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星城纪 > 正文
楔子 星荒
作者:南殇夜  |  字数:2676  |  更新时间:2020-02-16 10:54:37 全文阅读

浩瀚无垠的星空,孤寂荒凉,关于这片焕发着神秘色彩的地方,在这里有着许多不朽的传奇。

  星辰,在这死寂黑暗的巨大天幕中,似乎掌握着来自宇宙间最神秘的力量。在这片死寂恐怖的笼罩下,人族,这个弱小种族顽强地生存在残酷的环境中。

  在这浩瀚无垠的宇宙中,万族林立,群雄逐空,弱肉强食。人族被宇宙万族欺凌沦为奴仆。在经历一段漫长的衰弱的岁月后,人族中的先辈人杰,从那浩瀚的星空中探寻到了来自星辰的秘密,从此,人族迅速从百族中崛起,成为一大强族……

  遥远的星空中,枯寂浩大的背景下,一颗颗星辰焕发出璀璨的光辉。突然间,虚空剧烈地颤动了一下,悬挂在这天幕中的星辰,也竟然暗淡了片刻,远处,虚空破开,一件神秘的物体正从黑洞中穿了出来,引来了一阵能量波动,连它周围的空间也竟受不了这阵波动,泛起了阵阵涟漪。

  那个物体,十分巨大,通体漆黑无比,仔细一看,这是一柄巨大的断剑,整把剑,足足有几千丈长,几百丈宽。不过,这把剑没有剑刃,准确来说,这更像是一把巨尺。

  整柄剑的剑身布满了一些充满苍桑气息的纹路,仿佛穿越万古岁月而来,承载了时间冲刷的痕迹,整把剑显得那么的磅礴大气,剑身被丝丝混沌气包裹着。不过,似乎它不知是经历了多少时代的更迭,剑柄上居然出现了一点点锈迹,真是难以想象,这样一把巨剑究竟是出自何等无上人物之手。

  “嗡……”,忽然,这柄断剑发出一阵响声,竟然又划破虚空,似乎被一股神秘力量驾驭着,它又消失在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中。

  “喝,沉浮道印,湮灭生道。”一个白衣猎猎,丰神如玉的男子,此时双手结印,发出了一道巨大的法印,阵阵道音轰鸣,在他身旁,似有无数星辰隐隐浮现,一股大道的气息将那个男子包裹在了其中,

  男子身边喷涌着一丝丝乳白色的灵力,将他整个人映衬得似天神临世一般,仿佛是从九天之上被贬谪下来的璞玉。

  “谪玉,你难道真的想与我为敌吗?”这是一个手持大戟,身着一袭银色战甲的男子。此时,他一双紫色的眸子开阖间,双眸恍若深不见底的深渊,透露出了一丝丝可怕的杀意,他名紫川。紫川将大戟一转,抵抗着那个名为谪玉的男子的法印,紫川浑身紫色血气翻涌,身边伴随着一声声神魔之音,整个人气势飙升,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势将他映衬,整个人像是从地狱中挣脱出来的战神一般,战戟划动虚空,竟似九幽的哀鸣一般,发出阵阵声响。

  两人均发出了最强一击,战戟与法印发生了碰撞,那把战戟被震得出阵阵哀鸣。两人被这碰撞所产生的巨大波动震退,谪玉眸子平静,若璀璨的星河一般,看着手持黑色战戟的紫川,开口说道:“紫川,你也清楚,这次星荒乱流对人族来说,可能是一场大劫,比之以往,这次可能会让人族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而你我,皆是原始星阵的守护者,为了守护人族的安宁,我们必须要寻回星碑,让人族以及其他种族免遭大劫。”

  紫川看着这个丰润如玉的男子,叹了口气说道:“唉,谪玉,我也清楚你我是这星阵的守护人,守护着星荒大陆,不过,自上星纪元大战以来,星阵的核心——星碑早已不知下落。而如今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星荒乱流暴动时进入星荒,以人力来平定整个灾难。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

  “可是谁有这能力平定灾难呢,你要知道,每次星荒乱流时能进入星荒的只能是一些不足六岁的孩子,而他们进入星荒也只是为了找寻自己命中的那颗命星点燃己身,他们,根本没有这能力啊。况且,这一次,星荒的凶险,绝不是你我能想象的。”谪玉依旧是那样的平静,认真地分析道。

