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狩猎黑暗 > 第一卷 拂晓
第十七章 临场发挥
作者:朗默  |  字数:2446  |  更新时间:2020-04-28 09:54:15 全文阅读

“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弘羽打量着顾晨曦,已经是天气开始回暖的四月,他却穿着秋天的长衣长裤,拉锁拉到顶,领子也立的老高,头上还戴着顶灰色的针织帽。

顾晨曦张着嘴,在茫然了一秒后他想到了借口,旁边可是有个侧写师,他不能露出任何马脚。

“奥,我偏头痛犯了,上次和朋友去酒吧闹了一晚上,一身汗着了风。我刚去9楼看了大夫,告诉我要护住身子不能再着风,我才穿成这个样的。”

完美!顾晨曦撒谎能力也是三A级的,比他老子强多了。

“哦。”弘羽撇了撇嘴,“你该好好保重身体,别总是马马虎虎的。”

说完弘羽玩笑般地拍了一下顾晨曦肩膀,疼地他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了?”

“没什么,你身上有股很浓的酒精味,你知道我对那玩意向来很敏感。”

[没错,用酒精过敏当借口,在汉宁医院,外人在接触病患之前都要用酒精消毒的。]

但实际上他吸凉气是因为弘羽拍的地方,处在SUV爆炸时被灼伤的皮肤之中。弘羽手劲可不小,瞧瞧顾晨曦那不自然的笑容,估计疼坏他了。

“奥,抱歉,下次注意。”

说到这,弘羽准备将同事介绍给他。

“对了,这是我的同事凯恩,来自英国。”接着他又向同事介绍自己的朋友,“凯恩,这是我的兄弟顾晨曦。”

顾晨曦与凯恩握手,相视一笑。在握手的时候,凯恩觉得这个和弘羽年纪相近的孩子有哪里不大对劲,但是那感觉很微弱,转瞬即逝。

其实哪里有什么偏头痛,他来这是因为别的原因。

在昨天SUV爆炸后,猛烈的热浪打在顾晨曦后背上,父亲留下的潜行装备只能起到防弹的作用,并不隔热。

当时警笛声越来越近,顾晨曦将那女孩抱到路边后,就赶紧骑摩托逃离了现场。他回到洞穴脱下外衣,在处理伤口时遇到了难处,热浪将后背灼伤了大半,他无法自己处理好全部,而且备用的烫伤药也没多少。

无奈于感染的风险,这才决定来医院,在和大夫交谈的时候还发生了一段插曲。

“你刚才说你是怎么烫伤的?”

大夫将草药粉慢慢撒在顾晨曦的后背上,再用浸湿药水的纱布涂匀。

“在家做了壶热水,水开的时候背对着打电话没听到,壶年头久了就炸了,溅了一身。”

大夫挑了挑眉,说:“唉,你们这些小孩儿啊,就是心大呀。”

“好在基本上没伤到真皮层,两周内都不要洗澡了,臭就臭点吧。”

待他敷好了药,顾晨曦站起身穿上衣服。就在他和大夫要收票,准备去一楼结账的时候,大夫摆了摆手。

“不必了,上次你在14楼帮的那个大夫是我朋友,反正草药也没多少钱,算在我头上,就当我替他谢谢你了。”

顾晨曦愣了一下。

“那怎么能行呢?出手帮助本是好意,不是奔着报酬。”

大夫笑着说:“我是个重因果的人,没人和你说过,看病的时候要听大夫的吗?”

顾晨曦心怀感激,将伸着的右手缓缓缩回。大夫都这样说了,他也没必要拒绝,有时候客套要适当,多了就烦了。

大夫这个职业其实并没有民众想象中的那么暴利,电视剧中经常会有些剧情需要,因而刻意塑造一些反面角色。有人会说电影源于生活,但那终归是电影,生活也还是生活。

之前顾晨曦有个同学说,他遇见个大夫特别黑,不给红包手术都做不好。

其实这都是谣言,假如你是一个医生,你有着正常的薪资待遇。我不给你额外红包但是我付了手术费,你敢去不好好做手术,造成病人死亡吗?

那和杀人无异,在无冤无仇的情况下,有必要去冒这个险吗?我想你也知道,答案是没必要的。

顾晨曦当时听到那话后气不打一处来,他不是爱管闲事,只是讨厌造谣的人。

当时他走过去问那个男生:“你怎么知道的?你和他打过交道,他和你要钱了?”

“我...”那男生显然是没想到有人会真的来问他,“我也是听朋友说的....”

 夫市之无虎明矣,然而三人言而成虎。

“别干站着了,我和凯恩现在要去警卫处商量点事。咱俩也没有正经聚过,一会儿我再上来找你聊吧。”

弘羽看了眼旁边的凯恩,让他在旁边干站着挨凉风可不太好。

“好,那就先这样。”

顾晨曦与两人道别后,朝着13号病房走去。

这次警方可是没少派人手,电梯大厅的长椅上加了一个便衣,护士站旁边一个,顾晨曦瞟了一眼值班室,估计里面也有。

就连探望病房也变得繁琐,除了登记还要被一个警察搜身,旁边还有两个看着的,体型都比上次壮实不少。

【也不知道我是探望病人还是开保险柜】

病房里,张母正坐在病床前给女儿削苹果。她穿着身红毛衣,脸上皱纹看不出来太多,一头黑色卷发的发根处已经泛白。

张嘉佳充分遗传了她妈妈的基因,哪怕岁月在张母的脸上留下痕迹,也可以想象到她年轻时该是有多美。

“女儿啊,妈妈已经和学校沟通好请了假,大三的课程还好,不会耽误太多的。等警察把那个变态抓住后,妈妈再送你回去上学。”

张母削干净皮后,挖下来一块果肉送到女儿嘴里。

“辣西综考戏肿么办呀?(那期中考试怎么办呀?)”

张嘉佳嘴里塞着食物,脸上还有些浮肿,嚼起东西说不清话,像个仓鼠一样,十分可爱。

“没事,老师说了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你平时成绩都还不错,就按及格的成绩给你加到期末成绩里,无碍的。”

张母看女儿吃得差不多了,又削下一块果肉送进她嘴里。

“看警察多久抓住,一时半会抓不住,妈妈就给你办休学,咱先把命保住,啊。”

张母很疼爱女儿,毕竟就这么一个孩子,要是让她在世界与女儿之间选择,她肯定毫不犹豫地炸掉世界,即便把张父填进选项也不行。

‘嗒嗒嗒’,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张母立刻握紧手中的水果刀,瞪着门的方向。

咔哒一声,顾晨曦推开门,刚走了一步就看见张母手中的刀指着自己,不好动弹。他尴尬地朝张母挥了挥手,笑容也很僵硬。

“你谁啊?”

张母没好气地问了一句。

“唉呀,妈~~”张嘉佳鼓着嘴,把残余的果肉咽下去,“那是我同学。”

张母看了看女儿,又看了看顾晨曦,她把刀子放到一边,徒手将苹果掰成了两半,说:“你吃吗?”

[......这阿姨也太酷了吧,年轻的时候怎么也得是个女魔头......]

顾晨曦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妈,要不你先出去,你看你都把我同学吓着了~”张嘉佳给张母使着眼色让她出去,可是张母还是不放心女儿,没打算出去。

“我就在角落那个椅子上,又不碍事~”

“哎呀妈~~~”

张母撅着嘴,像个孩子一样和女儿撒娇,活像个老小孩儿。后来她和女儿拗不过,就悻悻地走出去了,临走前还告诉顾晨曦不要动手动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