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147、纵是君王不得已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513  |  更新时间:2020-05-07 12:07:24 全文阅读

双方斗口,各自不相上下。

君无忌也无意与顾曌呈口舌之利,不再申辩,只是命令御者加快前行。

约行数里许,早望见帝京宫殿连云,帝京侍卫,排列宫殿之前,王车迅速行驶到了无遮殿下。

君无忌着令放起二十一响号炮。

号炮才毕,从无遮殿中已经有一顶十六抬大轿从台阶上飞奔下来,那些人一个个眼看都是无声无息的,行动却极为迅速,刹那间便到了王车跟前。

一名使者掀开了轿帘。

君无忌走到王车之前,恭敬的道:“还请国主移步玉辇。”

顾曌面无惧色,走下车来,望着眼前数不清的台阶,台阶的尽头是一座宫殿,宫殿几乎与云彩相连,在阶下看时,这宫殿只露出勾心斗角,但却十分的巍峨壮观。

顾曌哼了一声,道:“看这宫殿,便知劳民伤财。”

她看了看十六人抬大轿,冷冷道:“朕不坐轿子,朕自步行登阶,朕倒要看看,杨孤昂他想要如何?”

顾曌的话音未落,便发现台阶尽头出现了一个人,头戴十二旒平天冠,广七寸,长尺二寸,前圆后方,朱绿里,玄上,前垂四寸,后垂三寸,系白玉珠为十二旒,以其绶采色为组缨。身穿明黄色衮龙袍,胸前绣五爪金龙,左肩绣日,右肩描月。臂衣上乃是绣着江河山川大地。

这人正是杨孤昂,他望着下方拾阶而上的顾曌,脸上露出一抹冷酷的笑意。

就在杨孤昂冷酷下视的时候,顾曌脚下虽然不停,眼睛却也直视杨孤昂。

两国君王在这种场合下见面,当真是旷古少有,杨孤昂一生之中,不知道幻想了多少次擒住敌国君王,然后纵马牵住快跑,各种残虐,但他望着顾曌,顾曌显然不是他应该这么对待的君王,顾曌的眼神中并无恐惧,异常冷静。

顾曌是位美人,三十许岁,正是风韵年龄。

她拾阶而上,意态雍容,便像是走在陈京的宫殿之上,这等君王气度,杨孤昂看了也不禁佩服。君王这种气质的养成,也非一朝一夕,杨孤昂不过才登基称帝数年,而顾曌,已经称尊十有余年,那种君王之威、之睥睨天下,已经浸润到了她的骨骼之中。

但眼下,他佩服之余,更是得意,这样的一个极致的少妇,已然落入她的手中,现在,四周都是她的天罗地网,她绝对无法逃脱。

顾曌走的并不快,台阶一节节拾级而上,终于,她走到了台阶的尽头,君无忌从后面赶上来,在君无忌的身后有几名卫士也跟着拾阶而上。

杨孤昂待君无忌部署好无遮殿的防务之后,看了看顾曌,被她气度所折。笑道:“国主初来帝京,要不让朕为你导游一番?”

顾曌冷冷一笑,并不答话,举目望去,只见整个帝京城楼阁高低相映,画栋飞梁,隐隐勾连。或斜露出几曲朱烂,或微窥见一带绣幕,珠玉光气,映着日色,都漾成五彩。

杨孤昂走在前面,顾曌尾随,进了无遮殿内,大将军君无忌便不再跟随,留在殿外执勤。

正殿上花团锦簇,二人才进殿内,只见前方地砖之中,有两朵莲花,杨孤昂微微一笑,踏将上去,只见前方两名仙女从梁上飞身而下,体态轻盈,衣带飘飘,盈盈落地,做出欢迎手势。

顾曌大骇,一开始以为乃是灵山弟子,及至跟前,才知道那是薄绡所画仙娘。

杨孤昂践踏在机关上,薄绡飞下,便如仙女飞身而下。

造作端的鬼斧神工,让人误以为真。

转进去到楼上,只见幽房秘室,就如花朵一般,令人应接不暇,前遮后映,各有一种情趣。此处花木扶疏,那里帘栊掩映。

转过去,只有几曲画栏,依依约约,折转来,早斜露出一道回廊。

走一步,便别是一天;转一眼,就另开一面。

前轩一转,便不觉就到了后院。

后院之中,又是逶迤曲折,有愈入愈奇之妙。黄金作柱,碧玉为栏,瑶阶琼户,珠牖琐窗,富丽无比;

