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118、万刀压顶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559  |  更新时间:2020-04-22 20:14:01 全文阅读

神行道长缓缓摇了摇头。

那边那役物道长、隐身道长都是俱各大喜,役物道长大声道:“门雪,胜败已分,还比什么?你如今这跌倒在地像条哈巴狗儿一般?还不认输,更待何时。”

门雪呸的一声,嘴角沁出鲜血,道:“师兄,你们也不用欺人太甚。”他强自挣扎,但终究还是坐了下去运功。

天行毅道:“李澹,你来照顾他。”李澹点了点头,对门雪道:“师兄,你放心,我绝不窥探你体内消息,你放心便是。”门雪面色惨白,点了点头。李澹便坐下,替他输入内力疗伤。

天行毅向着场中团团抱拳,道:“不错,这一局是我方在大好形势下上了当,这一场算我们输便是。不过,咱们三局两胜,自然是还有一场。”

神行道长适才这一招大是行险,他拼着将自己伪装成狂暴盛怒椎心泣血的样子,为了演的十分逼真,不惜伤身,那吐出的血倒也是真的,但这番将计就计,便把门雪给引蛇出洞勾了出来,成功擒住门雪,但他不惜伤身之余,又恐怕伤身之后这等出其不意虽然能够擒住门雪,却怕万一门雪反噬,有机会逃跑,自己伤身之余未必便能制住,所以急速封住了对方几处穴道。

封住穴道之举,原只见于红尘之中武林人物动手之时,灵山这等术法流派,一般甚少使用,但神行道长这招引蛇出洞之计,本身便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之计,这一招乃是使诈,所以一得手之后,立刻便封住了门雪的几处大穴。

天行毅将这一切都瞧在眼中,情知这神行道长虽然得胜,但必定也是大损真元,只怕非花上个把月时光,无法完全复元,当即上前说道:“我瞧着道长现在这般情形。只怕第三局是未必能够支撑,道长也先回去休息休息,这一局道长胜的好巧。”

那役物道长、隐身道长等都看得明白,神行道长自擒住门雪之后,脸色惨白,始终不敢大声说话,做出潇洒动作,可见其自身内力消耗亦颇严重,当下便上前将他扶了下去。

众人见转眼之间,形势突变,灵山这边,虽然胜了第二局,但客观说来,乃是一个两败俱伤之局。众人正踌躇间,那役物道长站了出来道:“我两位师兄皆已出战,一胜一负,按照三局两胜的规矩,贵我双方这第三局是势必要进行的了。不知道你们派哪一位出战?”

天行毅微微一笑,道:“我方目前尚有白袍兄弟与在下并未出场,虽然先前说好了我俩不具法术,准予联手。但是道长也可以任挑一位,不过,这场战局由在下挑起,所以,道长要挑,还是挑在下的好。”他看了看门雪、李澹,又道:“不过,在下是个红尘中凡俗之辈,不似你们灵山弟子,各个都有惊天动地的能耐,若道长不介意,我自然觉得我俩联手甚好。”

役物道长见天行毅这话语之中有示弱的成分,竟想与白袍联袂出场战自己,心下略略有些踌躇,他回身望了望两位师兄,此刻,隐身道长正在替神行道长疗伤。两人都是双眼微闭。

那役物道长冷笑道:“这最后一局攸关灵山声誉,我个人便无耻一点儿,本来按照约定,你们两个一起上也没关系,毕竟你们没什么法力,但你既然说你一个人也可以?那么我便不客气了。天行毅,我就挑战你一个人。”

他话音未落,群声大哗,那个神行道长以及隐身道长都倏然睁开眼,叫道:“师弟,他没有法术,咱们可以答应了人家。”

役物道长道:“师兄,大敌当前,咱们能不能别假仁慈,此事攸关灵山声誉,攸关圣长老怎么看咱们。他是没有法力,但他有众镜刀,这众镜刀也出自灵山,说他算半个灵山弟子也不为过,况且他说了,挑战他一个人也可以。”

