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新疆人 > 正文
第二十三集-第六十九章
作者:红柳树  |  字数:6597  |  更新时间:2020-08-09 21:56:03 全文阅读

办公室内。季主任坐在办公桌前,黄亚菊站在跟前。

季主任惬意地:“小黄啊,干的不错,现在一定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哎,听没听到有什么议论的?”

黄亚菊神色自若地:“有。有人说,那个金刚一无所长,应该回家待岗,也有的说……咱们缺德,不该诽谤人家泼脏水。”

季主任拉下脸说:“瞧你说的,好像都知道是咱们干的!”

……

工作室内。蔡坷止住思绪说:“今天一早我就听说,有人贴小字报,还把意见书贴到人事科、俱乐部,还有厂长办公室的门上,看来动作还不小。”

金刚忍着气说:“你估计是谁干的?”

蔡坷转移思绪说:“不管是谁干的,树欲静风不止,顺其自然,咱们的对策是,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把心思用在工作上,恶贯满盈自有报应。好了,开始工作吧,我等着用变压器,调试收音机。”

金刚叹气一声“这开发部是不好混的”转身坐自己台位上。

艺校办公室内

杨校长整理着桌上的教材,听到敲门声,喊声“请进来”。

吴老师推门进来,阿依娜随行。

“校长,我带阿依娜老师来见你,讨论一下关于演出的事。”吴老师进来说。

校长放下教材,客气地:“好好好……阿依娜老师、吴老师,请坐。”

吴老师推一下椅子说:“阿依娜老师,坐吧,校长这里你可是贵客啊。”

阿依娜还以微笑,有点拘谨,挨着吴老师坐下。

校长笑笑说:“是啊,阿依娜老师是特殊身份,不光是咱们这里,走遍全市、全上海,阿依娜都算是尊贵的客人。”

阿依娜欣慰地:“谢谢校长,谢谢吴老师,把我当成了客人。”

杨校长:“不客气,应该的。其实啊,大家处在一个社会,是个大家庭,只是民族宗教信仰不同。”

吴老师:“是啊,和阿依娜共同相处、相互学习,我才真正有所体会,每个公民都是社会大家庭里的一员,相互尊重、互为依存是多么的重要。”

杨校长:“不错,你们俩取长补短、相互学习,是一对很好的搭档。说说看,国庆演出有没有思路,有什么想法和问题。”

吴老师:“校长,我和阿依娜通过商量,一起过来想再次听听你的指教。我们俩觉得重任在肩,压力可是不轻啊。”

杨校长:“时间紧、任务重,担子是不轻,尤其是阿依娜老师,这样的活动还是第一次参加,要编出一套优秀的歌舞,难度可想而知。我再提一点的意见,首先是你们俩要解放思想,改革开放沐如春风,不要把上级指示在思想上造成压力,要围绕这次活动的主题,不拘成见、大胆构思,为国庆献上一份厚礼,我看不成问题。这个从一方面讲,咱们艺校有阿依娜这朵金花,来之歌舞之乡,咱们是占有优势,所以我大有信心,二位会同心协力,编出一套好的剧目为国庆献礼。阿依娜老师还不太熟悉,上海不是一般的城市,每逢重要节日,上面都非常重视,尤其是国庆汇演,恰逢中秋满月,是双节同庆,就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届时,各个文艺团体都踊跃参加,咱们这里就更不例外,不光是去凑凑风景显示一番,重要是提高本单位的文化层次和知名度,意义非凡。咱们这里算得上是小有名气,近几年成绩显著,几次受到上级表彰,还拿过奖,不过今年就与众不同,一是要积极参与,二是要力争上游、更上一层楼……哈哈,总之一句话,看二位努力吧,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吴老师:“哈,信心是有,我是力不从心,施展不上,主要是看阿依娜老师。阿依娜老师,我这次跟你当助手,全力以赴,不负校长重托和上级指示,你就表个态吧。”