顾曌随杨孤昂一路行来,遥望见形势新奇,缥缈间就像神仙洞府一般,一步一景,皆是巧夺天工。

顾曌叹了口气,欣赏之中也夹杂一些哀叹,道:“如此大兴土木,劳民伤财,陛下不克勤俭,朕见得你这江山未必能久,呵呵。朕闻得东胜神洲海外古代有宫名阿房宫,穷天下造化之力,遂使天下叛之,终于焚于义军之手,义军一炬,可怜焦土,此处他日得无似之。”

杨孤昂笑了笑道:“国主此言差矣,亭台楼阁也非朕一人所建,也有先帝及列祖列宗之功,再说了,堂皇富丽有何不好,也省却后代土木之功了。后代无此奇巧,无以逾此,便不会再有造作。至于国祚长久,在乎制度民心,不在是否富丽堂皇,这天下事也许会出国主意料之外。朕目前开疆拓土,已定西蜀,天下方当一统,国主所言不敢苟同。”

顾曌冷笑,不再言语,杨孤昂带着顾曌,左一穿,右一折,移步换景。

顾曌虽然对这等劳民伤财心中不忿,但是构思精巧绮丽,还是令她嗟叹不已。她此刻其实无心鉴赏,但扑面而来的华丽荒唐、巧夺天工还是迷乱了她的双眼。

杨孤昂要炫耀显示富丽,于是带着顾曌辗转又来到无遮殿的苑囿。

从无遮殿的高处望去,苑囿之中有三个大湖,每座湖面都有百十里方圆,湖海中又泊了无数的龙舟凤舸。苑墙上都以琉璃作瓦,紫脂泥壁。湖畔以青石做岸;湖中全以五色石为底,湖边小径俱以碧玉彻成。清泉映带,水面上俱漾成五彩。

杨孤昂笑道:“久闻南陈有东湖,有断桥残雪,有三潭印月,比朕此处如何?”

顾曌懒得言语。

三座湖中各有一座山,都用长峰怪石叠得嶙嶙峋峋,就像天生的三座石山,一毫不似人力筑成。台榭尽是奇材异料,金装玉裹,浑如锦绣裁成,珠玑造就。无一事一物不是穷天下之美。  

湖山之间,奇花异草,香飘十里;走兽飞禽,鸣唱不绝。桃下成蹊、李树列径,疏梅绕屋、绿柳垂堤,仙鹤成行、锦鸡作对,金猿共啸、青鹿交游。就像天地间开辟生成的一般。

杨孤昂指着湖中三座仙山道:“这三座仙山俱仿照灵山建成,一座蓬莱,一座方丈,一座瀛洲,就像海上的三神山一般。所谓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朕自造作瀛洲岛,也不错吧。至于蓬莱方丈仙山,朕亦作之。还有这三座湖也各有名字,左边的那个湖两山的翠微与波光相映,朕特赐佳名为翠光湖。国主,你觉得这名字如何?比你东湖如何?”

顾曌微微一哂,并不答话,却将头扭向右边,不去看杨孤昂,不听他说话。

杨孤昂微笑道:“你是觉得右边那座仙湖才好么?国主真有眼光,右边的那座芙蓉临水,黄花满山,又有白鹭晴鸥时时来往,朕名之为黄山湖。”

顾曌冷笑道:“你什么湖什么湖与朕有何干系,在朕心中,唯有东湖,胜你这里一切湖山,杨孤昂,你既已擒住朕,有何勾当,不妨直白说出来,朕执政久,听厌了虚言浮词,你直说吧,要如何,才肯放朕还陈京?割地献城?还是岁纳贡币,或者两者兼而有之。你一一说来,朕身执人手,自会考虑。”

杨孤昂淡淡的,对顾曌的愤激言语不置一词,恍若未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