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76、卫帝亲临,人头之战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323  |  更新时间:2020-03-27 10:42:00 全文阅读

就在天行毅刚刚安营扎寨,布下铁蒺藜、铁马等防御装置后,敌军的军马嘶鸣之声也已铺天盖地传来,铁蹄震撼着大地,此时所有人都能清楚感觉到脚下的震动。

“三里,”天行毅淡淡的道,“只怕当先冲来的是卫帝的轻骑,但这等声势,只怕重装铁骑速度也是快极……”

话音未落,殷红如血的大旗已经在烟尘上头冉冉升起,在此时的光亮下,旗上的徽号虽然看不清楚。

但在风雷般的铁蹄声中,卫帝的黄罗伞盖已经在铁蹄卷起的漫天尘埃中依稀可辨。

铁骑之中,无数高举丈二旗幡的轻骑兵冲在前面。

旗幡长一丈,白边黑底,这些轻骑的骑手们一手擎幡,一手策马,风猎猎,吹动旗幡猎猎,显见得都是骑术极其高明。

传闻卫帝一生大小一千二百战,从未败绩。

魏妙谟只知道卫帝连毒都毒不死,百毒不侵,卫帝的轻骑、重骑,他更是耳朵里都听起茧了。卫帝残酷,训练士兵的方法也残酷。

其中卫帝训练他的士兵的其中一道方法是拔舌——拔猛虎之舌。

具体的方法是围猎,在苑囿中,三十名骑兵一组,穿重铠,徒手,先把苑囿四周用带倒刺的铁网布围,然后纵猛虎入,驱重铠骑兵入,赤手空拳,不得携带任何兵刃,围猎猛虎生擒猛虎,并拔虎舌。

训练之状异常惨烈。

肠穿肚烂者不计其数,咽喉血出如浆者不计其数。

从猛虎虎吻之下走出的将士,各个后来变成铜皮铁骨,这样训练下来的重装铁铠将士共有七千人,卫帝常曰:“我七千虎骑,足当敌兵百万。”

卫帝手下最为悍勇的便是这驰名远近的虎骑。虎骑之劲,闻于天下。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天行毅轻抚食指,众镜刀已然跃动,铮鸣不已,这首海外东胜神洲的名叫苏东坡的蛮子写的《江城子》,他不知不觉间吟咏出来。

“天下英雄相遇,高手对决,总是令人既盼望又心潮澎湃。”

李澹也有同感,同时他感觉这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恶战。

“天行兄,何不趁他们立足未稳,立即冲阵?兵法半渡而击之,立足未稳犹半渡也。”谢冲问道。

天行毅神色严峻,道:“卫帝的虎骑,随时可以阵而成列,便从没有立足未稳之时。”

见谢冲脸上犹有不解之色,便道:“兵法还有一条,勿击堂堂之阵。照我看来,卫帝此阵,可谓堂堂之阵。”他的嘴角虽带着笑意,这是临大敌的笑意,虽有笑意而并不轻松。

先前在西蜀国,君无忌纵兵百万围困于他,他毫无惧意。

只因为那时,他有死而已,身边只有一个尔朱英皇。

而今,他望望李澹、魏妙谟、谢冲等人,身后还有不少老幼妇孺,这些人也都在望着他,所有希望系于他一身。这一刻,他担负的性命更多一些,虽说魏妙谟等人的性命他并不吝惜,但是那些老幼妇孺却是能够轻易引起他的恻隐之心。

何况,入北卫以来,虎骑之名,如雷贯耳,他也存心一战。

积累实战经验,对他日后的发展会大有好处。

身后,李澹和谢冲已经按照天行毅的军令,将青壮布置在外面左右,将老弱置于垓心之中。安排好之后,李澹策马来到天行毅身侧。

两人都感觉到对面气氛的沉重。

这种沉重不像面对一般的军队,围绕着卫帝,总有一些奇怪的说法,比如百毒不侵,比如无敌于天下等等。

卫帝无疑自有一种气势,李澹和天行毅都不认识卫帝,都没有见过卫帝,但他们都有一个感觉,卫帝便在前方阵中,而这种感觉来自于一种威压,而非对面阵中的黄罗伞盖,黄罗伞盖下此刻已然无人。

卫帝已经驱马走入阵中,向阵前而来。

李澹和天行毅都跃下马来。

李澹的灵剑、天行毅的众镜刀都已经悬在他们指掌的前方,向着卫帝大军跃跃欲试。

对面的大军逆风扑近,距离天行毅与李澹军一箭之地的时候止住了战马。马蹄下卷起的尘土随风飐起,人喊马嘶,骑射手从骑枪手中突出,一排列在阵前虚引角弓。当先的红旗下,对面的军阵波开浪裂。

卫帝身披火色大氅,面目隐蔽在金黄色的重盔下,覆盖铁面,只露出一双阴鸷的眼睛。他策马缓缓而行,所经之处,两侧将军的马首低垂,将军注目,战场上本来极度的喧嚣之声,马蹄声、人声、兵器的出鞘声、张弓之声,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忽然间全都消失了。

天地间刹那只剩下一种声音,便是卫帝胯下马的马蹄敲打地面的声音。

卫帝策马控鞍,缓缓而行,手上并无兵器,万众俯首,威势熏赫。

这种压抑和气势隔着数百步直推过来,天行毅和李澹觉得他们的手心已经出汗。

天行毅举起右手,神色极其严峻、戒备。

“没有我的军令,三军不得冲锋,预备布阵。”

“是。”跟上来的谢冲调转战马,退向后方约束军阵。军阵之中显然受了卫帝的气势压迫,显得有些不安和惊惶。

李澹和天行毅一左一右微微拉开距离,他们指尖上方悬空而立的众镜刀和灵剑显然并未吓退卫帝。

“是卫帝亲临么?”

天行毅纵声大喝,“西蜀国白衣天行毅拜见陛下,军阵甲胄之中,恕不行跪拜之礼了。”

他右手按在胸口上,微微鞠躬表示敬意,但眼睛却一直盯着卫帝,防止他猝动。

卫帝缓缓控马此刻已经到了阵前,他驻马,沉默片刻,忽然举手摘下了自己沉重的头盔,一振甲胄上的征尘。

头盔除去的瞬间,他的眼睛便精光四射,额头上五根异骨如柱插入发髻之间。鼻梁高挺,他年已六十余,一头褐色的长发在风里扬起,长发间已经有了缕缕银丝,如刀削斧劈的面颊上也染了岁月的风霜。

但岁月给了他风霜,也给了他无比凌厉的气势。

无人能够否认,无人可以冒充,此人便是卫帝。

他在战场之上,那种气势无人可以假冒的来。

“你就是天行毅?那个杀了尔朱荣,夺得第一把七众刀——众镜的天行毅?这些日子以来,你的名字倒是响彻中土。”

卫帝的声音仿佛金铁铮鸣。

“后学晚辈的名字能够入卫帝的耳朵,天行毅甚是荣幸。”

卫帝又望了望李澹,道“你便是那个可以通过身触截获对方识海消息的李澹?来自灵山的弟子?”

李澹点了点头。

卫帝显然对二人也极为欣赏。他这一生,已经很久没有碰到敌手了,高手何尝不想碰到高手,高手其实何尝愿意寂寞?

“众寡悬殊,二位有意一战么?此一战或生或死,但必定扬名于后世。或者你们二位留下人头,或者我留下人头。此一战,不如咱们便称之为人头战,不亦快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