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盗高一尺 > 正文
前言
作者:我叫石丑牛  |  字数:3901  |  更新时间:2020-03-03 15:47:50 全文阅读

第一节(一)路见不平

“抓住他,抓住他!”

“这次千万别让这无良商贩跑了!”

…………

公元1997年,农历九月25日。

北京的一条胡同巷子里正在上演一场灰尘滚滚的猫捉老鼠。

但见一脸若面盆,身若木桩的矮胖子,正十万火急“刺溜刺溜”推着一辆板车,可怜那板车年久失修,两个木头轮子在巷子里几经颠簸,多次差点大限将至,一命呜呼,却顽强的陪着此人硬是走遍了逃跑路上的九九八十一难。

板车上装的尽是不堪入目的杂志光碟,封面之上,异常露骨。常人道“一叶落而知天下秋”,而这杂志光碟,的确是看着封面便能猜到里面的内容了。

每当此人因为要跨过脚下的障碍物不得不趁机起跳时,那无数杂志便随之一抖,散落了满地,造福了许多后来者。

“哈哈,小辣鸡,想追上我金元宝,你还早得很!”

巷子里灰尘迭起,你争我跑,一时间这几千道的胡同口鸡飞狗跳,成为了一处没有硝烟的战场。

“别跑!”

“金元宝,有种你别跑!”

十几个穿制服的手拿警棍,鼓起了腮帮子在后面追着前方又蹦又跳还不忘惦记逃命的胖子,金元宝充耳不闻,得了空双脚不停,却转过身“略略略”对着十几个穿制服的做着鬼脸。

“你叫我不跑我就不跑,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可恶!

如此嚣张的气焰,顿时气得后方一众原本岔了气的更加肾疼,咬牙切齿,发誓今日非要逮到他不可。

一边逃命,一边忍不住的回头看了好几眼被自己落下的沧海遗珠,眼中尽是无可奈何又不得不离开的怜惜。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便宜你们这帮孙子了。”

他身上胡乱套着一件小褂衫,褂衫上尽是油渍污团,其四肢短小,但是跑起路来宛若陀螺一般,是乘着风驾着云的,跑的飞快。

而当身后十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卫模样的人在巷子里朝着他冲来时,北京纵横交错的胡同有如那山路十八弯的叠加版,耳边似乎还有那辆破旧板车的“滋溜滋溜”声,但是已经看不见那人了。

“呼呼——”

一众制服弯着腰大喘气,擦了擦汗“那孙子怎么这么能跑?”

其中一个拍了拍方才那大喘气的“你也不想想,从吉林、山西、黑龙江……一路被撵到这北京来,这厮只怕就差一个奥运小金人了。”

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此时空荡荡的巷子,连那破板车的声都听不到了,显然那胖子已经跑远了。

“走吧走吧。”

十几个穿制服的无可奈何的转身回去,其中一个用警棍顶开帽子,忍不住烦躁的抓了抓秃顶的头发。

“这无良商贩,下次被我看见,非扒了他的皮!”

“踏踏——”

离方才不远的一个巷子内,一个极为猥琐的大头上顶着一本情色杂志,脸上蒙着两片光盘,掩耳盗铃的从一角探出头来,观察外面的动静,见那些穿制服的已经离开,霎时间一蹦三尺高,开开心心的从巷子里窜出来。

“哈哈,天不亡我金元宝,财运亨通落我家!”

此人身高极短,在那五六十公分的板车上,也只能冒出一小截,胸口那一个油手印,赫然便是被方才那些制服追赶的人了。

金元宝又逃过一劫,喜滋滋的将板车上的全部家当都藏在现在看见的鸡窝旁,四处瞅了无人,开始拿出镜子梳妆打扮,一会儿后,从巷子里再钻出来的,却是一个手握着两个铁核桃,一身古董贩子打扮的肥商了。

“今日出门未看黄历,刚刚摆摊便被盯上了,现在本大爷要去找回场子,收点利息了。”

金元宝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装饰,骤然见到自己大腹便便正围着的三无产品裤腰带,那裤腰带瘦瘦的装饰着几点指甲盖大的翠玉,在手里晃晃,还能像不倒翁一般左右摇摆,哈哈一笑“好,现在你就是董鄂妃的裤腰带了。”

摸了摸下巴“现在就广场上人多,大妈也跳完广场舞了,我去也——”

刚准备抬出左脚,瞬时间,一只手搭在了金元宝的右肩上,金元宝脊梁骨一麻,本能的想往前窜去,却此时憋红了脑袋,也使不出自己的龙象之力,腮帮子一瘪,有些泄气,却与此同时极为魔性的鼓起一丝讨好的笑容“大哥,扯裆了。”

“你是金元宝?”

这声音严肃端正,铿锵有力,且还含了一丝杀气,这绝逼不是善茬啊。

金元宝本能的想跑:这他娘的一板一眼的,难道?

金元宝咽了口口水转过头去,但见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长相看来极为刚毅的男人,这个男人约莫三十上下,戴着眼镜,气质出众,四肢看似平平无奇,却隐含着积蓄的力量。面部棱角分明,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虽然也看不见眼睛,但其面部整体与五官挤在一起生长的金元宝截然不同。

此人穿着一身笔挺阔直的西服,好像是那传说中的总统贴身保镖。

“大哥,”金元宝有点难看的挤出一个笑容“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那人面部没有丝毫表情,却右手微微用力“我已经捏住了你的肩胛骨,只要我再用一分力,你的右肩就是永远的粉碎性破裂。”

右肩剧痛绝不是作假,这男人脸上的表情也不是开玩笑,金元宝登时哭丧着脸“大哥?难道是之前我卖的盗版光碟被你发现了,特意来找我退钱吗?我这就退给你,只求大哥饶我一命,我已经金盆洗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哎——疼疼疼——”

右肩剧痛更加,那人冷冷的“我问你答。”

金元宝完全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瘟神到底是什么来头,只得憋屈的点了点头,却暗暗想:如果呆会他要将我扭送到局子里去,我就借机上厕所,然后溜掉,到时候换个地方,老子带着董鄂妃的裤腰带重新开张,海阔凭鱼跃,看你怎么找到我。

“我问你,你的父亲,是否已经找到了刘荆的墓穴在哪里?”

