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九章 了却剑仙香火情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448  |  更新时间:2020-02-23 19:45:00 全文阅读

第九章

剑阁大殿涌入了一大批美娇娘,台下莺莺燕燕,正在演舞台上的两人,见此景更是拼了命的比试起来。你一式他一式皆拿出了自己最华丽的剑法,引得无数人拍手称快。

  秦绮罗进入大殿,墨行简起身。

  “妾身见过墨掌门,昔日剑仙于百花谷留下这支剑袋,如今剑仙已经仙去,特来以此物祭奠剑仙。”

  墨行简没有接这剑袋,双眼微眯。

  “此次前来祭奠师尊的,不知是绮罗仙子还是百花谷。”

  秦绮罗看着墨行简,淡笑道

  “妾身确是仰慕剑仙,而百花谷亦是敬重剑仙,此次前来祭拜剑仙,妾身又和百花谷有何区别呢?”

  墨行简眉毛挑了一挑,没有说话,只是眸子确是看着秦绮罗,而秦绮罗亦是不让,同样报以微笑的看向墨行简。

  那剑袋就在中央。

  二人僵持中,忽然一只修长的玉手伸了过来,将秦绮罗手中的剑袋接过。

  墨行简和秦绮罗皆是一怔,一抬头便看见一身穿华服的男子出现在二人身旁,将那剑仙剑袋随手递给了洛北。

  “既然百花谷不远万里,特来祭奠师叔,这师叔生前之物岂有不收之理,道然再此写过绮罗仙子,以及百花谷各位了..”

  季道然温和地笑着,随后看向秦绮罗。

  “百年前道然入大罗天仙时受心魔之困,承蒙闫法平心厚爱,赠一支缘生钗锁住心魔,境界方得压制住,今百花谷不远万里送剑阁师叔遗物,道然于情于理都应该还赠百花谷一物。”

  闫法平心,现任百花谷谷主。

  季道然伸出手,手中赫然是一支缘生钗。

  秦绮罗脸色复杂的望向面前这华服男子。

  那阴柔的脸让人读不出其一点想法,只是温和地笑着,温文尔雅,礼貌至极,只看外表又有谁敢相信,这个人竟是那夜屠一城的魔鬼?站于庐州城下,方挡得西洲十万将士不敢入庐州寸步。

  剑阁,仙中剑魔季道然。

  秦绮罗看着季道然手中的钗子,思虑再三也没有想好是不是应该去接。

  季道然将手中钗子继续向前递,递到了只离秦绮罗一寸的位置,只要想,秦绮罗抬手就能将这件无上法宝取回。

  缘生钗可锁万物心魔!

  可是秦绮罗不敢接,她怕她伸手取回百花谷那宝钗的下一刻,面前这华服男子便会立刻撕去剑阁与百花谷这最后一层薄纸。

  “绮罗仙子还在想什么?我又不会杀你。”季道然微笑着凑了过去,于秦绮罗耳边淡声道。

  如此轻描淡写,似面前纯阳真仙于无物。就如同觉醒境界一般随手可杀之。

  这便是仙中剑魔,季道然。

  秦绮罗颤抖着接过那钗子,满脸的忌惮。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华服男子。

  墨行简看着季道然,不得不说在面临如此决定之时,这位师弟强于自己太多,这位师弟无论是心性亦或者天赋均为天下少有

的优秀,然而为人确实太过于极端,杀伐之气太重,这也是上官问道没有将掌门之位传于季道然的原因。

  “绮罗仙子身旁的便是百花谷近年来最耀眼的那位吧,如此人物,百花谷却只派一个纯阳真仙守护吗?还是说绮罗仙子对自己的实力特别自信?”

  季道然话音刚落,便见秦绮罗脸色大变,猛地将南乔护于身后,沉喝道“季道然,你想做什么?”

  季道然丝毫不在意面前的秦绮罗,自顾自的说道。

  “又或者那闫法平心认为天下无人敢动百花谷?算一算日子,帝苑也快开了吧,如此的好苗子可别再去帝苑的途中就.....”

