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镇世仙尊 > 第一卷风云界——田野藏麒麟
第1章被放弃的少年
作者:江水东流  |  字数:3944  |  更新时间:2020-02-29 23:57:13 全文阅读

清晨,东方的天空刚刚放亮,雾蒙蒙的,方家练武场上,此刻,已经有一个青衣少年,在拼命地跳跃、俯卧、提拿锻身石。

此刻,他浑身上下肌肉绷紧,大汗淋漓,体内流出的汗水,湿透了少年的一身青衣,少年脚下厚厚的浮尘,也被他身上点点滴滴的汗水打湿,可见少年是多么的努力了。

看这个少年的模样,也就约莫十一二岁的样子,他生的眉清目秀,身材修长且瘦弱,一身单薄的青衣,消瘦且稚嫩的小脸上,满是坚韧不屈之色。

不知过了多久,东方的朝阳已经缓缓升起,洒下了万点璀璨的金辉,照亮沉寂了一夜的天地,唤醒了沉睡着的万物生灵,少年拖着疲惫到了极点的身子,缓缓地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稚嫩的少年略做冲洗,准备吃早饭时,平日里,一个很少见到的黑衣老人,突然来到了他这里。

"方青少爷,家主让我通知你,明天一早,请青少爷随大爷三爷,前往紫铜矿区走一趟,取回这批紫铜矿石!若是紫铜矿区需要人员看守,青少爷就暂时留在那里吧!"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仆,背负着双手,苍老的面容上满是傲然,他忽然来到少年所在的小院,对着庭院中的青衣少年开口道。

这个老仆是方家当代家主,方有仁的贴身管家,名叫苏言,是方家当代家主自小的随从,曾经救过方有仁一命,据说,他如今也有衍气境六重天的修为。

所以,当代家主方有仁,对他非常信任,一些命令或者指示,都是通过这个苏言来传达,甚至方家有些事情,方有仁就全权任命苏言去做了,不需要经过方有仁的批复,可以想象,这个苏言的权利该有多大了。

"苏管家,只有我和大伯三叔前往吗?其他人呢?"

少年方青眉头一皱,小脸当即就变了颜色,他心中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所以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老管家苏言,背负双手,冷眼看着眼前的这位小少爷,眼中快速掠过一抹不屑,但还是回答道:"家主只让老朽通知你,其他事情老朽就一概不清楚了!"

"嗯,谢谢苏管家,我知道了!"

方青看着眼前的苏言,发觉了他眼中闪过的不屑之色,忽然明白了什么,方青看着庭院中的花花草草,眼神没有焦点,开口对苏言道谢。

方家人都知道,这个老管家苏言是不能得罪的,方家很多消息、指令都是他来传递,苏言可谓是当代家主方有仁的亲信了。

方有仁身为方家当代家主,这个传承了二百多年的家族,繁衍至今,人口也达到了几百人,他每日事情繁杂,方有仁与苏言二人,在方家可以说是位高权重。

看着苏言缓缓离去的背影,方青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他没有怀疑这个命令的准确性,方青是方家嫡系传人,外出护卫紫铜矿石、留守矿区这种命令,凭他苏言还不敢凭空捏造。

"爷爷,您这就要放弃我了吗?"

