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轮回剑谱 > 正文
第51章 杀了你,太便宜你。
作者:聆郎  |  字数:3181  |  更新时间:2020-04-01 00:02:31 全文阅读

  

   南宫庭院

白布飘扬,大院内花圈满地,家丁满堂,只为祭拜已故南宫笑笑。灵堂内一口精致大棺,稳稳停在中央,周围堆满鲜花。

南宫齐齐跪在灵牌前往铜盆丢着冥钱,火焰熊熊燃烧。灵堂两侧跪着南宫家族的人们,腰间系带白绫,神情严肃哀伤。

南宫夫妇最在一侧满脸愤怒,候青柔通红双眼凝视那口精棺,杀光尽漏。

“游管家,可有找到穆萧下落?”候青柔冷冷发话 。

她身后站着一位弱不禁风的老人,枯瘦面庞上双眼如鹰,盯着前方。他是南宫庭院管家-游鸿。

游鸿老手一拱:“还未发现踪迹,还在抓紧查探之中。”

“管家,管家 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从院外冲了进来,一个身穿南宫庭院服饰男子,慌张而至,眼看面前是灵堂,才意识自己莽撞,一下子噗通跪地,不敢言语。

“什么事情慌慌张张”游鸿话间瞟一眼候青柔,此刻看她满脸黑线,可见对这手下突然闯进来很不满意。祈祷这小子能说点有用的吧。

“杨顶在酒馆里喝酒与人发生冲突,被人挑断了双脚,您快去看看吧”来人一口气把话说明。

游鸿越听越来气,杨顶是自己派去找穆萧的,怎么就跑酒馆里去喝酒了,这都什么时候了,心里没点数。

“混账东西……”游鸿大怒,一脚踢在男子身上,后者被踢出院外。

“游管家,这就是你说的加紧探查吗?”候青柔长发忽然扬起,右手一探,隔空掐住游鸿脖子,咬牙切齿怒道。

被无形力量掐住的游鸿,顿时一阵慌乱,感觉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

嗦,一直不说话的南宫云慕霍然站起来:“好了,还嫌不够乱吗?”

候青柔放开游鸿,冷漠怒瞪南宫云慕道:“堂堂一个南宫庭院,竟然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抓不到,难道要让我亲自出去抓吗?好,既然你无心报仇,那我自己去。”

  候青柔暴怒,内心崩溃的她,已经肯定穆萧就是杀南宫笑笑的凶手,此时此刻只想亲手把穆萧千刀万剐。

  “夫人冷静一下吧,就算穆萧再有能奈,谅他也不敢闯入南宫庭院来行刺,除非他是真傻子。所以我们要冷静好好想想”南宫云幕在候青柔耳边轻轻安慰,随后贴耳附语:“我怀疑是我们院内的人所为,只是如今笑笑尸骨未寒,我们要先忍忍。待查出来是谁,我一片一片割他的皮,剁他的骨头。”

  候青柔听着,她脑子里鬼使神猜的闪过凌高原的影子,随口说道:“高原呢?”

“是啊,一直未见”南宫云慕这时才想起来,凌高原已经一日不见。

  候青柔没多说,这时情绪稍微缓和,看在笑笑的面子上,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大发雷霆,但对于游管家,确实让她火冒三丈。派出去的人不但没有找到穆萧,还有闲心在酒馆里喝酒,这不是不把命令当一回事吗?

  “游管家,那几个人都杀了吧!”候青柔冷眼怒视游鸿命令道。

  南宫云幕站在一旁,不说话。

  游鸿闻言大惊,他们几个可都是自己培养出来的亲信,这可让他如何下手?讪讪伸手欲礼:“这……”

后轻柔美目如霜看着游鸿咬牙低吼: “还要让我再说一次吗?”

南宫云慕伸手制止,不让游鸿再说下去: “游管家,依夫人所说的办吧”

“是”

游鸿心情沉重,低声答应。那几人都是他的亲信,现在让他去除掉他们,这般残忍如何下手?只是主子之命不可为啊。

游鸿拖着沉重步子向灵堂走去,就在这时,又有人来报。

“城主大人,凌公子回来了,”来人单膝跪地禀报。

南宫云慕淡淡回道:“去,让他进来”

来报之人退下 不一会,两个南宫庭院的杂役抬着昏迷的凌高原,走进设灵堂的院子。

见此一幕,南宫夫妇两霍然起身,疾步如风走到凌高原身旁,此时凌高原正被用绳子结成的网担着。

“这是怎么回事?”