  紫川此时握紧战戟,略带一丝恼怒地说道:“你这么优柔寡断,人族未来,怎么能交到你的手中,不管怎样,这一次,放手一搏,不然整个人族都将会生灵涂炭。”

  谪玉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是那么固执,难道你这么做,就能让人族渡过劫难吗?我不支持。”

  “既然如此,那就战一场吧。”紫川气势迅速飙升,让周围的虚空猛地震颤,手持战戟朝着谪玉挥去。

  谪玉一见,自知一场大战是免不了了,谪玉手持一把细长的剑,朝着紫川飞去,整个人就如水一般柔和平静。

  突然,就在两人正准备交手时,他们身边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洞,那黑洞中,慢慢地飞出了一柄巨大的断剑从两人中间穿过,周围的虚空泛起阵阵涟漪。

  两人被这柄巨大的断剑震飞十几丈远,两人看着这断突然出现的断剑,内心震撼不已,因为他们感觉自己在这把断剑面前,自己仿佛是在面对更迭的万古,那种来自充满岁月的威压,让他们不由自主地想跪服,不过,谪玉两人修为还算强大,加之又距离断剑足有十几丈远,这种威压才没使他们的身体彻底瓦解。

  此时,两人心里只充满了惊慌,那种气息,让他们感到害怕。那断剑就这样悬浮在他们面前,慢慢,断剑身上出现了一点点光晕,它身上的神秘纹路此时也散发着光辉,弥漫着一股沧桑浑厚的气息。两人觉得此刻,他们眼前蓦然浮现出了一幅奇异的画面。

  那是一个十分古老的时代,一个巨大无比的人形生物手中拿着一把巨大的铁锤在凿山,那座山峰被铁锤一锤砸成飞灰,那个生物的脚下,是遍地的洪荒巨兽的尸体,充满了血腥杀戮的气息。他,似乎是在挖坟,最后,大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无的大坑,而他,双眸凝视了那片压在自己头顶上的苍穹,他的双眼里满是凄凉和悲伤,最后,他摇了摇头,然后躺在了那个大坑中。“轰”一声,那个人型生物就这样将自己葬在了大坑里。

  接着,画面一转,只见一个身穿蓝色甲胄的男子的背影出现在了谪玉两人的视野中。那个男的双手被一条巨大的锁链束缚,在他的面前横亘着一口巨大的青铜棺,男子摇了摇头,在他的眼眸里尽是不舍与不甘,他默自轻叹了一声:“轮回……这纪元……澜,我等你……。”然后也竟将自己葬入那口巨棺中。不知为何,谪玉两人在这个男子面前,感觉自己似乎渺小得像一粒尘埃,那种渺小,是穿越万古岁月。

  画面倏忽消失了,断剑也重归了平凡,周身的光晕都已收蕴,那阵阵大道之音也渐渐地消失,断剑还是那么漆黑无比。

  谪玉两人此时内心的震撼,不知该怎么来形容,这一切,这么的突然,这么的惊人。

  忽然,一阵悦耳的笛声传来,两人慢慢地陷入了沉思中,不知何时,那柄断剑的剑背上,出现了一个身着一袭灰衣的女子,她玉手持着一支短笛,正放在她那樱唇上,吹出了一阵阵凄凉悦耳的笛声。

  这个女子,美艳得惊人,虽着一袭灰衣,却依旧难以遮掩她那无瑕的气质,空谷幽兰,温婉如玉,似从九天上走下来的仙子一般,她那双眸一顾一盼之间,仿佛世间所有美丽的花儿都盛开在了她的眼里。

  灰衣女子轻叹,眸子里尽显柔情和期昐,盯着枯寂的天幕说:“你,来了吗,轮回……等我……”

  而后,那柄断剑又焕发出一阵光晕,一阵巨大的能量波动,一个巨大的黑洞又出现了,它,又消失了。

  谪玉两人回过神来,嘴里喃喃自语道:“轮回,他,是谁……他和她在等谁。为什么要埋葬自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