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127、东幽国的会盟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549  |  更新时间:2020-04-27 11:36:01 全文阅读

会盟中心的窗户、壁带、悬楣、栏槛之类,都用沉檀香做成,又用金玉装饰,点缀上珠翠,外面加上珠帘。

房间之内则是宝床宝帐,所有吃穿用度赏玩之物,瑰丽举世莫比。每当微风来时,香飘十里,朝阳初照,光彩映照。

登临幽京台,四望茫茫皆水,水中有假山池沼,用奇石杂泥土聚垒成山,种上奇树,穿插进奇花异草,仿佛险境。

好在幽京台虽然繁华,但很多工程都是早已完结,此刻,用来招待两位君王,只需要新加修葺一番,另外,加强一级警卫部署也就是了,并不须耗时良久。

所有这一切,东幽国君李显都交给了自己的儿子李艺去做。

李艺是国君李显与张皇后所生的唯一嫡子,李艺出生后不久,张皇后便已过世,李显追思皇后,便册立李艺为皇太子,虽然李显后来又娶了不少老婆,但因为爱情,始终没有再立皇后。

所以,李显这一生就只有李艺一个嫡子,嫡子这么少,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没人和李艺争皇位。

所以,李艺这个皇太子做的比较稳当,甚至很早的时候,他就继承了东幽国的七众刀——众兽。

七众刀这种很寻常的按照灵山定下的规矩的父子传承自然是波澜不惊,远比天行毅获得众镜刀的动静为小。

李艺自己性格也很文静,闲暇时爱读读书,写写字,作作画。李显将儿子取名为李艺,是因为李显自己也爱好文艺。

另外,最主要的是他懂得东幽国夹在大国势力之间,地理位置特殊,非用武之国,所以希望儿子也文艺点。

历来,这种小国家总喜欢出些文学艺术家,一方面固然是天地灵气所钟,一方面确实也是因为他们迫于形势也只得玩些行为艺术。

李艺玩这一切玩的很好,所以由他来督造的幽京台,美轮美奂,充满了艺术的信息,李显在视察的时候,相信这幽京台上一定会缔结一份伟大的合约。

这份合约一定会给南陈和大随之间带来永久的和平。

据探子来报,自从大随与南陈即将缔结合约联合出兵荡平大江之上匪患的消息传出之后。

连日来,大江江面之上,江河之间已经听不到那伙盗匪的声息,仿佛已经作鸟兽散。当然,偶尔有些散兵游勇探头探脑。相信合约缔结之后,基本能够一鼓荡尽。

一切完美,一切万事俱备。

那个万众瞩目的两国缔结盟约的日子终于到了。

幽京台上,这一日张灯结彩,十里红幛,珠围玉绕。除此之外,这一日也不知道经过三国多少天文令、太史令算过,总算不负所望,天朗气清,万里无云。

上午午时未交十分,天空中传来三声仙鹤长唳之声,声音极为清脆,响彻长天,迎接的众文臣武将之中,虽然没几人见过顾曌,但都听闻南陈国主曾蒙灵山圣长老赠送过一只仙鹤,寿已数百岁,约与大随帝国建国年龄相仿佛,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昔年初立藩国时,当年各国势力还不如今日之庞大,那时各藩国的官吏派遣、财政以及外交国防权基本全部掌握在中央手中,基本上各藩国每年都要到帝京述职,汇报工作,虽有自由度,但自由度只不过较今日之郡太守略好一些,一年三节,除夕节,中元节,盂兰盆节都要前往帝京为天子贺寿。