金元宝听到这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奇怪的抬起头“哎?”

第二节(二)无船回还

中国——

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之上——

此岛并不很大,岛中的全部资源都被用来建造了一座军事基地,军事基地外并没有设置碉堡般的围墙,而是四面设置了铁丝网笼,这铁丝网也并非是普通的铁丝网,铁丝网上都通了能在任何生灵接触的瞬间便足以致使的电流。

基地只有一个大门,每个星期的生活必须,都是经由开到小岛上的轮船“轰轰”运来,而除此之外,这座与世隔绝,不被标在中国地图之上,绝对隐蔽的岛屿,便没有任何的来客。

这座岛是新中国建国以来最秘密的军事基地,也是中国现代化最为神秘的地方,除了相关人等,任何人都不会知道这座孤岛的存在。

靠近孤岛的渔船,在来到这一片海域时,渔船上的精密航海仪器便会被不知名的信号扰乱,却在几秒后恢复正常,而那时关于这一片海域的所有存在,已经被极为精妙的手段划掉。渔民的记忆里,最多也只会留下“此地信号极差”这六个字的印象而已。

因此种种,这座军事基地从未被任何别国发现。

1957年10月4日,苏联发射了世界第一颗人造卫星之后,美国、法国、日本也相继发射了人造卫星。中国与1970年4月24日也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截止1992年底,中国共成功发射33颗不同型号的人造卫星,却这33颗人造卫星无一例外,都是为了这座特殊的军事基地而研制发射。

发射卫星的真实目的,乃是为了研究出,如何在他国发射卫星时,能使得他国的人造卫 星接收器,在扫射到这一片区域时,关于这一片区域的任何信息,会被有效的屏蔽掉,在发射了33颗卫星后,终于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地图上虽然没有标注出来,却在最严密的档案室中,留下了一串绝密的数字:东经40.458148,北纬93.39315。

军事基地的内部有四个高耸的瞭望台,又是可以攀爬上去的塔楼,却上面时时刻刻站着全副武装的看守,其内部有用最好的隔音器材装备的房屋,但是大都也只有地面一层,也就是说,在这片军事基地中,除了那四座塔楼,别的建筑物都不会出其右。

此刻是北京时间,下午一点整,公元1997年,农历9月23日。

军事基地的最深处——

一张长四椅,宽一椅的作战桌子前,端正的坐了十个身着军装的人,以最靠那满满一整墙军事计划的人为尊,其余人皆面带肃色。

“此次作战宗旨,明确了吗?”

“明确!”

“作战任务,知道了吗?”

“知道!”

“下达的指令,清晰了吗?”

“清晰!”

“派出的特种兵,找到了吗?”

…………

静。

????

为首男人看向左右,左右张口结舌,似乎还没有头绪,男人脸带愠色“火烧屁股了,居然连人员都没有找到,难道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吗?!”

一个年轻一点的男人有些犹豫的看着他“组长,本来是派出了北大历史考古系的姜教授和他的高徒,以及特殊小组出动,组成的十人出征队伍,但是——”顿“姜教授不知为何,卷入了一场交通事故,意外身亡,他的博导弟子同坐一辆车,受的伤倒没有那么严重,但是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

男人愤怒的“什么狗屁意外,我看分明就是他们的人干的,今天一个意外,明天一个意外,截下了我国运回大陆的珍宝,将船扣在了英国港口不谈,借故生事,现在居然还将手伸到头上来了,这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啊。”

“组长,您看,我们要不再将计划延后一段时间,重新物色新的人选?”

“物色个毛,等你物色完,那边煮熟的鸭子都飞了,还物色?我已经给了你们六个月的时间,你们就是这么给我办事的?把要出征的人送到别人的眼皮子底下引颈就戮?”

几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个女人试探性的“既然刻不容缓,那组长现在的意思是?”

“之前在发掘陕西秦始皇陵中,不是有个年轻人不错么?叫什么来着?”

女人有些讨好的笑意“章青。”

“对,就是那小子,虽然冷了一点,古怪了一点,但是教官在向你汇报工作的时候,不是说每一项成绩都是优等第一嘛?那就派他去好了。”

女人迟疑的“章青每一项成绩是不错,可是上次也是在姜教授的带领下才顺利——”

“姜教授姜教授,人已经没了,你们才知道姜教授!既然姜教授没了,就给老子再重新找一个,不就是去找一把钥匙吗?到了那里,因地制宜,再让章青自己找几个人,跟他一起去,只要能通过考核,组织同意在合理范围内,给他提供最大的援助!”

女人与旁人面面相觑,似乎觉得这个条件有点太莽撞了点“组长,章青没问题,但是旁人未必如章青,一时间国内也再没有顶尖的教授堪比姜教授,属下看,不如从国外请一个,从长计议。”

“啪!”

男人重重的一拍桌子“这事就这么定了,两个月内,如果我再在下一次开会时,没在我的办公桌上看见我想要的东西,你们就全都滚回家种红薯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