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辰时 > 第一卷 剑意藏山
第二十章 神针
作者:步须白  |  字数:2346  |  更新时间:2020-02-24 09:20:59 全文阅读

灾难来临的时候,从来不会管你有没有准备好。

就像此时的辰时兄弟二人,他们在这高山一样的海啸面前,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辰时闭上眼睛紧紧的靠着辰羽,他不知道他和弟弟的真气能否破开巨浪,如果不成,恐怕会被巨浪拍的粉身碎骨。

辰时心里极度的不甘,他才刚从昏睡中醒来,却又逢此大难,仿佛这冥冥青天刻意要和他过不去。

“混蛋啊!”辰时听得头顶的巨大涛声越来越近,狠狠咬紧了牙关。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个修真者突然出现,他从空中俯冲下来,一把将辰时和辰羽捞起,一个胳膊夹着一个,堪堪避开了这即将毁灭一切的滔天巨浪。

看见脚下的海水摧枯拉朽,吞没一切,辰时和辰羽在空中惊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没有此人相救,就凭他们那点真气和那块烂木板,他们几乎是必死无疑。

“多谢大侠仗义相救!”辰时看着夹带他们飞行的修真者,感激的说道。

那修真者却不说话,面色铁青,眼角兀自有泪痕——此人正是去而复返的周易徒弟,张仑。

张仑急匆匆的往鲸城飞,本要支援师父,但他远远瞧见群龙吐水,便明白他师父多半是失败了。

而失败就意味着,他的师父极有可能已经死了。

正在空中心灰意冷间,张仑便瞧见了一路踩着破木板飞出来的辰时二人,眼见他们即将被洪水吞没,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铤而走险将他们救了下来。

“大侠......我们这是去哪?”辰羽见张仑面色阴沉一言不发,只顾着往前飞,便有些紧张的问道。

“鹿洲,方天寺。等到了安全一点的地方我自会放你们下来。”张仑冷冷的道。

辰羽对辰时无奈的撇了撇嘴——两个人被这“大侠”双双夹在腋下,多少有些尴尬。

辰时一直低头观察着洪水,见这滔天海浪也不知冲跨了多少城池和村庄,慢慢在他脚底汇成了一片汪洋。

渐渐的,整个平洲已经被完全吞没,成为了沧海的一部分。

唯一的幸存者,只有在空中飞行的辰时三人而已,平洲数十万的百姓,此时已全部葬身鱼腹。

然而这洪水并不见颓势,而是一路南下,往叶洲去了。

但好在叶洲极为广袤,大部分土地都被原始森林覆盖,人烟极少,伤亡有限。

三人在叶洲无尽的绿林上飞翔,一路无言,耳边只听到呼呼的风声和远处的海啸声。

就这样飞了一会儿,辰时望到了云雾之下的鹿洲。

鹿洲庙宇林立,高塔参天——在方天寺的影响下,鹿洲佛教兴盛,人人信佛修佛,与其他洲大有不同。

辰时见鹿洲的最中央的一个城池内,有一座高达千丈的高塔,那高塔又细又长,仿佛在天空中来回摇晃,看起来不算牢靠。

张仑带着他们兄弟俩,直直往那高塔去了。飞得高塔近处时,突然有七个僧人从高塔中飞出,拦去了他们的去路。

“来者何人?怎敢飞掠方天塔!”为首的僧人,身披袈裟,光着一个臂膀,神态威严的问道。

“大师!在下鲸城张仑,实在有情急之事,特来求见至玄方丈!”张仑在空中站定,焦急的道。

“方丈是谁都能见的吗?你究竟有何事,快说!”那僧人怒道,此人非但擅闯方天塔空域,还夹带着两个少年,尤为可疑。

“鲸城海边现群龙吸水,家师周易率三千修真者未能敌,群龙搅起海啸,已吞没平洲,流经叶洲,眼下,就快到鹿洲了!”张仑道。

那僧人神色一变,赶紧让路道:“方丈恰巧今日在塔顶修经,你快去罢!这俩小孩儿就交给我吧,别带上去了。”

张仑几乎是把辰时和辰羽从空中丢给了那僧人,便向塔尖飞去了。

辰时兄弟俩在空中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好在那僧人及时抓住了他们,并一边一个,夹在了腋下。

“今天也太羞耻了。”辰羽恨恨的想,他发誓以后再也不要被人夹在腋下,除了这两次。

张仑飞到镂空的塔顶,一眼便看到了方天寺的方丈至玄大师。这个传说中实力还要在吕子期和何逍元之上的神一样的人物,正背对着他不紧不慢的翻着一本经书。

“至玄大师!”张仑扑通一下跪在了至玄身后,道:“眼下只有您能救天下苍生了!”

至玄并未回头,仿佛早就知晓一切般的道:“一切皆有命数。那敖湛,乃千年未有之大敌,但你师父已把他暂时困住,你不必担心。”

这句话把张仑说的云里雾里,“敖湛......那是谁?”

至玄转过身来,对张仑微微一笑道:“你为了天下苍生跑来跑去,辛苦你了。”

这是张仑第一次看见至玄的模样,他震撼的无以复加,因为已经两百多岁的至玄,看起来比他还要年轻——他脸上细嫩光泽,眼中温暖如玉,让人看起来无比的舒服。

至玄面带微笑,走过去搀起张仑,道:“少年人,洪水你不必担心,我自有平息之法。倒是那龙神敖湛,我须前去亲自查看。”

张仑好像突然明白过来什么,问道:“您说的敖湛是不是就是我所见的真颜龙神?”

至玄点了点头,从高塔看向叶洲方向,此时那洪水已经清晰可见,冲毁了鹿洲的千丈长堤。

“您又说我师父将他困住,那我师父他没有死?”张仑激动的道。

至玄却摇了摇头,道:“你师父的精神力在战斗中暴涨,突破了洞虚之境。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感知到了你师父结界封印敖湛时释放的那股巨大精神力量,在那之后,你师父和敖湛的气息便一起消失了。所以,我不能确定他是否还活着。”

张仑脸上喜忧参半,喜的是他师父终于突破的洞虚之境,忧的是他仍然生死未卜。

“既然大师早就洞察到了鲸城之危,为何,为何......”张仑犹豫道,他明白自己不该也没有资格质疑至玄,但他向来心直口快,实在难以忍住。

“万般皆天命。”至玄摇头一叹,不再答话。他飞出塔顶,立在了空中。

接着,他一挥大袖,从袖中飞出一根小小的铁棒,飞向远方那正疯狂奔流而来的海水。

那铁棒以极快的速度一直飞到被淹没的平洲上方,然后极具变大——其长上接青天,下接沧海,其粗如横山大城,截源断流。

“轰隆”一声,巨大无匹的铁棒直直扎入深不见底的海水之中,搅起了巨大的漩涡。随着铁棒慢慢沉入海中,本来往鹿洲奔流的海水都倒卷了回去,一直退到了叶洲之外。最终,叶洲成为了新的海岸线。

鹿洲的所有人都见到了眼前的“神迹”,包括被震惊的一脸呆傻的辰时兄弟俩。

他们在僧人的腋下,喃喃道:“那是......那是什么?”

那僧人也呆呆的瞧着,半天才说出四个字——定海神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