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未凉 > 第一卷:风起南域
第1章 部族欧阳
作者:暴怒唐三藏  |  字数:4723  |  更新时间:2020-03-06 20:52:42 全文阅读

巍峨苍穹,云雾中一座座建筑时隐时现宛若仙境。在被那建筑群包围的中央,一道如流气雾悬天而下流向深渊般的幽暗。

“呜呜呜~~~”远方滚滚而来的阵阵号角,冲破了风与雾的安宁。

“又来了...”数十道影子从那建筑之中冲出,为首一道兽影有些厌恶的嘟囔着。

这些身影组合有些怪异,有兽,有人,甚至还有着少数金发碧眼的异族面孔。

“咕噜噜...”阵阵异响传来,数十辆寒光熠熠车身之上散发着玄妙压迫气息的炮车缓缓推到了他们身前。

在他们身后,一队又一队的战士开始集结!

“老白虎,这没日没夜攻击,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一道浑身赤红的影子从天上落下,言语之中不无厌烦的道。

“没办法,只能守。不能让那群怪物通过此地,否则,下面的人全得完蛋。”雾气散开,那为首之兽赫然正是一只浑身白纹的巨虎。

“对了,对面那只鹰很是厉害。都是带翅膀的,要不你去搞死他?”一道轻灵的龙影浮现有些调侃的道。

“为什么又是我?”那火红之影极不情愿。

“你是老大,你不去谁去?要不你问问这些人族弟兄...”那龙影继续道:“再不然,你把老大位子让给我也行,我去。”

“美得你!”那抹赤红仿佛被刺激到了,火影一闪直接冲向远方那翻滚而来的灰雾。

“开炮!!!”白虎仰天怒吼,身前炮车如雷般轰然炸响。

又一天....开始了...

.........

“咚~~咚~~~”

山林环绕的村落中阵阵钟声响起,打破了那晨烟渺渺的宁静。

村外小溪原本正静心悟气的孩子们,听到这钟声纷纷从水里蹿了出来。顾不上身上湿答答的衣袍,一个个提起鞋子赤脚就朝着村里跑去。

“霆哥,你还在水里干什么?赶紧的,迟到了等下族叔可又得打你了。”一个刚刚抱起衣衫的男孩,转身冲仍旧在溪水中一个年长些的少年喊道。

那少年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水珠笑道:“你先去,我马上就赶回来。放心吧,迟不了!”说完,他又将眼神投向水中,仿佛在找着什么。

“那,那我不管你了!”说完,小男孩儿一跺脚朝着那群孩子追了上去。

村口牌楼下,一个四十来岁的高壮汉子脸上带着戾气,手持戒尺定定的站在那里,从他身边跑过的每一个孩子下意识都低着头脚步加快了几分。

“欧阳霆!”

“在!”最后一个跑回来的正是那在溪水中停留了一会儿的少年。他被这中年汉子一吼吓得一缩脖子,脸上一苦挤出一丝笑容道:“坤叔...”

“站过来。”那被称作坤叔的汉子丝毫没有理会少年的赔笑冷冷道。

“呃,是。”苦着一张无奈的脸,他将手中提着的一条鲤鱼轻轻抱在怀里站到了坤叔身前。

“啪!啪!啪!”三声脆响,坤叔手中的戒尺,在欧阳霆那只穿着一件背心的后背留下了三道血红的印记。

痛!但少年不敢吭声,只能嘶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缓解背后的火辣。

“知道为什么打你么?”坤叔问道。

“知道。”欧阳霆点了点头,眼神之中没有一丝的怨恨只有坦然赤诚。

“唉,知道就好。”说着坤叔叹了口气口吻缓和了几分。

看着那后背上的三道血痕,坤叔的目光中也闪过一丝心疼道:“让你练气你去抓鱼!家里缺什么就张口,去吧,带着弟弟们上早课!这才是正道。”

“明白,谢谢坤叔。”欧阳霆嘿嘿一笑,抱着鱼撒丫子跑进了村中。

坤叔转过身看着他逐渐消失在村角的背影,抬眼深深看了一眼牌楼上悬挂着的那透露着浓厚岁月气息的石匾久久不语。

那石匾上雕刻着两个字---欧阳!

此地隐于群山环绕之中,没有地名。因欧阳部族在此扎根,外族人也称这里为欧阳族地。

村落很大,足有数百户人家近两千人聚居于此。在这之中有过半的都为欧阳姓族人,其余的只有两姓之人,一为普姓,一为罗姓。

这两个姓氏代表的同样是与欧阳氏一般的部族。

“姐!快,快帮我把鱼装起来。我得赶去练功了!”欧阳霆拐了个弯儿跑回家里,将抱着的鱼扔在地上,冲屋里喊了一声之后一溜烟的就又跑了出去。

屋内闻声走出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女,看了一眼地上活蹦乱跳的鱼笑骂道:“这小弟...”

