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山海笑谈间 > 正文
第十三章 苦斗
作者:黑心笼包  |  字数:3065  |  更新时间:2020-02-24 16:26:40 全文阅读

远处一座不知名的山中,河边蹲着一个披头散发,浑身污渍的人低头看了看水中的倒影,不由得苦笑了起来,原本是想一边逃命,一边替自己的弟弟将追兵吸引过来的,结果自己这段时间却是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多少次想要出去打探一下消息,结果发现自己好像进入到了一处迷阵当中,这段时间他也崩溃过、痛哭过、愤怒过、哀伤过,不过却没有人能够安慰他,唯一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就是不远处的那头小鹿,看了看那只正在河边打盹的小鹿,李太清不由得笑了笑,这段时间他也渐渐的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开始调理自己的身体,毕竟他之前为了给自己和弟弟争取那一线生机,太过透支自己的身体了,以至于他在看到自己的身体情况后都有种想要放弃的冲动。

不过他还是没有放弃自己这副千疮百孔的身体,仍是坚持不懈的做一个修补匠,一点一点的疏通自己错杂的经脉,一段一段的将自己炸裂的经脉给接上,他也不会奢望能够完全恢复自己的鼎盛时期,不过他也有自己的打算,所以他要给自己修补出一副够用的身躯,别人做不到的事,在他们李家,少有用钱做不到的事!在河边稍微清洗过后,李太清从须弥戒中取出了一株植物,这植物长得像是韭菜,不过却也有青翠的枝头上开了小花,

李太清这段时间就是靠吃这种花来充饥的,吃一株他就能在接下来的三四天内不饿,他之前路过一整片这种草地,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加上那小鹿的示意,他才吃了下去,毕竟......他实在是太长时间没有吃到过正常食物了,一直在靠丹药维持生存,但是他的身体却是经不起丹药的冲击,每次他都是苦不堪言的吃下丹药,所以在发现这草无毒且可以充饥后,他几乎将那一整片草地薅秃了,不过他最后也是留了几株,没有真的斩草除根,而且......他隐隐感觉自己好像是到了一处远古的法阵之中,因为这花,或者说是这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祝余,但是他又没有证据,世上相似之物千千万,他也不敢妄下断言。

唯一的好消息似乎就是此地没有其他威胁存在,不过坏处就是他真的许久没有吃到像样的食物了。吃下手中的那株花后,李太清也在河边找了块大小合适的石头充当枕头,草草的对付一下睡了过去。

————————————

而此时的客栈中,虽说在清楚前因后果之后,这妇人下手的力道也是轻了许多,不过依旧将那汉子给掀飞了出去,如果是在之前的话徐维鸿肯定要暗道这娘们好狠的心,不过现在却也没那闲心思,她这一手,逼得其他人也是不得不提前动手了,不过,徐维鸿没想到的是,最先和那掌柜的交上手的不是隔他最近的那个妇女,而是在另一边的那名老妪,徐维鸿只看见那老妪如那猿猴般佝偻着身子,双手缩在袖中,直到距离那掌柜的不过一丈才抬起了手,露出了手中的双刺,那掌柜的原本是想一腿扫去的,不过看到老妪的动作后也是临时转换了动作,单脚点地,身体向后掠去,双方皆是没有过多的言语。

不过还未等那掌柜的落地,就被那随后赶来的持剑老者从后方一剑扫来,那老妪见状,也是身形一矮,直接弹向了尚在空中的掌柜的,就在众人以为这一次那掌柜的是避无可避之际,却见那掌柜的竟是直接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那剑尖,顺势一扯,将那一剑直接转向了那老妪,而他的身形也是再次拔高,身形反转,便到了那妖娆的妇女身后双掌推出,后者虽说有所戒备,想要转身抵挡一下,却也是有些来不及了,就再他快要得手之际,却突然改变了手掌的去向,反手一握,便将徐维鸿的枪头末端抓在了手中,徐维鸿倒也没打算能够伤到他,见一击不中,便打算撤走。

谁知徐维鸿双手刚松开手中的长枪,便被那掌柜的单手握住枪头末端,单手一抖,那游龙便晃出数到残影,最后结结实实的抽中了徐维鸿的胸膛,直接将他抽的连退数步,一时间也是气血翻涌,好在被身后的周彻扶住了,而哪掌柜的看也不看的便将手中的长枪给甩了过来,不过却也不是什么好心的归还武器,因为上面已经被一层浓浓的黑雾所包裹,不过徐维鸿倒也没有去躲闪,因为在他身前已经有一道黑影替他拦下了那一击。趁这机会,那名妇女也是一掌向那掌柜的拍去,而那掌柜的虽说和她对了一掌,却也仅是退了两步,此外并没有落什么太大的下风。

