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魔印仙座 > 正文
第二章 奇异的令牌
作者:南殇夜  |  字数:4752  |  更新时间:2020-02-25 15:53:44 全文阅读

北荒之地,并不是荒地,在距离拜战庭的管辖处几千万里之内的地方,皆是一片富饶的土地。

  不过,在血、巫两族聚居处却是一片荒凉枯寂的地方。

  在这里,你只能看见几千万里的面积里茫茫一片,没有一点生机。

  走在这片大地上,脚下全是赤褐色的土壤,在白天时极其炎热,到了夜晚又极其寒冷,因此这一范围之内的地方被世人称之为“边疆”,而那富庶之地则被称为“庭疆”。

  几万年前,血、巫两族本也居住在北荒的富庶之地,可惜由于血、巫两族的野心太大,妄想狙击战帝承载圣皇天印执掌圣皇界,两族更是联手共筑大阵,血祭万千人族凡人。

  后来战帝成为大帝后对其所做所为震怒,带领兵团亲征血、巫两族,从此两族被驱逐到了这样的一片荒芜之地。

  近几千年来,血巫两族一直想重回北荒的富庶之地,所以他们招兵买马,欲图培养出两族内的一位少年天骄,成就大帝,执掌圣皇界。

  日后能够带领他们的部众杀回北荒,重新夺回他们的领土。

  云尘从军营出发,马不停蹄地行了几天的路程,终于在北荒漫无边际的边疆发现了一个小城郭。

  云尘打算进城去歇歇脚,顺便打探打探关于自己父亲的战况。

  刚入城来,云尘便见到这座城里居住的大多都是修士,这座小城名为小荒城,据说是取名于那传说中边疆中的另一处地方——边荒的荒城。

  跟那座传说中的荒城比起来,这座小城郭简直就是蝼蚁比之一座绵延的大山,而整个圣皇界三大势力之一的荒殿便在那座荒城之中。

  由于经常有一些从庭疆而来的修士去往边疆的凶险之地砺炼,在这荒凉的边疆没有什么落脚的地方,所以这些修士自发地修筑了这座小荒城,在这座小荒城里没有城主,一切王法公道以强者为尊。

  “来来来,快来瞧一瞧啊,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上好的凶兽道骨,可制作中品道兵。”

  “道兵,一件中品道兵,价格公道,只要五千贤王道币便可属于你,兵器是修士一生的伙伴。这位公子,看一看这道兵吧,绝对适合……”

  大街上的小贩们各自地吆喝着,卖着自己所谓的宝器之类的。云尘漠然的从那些商贩面前走过,任何一个小贩的叫卖都未令他多看一眼。

  云尘来到了一家客栈,打算在这座小城里留宿一晚。云尘点好了酒菜,找了一处靠着窗户的位子坐了下来。

  “大伯,大伯,你救救我爷爷吧,爷爷他掉进了魔窟,只有你能救爷爷了,大伯,我求求你了。”

  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女孩带着哭腔,两眼泪旺旺地拉着一个男子的衣袖说道。

  只见那个男子用手拨开了那个小女孩,叹了口气道:“小玲,不是我不愿意去救你爷爷,只不过,那个魔窟没有人敢去啊。”

  “任何人去了那里别想再活着出来了,你爷爷只怕是凶多吉少,我不可能为了一个死人而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吧。”

  那个名叫小玲的女孩,听了那个男子的话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放声大哭起来,而男子却无情地迅速走开了。

  坐在窗户旁的云尘正好瞧见了这一幕,不禁心里有些好奇。

  在他看来,那个男子至少也是道轮境巅峰强者,怎么那个小女孩在说到“魔窟”时大惊失色,而且神情十分地害怕。

  在酒店的小二端来酒菜时,云尘不禁叫住了小二,开口问道:“小二,刚才那个小女孩口中所说的魔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见到那个男子竟十分的恐惧那个地方。”

  小二听云尘说罢,不禁脸色大变,显然他也对这个“魔窟”十分的忌惮。

  随后,他叹了口气答道:“唉,公子,不瞒你说,往东城门出了城门走三百里,那里有一个巨大无比的洞窟。那洞口就像是一个魔王的大口一般,看起来十分的瘆人。”

  “在之前,不知何人传言说,在那洞窟之中有绝世的宝藏,不少的修士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纷纷前往那个洞窟寻宝,结果进入那个洞窟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一去不返,全都葬身在了那个洞窟中了。”

  “再后来,一些修为强大的修士为了再次探查那个洞窟,组建了一支二百多人的修士大队,结果仍是一去不还,下落不明。就连后来的二个贤王级强者进入那个洞窟后也是陨落于此,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个洞窟在那么多的修士进入后,愈发地异常起来。”