阿依娜:“吴老师,我……听你的。”

吴老师:“这次你是主角,我是跑龙套的,要听你的,你给校长表个态,校长也就放心了。”

阿依娜犹豫思虑,不知该说些什么。

杨校长摆手说:“哈,这个啊,畅所欲言,不用表态。阿依娜老师不要有思想顾虑,不光是吴老师,我更要大力支持,啊?就按我刚才说的,解放思想、大胆构思,发挥你的特长,让新疆的歌舞在上海这座大都市,尤其是在举国欢庆的节日里,尽情展示民族文化的多姿多彩和艺术魅力。当然,也通过这次活动,使咱们艺校更为引人注目、提高知名度,成为一颗璀璨的明星,你的担子可不轻啊。阿依娜老师,我想听听你的想法,有什么意见和要求尽管提出来,啊?”

阿依娜止住思绪,鼓起勇气说:“感谢校长、吴老师对我支持,我想有个要求,不知道该不该讲。”

杨校长:“你尽管讲。”

阿依娜:“因为时间有限,我想……我们舞蹈班的学员,每人要尽快做一件舞裙,还有秀花帽。”

杨校长:“哦,好嘛……哎,这么说,你一定是有了思路……好好好,我先就拍板,让教务处先支出两千块钱,吴老师去办一下,只要是你们舞蹈班需要的,都照你说的办。哎,还有吗?”

阿依娜:“有了舞裙,这就齐了。多谢校长支持。”

杨校长:“哈哈,应该应该。吴老师,后勤保障就看你的,抓紧筹备。”

吴老师起身说:“校长,写个条 子,我这就去办,先去拿钱。让我汗颜,心里不舒服。”

“哦,你还有意见?”杨校长拿起笔,写纸上几个字。

吴老师故作埋怨说:“我在这儿工作有五六年了吧,演出活动也没少参加,你可从没有这么大方过,有点不公道吧?”

杨校长写好纸条,推到桌边说:“哈哈,这个公道你可讨不回来,别说我一个校长,就是国家政策还要向少数民族倾斜,阿依娜老师是一枝独秀,哪个敢比啊,啊?哈哈……”

吴老师上前拿起纸条,叹声气说:“我只好望洋兴叹了……阿依娜老师,我不光要当好你的助手,还要做好你后勤保障……走,去拿钱,开始筹备。”

厂区内

工作室内。工作台前,金刚和蔡坷各自忙着手里的活儿。蔡坷手拿电路板,查看上面的元件、焊点,有没有错缪、虚焊;金刚手拿变压器线匝,往上面插着硒片。

单主任进来,手里拿本教材,一脸无奈,瞅瞅二人,欲言又止。

蔡坷忙站起说:“主任,有事吗?”

单主任瞥一眼金刚,点头一声:“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话落转身出去。

蔡坷目注单主任出去,沉眉思虑。

……

办公室内。单主任推门进来,放下教材坐办公桌前,心烦地叹声气。

一会儿,蔡坷进来问:“主任,看您愁眉不展,我猜是不是因为金刚的事?”

单主任点下头说:“岂是愁眉不展,说是焦头烂额也不为过。想和你商量一下,你看是不是把金刚换下去,他不适合留在开发部。”

“主任,我想知道,把金刚换下去,给他安排什么岗位,是下车间还是进科室?”

“哈,恐怕都办不到,还让他回职工学校,接着学习。”

“可您考虑过没有,金刚也是厂长批准,才进开发部工作两天,这就让他惭颜而返,那些学员会怎么看他,让他面子往哪儿搁,还要不要自尊,这样做太伤害人了吧?,让人无法接受。”

“这倒是个难题。让他返回学堂,抬不起头,不好再学下去。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去跟厂长说,建议让金刚返回车间,还让他做勤杂工。”

“哈,主任,不是开玩笑吧?还让他做勤杂工,车间那些技工怎么看他,不是更让他抬不起头吗!”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还真成了问题。”

“主任,您的意思,是非把金刚赶出开发部了?”