方青眼中无神,面色哀伤,有无尽的不甘之色流露,他看着西南方向,那里就是方家家主居住的庭院,也是方家的中心位置。

方家位于柳林镇,是柳林镇三大家族之一,依靠紫铜矿起家,二百年前,方家初代老祖方纵横,与他两位兄弟秦明月、石化云同时崛起于开泰城。

而后,三人联手剿灭了,当时位于柳林镇区域的马匪,一举建立了如今的三大家族,自此立足于柳林镇。

柳林镇隶属于开泰城,而开泰城则是隶属于,风云界东武域,四大皇朝之一的凌云皇朝。

据说,凌云皇朝统治的疆域辽阔无比,疆域内有九大城池,而开泰城就是九大城池之一,也是最边缘的城池。

方家老祖方纵横,初步建立方家后,膝下留有两个儿子,分别是老大方山海,老二方山河,这两个儿子继承了方纵横的天资,快速崛起,修为进境极快,名扬柳林镇。

老二方山河,膝下有三子,当代家主方有仁,乃是方山河的大儿子,其下还有方有礼、方有义兄弟二人。

老大方山海,膝下有四个子女,分别是方有智、方有信、方有诚、方紫玉。

方青在方家算是一个另类,他就从来没有见过母亲,具体是什么原因,方青也不清楚,父亲终日沉默不语,从来没有对方青讲起这些事情。

方青的爷爷方有仁,乃是方家当代家主,今年五十多岁了,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方不弃,二儿子方不悔,三儿子方不散。

方青的父亲方不悔,年轻的时候乃是方家有名的修炼天才,修为境界进步极快,很早就名扬柳林镇。

十二年前,方不悔二十三岁,已经到了衍气境九重天,震动了柳林镇,被誉为柳林镇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那一年,意气风发的方不悔,想要独自游历凌云九城,意图突破到衍气境巅峰,跨入通脉境。

谁料到,一年后,令人惊爆眼球的事情发生了,方家天才方不悔,衣衫褴褛的重伤归来,怀抱着一个不足满月的婴儿,那就是方青。

在方家长辈仔细询问下,发现了方不悔的修为已经有所提升,突破到了通脉境一重天,但是,他的全身经脉却被破坏,永远停留在通脉境一重天了。

可以这么说,方不悔自此沦为废人,以方家的财力底蕴,是不可能为他治疗好的,那种伤势,很可怕。

当代家主方有仁勃然大怒,连续扇了方不悔几巴掌,自此,方有仁闭关半年后,才渐渐平复下来。

一代天才方不悔沦为废人,成为了整个柳林镇,众人津津乐道的话题,等到方青六岁时,开始步入修炼一途。

而此刻,方家人却发现他,方青整整一年的时间,都没有突破到炼体境一重天。

如今,方青十二岁了,只有炼体境三重天的微末修为,这还是当代家主,方有仁格外照顾的结果。

数不尽的资源,就堆积了一个炼体境三重天的废物,令当代家主方有仁,失望到了极点,他心中的一点幻想也被破灭。

曾经的儿子方不悔,那是何等的天才,却不料,他的儿子方青如此不堪造就,连方家下人都比他强的多了。

连续倾注了这么多资源,令方家上上下下都有怨言,直到今日,方有仁终于对方青失去了信心,不再关注他,在家族会议上,决定将方青调到紫铜矿区。

"青儿,发生什么事了?"

忽然,方青身后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这声音沙哑,像是很久没有开口说话了。

转过身,方青看着眼前两鬓灰白的父亲,这就是曾经被誉为,柳林镇顶级天才的父亲方不悔。

"爹,我是不是很没用?我是不是就不适合修炼?"

少年方青语气有些哀伤,神色黯然到了极点道。

"你的努力,方家上上下下,全部都看在眼里,这些年,你所付出的努力,绝对超过了方家任何人,只要你自己对自己有信心就好,总有一天,你会开窍的。"

方不悔无限怜爱地看着眼前的儿子,这是他与她所生的儿子,唯一的儿子,当年事,他不悔,永远不悔,即便是如今被人冠以废人之名,他也不悔。

"可是爹,今天苏管家前来通知我,要我随大伯三叔去紫铜矿区,还说,如果紫铜矿区缺少人手,就让我留在那里!您知道吗?爷爷他放弃我了!"

方青说着说着,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了,他非常自责且伤心。

"什么?"

方不悔脸色剧变,神色难看到了极点,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方有仁,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无疑就是,打算放弃了对方青的培养。

父子二人一下子没有了言语,都是难过极了,想起柳林镇众人,对他父子二人的称呼:‘废物父子’。

方不悔眼中满是伤感,自己可以承受这种羞辱,但是他的儿子,绝对不能这样下去,这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我去找你爷爷!"