将鱼收起,那少女无意间看到堂屋中那挂在墙壁上有些老旧,却擦得异常鲜亮的一副皮甲,轻灵的目光闪过一丝黯然...

......

“嘿~~哈!”村中广场之上略显稚嫩的呼喝声响起,数十个半大孩子开始在欧阳霆的带领之下,进行每日的基础训练。

以广场正中的巨大海鸟雕像为中心,孩子们环形排列,肆意挥洒着青涩的汗水。

清晨悟气,朝阳练体!

道道汗滴在他们倔强的小脸上划出丝丝痕迹,一次次的马步冲拳,也让他们的手臂和大腿明显有些颤抖。

但每一个孩子眼睛的余光都在瞄着身旁的人,谁都不想第一个认怂。

欧阳霆年龄比他们稍大两岁,气血体六段的身体强度是这批孩子中公认的孩子王。

一身结实的肌肉,将他那略显稚嫩的脸,衬托出了些许远超年龄的坚毅和阳刚。

每当身体达到一个极点时,颤抖中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得到,一丝丝若有若无的气在他的周围盘旋。

“小宝!抖什么抖,马步扎稳腰板儿给我挺直了!”坤叔那双眼睛能够准确的抓住每一个孩子的小心思,一个不小心那戒尺就狠狠的落了下来。

“在你们这个年纪若不将基础打好,长大以后你们就只能跟我们一样,成为一个力气大点的庄稼汉子。”

四个叔辈的男子辅助坤叔,同样的手持戒尺在场中巡视,让孩子们随时感觉身后凉飕飕的不敢有一丝的放松。

场外当然也有不少妇女忙碌之时,偷偷朝自己孩子投来心疼和关切的目光。

但她们也不敢吭声,这不光是部族,就连氏族、列族乃至候族男孩,都必须经历这个成长过程。

“今天的辛苦是为了让你们长大之后能够娶上媳妇!”坤叔的声音永远都是这么僵硬,孩子们的耳边嗡嗡的全是他的声音:“告诉我!我们是谁!”

“欧阳!”孩子们齐声喊道。

“我们是什么!!!”

“部族。”这一声,孩子们答得并没有前一刻那么响亮。

姓氏三千共分五族,从下至上分别是部族、氏族、列族、候族和那站在姓氏最顶端的圣族!

而他们欧阳氏,正是最低一层也是最微末的存在...部族。

一个姓氏的族别,代表了这个姓氏是否昌盛,更是区别了血脉等阶的符号。

在这破灭重生的大地上,每时每刻都要面对着无穷无尽的兽族侵袭,人族不需要废物!

而在人族为求自保并通往血脉强大的路上,有了血脉族群之分后,便开始出现了冰冷但又不可推翻的传统。

一切为了血脉的稳固这是唯一目标,高等族群不会与低等族群通婚。

也就是说,部族永远只能与相邻部族繁衍后代,因为部族之人血脉不够强劲,诞生足以抵御兽族的高手机率太低。

如此数百年优胜略汰之下,原本在大劫之后存活的近万姓氏,现今仅存三千。

两千九百余数,不足三千....

“呵呵,知道底气不足是好事。知道部族之名不够响亮也是好事!”坤叔笑了。

看着眼前一个个稚嫩的雏鸟他大声道:“我们这群老家伙没本事,没有帮你们打造一个氏族甚至是列族的血脉,让你们一出生身体里流动的就是能够生撕虎豹的血液!”

“但是!”坤叔语气变得有些冷冽:“就算我们再没本事,欧阳氏依然还存在!你们若是再不努力,我们欧阳氏将和其他消失在时间之中的姓氏一样逐渐变成历史。一段没有人会记得也不屑于去记得的历史!”

孩子们听着这明显与他们年纪并不相符的训戒都默不作声,有几个孩子甚至眼睛里升起了一丝水气。

这不是他们真的懂了什么,而是被坤叔那冷冽的语气吓到了。

“不要觉得我狠心,加油吧孩子们。突破气血体,只要你们之中有一人觉醒血脉!那我们就是欧阳氏族,能否甩脱部族之名就看你们了。”

坤叔说完转身对身后的一名汉子道:“还有一个小时,好好练,练不好不准他们吃饭。”

“晓得了坤哥。”那汉子笑着扬了扬手中戒尺。

二十多个成年族人围猎归来从村后返回,他们三五成队喊着号子,正费力将几头比牛犊还要大上两三倍的猎物拖进村子。

很多孩童纷纷跑上去迎接,面对那些长相怪异獠牙冰寒的兽尸也不畏惧。

有的甚至直接爬上去跨坐着,任由大人们笑骂着拖着前进。

“坤叔!这趟运气不错,打了几头蛮兽,瞧这重量,每家应当都能分上不少。”领头的男子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跑到坤叔面前道。

“嗯。辛苦了。”坤叔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抬头看了一眼那些猎物,轻声道:“霆儿家姐弟好像快没粮了,多给他们分点儿吧。俩孩子挺难的,其他的也注意均匀点儿,别漏了户。”说完转身离去。

“明白!”

