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狗鼻子特工 > 正文
第0001章 面试
作者:我是月城  |  字数:3213  |  更新时间:2020-02-10 20:23:46 全文阅读

“滴滴滴……”

头部响起一阵闹铃声,从被子里探出一只手,五根手指像蜘蛛一样爬着,摸索着,摸到闹铃。然后举起来,一松手,“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然后,世界安静了。

仅仅安静了1分钟,门开了,一位中年妇女拎着拖鞋闯进房间。走到床前,一把掀起被子,露出一张年轻大男孩困倦的脸。之后,中气十足的喊道:“赵西和,给老娘起床!!”

“别闹,又不上班……困……”叫做赵西和的大男孩嘟囔着,侧了个身,继续睡。

“赵西和,你再不起,老娘拿鞋底子呼死你!”

嗯……怎么像我妈妈?!

赵西和猛地扭过头,强睁着眼睛看着中年妇女。蓬松的丸子头下面,柳眉大眼,鹅蛋脸,嘴角一颗特显眼的“美人痣”……这是一张熟悉又略显陌生的面孔。他不禁哑然失声:“妈……妈妈?”

“嗯……怎么啦?”妇女有些困惑的看着儿子。

我不是做梦吧……妈妈都死了三年。

赵西和狠狠地闭上眼,然后伸手去摸妈妈的脸颊。脸没摸到,却换来了一拖鞋,疼得他“嗷”的一声,从床上跳起来。再睁开眼,妈妈还在。

“妈,我睡了多久?”赵西和一边狠狠的揪扯着头发,一边光脚奔墙上的日历牌走去。他现在严重怀疑,自己做了一个特别真实的梦,梦中,妈妈还去世了。

妈妈没理他,转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唠叨:“抓紧刷牙洗脸,饭做好了。吃完饭,理理发去。要是你这次面试再失败了,就给我滚回老家,跟着你二叔养猪去。”

天呐!!!

太可怕!!!

到底哪个是梦境?!

赵西和不敢相信的看着日历牌上显示的日期:2018年3月11日。

如果没有记错,今天应该是2020年2月7日。因为新型肺炎在全国的肆虐,响应国家号召,心安理得的呆在家睡了吃吃了睡的……一个没车没房没媳妇的油腻大叔。

嗯……

剪着新潮短发的大男孩,棱角分明的胸肌,大裤衩上面是一排腹肌,身材匀称,是个充满了健康质感的阳光大男孩。此刻,他满脸惊奇的看着自己……

赵西和不敢相信的看着镜子,看着镜子里这个看上去只有17、8岁的大男孩。

不过,可以肯定,这人的确是自己,是2004年前的自己。那时候,自己热爱运动,天天和一帮小伙伴们去踢球,到拳击馆练拳击。当时,还臭不要脸的说自己四个人是“山东F4”。

不对!!!

就算按照现在的时间,老子也应该是33岁。

正在赵西和脑袋快要爆炸的时候,门外传来妈妈的怒吼声:“小兔崽子,你在屋里磨叽什么呢?!”

从小挨拖鞋揍的记忆让他条件反射一般,噌一下窜出房间,消失在卫生间。到了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大男孩,他忍不住照着自己脸上甩了一耳光。

“啪!”

“哎哟我去!!!”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让赵西和不得不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不是做梦。

看着镜子里这张年轻的脸,和那身连自己都着迷的腱子肉,不由得感叹:小伙儿你真帅!年轻真好!!

自从妈妈去世,家就空了,冷清清,空荡荡。

而现在,吃着鸡蛋饼,喝着疙瘩汤,看着妈妈那忙碌的背影,赵西和感觉自己很幸福。这种久违了的幸福感,让他忍不住想哭。然后就是害怕,害怕失去眼前这来之不易的幸福。

吃完饭,趁着去卫生间蹲马桶的工夫,赵西和理了理繁杂凌乱的记忆。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

原来,自己莫名其妙的跨越了平行世界,来到了2018年,地球版图上没有的海外华人岛国——象山共和国。没建国前,这个岛叫美尼亚群岛,属于加拿大的领土……

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出生日期变了,原来是1985年,这个世界却是1999年。1999年到现在的2018年,是19年。也就是说,自己现在是19岁?

没想到,我越活越年轻啊,哈哈哈……

赵西和开心坏了。

“赵西和,你丫有病,上个厕所笑毛啊?”卫生间外面再次传来妈妈那夹杂着北京味的怒吼声。

吃完饭,跑到胡同口剪了一下头发,然后西装革履的上街了。

今天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去面试。面试的部门叫“脑血虫研究院”。据小姨说,这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国家重要生物科学研究机构,只要混进去,就是一直到退休的那种铁饭碗。小姨的瘸腿公公,在里面打扫卫生,每个月都领7000象元(合人民币也是7000元)。

何况你赵西和,还是西岛理工大学生物系毕业生?

