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十八章 风起于青萍之末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531  |  更新时间:2020-03-02 11:15:06 全文阅读

一杯八山云雾入口,女子酒亦是醒了大半,这茶实乃醒酒利器,细看女子那两抹红晕已是褪去。

  女子轻轻拍打了下脸蛋,发现此时的坐姿实乃不妥,她的整个身子几乎靠在了这美少年郎的身上,一双修长的玉腿无处安放,搭在了这少年郎的一条腿上,一下子本已经褪去的红晕又抚上了脸侧。

  女子轻轻打理了一下衣着,调整好了坐姿。

  再看这美少年郎依旧纹丝不动,翩翩君子,坐怀不乱的样子,不禁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的魅力下降了?

  只看洛北表面上一动不动,实际上心理也是乱的很,这么大哪近距离的接触过女性?只看到季道然在对面似乎笑了一下,笑容很是玩味。

  再看到墨离师姐面无表情的样子,心里咯噔了一下,坏了。

  洛北张了张嘴,欲言又止,那女子见得洛北的样子竟是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随后那女子看向季道然和墨离道“逍遥谷叶梓杉见过两位剑阁前辈。”

  那中年汉子见此情景咬牙切齿,已经两次了,两次说话这小娘皮都没有搭理自己,他借着酒气愤怒的拍向桌子,只听砰的一声,桌子便碎裂成两半。

  这一声响惊动了酒楼的酒客,就连掌柜的也从后面的庭院小跑进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看热闹一直都是人的本性。

  叶梓杉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那中年男人,回头对洛北三人道“此地有些聒噪,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说完亦没有搭理那中年男人,随便掏出几张银票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去。

  洛北看向季道然,季道然亦是对这女子有些好奇,轻轻点了点头,三人起身跟着叶梓杉也离开酒楼。

  就在叶梓杉的脚刚踏出酒楼一步时,便有一群青衣小厮拦住她的去路,见此情景,叶梓杉回头面无表情地看向那中年男人。

  “活着不好吗?”

  中年男人硬是被气乐了,合着这小婊子入戏挺深啊,真把自己当叶家人了?

  然而下一幕整个笑容便僵在了脸上,醉意全无。

  叶梓杉轻轻伸出玉手,对着空气一划,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下一刻,这座酒楼便塌了一半,整座酒楼被从中一分为二,半栋酒楼斜斜滑坠,无数砖瓦碎木掉落,甚至还有几个倒霉鬼随着坍塌的酒楼一起下坠,瞬间便被埋在废墟底下。

  看到此情此景,酒楼中的其他酒客一哄而散,整个酒楼转眼间就只剩下洛北三人和那个中年男子。

  神仙打架凡人逃!

  一股子腥臭味缓缓地从中年男子颤抖的双腿中止不住地流淌出来,后背早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

  “滚!”叶梓杉淡淡的一句话语,在那中年男人耳中却如同天籁之音一般动听。

  谁能想到这个小姑娘年纪轻轻竟然是枷锁境界的大能!这些天才俊彦没事老来这小地方干啥?

  找优越感吗?中年男人欲哭无泪。

  “是是是是,我这就滚.....”说着便拖着自己肥胖的身子躺在地上缓缓滚了出去。

  滚到了叶梓杉身边时,叶梓杉轻咬银牙对着那中年男子的屁股就是一踢,这一脚可是实打实的踹在了男子的屁股上,见得中年男人的脸一瞬间铁青如同猪肝一般,可是却又强忍着不敢发作,满脸堆笑的滚远,慌忙的跑了出。

  季道然眯着眼睛看着叶梓杉,刚才叶梓杉的那个动作突然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叶青山是你什么人?”

  “我哥...”

  洛北轻轻地抖了抖因为酒楼坍塌而洒落在鹤氅上的灰尘,看着刚才还好好的酒楼,感慨道

  “还是墨离师姐温柔啊....”

  ...................................................

  稻城发生了一件怪事,那经常盘踞在稻城外的野狼谷草寇,不知道被何人全都杀死在草地上,更加奇怪的是除了八具无头尸体外,其余的人更像是自杀!那场面简直惨不忍睹,满地的血,如同屠宰场一般,稻城最优秀的仵作见到那场景都是吐了三次!

  这件事也给了稻城人茶余之后谈论的一个话题,有人说是路过的仙人看不下去草寇的行为顺手为之。有的反驳到仙人不可能那么残忍,此事应该是另一伙草寇干的!总之各有各的依据。

  而随手造出这番怪事的三人对此却毫不知情,就算知情也不会毫不在意,而此时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

  这老城隍庙一共就巴掌大点的地方,四个人要怎么睡?

  这一路上四人是走走停停,按叶梓杉的话来说,自己是出来四处游玩的,要欣赏这焦州大好河山,怎么能跟赶着投胎一样,走那么急?

  累了一天好不容易发现一个落脚的地方,便商量着如何休息。

  最终经过无比艰难的探讨,洛北成功喜提干草垫一席,入住城隍庙豪华客房!其余几人睡在外面。

  落日眠西,夜月已至。

  初见此月淡淡朦朦,渐尔皎洁光辉,中有斑影婆娑,衬得秀月素雅轻薄。

  待得月居正中,天上地下,唯此玉月,唯其独尊,再无它物。

  老城隍庙外站得两个身影,月下映得一男子阴柔俊美的脸,负手而立,再其身后便是身着锦袍宽领的绝色女子。

  “接近洛北什么目的?”季道然看着一轮皎月,淡淡道。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酒楼时我醉酒你也看到了....“叶梓杉轻轻回道。

  “我的耐心只有一次。”季道然手指轻轻摸着腰间的那柄剑。

  “我真的只是出来游玩的......”月色下映得叶梓杉那焦急模样。

  “你是觉得远处的那个九转散仙保得住你?”季道然望着远处的山峰。

  九转散仙等同于大罗金仙。

  叶梓杉瞳孔猛地收缩,缓缓向后退了两步,收起了那前一秒还焦急模样的表情,压制住内心的恐惧,强笑道

  “剑魔果真名不虚传....果真什么都瞒不住你啊,不过您请放心,我逍遥谷并无加害洛北之意....”

  “这也是你现在还活着的原因..”季道然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着叶梓杉。

  叶梓杉的冷汗唰地一下便淌了出来,面前的阴柔男子目若寒星,面如冠玉,一半阴柔,一半冷漠,没有任何束缚的乌黑长发如瀑一般披散下来,一直垂落腰间,似仙,似魔!

  “逍遥谷拒绝了无华阙.....”叶梓杉面色苍白,看着季道然。

  远处一身影出现,下一刻,一身着锦衣的男子一瞬间便出现在了叶梓杉面前。

  “逍遥谷叶经武见过剑魔....”

  男子硬着头皮对着季道然一礼,下一刻只觉得无穷的气机锁定住了自己,不敢动分毫!

  九转散仙!足以开宗立派的绝世高手此刻如同大海之舟,稍有不慎便坠入无尽深渊。

  “谷主希望您能来逍遥谷一趟.......”

  “风起于青萍之末,有些看似荒诞的传言其往往未必是空穴来风,回去告诉叶青山,剑阁希望看到他的诚意,有些事要趁早...”

  叶经武点了点头,又迟疑地看了一眼季道然。

  季道然转过身去,摆了摆手“我在这,这女娃天下没人动得了....”

  叶经武看了眼叶梓杉,随后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我不喜欢欺骗,洛北也是.........”季道然淡淡道,转身离开了。

  叶梓杉见得季道然走后,一下子瘫软在地上,冷汗已经打湿了那锦袍。

欲望君子
作者的话

今晚还有一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