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焚戮纪 > 正文
第一章 生子说做女
作者:轻雨青狐  |  字数:3353  |  更新时间:2020-02-11 14:01:33 全文阅读

强汉,是人们对当今天子所建皇朝的尊称,这是一个举世无二的国度,便是长存于西岳之地的太武王朝也差之不少,已经年迈的太武皇后虽然在名义上与汉帝同起坐,但私下人们却不这么认为。

  提到强汉,人们最先想到的一定是极尽繁华兴盛的帝都长安,高堂邃宇,车水马龙,青砖街道之中,往来者衣饰不一,人头攒动。

  “掐灯栖至三更天,入梦长安不是夜。”这是当今排名第一的墨斗墨白对长安城的美称。任尔月缺雾浓,长安之城灯火通明依旧照得夜行路。

  长安城,是一座名副其实的不夜城!

  不过长安不仅是天下最为繁盛之地,也是如今汉帝所居帝都,城中大明宫被称为千宫之宫,气势恢宏,坐地而起,高于平地九丈九,别宫林立,是无数人的向往之地。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这是同为墨斗的张汉卿对大明宫的的赞颂,作为天下最雄伟的霸主,汉帝宋开阳坐大明宫中以观天下事。

  在这被称为千宫之宫的大明宫中,除去了辅佐君王政治的文武百官外,还有无数居于丽宫之中的妃子佳丽,因为汉帝信道,所以宫中还建有道观,由德高望重的道教真人主持。文斗,武斗、胭脂斗的前十也都几乎被汉帝由四方招揽而至,既辅朝政,又护君主,也为博得君宠恩。

  强汉建于乱世而平于乱世,除去了如今的九五之尊汉帝之外,提到强汉之中的枭雄,天下人脑海中浮现的之会是也只能是强汉之中唯一的开国公——陈堂山!

  打天下,一战功成万骨枯。而如今的霸汉就是建立在万躯消骨于野,乱葬于泥的的将士之上的,而引领这无数雄狮开国的人,便是这陈堂山!

  作为强汉中的唯一一个开国公,陈堂山真正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名声威望在某些武斗眼中甚至要高过汉帝,只是这样一位雄主在强汉建立之后的第二年便离开了繁华长安,在无数人的质疑与不解之下,带着自己的五十万精锐来到了贫瘠蛮荒的西陲之地。

  直到数十年后的今天,许多人依旧不解堂堂开国公为国征战多年,好不容易建立强汉之后却为何不在长安享富贵,而是去到了西陲那等落后的蛮荒之地。

  西陲地处强汉边界,周围多是一些蛮夷之居,而在西陲之北,便是如今除了强汉最为强盛的太武王朝,虽然汉帝建立霸汉,但边境之地依旧有小打小闹,尤其是崇武尚勇,对强汉不满的太武更是时不时会出兵征讨,只是这一切在陈堂山到来之后再也没有发生过。

  然而边境的安宁不可能永久,即便栖居西陲的是被称为强汉脊梁的陈堂山。

  时隔多年,在野心的驱使下,不甘人下者心有虎狼,天下又有动荡之势,只是这动荡之势最先出现在边境之地而已。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身为汉人,是王臣,终为天子之人,只是人心不古,又何况帝王与小人。

  战时亲兄弟,战后多忧虑猜忌。如今秀儿临产,他陈堂山连求一子都要心惊胆战。若不是他陈堂山除了一身蛮武之力别无所长,又岂会如此?

  “老金,吩咐你的事筹备得怎么样了?”

  日沉阁中,站姿稍显佝偻的陈堂山背对身后之人开口,立身高阁看残阳的双眼中有着散不去的浓浓愁绪。

  “老爷放心,都吩咐妥当了。知道了事情的重要,影子内阁中豢养的鹰犬都散开了,不仅是长安与西陲,太武那边也有人在暗中行动,只差夫人产子了。届时只要老爷一声令下,这天下与王爷一起诞生的婴儿都会在掌控之中。”

  因为背对的原因,看不到陈堂山脸上愁绪的一寸金姿态与语调都极为轻松的说到,影子内阁与一众死侍白白养了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接到一道老爷亲令,各个都干劲十足呢,就不怕找不到一个时辰适宜的女婴!

  虽然夫人还没有产下胎儿,但知道陈堂山心中念想的一寸金却是丝毫不提及产女之事。虽然只跟了陈堂山数年的时间,但心思活络的一寸金知道老爷心中的苦衷。

  老爷虽贵为霸汉第一国公,但夫人却并非来自名门望族,而是乡村中人,因为之前战乱的原因,本就体弱的夫人身上落下病根,如今好不容易怀上身孕,可身子却更加虚弱了,然而老爷一辈子也就娶了夫人一房妻室,要是夫人出了个什么意外或是夫人产女不产男的话,那老爷只怕也要顶风作案,起事西陲了!

