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烬燃江湖 > 风云起
第四十二章 令牌异象
作者:临渊君  |  字数:3141  |  更新时间:2020-03-31 23:10:34 全文阅读

厉阜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右手,手心那道灼伤的痕迹尤为明显,一股刺痛告诉他这不是幻觉。

厉承看了他师弟一眼,也觉得不可思议,先前在司空烬昏迷之时,也有人触碰过令牌,包括他自己,都没有任何问题,怎么才过几天就不让人碰了呢?

“我来试一下。”

不过厉承长老有了前车之鉴,在整只手臂上凝聚出一层蓝色的剑气后,这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取掉落在桌子上的琼霄令。

这次厉承长老的手还没触碰到琼霄令,就被令牌上喷涌而出的赤色光芒给震开,好在提前有了防护,没有受到伤害。

厉承和厉阜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不可思议的神情。

先前司空烬小兄弟从怀中取出的时候不是也没有问题,虽说当时包着一块布……

于是转身对司空烬说道:“你先前有收起来的时候有出现类似的情况吗?“

司空烬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

“我只是嫌弃它黑,找了块布将他包裹起来而已。”

“你也试一下”,厉阜对司空烬说道。

后者看到前面两个三品高手都吃了大亏,自己这么微不足道的实力就更不想触那霉头,于是脑袋要的跟拨浪鼓似的。

厉承看着那块漆黑的令牌,思索了片刻,对着司空烬说道:

“先前你包裹的时候有触碰到它吗?”

“好像有……”

“所以应该对你没有影响,你不妨在试一下”,厉承认真的看着司空烬。

“好吧!”

学着厉承长老的方式,也在自己右手的手掌上覆盖一层纯白色的剑气,剑气晶银锑透,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气势。

只是没有厉承长老使出的那么完美。

司空烬小心翼翼的缓缓将手伸了过去,就在他右手的手指触及令牌的瞬间,一道赤红色光芒再次乍现。

这可把司空烬吓了一大跳,不过还在也是经历过生死的,没有被吓到把手收回去,因为他发现令牌只是发光,并没有对他造成实质的伤害。

于是司空烬将手掌上的剑气收回,直接把令牌拿了起来。

厉承和厉阜再次露出难以自信的神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他们更加震惊了。

司空烬将琼霄令拿起来的瞬间,便赶紧一股极小的吸力,通过他的手臂将他体内的一丝真气给吸走了。

原本耀眼的赤色光芒瞬间收回,赤色光芒仅仅出现在令牌量尺范围之内,并且缓缓凝聚。

下一刻,一幅极其玄奥的图画就展现在三人眼前。

这好像是……一幅地图?

不过光芒只是昙花一现,眨眼功夫,还不等三人看清那是什么图,那幅玄妙图像连同那赤色光芒便一同被收入到琼霄令之内。

屋内三人面面相觑。

这就没了?

司空烬将手中的漆黑令牌拿起来晃了晃,不过毫无反应,就跟一块普通的铁块没有什么区别,唯一要说区别就是这块特别的黑。

晃荡一会儿,发现已经没有效果后,便将令牌再次放在桌上。

厉阜看着他们两个,说道:“我在试一下。”

说完,一股火红色的剑气覆盖在他的右手上,这次他极为小心的慢慢抓向琼霄令。

不过这次并没有像先前那样,出现赤色光芒,跟司空烬先前一样,毫无反应。

厉阜撤掉手中的剑气,将琼霄令在手中来回翻转,然后递给厉承。

后者细心的将令牌擦拭一番,发现上面的黑色犹如天然一般,无法被抹去。

厉承观察了片刻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他提了个建议。

“今日这件事太过蹊跷,先前地灵珠的事情已经闹得我们剑派不得安宁,如今琼霄令又出现异样,在没有弄清那副图画是何物之前,我建议我们三个暂时不要将此事告诉别人,以免引来更大的灾难。”

厉阜点头说道:“就依师兄的,如今剑派动荡不安,确实经不起折腾。”

司空烬点头附和,反正这事跟他没有关系。

厉承继续说道:“而且暂时无人知晓琼霄令已经变成这副模样,更没有人知道它在小兄弟这边,更何况先前的异象是由你触发的,说明琼霄令与你有缘,我建议琼霄令就暂时交给司空烬小兄弟保管,你们意下如何。”

厉阜原本想要说几句,不过想到先前被琼霄令抗拒的情形,而且也容易引起他师兄厉承的猜疑,权衡之下也就暂时放弃心中的想法,点头同意他师兄的建议。

“啊……”,司空烬就有点不乐意的接过那黑不溜秋的令牌,心想:这玩意儿有不能打不能抗,万一哪天不小心弄丢了岂不是要背锅。

刚想要拒绝,就看到两位长老那坚定的眼神,看来这摊浑水看来是躲不掉了。

在司空烬收好令牌后之后,厉阜和厉承两位长老就一起离开,嘱咐司空烬好好养伤。

厉承和厉阜两个师兄弟一左一右的并排走着,两人没有说个,各自都陷入沉思。

突然,厉阜开口道:“师兄,今天出现的那幅图,你有没有什么见解?”