  “洞窟口处终日黑雾弥漫,时而血红,时而邪紫,甚至于更是有人听到从那里面传出一阵阵的魔吼,凄凉无比,所以,自此后那个洞窟再无人敢靠近,因此它也便有了魔窟之名。”

  云尘听小二讲完后,不禁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天下竟有如此邪门之事。”

  小二看了看有些失神的云尘,好意地提醒道:“所以啊,公子,在这边疆之中,有些地方是不能去的,否则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云尘回过神来,看了看小二,对于小二善意的提醒,他微微点了点头,脸上带着微笑对小二说道:“小二,你去带那个小女孩来见我吧,我有些事要和她谈谈。”

  说罢,便指了指那个蹲在街上哭泣的小女孩。

  小二一听,脸色大惊道:“公子,刚才关于那个魔窟的事我可给你说得一清二楚了,你可别不以为然,想去帮助那个小女孩。”

  “那个小女孩是挺可怜的,可是她的爷爷掉进了魔窟,这可是十死无生啊。公子我看你还挺年轻的,有大把年华,千万别……”

  云尘摆了摆手打断了小二的话,开口说道:“我心里有数,你去带她来见我即可。”

  小二见云尘这样子,也不好再继续说下去,于是按照他的吩咐,过了一会儿,小女孩被他带到了云尘桌前。

  “公子,这个小女孩我给你带来了。”

  “好,你下去吧,这些是赏给你的。”云尘掏出一个装着道币的小袋子,扔给了小二,然后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叫小玲的小女孩。

  小女孩低着头,已经哭红了的双眼,泪水浸湿了她的脸颊,身上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小碎花长裙,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楚楚可怜。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云尘看着这个有孝心,又可怜的小女孩问道。

  小女孩抬起头,看着这个陌生的只有十五六岁的大哥哥,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大哥哥,我……我叫小玲。”

  云尘微笑地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那么你又为何在大街上哭呢?”

  “我……我,因为我爷爷,呜呜,我爷爷掉进了那个被他叫作魔窟的洞里了,我……我想找人救我的爷爷。”小玲带着哭腔回答道。

  “嗯~,这样啊,你告诉哥哥,你爷爷是怎么掉进去的啊,说不定哥哥可以帮你呢。”

  小玲看着云尘,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我和爷爷路过那个魔窟时,看见在那洞口边缘长了一朵十分美丽的花,我想要摘下它。”

  “爷爷……爷爷就去摘那朵花,然后不小心掉了进去,都怪我,要不是我,爷爷也不会……”说罢,小玲又轻声哭泣起来。

  云尘抚摸着小玲的头,像是在安慰她一样,轻声说道:“小玲,这不怪你。要不你在这个酒店等我,我可以答应你去救你爷爷。”

  小玲一听这话,立马止住了哭泣,不过马上她就有些着急地说道:“哥哥,你不能去,听伯伯说,那个地方很可怕,哥哥是好人,我不想哥哥为了我去冒险。”

  云尘听了小玲的这番话,心里更是下定决心去看一看那个魔窟,如果魔窟实在是凶险无比,到时候就只在洞口看看,有机会就入魔窟一趟,实在不行再作打算。

  “小玲,哥哥不会去拿自已的生命去开玩笑的,哥哥只是去那个魔窟外面瞧一瞧,不会轻易进去的,你放心好了,如果可以的话我说不定还能救回你爷爷呢。”云尘安慰着小玲说道。

  “可是……”小玲欲言又止,“哥哥,你要答应我,不去犯险哦,不然……”

  云尘捏了捏小玲的琼鼻,笑着说道:“放心吧,哥哥会回来的。”

  云尘将小玲交给了刚才的那个小二看管,然后就离开了,在他离开时,小玲双眼噙满泪水,低声说道:“哥哥,你一定要回来……”

  “唉,又是一个去送死的年轻人,可惜了,可惜了……”