方不悔抬脚,就要去方有仁的庭院,打算请求他父亲收回成命,却见大门外进来两个中年男人。

"大哥,三弟!"方不悔叫道。

这是方不悔的两个兄弟,老大方不弃,老三方不散!

"二弟,不用去了,父亲也没有办法,这是整个家族的意思,山海爷爷一脉,有智大伯,有信、有诚两位叔叔,极力反对继续培养青儿,有礼大伯、有义三叔默不作声,想必他们也是这个意思!"

老大方不弃有些无奈地看着方青,眼中满是希冀。

"二哥,我说句公道话,与其让青儿留在家族遭受白眼与磨难,倒不如放他出去,也许机缘巧合下,就有可能开窍呢?"

方青的三叔方不散,开始斟酌词句道。

"你……"

方不悔脸色一变,他瞪着自己的三弟方不散,没有想到自己的亲弟弟,如今也会这样说,这让他失望到了极点。

"青儿,你自己的意思呢?"

大伯方不弃,此刻却是转头看着自己的侄儿,这样询问道。

看着父亲暴怒的样子,再想想自己这些年在方家过的日子,兄弟姐妹们没有几个真心对自己好的。

甚至,私下里有太多的风言风语传来,自己委实占了他们的修炼资源,在这个世界上,实力才是第一位的,所谓的亲情,在实力面前,又算的了什么呢?

就像前些日子,在修炼场上,大爷爷方有礼的孙子,三爷爷方有义的孙子,故意在自己面前提及,秦家、石家的弟子如何如何的废物,如何如何的不堪一击,那是什么意思?那是故障说给自己听的啊!

连自己亲爷爷兄弟的子嗣,都如此对待自己,其他人呢,山海太爷爷一脉,想必更加不会将自己放在心里吧?

如果不是自己的爷爷还是当代家主,恐怕自己父子,连待在方家都很困难吧!

山河太爷爷与山海太爷爷,两人早已不问世事多年,对家族的一切,都放给了子孙后代,而后一心专研武道,已经十几年不显人间,在家族密地闭关。

两人最近出来的一次,还是方不悔重伤回归家族的那天,探查了方不悔的伤势后,两人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两位老祖宗而后瞬间离去,不再关注这个家族天才,废了的天才就不再是天才了!

"大伯三叔,侄儿同意家族的决定,去紫铜矿区守矿,也许可以有机会突破,也说不定呢!"

方青瞬间想通了所有东西,不再纠结家族的冷血,除了自己的父亲外,他对方家上上下下都没有感情。

即便是眼前的大伯方不弃,与三叔方不散也是如此,他不是傻子,今天大伯三叔一起来到这里,就是决定了自己的命运。

方不弃方不散目光微动,皆是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但是方青是何等敏感,受了这么多年的白眼,他的神经可谓敏锐到了极点。

任何人的面部表情有何异动,他都能感受的出来,方青的肉身修为是很差,但是,他的精神意志,却坚韧到了极点,一瞬间就感受到了,自己亲大伯与三叔的面部变化。

心中有些悲凉,方青闭上了眼睛,片刻后,再睁开,对方不弃方不散道:"明天一早,我随大伯三叔一起去紫铜矿区!"

"青儿,你……你才十二岁啊,如何去的了那里?"

方不悔难受至极,脸色哀伤不已,他对家族的冷血感到了由衷的悲哀。

"爹,您不必担心,守矿未必就是没有活路的,也许我突破的契机,就在那里也说不定呢!"

少年方青的心态,在这一瞬间端正了下来,他不再怨天尤人,男儿当自强,路是自己走出来的。

江水东流
作者的话

东流的新书,希望各位书友支持,此书,东流筹划已久,不完结,不会开新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