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八章 南乔曲有鹤入帘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510  |  更新时间:2020-02-27 12:12:02 全文阅读

宗门宴演舞台上的挑战依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热闹却没了惊艳,众人依旧沉浸在洛北的那一抹惊鸿剑光,震惊于洛北的天生剑骨,自成剑体的恐怖天赋。

  “洛北小师叔实力怕是能进入咱们剑阁前二十了吧...”

  “要是我面对小师叔的那一剑,甚至连躲闪的可能都没有,不说初入枷锁境是十象之力吗,小师叔那一剑怕是至少有..我算算..十虎为一象,百象为一龙,难不成小师叔那一剑竟有一龙之力?”

  “这不符合逻辑啊,按道理境界这么快的提升,根基应当相对于薄弱,难不成小师叔还兼练体?这是什么妖孽!”

  台下众说纷纭,纷纷讨论着洛北修为实力,早已经忘记了来之前根本就不相信有人十六岁入枷锁。

  此时

  剑阁白玉山门百里之外,山道上有一支蜿蜒如长龙的骑队,约有千人之众。

  一排轻鹤长鸣而起,遥遥的嵌入水洗碧空。风吹打着青松,针叶颤动,隐约间那车队中有琴音幽远弥漫。

  骑队中有几辆花车,车中有两女郎,一人身着白衣素罗裙,浑身不着半点粉黛,皮肤却光滑如雪,女子眼眸弯弯,轻轻一推车窗,嗅得剑阁山门外近百里的梨花香。

  另一女子华丽襦裙作淡黄,浅漏金丝履,十指葱白似玉,腰间一支绿色竹笛。未梳鬓,飘带松松系着,那头乌雪随风散于空中,唇润如玉,鼻似初藕,眉若烟细薄,那双如水的眸,似有星空低低不见。

  淡黄襦裙女子修长的十指按着琴弦,或挑或拨,一路漫倾。

  唇微微抿着,漫浸漫浸,丝袖于风中飞舞,琴弦斜着音飞,只若一江春水回流。

  抚琴者寄情于琴,听琴者沉于梦音。

  一曲终了,白衣罗裙女子玉手轻拍。

  “听得南乔一曲,当今天下,谁敢言音。”

  襦裙女子轻笑,阳光洒向那光洁如玉的面庞,这一瞬只觉得漫山梨花失色,一笑压尽剑阁百里梨花。收琴,对着白衣罗裙打着手势,手势言语为。

  “幸得荣焉。”

  此等绝世容颜竟是哑言。

  叫南乔的女子看向那已经能望得见山门,那白玉山门起于翘崖,阳光不浓不炽,斜斜挥洒在那雕刻有九龙争珠得金壁。

  白衣罗裙喃喃道“千年间我近乎游遍天下,今日至此再看,仍觉得剑阁山门给人一种惊艳,不似洛阳帝都那般琼宇天下的奢华,亦不似战城那般威武庄严之感,总有一种孤独却又骄傲的感觉,想必这便是剑者的气质吧....”

  “此等谓仙门!上官问道,为世不多的真仙人!”

  白衣罗裙女子名为秦绮罗,而另一名女子便是百花谷的南乔仙子。

  秦绮罗看着越来越近的剑阁山门,玉手一招,整个车队便停了下来,她随手招来一名弟子,吩咐道。

 “递上我的名帖,就说百花谷秦绮罗来访,归还剑仙之物。”

  

  剑阁大殿

  墨行简突然对着李子钰,洛北嘱咐了一句,言罢,便见两人走出了大殿。

  两人来到山门,远远便望见一车队停于十里之外,一会便有一身着百花谷服装的女弟子走上前,对着两人一礼,递上了名帖。再一抬头,便见洛北。阳光映衬着他的脸,俊美至极,剑眉分向两边;眸子,不见顾盼却已生辉;

  那女弟子脸色羞红,随即悄然低首敛眉,心中暗赞:好美的郎君呀……

  李子钰接过名帖,对着早已经在山门等候的弟子点了点头,下一刻便见百丈高的白玉门上九条龙似是活了过来,山门大开!

  那车队见此情景,再次启动,不久便进入山门。

  李子钰望着花车内的女子,朗声道“绮罗仙子,又见面了.”