  魔窟外,黑雾弥漫,那充满着阴森气息的黑雾,恍若来自于九幽之下一般,杀气交织,怨气冲天,那一股股魔光从地下冒起,似喷泉一般。

  那一丝丝,血红色,邪紫色的气息似蛛网一般交织着,寒意浸入骨髓。

  云尘来到了魔窟外,看着这个巨大无比的洞口,似一头洪荒巨兽张开的大血盆大口,心里也是一阵心悸,背后直冒冷汗。

  云尘硬着头皮,朝着洞口慢慢地靠近,阴森的寒气迎面袭来,他不得不立马运功护体,以免遭受这寒气冻住了全身的经脉。

  云尘慢慢走在那层黑雾中,瞬间感觉到一股股杀伐之气,怨念之气似一把把利剑一般悬在了他的头顶,心里一阵发毛,双脚似乎被灌了铅一样沉重。

  “嗡嗡。”云尘运转道轮,在体外形成了一层光幕,隔离了那杀伐之气和怨念之气,使得云尘全身不由得轻松了起来。

  终于,云尘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魔窟洞口的边缘。

  云尘睁大双眼朝着那洞穴下看去,只见整个洞穴深不见底,在其上方盘旋着不知浓郁了几百倍的杀伐之气和怨念之气,都恍若凝成实质一般。

  “杀,杀,杀……以吾等之血肉,筑魔界之永存,杀!”在那古老的战场上,一群群士兵在呐喊,在咆哮。

  乌黑色的鲜血染黑了整片大地,死寂笼罩了整片大地。

  “杀!杀!以吾之命,号令天下魔众,掀翻那神殿……”神魔交战,鲜血撒满了高天,苍穹也在颤栗,也在害怕。

  “杀!杀!”不知何时,注视着那片深渊的云尘早已被这些画面迷失了心神,口中喃喃地喊道。

  “为了信仰!以吾血肉……”,他一步一步地朝着那片深渊迈去,“咚”,云尘坠入了那片深渊之中。

  受到了魔气的影响,云尘的心神逐渐迷失在了那一幅幅神魔交战的画面中,口中不停的念道:“杀!杀!以吾等之信仰……”

  等到那些画面慢慢地消失,坠入深渊的云尘也渐渐地清醒过来,他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白骨皑皑,一片骨海,在他的身下的大地,全是由一具具白骨堆砌而成的。

  这一幕令云尘瞬间就呆住了,心里一阵发毛,他不断的自言自语道:“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云尘在原地打起座来,他的心神在刚才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所以此时他不得不得稳住自己的道心,不然就算修士不会出现发疯的情况。

  但是他也会受到魔气的影响而吞噬了心神入魔,这会严重的影响到他的道心。

  过了半个时辰后,云尘终于是稳定了自己的心神,毕竟是少年天骄,稳住自己的道心,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

  突然间,从那茫茫的白骨大地深处,似乎传来了一阵不甘的怒吼,这声怒吼传来竟令云尘才稳定下来的道心忽然间颤了一下。

  似乎那些不甘的怒吼能激发你身体内的原始战意一般,令你想要不自主的臣伏于它,为它效力。

  云尘心里十分的好奇,走在那片白骨大地上,寻声而去。

  过了一个时辰后,云尘在那片白骨大地上看见了一个白骨祭坛,那座祭坛似乎是用一个巨大的生物的头颅制成。

  整座祭坛上铭刻着许许多多的魔将魔兵,那些魔将魔兵跟刚才扰乱云尘心神的画面中的一模一样。

  仿佛在云尘的眼前,有着这样的个古战场,整个战场全都由尸体砌成,一个个魔兵在魔将的率领下,杀向九天,誓要斩下天穹一般。

  这些看得云尘一阵心悸,突然间,那座祭坛开始抖动起来,慢慢地散发出一丝丝血光,紧接着,一个个血红色,邪紫色的符文跃动。

  那座祭坛又传出了一声不甘的怒吼节,从那祭坛的中央,慢慢地一个似乎是令牌一样的东西浮了出来,在它的周围是一池血水。

  不,不应该说是血水,而是杀伐、怨念、愤恨、誓言、豪情等等这样一些气息所蕴含的池水。

  只见那块似令牌一样的东西,看起来古朴无比,只有成人一只手掌大小,在其中心,似乎还有一只眼睛,对,那是一只眼睛镶嵌在上面。

  那只眼睛是闭着的,但是它的气息似乎可以压塌整个空间一般,云尘在看到那只镶嵌在令牌上的眼睛时,顿时心生恐惧,汗毛倒立,元神差点崩碎。

  很难想象这只眼睛要是睁开的话,究竟是达到怎么恐怖的地步。

  一眼睁,日月崩;双眼瞪,天地灭。

  在那块令牌抖动了一下后,整个深渊中的魔气如鲸吸牛饮一般被它一扫而空。

  云尘难以承受这块令牌吞噬魔气时所带来的威压,这时他不得不召出了自己的道座护住了自己。

  只见那似一朵莲花一般氤氲着金色命气的道座悬浮在了云尘的头上,垂下了一道道金色的命气将他护住,而云尘早已被威压震晕。

  突然间,在云尘召出了他的道座时,那块令牌居然收起了自己全身的威压,此时的它就像是一头温顺的羔羊一般。

  就在这时,云尘的道座的周围的金色命气发生了变化,在道座周围又出现了一丝丝赤金色的命气。

  而那块令牌在见到这一丝丝赤金色的命气,“嗡嗡”的动了起来,并快速朝着云尘飞了过来,也容不得云尘道座的抗拒,径直地纳入了云尘的道座之中。

  令牌进入道座后,那一丝丝淡淡的赤金色命气又慢慢地隐去,又化作了金色。

  砰,一道血光似击穿了天幕,一个身影飞出了深渊之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