“不是赶他,是没办法。我看金刚人挺实在,不会花言巧语、颠三倒四,尽管不够资格当你助手,可你一再要求,厂长也只好点头,我是睁只眼闭只眼,都是厂里的职工,我干么要和他过不去!可是没有想到,众口难调,事态会这么严重,一夜之间,厂里贴满了意见书、小字报,连厂长办公室的门上也有,不少职工在提意见,连职工学校那些学员也议论纷纷,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人言可畏啊,让厂长也十分为难,你说咋办?”

“这是谁干的,小人、卑鄙、缺德,不是人干的!我觉得和季主任有关。”

“哎,可不好乱讲,传到季主任耳朵里,还不闹到开发部来!无凭无据,切记不要乱讲,季主任我都怕她,事态不要再扩大,要内部处理。说实话,只从你来了开发部,为了一个金刚,闹这么大动静,厂长够给你面子了。现在厂长也一筹莫展,让我做你工作,以大局为重,看是不是把金刚换下来,啊?”

“我为厂里创造一大笔财富,自己做主选个助手,这点特殊是理所应当,难道就这么黄了,我就带不起一个职工!”

“按理是绰绰有余,可是现在的情况你是知道,也要为厂长想一想,别说是厂里几百号人,光是车间主任都不好对付的,尤其是那个季主任,资格比厂长还老,闹起意见来,让厂长怎么主持工作,不好收拾局面啊,面子上也过不去,因此你要慎重考虑,啊?”

蔡坷思虑,上来一股怨气,打定主意说:“不管怎么说,把金刚换下去,我坚决不同意!”

……

工作室内。金刚坐在工作台前,一只变压器已组装完成,正在查看矽钢片插得是不是整齐,有没有空隙。

一会儿,蔡坷进来,瞅一眼金刚,神情自若地:“金刚,变压器好了没有?”

金刚起身说:“好了,你查看一下有没有问题。”话落,放蔡坷工作台上。

蔡坷上前拿起看看说:“还行,比昨天还好一点。你接着熟悉电路图,对照原件在电路板上的位置,下午练习焊接元件。”

金刚转身又回头,欲言又止终于问“哎,单主任找你干啥,是不是关于我的事?”

蔡坷坐下稍作思考说:“你忙你的,跟你没关系。”

金刚哼的一声苦笑说:“你不说我也清楚,一定是关于我的事。其实我就不该到这里来,你一片好心硬把我提上来,想不到这么复杂,反倒是让你左右为难。我真后悔,这开发部不是我呆的地方,这滋味还不如在职工学校,还好受一点。”

蔡坷淡淡一笑说:“如果现在让你返回职工学校,你同意吗?”

金刚不假思索说:“我同意,只要对你好,我无所谓!”

蔡坷叹声气说:“你的心情我理解,有道是骑虎难下,既然来了就要坚持到底,沉得住气,让那些小人别有用心,随便议论去。如果你返回职工学校,小人的阴谋就会得逞,如果是这样,不光是你,连我也抬不起头,绝不能认输。好了,你只管专心工作,外面的事不用管,有我顶着,抓紧熟悉电路图,下午焊接元件。”

金刚左思右想,忍一忍回位置坐下,叹声气拿起图纸。

清真面馆内

午饭时间,阿依娜和吴老师围餐桌面对而坐;头戴花猫的服务员端上来一碗拉面,用维语招呼一声放下走开。阿依娜也用维语回敬一声,把碗推到吴老师面前,说:“吴老师,请先吃。”

吴老师拿起筷子说:“我就不客气了,说起拉面我就嘴馋,先饱口福……嗯,不错,风味独特,以后再来,别忘了叫上我。”

服务员又端上一碗,阿依娜拿起筷子说:“只要吃得惯,我随时陪你来吃拉面。”