随手抓住那长枪后,周冲体内灵力涌动,便将游龙上的黑雾给驱散了,再次将长枪抛给徐维鸿后低声说道:“少爷小心点,这有我们这些人就够了,您先照顾好自己,这人有古怪,小心点门外。”说着便缓缓的向那掌柜的走去。而后者见状也是笑着一招手,原本被那妇女给一巴掌掀飞的汉子也是再次提拳奔向了那妇女。那妇女也是不得不与之再次缠斗在一起。

就在众人准备合力对付那掌柜的时候,客栈原本紧闭的大门却突然间开了,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了大门的方向,虽说从门外涌入了大批浑身散发着黑气的凶尸,但最让徐维鸿心惊的还是那突然消失的掌柜的......没错,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就消失了。而且,看起来,没有人知道他去哪了。

仍在与李腾缠斗的妇女见状也是把心一横,猛地一掌拍到了李腾的胸膛之上,李腾被拍退之后,脸上也是一阵红一阵黑,站在原地不断的扭动着脖子,看上去暂时也是失去攻击力了。那妇女得手之后也不敢多停留,转身便带上还在柱子下昏迷的书生向后走去,另一边,持剑老者与那老妪合力将扑向他们的凶尸解决掉之后,也是向着徐维鸿一行人的方向退去。

“周伯,这些是?”徐维鸿看着这些大约有着四五十的凶尸,不由得低声向身前正在警戒的老者问到。“应该是各家的死士以及前来准备动手的仇家死士,不过都已经被他解决了,看情况,他应该懂得一些快速的养尸以及驭尸之术,我也是跟着他才进来的。”说话间,老者已经将走在最前方的两具凶尸给拦下了,徐维鸿和周彻见状,急忙上前帮忙,然而,就在徐维鸿他们准备动手之际,在他们身后的那对柳性兄弟却是突生变故。

那名年长的哥哥突然间陷入了地板中,就在弟弟看到,想要弯腰去拉他出来的瞬间,原本在大堂上方剧烈燃烧的那道灵焰符却突然间熄灭了。而也就是这时,柳应风看到了一道黑影在他上方晃过,随后还有弟弟柳应云的轻呼声,柳应风也来不及多想,拔出手中的剑便向上刺去,滴滴温热的液体顺着剑身滴落在柳应风的脸庞,听那低沉的哼声,柳应风知道,他刺中了,然而还没等他高兴一会,徐维鸿升起的另一道灵焰符便将他彻底击溃,因为......他的剑尖刺中的不是那掌柜的,也不是其他人,而是刚才那个想要拉自己一把的弟弟!

柳应云此刻正被那掌柜的单手抓住了整张脸,无法发出声音,同时还被扯到了柳应风的头顶上方,加上柳应风也没有适应刚才的环境,看到头顶有黑影晃动没多想便直接刺去,这才有了这一幕,柳应云终是支撑不住,缓缓的跪倒在了自己哥哥的身旁,而柳应风虽说想要去扶住自己的弟弟,却因深陷地中,无法去扶住他,愤怒的柳应风猛地将剑拔出,然后看也不看的向后劈去。

不过那掌柜的却如一缕黑烟一般再次消散在了空中,而柳应风却也来不及去追击他,一面扶住弟弟,一面费劲心力的想要从身下的坑洞中拔出身形。

徐维鸿在看到那年轻人倒地后不由得再次皱起了眉头,他总感觉这掌柜的有什么特殊目的,但是他暂时还是猜不出来,看到柳应云倒地,他像是抓到了什么,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抓到。就在他纠结之际,周彻突然从他眼前以枪柄末端支撑地面,双手撑着枪柄,将一具凶尸给踹飞了,转身问道:“少爷,你刚才是怎么回事?你没事吧?”那掌柜的奇怪的手段实在是太多了,无怪乎周彻会这样问徐维鸿。

不过,徐维鸿却是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一枪甩向了他的身后,原来,不知不觉间,他们这些人已经隐隐的被这些凶尸包围了起来,即使他们已经出手阻拦了,可依旧还是剩下了三十多具。难怪一开始要将他们困在这大堂之中,因为他当时已经出去清理这些死士了!一时之间,各方都陷入了苦斗之中,而几乎各方都有人受伤,所以场面更加危险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