  “此次动静不要弄得太大了,一旦有走漏风声之人,斩草除根,做利索干净些。另外,加信告诉汉江边上的霍冥,让他不要再捡尸了,脚步快点来沐平城。”

  “好嘞,我这就去安排。”

  一寸金轻松答道,由粗藤条家稻草编织的草鞋走在亭阁栈道上没有丝毫声音发出,只是其人刚走出几步之后整个人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细观周围,也无风吹草动。

  就在当天,一封急信由西锤秘密送到了汉江下游的边上。

  汉江之水,汹涌咆哮之势如莽荒野龙,翻江倒海,大浪淘沙,一重叠一重,而在这奔腾的江水之中,一个竹排一根竹竿,一人掀起千层浪!浪中流尸杂物,皆于竹竿之下被截住。

  “师傅,又有信从西锤来了。”一名孩童在岸边喊到,丝毫不为眼前所见动容。

  信送出的第三天,金楼玉宇的陈府中一如既往的安静,侍女护卫们不觉其它的从事着手中已经烂熟于心的事情。

  陈府并不小,作为开国宫的居所,也奢华至极,只是陈府之中并不热闹。因为只有一房妻室,膝下无子无女,居住在陈府中的都是一些执散事的人与陈堂山的少数心腹而已。

  不过今日陈府中的安静与以往不同的是于无形之中透露有肃杀之气,而这肃杀之气的源头来自一道道隐于暗处,将陈府上下都尽数守住的死侍。

  “郭先生,你擅长占星窥象,有没有看出夫人将产,是龙是凤?”

  听着前方紧闭房门中产婆催生的声音,丢下手中的活从汉江边上连夜赶来的捡尸人表情凝重的问道,这要是生个龙阳之子为老爷传家就好了,可要是生个闺女的话,天下只怕又要乱了!

  想到这里,捡尸人怔怔出神的笑了起来,脑海中出现的画面是飘满无数尸体的汉江!

  “捡便宜的,你想造反可别拉着老爷一起啊,龙子凤女那是帝皇之家子嗣的尊称,别给咱老爷抹黑。”

  因为平时大大咧咧惯了,说话嗓门都比较大,此时的一寸金特意将自己的声音压低了一些,不过在充满压抑的肃静之中还是显得有些大声。

  名叫郭易的男子在听到捡尸人的话后没有给出任何答复,即便是修武入了上仙境界都不能尽数看透天象,又何况是他。尚且夫人产胎一事非同小可,即便能看出一些端倪,他也不好妄言,也不敢妄言。

  郭易脸上的凝重丝毫不亚于身子略显佝偻,靠近房门而站的陈堂山,他谋事一辈子,布子下棋,解他人乱局无数。但谋九五之尊之事,还是头一次,走错一步就满盘皆输,而如今堂山让他所谋的第一步就重要之极!

  大将军裴行俭,十万轻骑魁首王马、掌管十万重装步兵的陈平安,弩机营大机长吕驴几位随陈堂山戎马一生,共同于乱世之中茹毛饮血走过来的四位大将军此时也在院子中,只是这些在武道修为上丝毫不弱于武斗前十的彪悍之将此时心中却紧张至极!

  四位大将军此时心中各有所思,所思又因即将诞生婴儿是男是女而有不同。自从五年前随将军一起离开长安,他们五年来常听长安事,却再未入长安!

  那座不夜城,是将军带着他们打下来的啊!

  沉重压抑的空气中渐渐有血腥味传来,隐藏在暗中的影子内阁已经开始斩杀各怀鬼胎,来自四方的密探!

  虽然守在陈府中的影子内阁与死侍手段已经极为干净,但院子中人却无一不是声名震动天下的武道霸主,即便只是细微的血腥味,也能清晰的嗅到。

  “夫人,再加把劲,婴儿就快出生了!”

  ……

  ……

  产婆催产时血腥味越来越浓重,只是随着婴儿的啼哭声传出,守候在院子中的众人都神情一震!

  没等产婆出声,陈堂山在听到婴儿啼哭的瞬间开门而入,入目是自己妻子惨白的笑容与满足,还有一个男婴!

  看到夫人干燥的嘴唇,陈堂山心中刚生出的喜悦在一瞬间被恐慌取代!

  “是个男孩。”

  来到夫人身边的陈堂山紧紧握住女子的手,武道臻至上仙的他能清晰感受到妻子体内正在快速流散的精气!

  “真好,让我看孩子一眼。”

  “我知道汉帝对你多有疑虑猜忌,不管是将你遣至西陲也好,还是你不纳侧室,多年不入长安朝政也罢,都是因为了让汉帝减轻对你的猜忌。如今康儿诞生,陈氏有了后继,你要避天下耳目,但我希望你唯独不要杀产婆,留她一命,就让她一直留在陈府吧。”

  看过了自己孩子的陈夫人有气无力的说到,看着身前那张悲戚脸庞的双眼中尽是柔和,即便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但其脸上依旧布满幸福的笑容。

  “堂山,临潼中的那一盼,我不悔。”

  好一会过去,在一瞬间经历了大起大落的陈堂山才面无表情的抱着新生的婴儿出现在一众焦急等待的人面前,而在众人都因为看到胎儿性别而逐展喜颜时,看到陈堂山身后出现的产婆后,一众人心中又是一沉。

  福,果真不能双至吗!

  “传令下去,我陈堂山终有千金,百日之后设宴接客,为女庆生!”

  这一日,强汉开国公为避天下耳目,生子说做女!

作家的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