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辰时 > 第一卷 剑意藏山
第一章 山下
作者:步须白  |  字数:2674  |  更新时间:2020-02-14 23:43:17 全文阅读

今年的二月初二,对于长风国的百姓们而言,是一个空前盛大的日子。

因为这一天,位于云州的青山派将大开山门,广收门徒。

一旦有幸进入这个天下第一大派修行,什么御剑飞行,高来高去,将统统不再是梦想。

更有传闻,青山派的祖师吕真君早已于三百年前白日飞升,位列仙班。

总之一句话,踏进青山派,便相当于半只脚踏进仙家地界。未来,一切皆有可能。

皆有可能......

有可能......

可能......

能......

—————从巍峨青山之中传出的这男声雄浑有力,慷慨激昂,回声久久不绝,响彻在这清晨的山谷里,甚至百里之外都能听到。

“爹,娘,快些走,快些走!”在山谷的翠绿小径上,一家五口正在匆忙赶路。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四岁的小男孩儿,叫做辰羽,他一边跑一边回头喊,小脸上既着急又兴奋。

跟在这男孩儿后面的是一对中年夫妇,当丈夫的腿脚有些不利索,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呼吸粗重,已是有些疲惫了。妻子较丈夫年轻力强一些,她怀里抱着一个仅两岁的女娃娃,走的不徐不急。那女娃娃大大的眼睛蒙了些水气,一路嘟着粉嫩的小嘴儿,很有些不高兴,可能是还没睡醒。

在这夫妇身后几步远却还跟着一个小男孩儿,他是家里的老大,叫做辰时。他偶尔环视下四周的环境,似是在警戒着这山谷里可能会出现的野兽。

虽是老大,他也不过才五岁而已,却隐隐有一股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

“不行了,歇会再走罢。”男人用手拍掉路旁木桩上的一层薄雪,慢慢坐了下来,大口喘着粗气。

“爹!快起来,五年才一次,晚了可就晚了!”辰羽见他老父亲非但没快些,甚至还坐了下来,赶紧飞奔过来薅拽着父亲的衣领,一边说一边用力的摇晃——他快被气哭了。

男人连说“好好好”,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给儿子赔着笑,看起来更加辛苦了。

“羽儿!”女人嗔怒的吆喝着儿子的名字,但辰羽根本不理,只是挂在他父亲的脖子上耍赖撒泼。

女人无奈的摇摇头,不再管他,转而宠溺的对怀里的女儿说:“亦宝乖,你以后可不能像哥哥一样调皮哦。”

辰亦“哼唧”一声,不耐烦的抬起白嫩的小手,照他娘的脸上胡乱挠了一把,然后把头转向一边,继续嘟起小嘴生闷气。

眼见男人的脖子都要被辰羽摇晃断了,辰时终于走过来对辰羽说:“小羽,我们来比谁能先爬上那棵大树好不好?”

“好,我先爬!”小孩儿的脸说变就变,辰羽立即从他父亲脖子上下来,跑向旁边的那棵大树。别看他小小年纪,身手倒矫捷,手脚并用一下子便爬了两个他那么高。

父亲母亲给了辰时一个赞许的眼神,皆想,没有老大可咋办。

辰时看着弟弟越爬越高,便走到树底下,说:“你慢点爬,小心掉下来。”

辰羽天生好胜,他听着哥哥的话,反倒越爬越快了。

“感谢大家久待,青山派门徒大考还有半个时辰开始,下面先请大家欣赏御剑飞行表演……”力量充沛的男声再次在山谷间响起。

“快快,要开始了!”辰羽赶紧爬下了树,再次奔向他的父亲。

男人赶紧站了起来,“走走,来得及,就剩十多里路了。”

一家人刚走没一会儿,只见辰亦激动的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指向天空,用稚嫩的声音高喊着:“仙女仙女!”

一家人愕然抬头,见晴空之上,一绝美女子正御剑破空而来。

那女子立于一把剑上,剑飞在半空中,只见她白衣飘摇,青丝绕颈,却不是仙女是谁?