  秦绮罗冷哼一声“季道然!我好意来剑阁送剑仙遗物,你剑阁就是如此的待客之道?”

  大殿瞬间安静了,整个宗门宴竟然有丝丝剑拔弩张的气势。两派弟子停下手中的事物,默默走回了两侧,隐隐对峙。

  洛北看了看南乔,又望向那叫季道然的华服男子。

季道然轻轻一摇了摇头 ,转身走向殿外。

“无华阙未必有剑仙剑袋...”

  墨行简闭上眼眸,端起了身旁的茶水,轻抿一口。李子钰见此情景,走近秦绮罗

  “不好意思了,绮罗仙子。送客!”

  “不必了。”

  秦绮罗甩袖冷哼一声,玉手一挥,百花谷众人便自行走出大殿,原路返回。

  洛北看着这一幕幕,神色有些怪异。

  他不明白为什么之前还谈笑风生,下一刻两派弟子便剑拔弩张!

  秦绮罗等人飞快的离开剑阁,就在踏出剑阁山门时,苍穹之间猛然绽放出一朵纯金色的剑花。

  剑阁山门外百里梨花落叶,飘散于空中下起了梨花雨。连绵不绝,仿佛是织就了一张天罗地网。

  那道纯金色剑气无限攀升,剑意遍布了剑阁方圆百里范围,这剑气又何止百丈千丈?

  上官问道剑仙之名不是随随便便就被世人认可的,剑仙二字,亦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加在自己头上的,起码要有一式仙人招式,而剑典便是。

  而剑魔亦有剑魔的道理,秦绮罗抬眼望去,便见空中有一华服大袖飘摇,满头发飘动,衬得华服人气态混淆难明,不知是仙是魔。而那周身的金色莲花将其托起,这一瞬间仿佛万物皆为渺小,天地间唯剩那男子。

  仙中剑魔!季道然!

  不见他有何动作,身后黑发狂乱舞动,根根如同利剑,浓厚的霸道剑气向着四周延伸蔓延开来。

  汹涌澎湃的王道剑气聚起四周气机,一往无前,纯粹霸道之气势要碾碎一切,这便是王道剑气,极致的霸道,极致的恢弘。

  一剑劈开天幕,整个苍穹炸裂,剑阁百里梨花树下起梨花雨。

  秦绮罗看着这一幕,面色苍白,嘴唇微微蠕动。

  那道剑气并未冲着百花谷众人,而是劈向了远处群山。

  只是这样,那无穷无尽的剑风带起漫天沙石,汹涌而来,秦绮罗娇喝一声,顿时剑阁众人四周有朵朵莲花涌现,层层莲花护住百花谷众人。

  “暂且留你们一命去和闫法平心传个话,那日上官问道于百花谷留下的不只有一剑袋,还有一丝仙道剑气及飞花门一逍遥仙的人头,让她闫法平心提一颗逍遥仙人头,不日我季道然亲自登门取之。”

  一剑过后,百花谷众人四周满目疮痍,但奇怪的是那周围百里内所有的梨树皆是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无丝毫影响。

  秦绮罗一口血气涌出。

  “季道然这一剑已经隐隐触摸到了一丝天命法则,方圆百里的范围内皆受到此剑气影响,这是呈天命的前兆!季道然竟已一只脚踏足忘仙...”

  秦绮罗看着手中的缘生钗,神色复杂,叹了口气

  “难怪他将此钗还了回来,对他已无用..”

  “十六岁的枷锁境,有两名领悟一丝天命法则的逍遥仙守护,已经足够成长起来,天下人皆若剑阁没了上官问道便是一只没了牙的老虎,虎王虽病,尤威尚在,此等传承几万载的仙门,底蕴不是可以揣测的....”

  秦绮罗望向极远处那被一剑削平的山峰,喃喃自语。

  “剑魔已触忘仙境,这天下怕是要乱了....”

  “谷主,亦不知你这步棋可曾后悔...”

  身后剑阁山门紧闭,九道剑影熠熠生辉。

  “剑修中,有一位记仇的疯子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