“有啥吃不惯的,就凭清真两个字,吃着干净、放心。你别以为上海人都很挑剔,要看跟谁在一起,和你相处、一起工作,我连做梦都是香的。咱们俩跑到现在,一个上午,舞裙总算是定下了,接下来是编舞和排练,你就辛苦了。”

“有你帮助,也一样辛苦。”

“我啊,辛苦谈不上,也就是帮你料理后勤,具体工作还要靠你。哎,听校长说,你有了思路,能不能谈一谈大致主题?一组舞蹈总要有个名字。”

“思路还很模糊,不知道该怎么说起。”

“没干系,不着急,还有的时间,你慢慢构思,艺术作品,最主要是灵感。”

“不知道能不能完成,你和校长这次的重托。”

吴老师一笑说:“什么重托,也就是工作。你啊,看得出来,思想压力可是不轻,越是这样,思路就很难畅通,像是走进了死胡同,所以你思想一定要放松,为思路清楚屏障,这样灵感就会如期而约,明白吗?”

阿依娜点头说:“你说的是,我就是思想有压力。”

厂区内

宿舍内。吃过午饭,蔡坷推门进来,手提一茶瓶水,放门旁桌上,对着镜框理一下头发,正欲关上门,一中年妇女出现在门口,气质文雅。

“哎,你好,你是不是叫蔡坷,在开发部工作?”来人忙打招呼说。

蔡坷点下头说:“是的,你是……噢,知道了,你是厂妇联的夏主任,有事吗?”

夏主任也点下头说:“来找你当然有事,趁午休时间想和你谈一谈,可以吗?”

蔡坷稍作思忖说:“你请进,里面谈。”

……

开发部走廊内。午饭后,金刚换上工作服出更衣室,系着钮子神情郁闷地走进工作室。

工作室内。金刚进来,没精打采坐自己台位前,从台上的塑料格子里拿出一只元件,是收音机变压器,在手里拨弄着,思绪沉沉心不在焉。

……

宿舍内。小卧室内,蔡坷坐在床沿,夏主任坐在床头桌旁,二人正在交谈。

夏主任说:“是这样的,是厂工会把你的问题反映到了厂妇联,你为厂里做出了贡献,上级领导都很关心。”

蔡坷心存疑虑地:“不客气,应该的。请问一下,我的问题是什么?”

“你的个人问题。据说你在新疆和爱人分了手,目前还是单身,有没有考虑过再成个家?厂妇联通过研究,有个人选,想帮你再续姻缘。”

蔡坷神色发窘,琢磨不定。

夏主任接着说:“这个人选也是厂里的职工,岗位也不错,在科室工作,情况和你差不多,也是离异,有个孩子,你看觉得合适,男方没什么问题。”

蔡坷打定主意说:“感谢领导对我关心,关于我个人问题,想在事业上有了满意的成绩,以后再做考虑。”

夏主任含笑说:“你的人格很了不起,我很欣赏,也很佩服。其实你在事业上,已经有了不错的成绩,你设计的产品,现在各车间都在抓紧生产,是一笔可观的财富,如果说,你在事业上还有更高的理想和目标,要我说,家庭和事业并不矛盾,家庭美满、婚姻幸福,反而对事业有所帮助。再说岁月无情,尤其是咱们女人,一到中年容易变老,希望你考虑我的意见,尽快成个家,别再耽搁了。”

蔡坷模棱两可,就说:“谢谢你,夏主任,你的意见我会考虑,请给我时间。”

夏主任畅口气站起说:“这就对了,你慢慢考虑,咱们改天再谈,走了。”

……

工作室内。金刚坐在台位前,手拿电路板看着电路图,再对照元件。

一会儿,单主任进来,瞅上一眼说:“哎,蔡坷还没来?”

金刚抬头回一声:“没有。单主任又视察工作啊?”

单主任淡淡一笑走进说:“金刚,这里比职工学校舒服吧?车间就更没法比。你现在是一对一,有蔡坷亲自辅导,学的咋样,有进步吗,这电路图看得懂吗?”

