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123、大随国主的来信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468  |  更新时间:2020-04-25 11:51:01 全文阅读

这般软玉温香,又是世间顶顶漂亮的姑娘便在怀里,天行毅显然也是被吓得不轻。顾真真柔情涌上,忽然间觉得身旁这人,说不出的温柔体贴,她的手臂不由自主的环在他脖子之上。

天行毅望着她,轻声道:“其实我第一眼看到你,便喜欢你了。那时你变化万方,我都不知道你是男是女,但是就是对你有好感。”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今天我总算如愿以偿,跟你在一起,我什么也不用想,只觉得轻松快乐,只觉得为你付出甘之如饴,之所以便向你求婚,虽然是一时激动,但也是真心喜爱你,你别多想。”

顾真真见天行毅吐露心曲,一颗心恰如掉入蜜糖之中,甜的发软。她抓住了天行毅的衣襟,嗔道:“ 那……那也没有你这般孟浪的。这等大事,难道不应该禀明父母,然后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么?你如此随意就来问,别人答应你也不是,拒绝你也不是,岂不是在为难人家?”

天行毅道:“国主若不肯答应,早便将你带走了,我只要问你的态度,倘若你不肯答应,将我回绝也就是了,有什么为难的?至于其他人,便是满天神佛,地狱阎王、昊天玉帝我都不在乎。”

顾真真不答,她被天行毅抱在怀中,浑身发软,忽然脸红起来:“我也不怕,大哥,不论沧海桑田,世事变幻,大哥,我都跟定了你,你有八抬大轿也罢,没有也成,你求婚也罢,不求也成,我都跟定了你,生生世世,绝不分离。”

.......

整个陈京城都听说了这场热烈的战事,虽然并非所有陈京的人们都有机会到六和塔下去观看这场举世瞩目的夺美之战,但是绝大部分人还是用自己的热情和热烈参与其中,特别是一些闺中的姑娘,纷纷在叹羡顾真真的命好,可以有此舍命的情郎。

人生总是这样,有些人认为别人的幸运都是命好所致,可是却没有人知道,若非顾真真坚贞不屈,只怕也未必等得到天行毅远涉江湖,冒了生命来搭救。

夜间,国主顾曌举办了一个小规模的酒会。

酒会上,顾曌的脸上早已经因为饮了两杯而有酡红之态,她显然也非常高兴,她望了望周围,数千百支粗如儿臂的巨烛,照耀的整个宴会厅如同白昼,宴会厅中,达官贵人,名士猛将,公子王孙,京城贤达,豪客如云,济济一堂。

顾曌与天行毅、顾真真、顾盼儿姐妹俩,白袍以及门雪、李澹坐了一桌儿。

顾曌站起来,微醺,举杯向天行毅道:“你看看今晚的宴会可还使得?再过两天,咱们再办一场大的宴会,朕请整个京城的百姓都参加,朕要京城的朱雀大街,十里施香,十里着锦,十里步幛,大赦天下,大乐十日,为朕贺佳婿好女,百年好合。”

顾真真一张脸都羞红了。

李澹等众人都心下赞叹顾曌排场,南陈占据了整个江南,两湖两广之地,据大江上下,极为富庶豪奢。

天行毅却站了起来,道:“陛下不可如此铺张。”

顾曌微微变了脸色,乜斜着眼,道:“怎么,朕作为一个母亲,朕有能力,给女儿一个最好的婚礼,你这马上要做丈夫的,居然不从?”

天行毅摇了摇头。

顾曌忽然若有所悟,微笑道:“朕懂了,朕知道你是一个游侠儿,四处游荡,如今囊中羞涩,无须担心,朕嫁女儿,这婚礼无论如何浩大,朕出得起,朕家喜事,当与万民同乐。”

天行毅叹了口气道:“陛下,如今天下交兵,大随虎视眈眈,已灭西蜀,陛下大江之险,已非独有,听闻杨孤昂自武昌以下,蕲、和、滁、方、吴、海等州,更帖精兵,密营度江之计;益、信、襄、荆、基、郢等州,正加速打造舟楫,多张形势,为水战之具。若以水战大决。陛下精兵赴援上流,则下流敌将即须择便横渡;如拥众自卫,上江水军鼓行以前。陛下虽恃九江、五湖之险,控有三吴、百越之兵,臣以为非陛下逸乐之日也。”

顾曌面色变得有些涨红,道:“大胆。”

天行毅道:“杨孤昂欲一统天下,野心昭然,天下皆知,如今在大江上下,大作战船。几乎都是半公开的行径,陛下府库之财货,当用来赏赉将士,激励有功,若为我与真真婚事,实在是浪费。”

顾曌听了天行毅所言,怔了半晌,叹了口气,道:“你说的,朕都知道,但朕这里也有事,一会儿,你与真真到朕书房,朕与你分说。”

顾曌说完,闷闷不乐,当即摆驾还宫。

天行毅当即与顾真真随后跟上,顾盼儿随后跟着走了。

白袍紧跟着想走。

顾盼儿瞪了一眼,道:“你跟来做什么?不用陪客人的么?”

白袍乖乖坐下。

李澹都被白袍的温顺弄得有些啼笑皆非。

门雪牵了牵白袍衣袖道:“你看看人家天行毅这女婿做的,和你大不一样啊,天行毅这说话也太直,太不分场合,丈母娘有心给面子,这般驳人家面子,真的好么?好在陛下不是暴君,若是,只怕早便身首异处了。”

白袍冷笑:“你以为陛下女主,便不嗜杀人,不是暴君?这陛下当年杀亲夫慕容折,一刀斩首,而且还是新婚之后第二天上午,一夜夫妻百夜恩都能随便杀了。”

李澹吐了吐舌头,叹道:“我来这世间也许多时候了,每每不小心触碰,便能窥见这中土每个人都想做皇帝,可是每个做皇帝的似乎都没什么亲情,一味的爱杀人,好大喜功。”

门雪:“唉,这天行毅这等刚直,虽然聪明无双,但是刚极易折。”

白袍道:“嘿嘿,就算刚极易折,我们这里也没谁能杀得了他,你放心。他才随我入阵也不过一日,我几乎未教导,他便学会了混沌阵法战胜那道长。这等聪明,谁能图他?”

门雪道“那倒是,武功比他好的不及他聪明,比他聪明的又未必比他武功高,再加上,还是凡人之中第一柄七众刀得主。唉,他这一生为龙为虎,当真不可测。”

众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整个宴会厅中,并未因为顾曌的离去,而显得冷清,将军豪客们热情正高。五魁首啊,八匹马啊,六个六啊,宝一对啊,酒令之声震天价响。

此刻,顾曌的书房之中,气氛却显得有些凝重。

顾曌的书桌上摆着一封书信,书信用明黄色的锦绣包装袋装着,一看色泽,即知道是皇家书信。

封口火漆已然拆开。

顾曌面色沉重,靠在龙椅之中,像是浑身无力,一个内侍搬了一张椅子放在顾曌对面,顾曌挥了挥手招呼天行毅坐下。

顾曌随后拿起桌上的那个书信袋,随手便向天行毅抛了过来,示意天行毅打开来看,天行毅也不客气,从中将那封书信抽取了出来。

书信的信封上的字样首先便落入他的眼帘:谨陈南陈国主顾曌阁下,大随杨孤昂拜上。

天行毅打开书信,里面有两封信,其中一封信是一首小诗。诗歌前面写了几个小字,近来得一小诗,偶闻国主解语,敬请雅正。

诗曰:

万里车书尽混同,

江南岂有别疆封?

提兵百万东湖上,

立马吴山第一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