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六章 袭白衣刹那芳华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428  |  更新时间:2020-02-20 10:46:03 全文阅读

随着刘长青的话音落下,台下数千月袍尽皆将目光望向那白衣鹤氅的少年。但见少年目光平淡若湖,看着刘长青,而后脱掉鹤氅,步履从容,姿态俊雅闲适,一步一步走向高台。

洛北至高台,将剑匣放于身侧,于刘长青一礼,没有半点羞恼的意思,刘长青也是一愣,随机反应过来也对洛北一礼。而这在台下众人眼中,二人并未交手,刘长青气势已输。

君无邪放下杯中酒,眯眼看向演舞台,随后问向身后之人“此人是谁?哪座峰的弟子。”

身后的人连忙回道“师叔,那人是昭阳峰的刘长青,内门弟子中排行四十八,实力很是不错,只是为人有些.....”

君无邪看向刘长青,打断了身后人的话,他看向大殿角落里的一华服男子,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感情“昭阳峰吗,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我还以为时间会晚一点,养气还是不到家啊.....”

话音一转,却见君无邪脸上已布满笑容,起身冲着洛北喊道“小师弟,加油啊,哈哈哈你赢了,师兄便将这壶珍藏了好久的猴儿酒送与你,不过你也喝不出什么味....”

李子钰拍了一下君无邪,淡淡道“坐在这里,别丢人现眼.”

君无邪幽怨地看了一眼李子钰,坐回了座位上,只是那双笑眸却微眯着,时不时扫向角落里的男子。

演舞台上,见得一人腰宽体阔,面有疤痕,相貌略丑;一人身形修长,温雅若玉,翩然美如鹤。不做对比则罢,一比之下,台下众多女弟子个个以袖遮了半张脸,俏笑嫣然,心想着“说这刘长青剑法高明,也为内门四十八名,可这形象输于这小师叔太多了吗,要是有机会哪怕仅仅是跟在小师叔后面我也愿意呀.....”

李子钰看着洛北,墨行简也同样关注着这场挑战,这场战斗的输赢来说对于洛北至关重要,而墨行简计划为洛北的造势,便是已这场战斗的胜利奠定的。

刘长青握紧手中剑,深吸了一口气,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钢剑气附于剑上,猛地便向前冲去,一剑刺向洛北。声势惊人,坚硬的钢剑气撕碎了空气,这一剑刘长青几乎动用了全力,他要一招解决掉这个少年郎。

他的胸中忽然升起一团无名业火,苍天何曾眷恋天下人?他嫉妒面前这美少年,他嫉妒他的身份,嫉妒他的长相,嫉妒他的天赋,凭什么我刘长青就要一步一步向上爬,而有些人一出生就已经到达了巅峰?凭什么?

凭什么自己辛辛苦苦百年修炼才至枷锁,而面前这人一朝顿悟年仅十六,凭什么这小子能让掌门亲自铺路?想起了那人对他的许诺,只要废掉小师叔就可以拿着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财远走他乡,天下之大寻一个剑阁触及不到的地方,逍遥自在。

他怒吼一声“得罪了,小师叔,输给我刘长青,不冤。”

台下之人见此情景顿时惊呼起来。

“这刘长青一上来就用这么霸道的剑招?我没记错的话这是刘长青的成名剑技钢影闪吧!”

“他究竟是想干什么?废了小师叔?就凭他这一剑足以让他位列内门前二十了!”

“啊,这刘长青人丑就算了,心还如此狠辣,天,我的小师叔...”不少女弟子已经挡住了双眼不忍心看接下来要发生的惨烈一幕。更有甚者对着同是昭阳峰的弟子就是一顿数落。

“看你们昭阳峰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肯定是一丘之貉,他刘长青今天要是伤了小师叔,我和昭阳峰没完....小师叔千万别被破了相啊.....”

台下李子钰看洛北,本是拿着青酒的手默默握住了剑柄,只要洛北一有危险便可以立刻施予救援。

洛北看着飞奔而来的人影,那眸子中映射的却不是刘长青,而是山中野兽,在忘忧谷十六年,洛北每一天都与不同样的野兽搏斗,野兽同人不一样,只要有一丝机会便会猛地涌上,久之洛北练就了身处于何时何地都能淡然集中冷静对待的习惯。

洛北那放于身侧的剑匣猛地打开,一把剑飞出至洛北手中,洛北手掌下滑至剑锷三寸处,大拇指抵住剑锷,轻轻一推,剑已出鞘。

剑上一股剑气含而不放,就在刘长青的剑至于胸前之时,洛北翩然而动,擦着那道钢剑气侧身,下一瞬,剑气凛然绽放,于空中划出一个惊艳弧线,转而直抵刘长青咽喉。

“剑八,刹那芳华。”

那是一道雪白色剑影,极其短暂却优美至极。那钢剑气带着剑风呼啸而来,吹散了洛北那白丝带轻搂的长发,一袭长发散于身后飞扬,一袭白衣翩于空中起舞。

一抹惊鸿长掠,一抹剑光璀璨。

一切皆发生于瞬间,刹那芳华!

刘长青被那突如其来的剑光吓得措不及防,只能拼命地抬起头,让那道剑影远离自己的咽喉,不及躲避,胸前被这道雪白剑光留下一道一尺长的伤口。

血肉绽开,鲜血淋漓。

两人的位置互换,分而立定。

洛北收剑,任凭长发散于身后,轻声道“师尊的剑八,一剑便是半个苍穹。”

刘长青踉跄而退,捂住伤口,不可思议的望着洛北,看向那散发白衣少年郎。

整个大殿一片寂静,无数月袍呆呆地看着洛北刚才的一剑,只是一霎那去又如同永恒一般烙印在了每个人的眼底。亦不知谁率先纵声拍掌大赞,在座人纷纷情不自禁的起身击掌。

掌声,赞美声雷涌不断。方才那一瞬间,犹如一只手紧紧揪住所有人的心弦,在每个人的脑海中深深烙下了洛北那一瞬间的白色身影。

“小师弟真乃谪仙人啊,来来来,且饮满师兄这杯猴儿酒,哈哈哈....”君无邪一下子窜至演舞台上,递给了洛北一杯酒,杯中酒如玉液。

洛北接过猴儿酒,饮尽,无味,只觉得口中淡如水。味觉尚在时尝尽天下美味未曾觉得可口,而如今便是咸甜滋味竟也成了奢望。

刘长青一步一步挪下台去,只觉得一股气血涌了上来,突然撞到了一个身影,抬起头一看是君无邪。他连忙堆笑道“师叔,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君无邪淡淡的笑着,看着他,眼睛微眯,突然凑在他的耳边,轻轻道“你是真的蠢,棋子都算不上,棋子的棋子?最后还成了弃子...今天是你受伤便罢,天下虽大,可是让我剑阁插不进去手的地方,怕真没有.....”

“拿着这个药吧,能治疗你的剑伤,洛北的剑气你恢复不了...”君无邪将一物扔给刘长青,便转身离去,走时目光望向了那角落里的华服男子,男子似乎感受到了君无邪的目光,举起手中酒杯对向君无邪,君无邪也笑着点了点头。

刘长青瞳孔急剧收缩,冷汗直流,看着远处的华服男子,吞咽了一口唾液,颤颤巍巍走出了大殿,今日宗门宴于自己已无缘...

“剑典吗......剑气妙不可言啊....”华服男子把玩着手中酒杯,看着洛北。

“上官问道死都不消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