北卫、南陈、东幽诸国皆有骏马,八百里加急最远的西蜀到帝京也不过数日可到。

而南陈隔着一道大江,大江之上遇风波恶劣,常常数日无法行船,往往赶不及。所以,灵山圣长老特地赠与了南陈一只仙鹤,这仙鹤体型巨大,张开两翼,甚至能载数十百人。

而且,这仙鹤老而妖,不惧江上,也不惧天上的风浪。

这时,众人听了天上传来仙鹤之声,都知道定然是南陈的国主顾曌驾临,都抬头向着长天的南方看去。

众人抬头看时,日影之中,有一仙鹤,初看时,不过如日中的一粒黑点大小而已,及至再看时,已如银盘大小,众人都不由得惊骇不已,这仙鹤其速真是非凡。

这当中只有东幽的国君知道,顾曌不过是今日早上才出发,而大随的帝王杨孤昂昨日便已出发,如今显然顾曌已经是先到了,南陈距离东幽千里之遥,中隔江海,而帝京城与幽京城都是大平原,所隔非山海,若非仙鹤神力,如何可以后发先至。

少顷,那仙鹤已经到达众人头顶之上,恰如一片巨大的乌云压来,顿时遮天蔽日,给众人带来一片阴凉,就在幽京台下,太子李艺早已经安排了安排了一个巨大的鹤场,给仙鹤休憩,以及停歇。

此时已经有几个人在下面挥舞着小红旗指导仙鹤下降具体地点,太子李艺亲自指挥,这中间具体的迎接细节,李艺早已经与顾曌商议停当。

国主顾曌在上空,早已经发现了地下的幽京台,遂控制仙鹤下降速度,不一时,仙鹤已经停在停鹤坪上。

李艺忙率着东幽朝廷的一些礼官迎上前去,那仙鹤缓缓收敛双翼,南陈国主顾曌率女婿、众镜刀得主天行毅以及女儿顾真真、散骑常侍白袍以及山人李澹、门雪都从仙鹤上翩然跃下。

李艺上前,深深鞠躬,他虽从未见过顾曌,但在画像之中早已熟识,顾曌身着龙袍,头戴平天冠,威严莫匹,帝王气质也是一览无遗。当下便道:“东幽国太子李艺恭候陛下,陛下这边走。”

他一边带路,一边往顾曌的随从看去,但见顾真真美貌无双,行步紧贴着天行毅,小夫妻俩一看便知。

李澹与门雪的气质一看便知,并非凡尘众人,白袍虽然单独,但气质显然也是桀骜不驯。

不过,给李艺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是天行毅,天行毅走在众人之前,仿佛如入无人之境一般,便如闲庭信步。

他在看天行毅的时候,天行毅也在看他,李艺不知为何,竟然不敢对着天行毅的双眼看良久。天行毅显然也在观察他。

顾真真道:“大哥,你盯着他在看他什么?难道他比我好看么?”

天行毅道刮了一下他的鼻子,叹了口气,道:“真真,这里不是南陈,咱们就这几个人,得小心再小心才是,还有,这个太子,我总觉得有些眼熟。”

顾真真点了点头,道:“大哥说的是。”

两人低声耳语之际,众人已经走出停鹤坪,东幽的国君李显已经等候在坪外,两位国君见了礼,顾曌将天行毅等一一引荐给李显,李显在听到天行毅的名头时,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上下打量着。

顾真真非常享受别人对于天行毅的欣赏,满脸都是欢欣之色。

李显执着天行毅的手,道:“近几个月来,整个中土世界都在传扬你的好名字,哎呀,果真是一表人才啊。唉,可惜如今并非天下大乱之时,要不然,以足下之才,取万户侯何足道哉,说不定,纠合义军,足下能创下万世不易之基业,为天下共和之国也未可知。”

天行毅微微一笑,道:“陛下谬赞了,天行毅只不过做了几件微小的事情而已。”

李显笑道:“近来中土世界传言,天行毅到哪个国家,哪个国家便会出大事件,到西蜀西蜀灭亡,到北卫,卫帝驾崩,到南陈,灵山挫败,你到哪儿,哪儿便会动荡不安,顾曌国主的国书上一开始将你列为陪侍同往我东幽的随员,朕这心里,那可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