赵西和忍不住苦笑:小姨,咱这张毕业证是假的,能忽悠过去么?

小姨拍着胸口说:放心,我找的这人,那技术杠杠的,连美钞都能伪造。一本破毕业证算个啥?

可是,看着眼前单位门牌上那一行大红字“中央脑血虫研究院象西市分院”,赵西和还是紧张、忐忑,好几次想打退堂鼓。最后,咬咬牙,去他奶奶滴,抬腿走了进去。

院内都是那种破旧的老房子,一排排长满了树瘤的老树,青石板铺就的地面,破破烂烂……除了门窗是新的,剩下的哪儿哪儿都是多年失修的那种破旧感。给人一种走进古老庙宇的感觉。

就这破地方,还国家重要生物科学研究院?

莫非走错地方了?

正当赵西和疑惑不解的时候,对面“厢房”的窗户开了一扇,有个脑门像灯泡一样发光,戴着老花镜的中年人,冲他招手:“你,对,就是你,进来。”

推门进去一看,房间里空荡荡的,黑色地毯上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戴花镜的中年人坐在靠窗的椅子上,身上很随意的挂着一件做手术穿的蓝色大褂,整个人看上去懒洋洋的,邋里邋遢的。

1.8米长的长条桌前,坐着一位留着八字胡的青年,头发梳理的铮亮,身上的西装很考究、整齐。坐在那里,像个老年痴呆一样把玩着一根筷子。他面前的桌面上,一张表格和一块手表,别无他物。

站在他旁边的,是一位穿着黑色工作裙装的女郎,胸大,腰细,黑丝袜大长腿。女郎长得挺漂亮的,就是口红太红了,跟吃了死耗子忘擦嘴似的。

看着眼前这三个人,这阵仗,赵西和有点懵逼,有点被人耍了的感觉。

女郎就像落枕了一样,僵直着脖子问:“你好,请问,您是赵西和赵先生?”

“啊,是。”

这时,八字胡有些不耐烦了,翻着三角眼问赵西和:“你的资料我看了,听说你的鼻子比狗还厉害,真的假的?”

泥马的,怎么说话呢?

赵西和差点忍不住要一拳打过去。最后,硬忍住,尴尬不失礼貌的笑问:“请问,您这个研究院,想招什么样的人?”

“你小姨没告诉你么?”

“我小……没告诉我。”赵西和忽然感觉这里面有问题。有一种被小姨卖了的受骗上当感。

八字胡意味深长的打量了赵西和一番,那眼神,就仿佛老农在骡马市场挑选牲口一样,一脸的挑肥嫌瘦。足足有40秒,他才说话:“我们研究院招人,首先第一条,要诚实。你资料上说,你的嗅觉比训练有素的缉毒犬还要灵敏。我不信!”

搞生物研究的科研单位,不关心求职者的专业,却对鼻子这么感兴趣……

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啊?

赵西和特懵圈。

“你敢做个测试么?”八字胡咄咄逼人的看着赵西和,手里捏的筷子,差点捅到他的鼻子。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这哪是什么科研单位,说他是精神病院还差不多。在心里,赵西和对这次面试打了叉号。既然不抱希望,那么,临走前戏弄戏弄这个八字胡,也不是不错的嘛。

“你说吧,测试什么?”

“来,你闻闻这根筷子,上面都有什么味?”

赵西和接过筷子,凑近鼻子,深深地嗅了一下。然后,闭上眼,分析辨别从大脑嗅觉中枢得来的气味数据。5秒钟后,憋着笑,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根筷子用茶水煮过,是产自中国的龙井茶。上面还沾过三个人的唾液……”说着,用手指点,“你,和这位老先生,另一位……”

“你叫谁老先生?老子还不到五十岁!”戴花镜的中年人很生气的咆哮。

赵西和提醒他:“以后别吃驴鞭了,这玩意儿不起作用。”

“你……”老花镜老脸一红,把头扭一边去了。

“这上面还有瓢虫草的味……”说着,赵西和恶趣味的看了一眼红唇女郎的凶部,“姐,你是用它来丰胸的吧?”然后,满脸嘲弄的看着八字胡,“哥,筷子上数你的唾液味道最浓,看来,你很喜欢瓢虫草的味道啊?”

“哈哈哈……”老花镜乐坏了。

红唇女郎满脸的羞臊,连脖子都羞红了。她用吃人的眼睛狠狠的瞪着乐不可支的老花镜。

八字胡,这货估计有黑人血统,皮肤黑黑的。所以,看不出他脸红。但是,他那恼羞成怒的眼神,紧紧攥着的拳头,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

“呼——”,总算出了这一口恶气。

“好了,我挺忙的,没时间和你们在这里逗闷子了。再见。”说完,赵西和转身走人。

“啪啪啪……”

这时,身后传来了响亮的鼓掌声。

赵西和扭头看了一眼,呆住了……

我是月城
作者的话

各位读者大大,俺是新手,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请多多指教,谢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