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辰时 > 第一卷 剑意藏山
二十一章 剃度
作者:步须白  |  字数:2925  |  更新时间:2020-02-25 23:42:29 全文阅读

“定海神针......这是人间的东西吗?”辰时呆呆的道,他没想到天地间竟有如此可大可小逆转乾坤的神器。

“这神器是方丈曾经游历沧海所得,吾等也是第一次见他使用。”那僧人道。

“就凭这件神器,至玄大师也足以称之为天下第一人了吧?”辰羽由衷的赞道。

听得这兄弟俩一人一句,那僧人才发现,自己在空中竟然还夹着两个少年,无意中居然还跟他们对上了话。

“我说我胳膊怎么这么酸,你们在我腋下怎么不肯下来,就那么香吗?”那僧人怪道。

“大师......这可是几千丈的高空,我们也想下来,您总得把我们放到塔里才行吧。”辰时无奈之极,他已经快被“香”死了。

“咳咳......大师,你不说香我还没注意,这么高的地方怎么有股馊味?”辰羽突然翻起了白眼,看那样子马上就要吐沫子了。

那僧人“哼”了一声,没好气的把辰时兄弟二人用力一抛,二人惨叫着飞进了塔中。

见洪水已定,张仑飞出塔,来到至玄身边,抱了抱拳道:“大师果然好神通,洪水已退,张仑这便告辞了!”

“你要去找你师父,我们一起走便了。”至玄道。

“多谢大师!”张仑喜不自胜,没想到皇帝请都不敢请的人,他张仑却不请自去了,有至玄在,定能击退蛟龙。

当下,至玄和张仑一起往鲸城方向去了。

“大师兄,你可是把那俩小子扔进了藏经阁啊!”后面有僧人叫嚷到。

“啊?是吗?这可如何是好?诶,我们该用斋了吧?”为首的那僧人头也不回的飞了下去,其他僧人无奈的摇摇头,只能跟了下去。

他们早就过了辟谷期,哪里需要用什么斋?但毕竟大师兄圆朴是方天寺的守护,他都不管,他们又何必操这闲心呢。

却说辰时兄弟俩被圆朴抛入方天寺第一百零八层,抬头便看到了满眼的经书。

辰羽惊讶道:“这里竟然是藏经阁!哥,快来!”

说着辰羽连忙爬起,急匆匆的翻看那些经书,仿佛怕少看一眼似的。

“羽儿!你随便翻看人家东西恐怕不好吧?再说这些经书有什么好看的?”辰时见弟弟这副德行,心里有些生气。

“哥你有所不知啊!青山派虽然是天下第一大派,但这方天寺可是天下第二大派啊,而且他们的独门心法苦心咒,乃是吸收灵气的绝佳法门,不成为和尚可是看不到的!而这方天塔的藏经阁,便是存放苦心咒的地方!”辰羽急道。

“你怎么知道这些?”辰时边往经书旁走,边问道。

“青山派的文化课,除了教我们修真体系,还教了我们天下各派的修真套路和秘密,也正因为青山派对这些了如指掌,才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辰羽手上翻飞,额头冒汗,头也不回的道。

“别问了哥,赶紧帮我找吧,万一一会儿那僧人反应过来,非得把我们揪出去不可。”辰羽将一堆堆码放整齐的经书翻的极乱。

辰时打量着这藏经阁,见一排排书架的正中,放着一个小石案,案上放着一本经书,极为显眼。他走过去一看,见那经书上写着《苦心咒》三个大字。

“是......是这本吗?”辰时拿起来给弟弟晃到。

辰羽飞扑过来,眼放绿光,道:“是它,是它,就是它!没想到这苦心咒居然放的如此显眼,我反而没看到。”

辰羽连忙打开经书来看,他和辰时翻开第一页,见到上面写着——

本书作者:至玄大师。

友情抄录:圆朴大师。

纸张赞助:鹿洲书院。

……

他们一眼还没扫完,只听得一个洪亮威严的声音从塔边传来:“哈哈哈哈!被吾等抓个正着,你们这俩小子,竟然敢偷瞧本寺至高无上的心法!你们可知该当何罪!”

辰时和辰羽惊慌的连忙扔掉手中的经书,抬眼一瞧,见到了圆朴领着一众僧人正悬在塔边,怒目圆瞪的盯着他们。

“大师!我们不是故意的!”辰羽连忙狡辩道。

“来啊,把这俩小子给我扔出去!”那圆朴叫道。

“且慢!大师!我们兄弟俩确实没看到什么有用的内容,连第一页都没看完。出家人慈悲为怀,我们兄弟俩知错了,不知道可有弥补的办法?”辰时急忙道,这可是一百零八层,扔出去还能有命在?