南宫云慕吃惊看着昏迷的凌高原,一身褴褛衣衫,满是被撕扯的痕迹。伸手一探,凌高原气息尚在,只是手脚筋脉皆已尽断。

“方才有人将他放在外墙,守卫巡逻发现的”杂役讪讪说道。

“好狠毒的手法,他这辈子算是毁了”南宫云慕咬牙切齿,他怎么也想不到,南宫庭院这两日接连出事,让他有点自顾不暇。

“给我弄醒他”

就在南宫云慕气火攻心之时, 他背后的候青柔双眼如剑盯着凌高原喝道。

“夫人,要不……”

“弄醒他”

南宫云慕本想叫人带凌高原下去先疗伤,看到此刻候青柔火气大冒,也只能依她之意。

医人救命这种事当然要交给南宫御用大夫裘宁忠,他从人群中走出来,袖口扬起,数枚金针向凌高原胸口射去,扬手缓放,源源真气顺着银针引入凌高原身体。

几分钟后,凌高原轻咳一声,双眼微微睁开。数张脸遮住他的上方,他微米眼睛扫视一下,当看到南宫云慕和候青柔的面庞时,他双眼忽然睁大,恐惧的瞪着两人。想要爬起来 ,才发现自己手脚已经被人挑断筋脉,只是这时被一股真气护住才没有痛感。

“舅舅,舅妈,对不起,对不起……”凌高原没等别人问话,豆大眼泪从他眼眶涌出,冲刷着他脸上凝干的血渍。

“对不起?”候青柔眉头紧皱。

南宫云慕听到也感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在这时,原本在灵前不停稍烧着冥纸的南宫齐齐,这时忽然冲出来。

伸手掐住凌高原的脖子:“你说,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杀了姐姐?!”

凌高原垂涎老姐已久,南宫齐齐平日不说,心中跟明镜似的。

啪,南宫云慕忽然甩去一巴掌,打在南宫齐齐脸上,大怒:“你要做什么?”

“爹,这个畜生,一直暗地里……”

南宫齐齐刚要说出口,可就在这时,凌高原却先说了出来,他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眼神里充满痛苦:“舅舅,给我个痛快,我不是人,我失手杀了表姐,哇哈哈……”

泪与鼻涕交加,凌高原瞬间大哭。

“什么,是他杀了小姐?”

“老爷从小把他养大,怎么可以这样?”

“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

所有人震惊看着凌高原,谁也没有想到,杀小姐的人竟是他 ,南宫家丁们顿时口诛凌高原。

南宫云慕震惊看着凌高原,突然后退几步,就要往后瘫坐,好在下人及时扶住。

“为什么?为什么?!”

候青柔顿时咆哮,血红双眼看着躺凌高原,竟然是他杀自己女儿的凶手。

“都怪她,都怪她非要反抗,如果她从了我,也就不会死了”凌高原看着怒气滔天的候青柔, 竟然有些错乱,语无伦次:“都怪你,非要让她嫁给什么易家公子 都是你害了他。”

凌高原神情激动,这时已然忘却何是死亡。

南宫云慕一听,顿时暴走,一脚将凌高原,狠狠踢到院墙角,咆哮怒吼: “住口,你这个逆子,当初真不该留着你,还把你养大。”

想起当初他爹凌云背叛南宫庭院,被家法处死 。他娘也就是自己亲妹妹,生他之时难产而死,临了还求自己给凌家留下香火,才给他跟随他爹姓氏,想不到如今却成了自己的祸害。

“我后悔,后悔留你这个祸害,我今天就杀了你。”南宫云慕杀机顿起,灵堂白布凌乱飘扬。

在场所有人惊恐万状,游鸿拉住就要向凌高原下手的南宫云慕大喊:“老爷,小姐尸骨未寒,你别惊扰了她呀老爷。”

“哈哈哈……我是个祸害,哈哈,当初要不是你杀了我爹,我也不会成今天这个样子。”瘫软在墙角的凌高原,忽然发出一阵凄凉狂笑,大院之内,晚风萧瑟,南宫庭院从未如此可凄寒。

候青柔胸口起伏,大呼空气,这一刻仿佛被石头压住心口一般难受。

她上前一步,拉开南宫齐齐的,自己走到凌高原一米距离左右停下。

“你必须得死”

候青柔发出一道阴森的声音。

“夫人……”

游鸿刚拉住南宫云慕,现在夫人又要下手,只是这时也只能大喊,其他人根本不敢向前。

“游鸿,你也想死吗?”候青柔如冰刺骨的声音最爱院里响起,所有人耳朵宛如银针刺过,脑袋嗡嗡作响。

“夫人,不可……”众人低声祈祷,希望不要在这里杀掉凌高原,毕竟南宫庭院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何必徒增伤悲?

可他们无法感受,痛失爱女,此时凶手还在面前出言逆耳,怎么让她忍下这口气。

候青柔身体爆发出蓝色光芒,冰冷气息向凌高原身体涌去,瞬间将其淹没。寒气爆发出来瞬间,整个院子布上一层冰寒之气,所有人瑟瑟发抖。

蓝色光芒将凌高原吞没之时,凌高原绝望地看着候轻柔。自己身体就像万只蚂蚁在撕咬,浑身难受,生不如死。

“啊……杀了我啊”凌高原大声呼喊。

候青柔斜嘴冷哼:“杀了你,太便宜你,我要让你慢慢被冻死。”

她收手之时,凌高原身上已经冒着白气,脸色比刚来时候更加惨白,浑身颤抖一句话也谁不出来。

“游管家,把他拖下,关进地牢,让他自生自灭。他要活出地牢,我要让你们给笑笑陪葬。”候青柔向灵堂走去。

所有人看着她背影莫名恐惧,南宫云慕也不例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