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146、南陈国主顾曌被俘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540  |  更新时间:2020-05-06 21:27:01 全文阅读

他脑海之中一片灰败,不由得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水,人陷入半晕厥中,身体内部,忽然一个声音冷笑了一声道:“嘿,嘿,嘿,李澹,李澹…….”

李澹意识到是那个恶我的声音,但他这时灵台明智早已不存,再也无心与恶我对抗,只是微弱的应了一声。

恶我冷笑道:“李澹啊李澹,你便要这么死了么?堂堂灵山弟子,放任自己被水淹死?”

李澹叹了口气,道:“我没什么力气,陛下也被俘了,白袍生死不明,我受人之托,却不能忠人之事,不死何待?”

恶我冷笑一声道:“你死可以,别带上我啊,我俩一体两面,你若死了,我如何能独存?再说了,你那小王后应该也快生娃了吧?你不想见你的儿子或者是女儿最后一面?你便这么死了,岂不是划不来?不如现在,把你的身体交给我管理,你虽然把这具皮囊搞得残虐不堪,但是老子意志还在,没你这般软弱。”

李澹叹了口气,想到小王后,不由得一阵柔软,道:“随你,随你。”

恶我道:“你也不是毫无收获,方才你不是通过身触法还接受了那天霸将军好多信息么?我来瞧瞧他这一身横练功夫的命门在何处?我去揍揍这厮替你出出气。” 说毕也不待李澹回答,便已掌管了李澹的躯体,他看了看李澹手中,并无兵刃,踌躇了片刻,眼见的水下有兵刃寒光,却是白袍落水之后那些射向白袍的劲弩,当下潜入江底,捞了一枚劲弩上来

然后向着头顶水面上游去,三蹬两蹬之间,便已从江水上露出头来,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江面上的新鲜空气,顿时觉得心胸开阔,躯体之内舒服不少,见那大船速度虽然不快,但这时也已经距离他甚远。

好在这一带江水并不甚急,他放松身体,仰泳了一段时间,听任身体的自我修复。

那天霸将军这时正优哉游哉的坐在甲板上,两只狮子与老虎伏在他的脚边,他的大腿正架在一只狮子,一只老虎身上,身形缩在一张巨大的椅子之内。头枕着一面巨鼓。恶我从水下倏然蹿了出来,手中箭矢向着天霸将军的右脚脚心便刺了过去。

那天霸将军赫然见李澹从水中钻了出来,也是一吓,急忙缩脚。

恶我冷笑:“原来你的罩门果然在右脚脚心。”

天霸将军嘿嘿冷笑,道:“你便知道又如何。”话音未落,他已经站了起来,顺手操起绝世大剑,一箭劈去,恶我毕竟与李澹同用一个躯体,知道这大剑着实厉害,寻常兵刃无法与之对敌,当下急忙闪身避开,却回头望去,这一剑挥去,剑气远远的荡开,天空之上,距离地面百余丈高的一块云块被这剑气一击而开。

恶我不由得骇然,道:“难怪顾曌的仙鹤都逃不出去,这绝世大剑果然骇人。”他身形闪开,嗖的一下隐身消失,那天霸将军见李澹又玩隐身之术,嘿嘿冷笑道:“打不过便玩捉迷藏?”他的大剑嗖嗖挥动,舞得密不透风。

恶我这时早已隐身奔入了甲板下层,眼见得头顶上方甲板上咚咚咚咚脚步乱响,却不能判断到底哪只是左脚,哪只是右脚,他望了片刻,现出身形,将手中弩箭一折为二,左右两脚皆准备给他一下,向着甲板顶上刺了出去,不料,弩箭直刺入木,如击败革。却并未洞穿甲板。

原来这甲板为了能够承受天霸将军的重量,特意加厚不少。足足有二三十寸厚还不止。恶我这一击,徒然使兵刃陷入甲板中,于甲板丝毫无损。

恶我一步做二不休,见即便是自己出手,却也不能奈这天霸将军何,当下在船舱中找了两枚火镰子,将大船点燃了,道:“老子打不过你,还烧不死你?”一时烈焰冲天而起。火势烧的哔哔剥剥。

