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尧光志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游方道士
作者:断章因果  |  字数:2014  |  更新时间:2020-03-29 06:15:24 全文阅读

陷阱很快就布置好了,宁远之站起来拍拍手,“好了,现在我把那狼群引过来,只要头狼一落入陷阱,诸位就开始攻击!”

徐守信看着,心里暗叹这宁远之一套陷阱布置得有模有样的,这技术,这绳艺……咳咳。

宁远之一马当先,冲进开口地带里吸引狼群,众人躲在树林偷偷瞧着外面的情况。

只见宁远之仗着强横的真气,连杀了三头普通野兽级别的狼,虽然对狼群来说或许无伤大雅,但却是对狼王威严的挑战。

嗷呜!

狼王长嚎一声,狼群齐齐地将宁远之围起来,一双双幽绿色的眸子摄人心寒!

宁远之知道这里不是战场,纵身一跃,想要跳出狼群。

嗷呜~

哪知道狼王嚎叫一声,往后退了几步,狠狠地一扑。

再看时已是狼王将宁远之压在身下,而宁远之则不停挣扎。

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一齐看向徐清缘,希望他拿个主意。

徐清缘还算沉着,说道:“我们大家并肩子上,我去对付那匹头狼,剩下的交给你们来对付。”

说罢,身先士卒,向着狼群发起进攻。

但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依旧是巨大的。

徐清缘冲上去,一剑劈向青狼的腰部。逼得狼王不得不放开宁远之,两人合力倒也和狼王斗得不相上下,只是那些前来助拳之人,便没有那么轻松了。

别忘了狼群里还有两只一阶下品的杂种狼,纵然是一阶下品的级别,也不是这些后天武者能够对付的。

徐守信摇摇头,看来还是得自己出手。

眼看着大狼长着血盆大口就要向一个武者的脖颈咬下去时,数道翠绿的藤蔓死死绑缚住了狼妖,不让它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随即而来的一柄飞剑直直斩下狼妖的脑袋,一股子狼血喷了那武者一脸。

徐守信御使着化作一道残影,迅速将几只青狼的脑袋斩下。

“以气御剑?宗师级高手?!”宁远之和徐清缘互相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出浓浓的惊异。

“不知是那位前辈出手相救?还望前辈留下名号,我等兄弟几人日后必舍命相报。”最后,还是宁远之壮着胆子说道。

徐守信知道接下来就是自己装13的时间了,连忙整整衣冠,从密林中走出。

看到徐守信走出来,宁远之忙问道:“这位小兄弟,方才在密林中可否见到一位宗师级的前辈?”

惹得徐守信一阵无语,明明就是我好不好?

见徐守信不说话,徐清缘还以为是他没见到呢,扭头对旁边的宁远之说道:“宁兄不必挂怀,想来宗师级前辈只是随手相救,此时想必已经离开了吧?”

几句话让徐守信极度不开森,明明就是想出来装个13的,本以为是鲜花掌声纳头便拜,谁知道居然被当成路人甲。

哼!徐守信转头便走,不跟你们这些人一起玩了!

徐守信目前只是练气九层修为,只能是在地面跑动,全力跑动之时,瞬间化作一道流光一般,消失不见。

可惜几人依旧在谈论方才宗师级高手之事,对徐守信的离开并没有多少察觉。

唯有宁远之不经意间瞥向那边:好像刚才有个少年从那边出来?现在估计是去哪里闲聊了吧?

这边徐守信离开绿草山,全力赶路不消半个时辰便回到阳渠县。

说实话,自打来到这个世界,自己还没好好逛一逛这古代的县城呢!

徐守信咬着一串糖葫芦,也不急着上任,而是一个人在县城里瞎转悠。

“香菜辣青椒哎~沟葱嫩芹菜来,扁豆茄子黄瓜,架冬瓜买大海茄,卖萝卜,红萝卜,扁萝卜,嫩芽的香椿啊,蒜来好韭菜!”

阵阵小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

道路一旁有个游方道士打扮的人,正坐在桌子后头给人算卦。看到徐守信走过来,那道士仿佛看到什么不该看见的,瞳孔一缩,全身都战栗起来。

一旁等着算卦的人七嘴八舌得忙问道:“道长怎么了?可是害了什么急症?”

那道士也不答话,推开众人跑到徐守信眼前,拦住徐守信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徐守信一番,越看面色越沉重,最后像是要阴沉的拧出水来似的。

“小兄弟,我看你这命途暗淡,印堂发黑,这几天怕是要出大事啊!”

说实话,徐守信是不太相信道士的话的,在俗世里,徐守信自信凭他的实力,谁也不至于奈何得了他。

但既然这道士都这么说了,徐守信的好奇心也来了,打量这道士一番,却发现这倒是还是有点水平的。

嗯,练气二层的修为。

徐守信闲逛时为了避免让前任镇守发现自己,所以特地用了敛息术,这练气前期的小修士能发现徐守信的不凡才怪了。

徐守信听后“大惊失色”,忙问道:“不知道长可有解决之法?”

看着徐守信那种惊慌失措的样子,让道士很受用。

“贫道了尘,这位小兄弟,你这灾祸可不一般,仅仅是说出来,就已经让我透露天机,再要更改,怕是难上加难。”说着,还装模作样的摇摇头。

徐守信环顾了一圈围绕在算卦摊周围的人,问道:“这位了尘道长看卦可准?”

“哎呀,了尘道长算卦可准哩!连俺这两天干过什么事都一清二楚。”

“就是就是!了尘道长可真是活神仙呐!”

“你看,贫道也算是略通卦术,小兄弟你这命理……”

“你直说要多少钱吧!”徐守信“毫不在意”地说道。

“五百两银子,一口价。”

徐守信对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介怀,临走的时候老爹给了自己大约几千两银子来着?连徐守信自己都忘了。

但徐守信比较好奇他是如何制造灾祸,又是如何解决的。

“那我要是没钱不打算交呢?”徐守信问道。

了尘讪讪地笑道:“小兄弟穿衣如此讲究,一看便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又怎会在意这几百两银子。”

徐守信微微颔首,确定是骗子没错。

“抱歉,没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