却见得那兄妹俩刚刚跑到门口就被其中的一个汉子拦下来,一把抓住哥哥的胳膊狠狠地一扯,笑眯眯滴说

  “小兔崽子,你俩倒是挺能跑的,继续跑啊?”

欲望君子
作者的话

第一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