那圆朴嘿嘿一乐,好像奸计得逞一般,丝毫没有了刚才的威严,虽是浓眉大眼,此时倒显得有些猥琐。

他道:“弥补之法倒是有的,这苦心咒只有和尚才能看,你们既然看了,这便剃度出家,皈依我佛吧!”

说着,他大手一挥,后面两个僧人似是早就准备好了一般,一人拿着一把剃刀,瞬间来到兄弟俩身边,按住他们的头就要剃发。

“不好,中计了!”辰时心中大呼上当。

“不要啊大师!你看我一头秀发多么乌黑亮丽,剃了岂不可惜?而且,我可是青山派的门人啊!”辰羽连哭带嚎带威胁的道。

可惜,他兄弟俩被这两个僧人死死按着,不能动弹分毫。

那圆朴脸带微笑,开心之极的踱过来道:“少年人,青山派不一定就那么好,你们既有佛缘,此时又在我方天寺,就此剃度出家岂不美哉?来,快剃!”

那两个僧人面无表情,手速飞快,顷刻间就将兄弟二人剃成了两个大光头——仿佛这档子事他们干的熟练至极。

“啊!啊!啊!”辰羽抚摸着自己的光头,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

辰时倒对头发没有那么留恋,虽然他天生俊俏,但他从来没在意过自己的长相。他心中只是想,留在这里当和尚肯定是不成的,他还要去找妹妹呢,须找个时机逃走。

圆朴抚摸着自己的下巴,像端详艺术品一样的看着兄弟俩锃亮的光头,满意的道:“空山,空野,你俩剃度的手艺又有长进,看这俩光头多么的圆润光泽!”

圆朴眼泛泪光,不禁被自己的殚精竭虑所感动——现如今,愿意当和尚的越来越少了,有点资质的都跑去了青山派,他再不想点办法收门人,难道要眼睁睁看着方天寺衰落吗。

圆朴想,今天也该着他走运,那张仑不知从哪抱来这么两个资质奇佳的少年,而且这俩少年小小年纪体内竟已经积聚了不少灵气,这以后还得了?所以他惜才之下才想了这么一个计策,强行将兄弟俩收入门下。

“你们强行给人剃度出家,此等行为和强盗有什么区别?”辰羽眼圈通红,恨恨的道。

“哦?看来你并非自愿。那好吧,空野,把他扔下下吧。”圆朴淡淡的道。

“师父!您看您说什么呢,弟子和你开个玩笑罢了。”辰羽急忙擦了把眼睛,嬉笑着脸道。

辰时见辰羽为了生存委曲求全,变脸比翻书还快,果然是个人才。

其实辰时对方天寺倒有些好感,因为方天寺方丈止住了洪水,救了他们的命,也救了很多百姓的命。如果他了无牵挂,必会欣然留在这里。但眼下他实在是没有时间。

“大师,您的好心我们兄弟二人感激不尽,但我们的村子被歹人杀戮,妹妹现在还生死未卜,我虽有意,但实难留在这里,还望大师开恩放我去找妹妹,就让我弟弟留在这里吧!”辰时不卑不亢的冲圆朴说道。

“哥......你......”辰羽颤抖着指着辰时,没想到大难临头,他哥哥竟然把他卖了。

“时儿。”辰时安抚的说道:“你不是正想学苦心咒呢吗,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学了。我去找妹妹,你安心在这修行。”

辰时这么说其实也是为了辰羽好,他见辰羽好高骛远,而且行事不够端正,有心让他在方天寺静静心,除除躁气。而且,如果他们兄弟二人要求一起走,这圆朴必然不会答应。

见圆朴沉吟未决,辰时又补了一句:“大师,我弟弟小小年纪已经突破了御物期,我这一身本领也是他教的,他绝对算得上天纵奇才,有大师的调教必然能成大器!”

圆朴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念在你心系妹妹,贫僧这就放你出去吧。”

“不!我不要当和尚!你别听我哥的,他比我聪明多了!”辰羽心态崩了,在地上打着滚嚎道。

“你看,我弟弟多聪明,还说我比他聪明。”辰时微笑着看着圆朴。

圆朴点了点头,道:“来,少年,我这便送你下塔吧。”

“好的大师。”

“不!不!不!好你个辰时!你等着!啊啊啊啊啊!!!!”背后传来了辰羽撕心裂肺的鬼哭狼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