厉承闻言,停下脚步,厉阜也跟着一起停下了,不过两天仍然看向前方。

“我暂时还没有确定,只是觉得一切太过巧合了……”

“师兄想说的是那个传说中的仙人秘境?据说每过百年便会现世一次,那个玄妙灵图会不会跟这件事有牵连。”

厉承叹了一口气,“希望不要有什么牵连,否则到时候引起的轰动,绝对比地灵珠要强上数倍,这不是我们能够承担的。”

厉阜却不以为然,“师兄你太谨慎了,我悲刻苦修行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像祖师爷一般登顶武道巅峰,飞升成仙,如此机缘我们怎能错过?”

厉承没有回答,转头看向远方,自言自语的说道:“有些东西,不是你想要,就能得到的。”

“师兄所言何意?”

厉阜的言语有些波动。

不过厉承却丝毫不在意,淡淡的说道:“今日发生的事情,我不信你没有认真思考过。其实在你拿起琼霄令的时候,上天就已经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了。”

说到这,厉承呼出一口浊气,自嘲一笑,说道:“其实今日异象足以说明,琼霄令并不认可你我,而是选择了那个少年,你应该早就意识到,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厉阜神情复杂,一脸的不甘心,说道:“那只是一块破牌子,我的成就又岂会是那块如今已然毫无用处的令牌可以否定的。”

说着更厉承一样,看向远处天空,“琼霄令的事情我会守口如瓶,不过也请师兄日后不要阻挠我。”

厉承摇了摇头,有些无奈,“你自己好自为之,我对这些事情从来就不感兴趣,只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戾气太重,自己要学会克制,否则必然会受其害。”

“还有一事,司空烬小兄弟与我有恩,你不可动他。”

“那小子还不至于让我动手,你放心吧!”

说完,独自离开,留下厉承一人站着原地沉思。

……

第二天一早,司空烬刚出门就收到一封山下寄来的信件,据剑派当值弟子讲述,送信的只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

信件拆开,里面字迹扭曲奇丑,不过司空烬却是无比熟悉,这就是自己那个倒霉师父的笔记,化成灰都认得。

信上说他无恙,之前被因为赌钱赌输了,被一个高手给逮回去,说来奇怪,对方一不为财,二不为难他,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呆上半年,期间不得向外界传信,更不能离开,如今已然自由身,而且对方还给了一笔不菲的银钱,现在继续开始云游四海,听闻他在让他不必牵挂。

司空烬看完破口大骂,自己拼死拼活,差点小命都没有了,你个老不死的原来过得这么快活,那个黑袍人也真是,怎么不抽他两鞭子呢?

还有钱,那钱是我用小命换来的……

真是欲哭无泪,不过好在听到他师父没有预想中的性命之忧,这个黑袍人还是很守信用的,这件事也就翻篇了。

正当司空烬将信件细心收好之时,一个熟悉的大嗓门在自己前方想起。

“司空烬兄弟,今天气色不错,看来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

一个身材壮硕,皮肤黝黑的大个子大步笑呵呵的走了过来,手里还拎了一盒吃食和一壶酒。

司空烬一眼就认出来,那个家伙就是自己第一个碰到的对手,当初差点栽在他的手里。

连忙拱手行礼。

大个子走了过来,看到司空烬如此规矩,以为对方没有认出自己,又补充道:“时空兄弟,还记得我吗?前些天我两还打过一架。“

司空烬接过对方手中的食盒和一坛酒说道:”怎么不记得,当初差点栽了,呵呵不过……后面都没有机会谢谢你呢。”

大个子有点摸不着头脑,“谢谢我?怎么说。”

司空烬当然不会把原委转告他,难道要跟他说,自己偷学他的成名绝技,然后把他的师弟们打的屁滚尿流?

“多谢……兄弟当初手下留情”

大个子哈哈一笑,有些不好意思:“我叫何有为,爹妈是乡下人,盼我有出息,就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名字,司空兄弟别笑话了。”

司空烬微微一笑,他也喜欢跟这种直来直去的人打交道,直来直去,没有那么弯弯肠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