  那白色罗裙的女子迈出花车,对着李子钰也是笑道“李公子太过客气了,竟然亲自来迎接,妾身真是诚惶诚恐啊...”

  忽地秦绮罗望见李子钰身后还有有一人。

  阳光斜挂,有一美郎君静立,面带笑意。如美鹤,斯如美玉,竟是一惊,再细看之,果是当时跟在上官问道后面的美少年郎,可是当时的他明明还只是一个筑基期的小修士啊,时隔几日竟已入枷锁。

  秦绮罗伸出那双玉手,轻掐了一下自己的脸庞。

  李子钰看秦绮罗惊愕的表情,一切在情理之中,为洛北和秦绮罗相互介绍道“洛北,这位便是百花谷的绮罗仙子。绮罗仙子这位是师尊最小的师弟,洛北,字铭之。”

  秦绮罗一脸不可置信,她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果真是英雄少年,却不知洛公子贵庚?”

  洛北微笑道“洛北见过绮罗仙子,叫我洛北便是,北还有三个月便满十七。”

  “十六岁的枷锁境?”

  秦绮罗脸色复杂的看着面前的洛北,洛阳城下,那个谁都没有注意过的少年郎。

  花车内有异动,南乔打开车帘。恰逢此时,有群鹤而归,掠过山门,声声长鸣穿破云霄。

  南乔望向车外,便见李子钰身后有一男子,身着白衣披鹤氅,身形颀长似玉,俊美的面庞直扑眼帘;风起,其鹤氅被风撩起,空中鹤见此景,竟误以为是同伴,纷纷落地。

  南乔掀起车帘时,洛北亦正抬眼望去,四目相对。

  南乔看着眼前的美郎君,温文尔雅;那一笑,风姿直若孤松。

  洛北亦望着面前淡黄色襦裙女子,神色不禁怔住了,来剑阁也曾见过众多曼妙,可似面前女子一般,却不曾见过,一眉一蹙好似工笔细描,不禁惊喃道“天下间竟有如此精致的女子。”

  那一瞬间,他仿佛明白了师傅为何放不下心中那一丝执念,世间有女子如此,确值得师傅念念不忘三千年。

  “南乔仙子也来了?”

  李子钰见状,对洛北道“师弟,这位便是师兄跟你提到过的,现为修仙界最快修炼到枷锁境得修士,百花谷南乔仙子。”

  洛北听到李子钰的声音,方才缓过神来,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行了一礼。

  秦绮罗苦笑道“南乔哪还是修仙界最快修炼到枷锁境的人啊,洛公子未及冠便入枷锁怕得是空前绝后了。洛公子气质实乃谪仙人转世,当世论天赋又有何人能及得上公子半步。”

  洛北摇了摇头“小子只是侥幸而已,当不得绮罗仙子大赞。”

  南乔仙子下了花车,以纱遮面,对着洛北,李子钰二人打起了手势

  “妾身见过二位公子。”

  秦绮罗为二人翻译了南乔收势所表达的含义,洛北看着面前的俏丽佳人竟是哑言,不仅有一丝惋惜,入枷锁失五感,实乃每个修士一生最难跨过的难关。

  “正巧今日是我剑阁十年一度的宗门宴,诸位百花谷仙子不妨便与我二人去剑阁大殿观摩一番。我剑阁也好尽一下地主之谊。”

  李子钰说完此话,便看向秦绮罗。

  秦绮罗点了点头,玉手一挥,百花谷众弟子便跟上李子钰。

  “那个小郎君好生俊美啊。”有众多百花谷弟子看着洛北的背影莺莺燕燕。

  “之前是谁说的剑阁之人皆是臭练剑的,没有半点风仪?你这小浪蹄子可真是善变。”

  “不过刚刚鹤群下落时,小郎君真如鹤仙一般,也只有这般的人方能于南乔师姐站于一起而丝毫不落了下乘吧....”

洛北身披鹤氅,在前方行走,身姿如仙似鹤。

昭阳峰上,季道然望着远处的洛北,轻抚手中的剑。而后喃喃自语道

“我没打定主意之前,谁都动不了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