一家人仰头看向天上,都呆住了,他们的心里砰砰直跳——第一次,这是他们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御剑飞行的修真者。以往,这些修真者高来高去,地上的人们也分不清那些天上飞的究竟是人还是鸟。

那女子离地面不过五丈高,她也看到了在这苍翠小路上的一家人,她慢慢飞过他们头顶,似是有意看了两眼辰时和辰羽,随后便去的远了。

“仙女姐姐看......看我了......”辰羽站在原地,激动的磕巴起来了。

辰时依然呆呆的看向那女子消失的方向,除了见到真的修真者的激动和震撼,他竟然对这女子有种莫名的熟悉。

“好了,快赶路吧,老辰。仙女么,山上多的是。”母亲见老辰看的呆了,嗔怪道。

越往山里走,路上的行人越多,有富家少爷,官宦子弟,贵族千金,也有像辰家这样普通的乡间百姓,大家脸上都是极其兴高采烈的神色。

不多时,辰家一行人终于赶到了青山脚下。

只见山脚下黑压压一大片也不知有多少人,好一个热闹非凡——有摆摊吆喝叫卖的,有算命的,说书的,杂耍的,有卖各色吃食的,还有在空中御剑表演的——这青山下,俨然成为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大型市集。

“看呐孩子们!这青山多雄伟,多陡峭,多险峻,多壮观!你们看青山的这五峰,像不像人的五个手指头?好家伙,直插到云里!”老辰也激动了起来。

“孩子们,跟紧些,莫要乱跑。”辰氏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紧张了起来,把辰亦抱的更紧了些。

辰时拽住正往人群里扎的辰羽,紧跟在父母身边。但他毕竟也是小孩儿心性,也好奇的看向这些从来未见过的新鲜玩意儿。

“爹,走了一上午了,我们吃点东西吧好不好!”辰羽见到前面有一个小摊在卖贺洲的牛肉面,只见面条爽弹,锅中肉香四溢,他馋的厉害,便哀求老辰道。

“好好好,离这个什么门人大考还有些时间,难得这么热闹。”老辰笑道,他偷偷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昨日拿獐子换来的几块碎银,应该够吃几碗牛肉面吧?

到了摊儿前,一家人找地方坐了,要了四碗面,老辰兜里还剩下一块碎银。

“辛苦打来的獐子,就值这几碗破面,在家吃面他不香吗?”老辰心里苦,但嘴上还是吸溜的津津有味。

“爹,什么是门人大考啊?”辰时一边吃,一边问老辰。

“这个嘛,就是收徒要考试呗,可能考试通过了才能成为青山派的门人。但是我听说以前青山派收徒从不考试的啊,都是门人们在人群里挑选孩子,选中谁就带谁走了。对吧,孩儿他娘。”老辰道。

“嗯嗯。”辰氏忙着喂辰亦吃面条,也没听老辰在说什么。

“唉,看来这次你们兄弟俩悬了。除了打猎,爹什么都没教过你们,怎么考得过啊。”老辰嘴上叹气,心里却有些窃喜。倒不是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出人头地,只是一入山门深似海,如果一旦进青山派修行,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到自己的儿子,哪怕他们在自己身边多呆些年头,大一些再去也是好的。

这次权当来看热闹吧。辰氏也是一般的这么想。

老辰正美美的喝着面汤,却听辰羽“哇”的一声就哭了。

“怎么了儿子,烫嘴了吗?”辰氏急忙摸着辰羽的脸问道。

“要是考不过可怎么办啊!万一出的题目我不会呢,我们也没上过学堂。”辰羽越哭越伤心。

“没事的,小羽,题目还没出来,万一是比爬树呢?再说了,就算考不过,哥哥也会陪你的,大不了五年后我们再一起考!”辰时安慰道。

“对啊,哥哥。”辰羽一下不哭了,呲着牙对哥哥笑。从小到大,他的哥哥总能把他哄好。

“哥哥羞羞!”辰亦划着自己的脸对辰羽吐了吐舌头。

“哈哈哈哈哈,你看老二,你妹妹羞你呢。”

“哈哈哈哈。”

在这热闹喧嚣鱼龙混杂的地界,辰家一家人也像在自己家中一般地开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