不知道为什么,欧阳霆扎着马步看着坤叔那有些萧瑟的背影心里有些发酸。

坤叔今年四十五了,是欧阳部族的现任族长,没有娶妻,更没有儿女。

他是参加完边境战场后唯一一个回来的族兵,这也是欧阳宪霆崇拜坤叔的根源之一。

气血体有九层,顾名思义乃是气血结合的一个基础阶段。

而欧阳部族因血脉强度限制,能够走到九层的少之又少,大部分都卡在了六七层的分水岭之上直至成年、终老...

而那平时不太爱说话,始终独自一人住在村头牌楼那第一间房子里的坤叔,是村里唯一一个气血体九层。

问他为什么住在那,他总是回答说,想住的离欧阳这两个字近一些。

其实欧阳霆知道,住在那里,很是方便抓喜欢玩儿闹会迟到的孩子们。

很多时候,坤叔总是一个人端着酒壶坐在村头一个人喝闷酒。

有好几次他都想要过去跟坤叔亲近亲近,想要问问自己父亲为什么会死在边境战场。

但他不敢,因为有一次他悄悄靠近的时候,发现坤叔抱着酒坛子一个人坐在那里哭,哭的很伤心...

快要中午的时候,欧阳霆终于在肚子不断的抗议声中回了家。

一到家,他一屁股坐在院子里喊着:“姐,姐~~~鱼是熟的么?它要是还活着,你弟弟可就要饿死了...”

“哈哈!我家顶梁柱回来啦!”在阁楼刚晾完衣服的女孩儿抱着水盆走出来道:“死了,死透了。赶紧洗洗手吃饭吧!看你那脏的,啧啧啧...”

“嘿嘿,我就知道。我都闻到香了。”欧阳霆嘿嘿一笑,一蹦从地上弹起跑去洗手。

姐姐欧阳熙,过完年就十八岁了。而欧阳霆刚刚过完十六岁生日,也算是成人了。

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被征召去了边境战场,回来的只有那一身残破的皮甲。

而母亲罗氏则在欧阳宪霆八岁时外出采药后再也没有回来。

不过这一切并没有影响姐弟俩长大,村里人对他们很好,姐姐虽然只大了他两岁,但带着他吃着百家饭,仍旧是无惊无险的到了现在。

晚饭吃得很饱,那条鱼很大姐姐的手艺也是一如既往的好。

吃饱了就是踏实!这是姐弟俩一直以来每次吃完饭都会说的一句话。

油灯光火恍恍惚惚的随风乱飘,欧阳霆趴在堂屋的桌子上,看着墙上破旧的皮甲有些出神。

“姐,你该到了出嫁的年龄了吧?怎么样,那普氏和罗氏里面有没有你看得上眼的?”欧阳霆趴在桌上鼓荡着嘴问道。

他姐顿了顿,道:“不知道,坤叔上次说...说罗氏那个罗英快要觉醒血脉了。”

“什么?”欧阳霆一下子坐了起来,问道:“难不成,他们不打算与我们欧阳氏维持姻亲了吗?”

如果部族出现血脉觉醒,升级成氏族那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氏族,好像真的不会与部族联姻。

“听坤叔的话,好像是这么个意思。”欧阳熙捋了捋额前秀发没好气的道:“你问这个干嘛,是不是巴不得我早点嫁出去没人管你这野猴子啊!”

“呃,你想多了。”欧阳霆又软趴趴的耷拉下脑袋。

屋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不过这是姐弟俩都很喜欢的安静。因为他们在一起,很温暖。

不知过了多久,欧阳霆突然撑起身子直勾勾的盯着他姐。

“你干嘛。鬼上身么?吓我一跳。”欧阳熙白了他一眼。

“姐!”欧阳霆很认真的说道:“我要觉醒,我要当脉轮高手!”

“你怎么了?”欧阳熙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道:“又没发烧你发什么疯,还脉轮高手呢...”

“你别打岔,我认真的!”

“好啦好啦!知道你认真,大高手赶紧去洗脚,睡觉了。”

“我要让氏族、列族甚至候族的男人给你洗脚,随你挑!!!”

“滚....”

.....

天空战场!深渊之上....

“你大爷的死秃鹰,放开我!我不打你了!放开!!!”朱雀惊怒的吼声响彻苍穹。

与他紧紧裹在一起的同样是一只飞禽,正是那浑身电光缭绕的秃鹰圣兽。

“死!死!!!”秃鹰对朱雀的怒吼充耳未闻,实力差一线,被朱雀戏虐暴打的它,此刻早已红了眼。

一青一红光华纠缠着直直朝那深渊冲去!

“不好!火鸟快回来!”白虎青龙撕斗中同时击飞对手大喝道。

然而,为时已晚...

深渊之中那昏暗的空气中,远远传来朱雀的悲鸣。

“去你大爷的老大.....“

暴怒唐三藏
作者的话

阿弥陀佛,贫僧又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