隐身道长叹了口气:“但是,咱们灵山中人,答应了人家总是……”

役物道长道:“师兄,不要拘泥于答应什么,所谓成王败寇。咱们只要赢了,最后人家便只记得灵山赢了。”

六和塔上,顾真真焦急的对顾曌道:“这不公平,母上,这明明……”

顾曌微微一笑,道:“真真,这可是锻炼天行毅的好机会,你是最关心他的人,怎么看他还没朕看的清楚,朕对他有信心。”

顾曌话音未落,役物道长已然施施然走到天行毅身前,微微一笑道:“天行毅,我来跟你比划比划。领教领教你众镜刀的厉害。”

白袍嘲笑道:“你这厮当真不知羞耻,先前明明说好了我与天行兄共同对敌,如今你却败盟悔信,你便胜了又岂能扬灵山威名,你这是给灵山抹黑好么?灵山怎的出了你这般不知羞耻之徒。”

白袍这番话故意说得极为大声,那边厢神行道长、隐身道长都已经听见,觉得脸上挂不住,俱各闭了眼装成乌龟状,听而不闻。

旁边一众士兵也极为不忿,纷纷叫嚣。连一旁疗伤的门雪都心中不屑道:“灵山如何还有这般不要脸的弟子?”李澹也是叹了口气。

役物道长却泰然自若,说道:“天行毅,我这是给你面子,你想想你若赢了我,在江湖上传说,都会说你一介凡俗便战胜了灵山弟子,助你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岂不是好?”他皮笑肉不笑,几句话说完,面皮便变了颜色,喝道:“亮刀。”

天行毅退了一步,手指一旋,微微一笑道:“那便请教了。”

役物道长双掌如簸箕一般掌开,面容变得阴狠,双掌摆出几招云手姿势,只听得场中一片仓郎仓郎的声音。众军都在大呼小叫,全场愕然。这役物道长这一招却不是向着天行毅的,

分明向着场上围观的数千军人。

他的袍袖鼓舞,像是装满了风。

众军都惊愕不已,只见几个力气小的士兵大声惊呼,他们的鞘中宝刀已然不受自己控制,在鞘中跃动不已,震得刀鞘铮铮作响,陡然便不受控制从鞘中飞了出来。

紧接着,又有更多军士的刀从鞘中飞了出来,一时之间,众将士头上,铺天盖地都是兵刃,军士们乱做一团,乱军中失了武器,众人都不知道这道长这是想要做什么,一个个俱各大愕,六和塔上,顾曌都惊得站了起来,大声喝道:“道长——”

那役物道长道:“陛下不必惊惧,我借众军宝刀一用。”话音未落,他须眉皆动,爆裂大喝,双臂向前一振,只听得场上呼呼呼呼,都是刀剑纵横一声,众军之中,无一人能握得住手中刀剑,都被役物道长所役,刀剑全都被役物道长收缴在半空。

数千柄刀剑在空中像是灵山一般,锋刃都对着天行毅,只待这役物道长大喝一声,便会向天行毅铺天盖地袭到。

那役物道长一刹那间,便役使了数千柄兵刃,心下大是自得,兵刃铺天盖地般在天行毅头顶上盘旋着,像是要吞噬天行毅般。

那道长心中自得,不由得洋溢到脸上,大叫道:“天行毅,这万刀压顶,你降还是不降,你若降服,现下便认输了事,你若不降,这万刀齐下,可是吃不了兜着走,我虽能保你性命,但多多少少,身上总得多几个窟窿,兵刃可不长眼。”

天行毅与白袍都曾在六和塔上见过这役物道长当时将整个儿顾真真的香闺隔空移动,自是见识过厉害,但这凡俗红尘之中的普通军士们谁曾见过这等神通,一时场上人头攒动,乱做一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