恶我纵身跃入水中,眼见火势凶猛,不由得大喜,拍手欢笑。

却见那天霸将军在甲板上一开始尚还扑打火势,见得火烧的凶了,愤愤的骂了数句,也跃入水中逃命去了。恶我本便是来替李澹也是替自己的躯体受损出气,不料这天霸将军出自蓬莱海岛之畔,自幼便习水性,想要水攻火攻却都不能奏效,当下叹了口气,只觉得身体困倦,他这躯体本身便已极度疲累,经恶我这一番意志驱使,不能奏功,已然抵受不住。

恶我当下便游上岸,找了一家土地庙,躲入一个神像之中暂歇片刻。不多时,便已酣然睡去,他既掌握李澹躯壳,那里还想着去与天行毅报信,这时只想着去私会小王后,顺便与小王后颠之鸾也倒于凤边一番,那里还有其他想法。

就在恶我昏昏睡去之时,发生在江上的这场恶斗,已然形成文字被报送帝京城。

此刻,帝京城,无遮殿中,杨孤昂正在拿着江边州县传过来的驿报,看的滋滋有味,下午申时,已经有烽火传递消息,天霸将军已然得手,果然不负众望,生擒了顾曌,当下大喜不已,便命大将军君无忌,乘王车羽旄,建大将旗鼓,侍卫毕具,前往迎迓顾曌;

又使将军廉成引兵一万,伏于关内,待顾曌入关之后,即行闭关,以防有外兵侵入,或者有异人出没;再使将军蒙田引兵一万,伏于关外,以备非常。一面遣使者备藩王之礼,前迎顾曌,信使、王车,驿马往来不绝。

就在生擒顾曌的第三天中午,押解顾曌的王车,便到了武关之下,若是快马,本不需三日,但顾曌毕竟是一国之尊,养尊处优,无论是从礼仪还是实际情况,都不适合让一国之主受此颠簸驱策,故而押解王车一路行驶甚缓,到第三日才抵达武关,入了武关,前面便是帝京,完全便是杨孤昂所掌控政权的核心区域了。

武关关门大开,天行毅亲自出营,他走到押解王车前,见车帘紧闭,当下也不揭开,便道:“陛下候国主于关内三日矣。不敢辱车从于草野,请至敝馆,成宾主之礼。”

王车之内,顾曌左右早有侍女陪候,两名侍女一看便都是练家子,一左一右挟持顾曌。

顾曌这时早被强迫灌了汤药,一身武艺尽去,但神色颜容之间,并无异常,情知这一趟在劫难逃,倒也不惧,一幅既来之则安之之状。

眼见得刚刚进了关门,一声炮响,关门已复紧闭,轧轧之声传来,顾曌是听惯了这种声音的,不由得冷笑不已。问君无忌道:“这般假惺惺的,有何意思,你们都已擒住朕了?还怕什么?怕天行毅闯入关来?”

君无忌微微一笑,道:“倒不是怕天行毅,此我大随法度。当今天下,战争之世,不得不然。”

顾曌冷笑道:“战争之世?何来的战争之世?是朕的南陈讨伐于你,还是西蜀讨伐于你?这天下本来安静,这战争之世还不是你们挑起来的,当真恬不知耻。”

君无忌淡淡一笑,道:“要说道理,就更难说了,各国乃大随藩国,你们这些藩王一个个如今还朝贡么?若非这次陛下决意请国主前来,国主会来朝见天子么?”

顾曌叹了口气,反驳道:“陛下既欲修法度,恢复先王礼教,难道不应该谨遵先王法旨?富国强兵?然后近者悦远者来?似这般毁约败盟,更使大盗行于江面,劫迁他国君王,岂是正人君子所为?这等宵小之徒,卑劣之行,还指望天下臣服?岂非做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