金刚翻翻白眼又乜斜,忍住气哼的一笑说:“我说单主任,你啥意思?一而再的挖苦人,要是看我不顺眼,你说句话,我立马走人,我还不想在这儿呆呢!”

单主任摇头笑笑说:“从何说起,不要生气,我哪敢瞧不起你!好好好,你接着学习,我去参加厂里的会议。”话落转身走开。

金刚怒视单主任出去,叹气自语:“什么东西,狗眼看人低!”

走廊里。单主任沿走廊走向楼梯口,迎面碰上蔡坷上来。

“主任,我迟到了,厂妇联的同志找我聊天。”蔡坷打声招呼说。

“没关系,咱开发部有这个权利,不受时间限制。”单主任欲下楼,回头问,“哎,厂妇联是不是夏主任,谈你个人问题?”

“主任,您怎么知道啊!”

“哈,你现在是厂里的焦点,谁不知道啊!都在关心你。我昨天就知晓,是厂长亲自关照,要求妇联的同志尽快帮你解决个人问题。”

“厂领导如此关心,我都不知该怎么好。在以前,没有一个领导会正视我一眼,现在我好像飘了起来,您说怪不怪?”

“哈,有什么可怪的,此一时彼一时嘛!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自古如此,你飘得越高就越有价值,越能受到上级重视,这是常理。”单主任说着下楼,“人的价值在于创造财富,没财富就没有价值,比如说你的助手金刚,刚才还跟我发脾气,不可理喻。”

工作室内。金刚坐在台位前一脸闷气,无心看图纸。

蔡坷进来说:“金刚,刚才是不是跟单主任生气了?”

金刚忍着气说:“这狗东西,老看我不顺眼,总挖苦人,我戗他两句!”

蔡坷无奈地:“我不是说过吗?对领导要客气点,不能由着性子……”

“人家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你让我怎么客气?”金刚忍不住接过话头,“蔡坷,说实话,在领导眼里,跟你比,我还不如一条狗,即便是摇尾乞怜,人家根本就不感兴趣!这开发部,我不想再待下去,我受不了、吃不消,我宁可回家待岗!”

蔡坷叹声气表示理解,上前拿起电路板,耐心地:“算了,你就忍一忍,退一步海阔天空,领导不把你放在眼里,你就忍气吞声,一心钻研电路,总有一天,让他们瞧一瞧,你也有出头之日。”

金刚又好气又好笑地:“你这像是哄孩子,我现在像是落进了地狱,哪还有出头之日!”

蔡坷神情自若地:“你别瞧不起自己,我说有就有。我向单主任保证过,不出三个月,让你技术水平超过车间里那些技工,最近看你进步不小,大有希望,千万不可自暴自弃,明白吗?”

金刚叹声气说:“你一片苦心,我就一忍再忍,还能说啥!”

蔡坷松口气说:“这就对了,忍得一时气,胜过九重天,只等扬眉吐气,加油、努力。你看着电路板,开始焊接元件,记住顺序,从电阻开始,个头儿大的元件留到最后,明白吗?”

“知道了。”金刚无奈地接过电路板,垂头丧气。

蔡坷转身坐自己台位前,打开调压器和示波仪,开始工作。

……

仍在工作室,蔡坷和金刚各自在忙。

蔡坷缓缓旋动着电路板上的电位器,目注示波仪,观察着屏幕上的波形。

金刚手持电烙铁,在往电路板上焊接元件……

广场上

晚饭后,这里是一家商厦前的广场。此事亮着路灯,广场一角的石墩上有台收录机,播放着欢快的《都塔尔舞曲》,金刚和阿依娜正昂然起舞;俩人忽而牵手忽而旋转,引得不少路人驻足观看。

阿姨那舞姿柔美、灵活多变,在一招一式中寻索舞剧的创新和灵感;

金刚舞姿粗犷、刚劲挺拔,把心中的压抑通达四肢尽情挥洒……(23集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