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65、聪明人魏妙谟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894  |  更新时间:2020-03-21 12:29:25 全文阅读

尔朱英娥执意寻死,这一下固然是出乎意料。

但屠益龙毕竟有武艺在身,反应速度又岂是尔朱英娥可比,他身形快极,又是力大无穷,尔朱英娥虽然撞得出乎其意料之外,还是吃他从后抱住,额头虽然撞到了桌角,却撞得并不甚重,只是立时淤青了,略微有些肿起来。

屠益龙一把抱住尔朱英娥,连人带被子摔在床上,怒道:“出事便寻死,这是你们西蜀的规矩么?”

他这一摔,尔朱英娥摔在床上,甚是狼狈,被子有些地方也摔开了,她的身体有些地方一凉,忙复又裹紧,看屠益龙赤身裸体站在床边,再也冲不下地,便又裹紧,缩回床角。

只是眼泪怎生再也控制不住,两串眼泪如两条小溪般流在脸上。

屠益龙冷笑道:“你以为你是你一个人么?你身后是西蜀,你死了尔朱荣找朕要人朕怎么办?朕若交不出人来,两国兵戈相见,流血千里伏尸百万,你怎的不想一想,你是小孩儿么?自古两国和亲,有新娘子自杀的么?那都是身系国之安危,哪里是普通的婚姻嫁娶,岂能任你要死便死。”

尔朱英娥原没有想到这一节,这时听他说来,只觉大有道理,不觉怔住了。

屠益龙叹了一口气,道:“发生这事谁也不想,但既已发生,便应想个法子,怎能一死了之。”

尔朱英皇嗫嚅道:“我是嫁给太子的,如今清白已毁,如何再能嫁给太子?也毁了太子清誉。”

屠益龙道:“为今之计只有一法。”

尔朱英娥听闻他说有了办法,心中不由又有一丝希望,脱口问道:“是何办法?”

屠益龙微微一笑,道:“只有你嫁给朕一途了,别无他法。”

尔朱英娥还道是什么好办法,一听之下面如死灰,卫帝大他何止20岁?她心中绝无半分与他匹配之意,但绝望之下,她思来想去,终究并无办法,她沉吟良久,要以残花败柳之身再嫁给太子恐不可能,太子要不要还另说。

将来此事总会成为他动不动发脾气或者冷落的借口,那也不是人过的日子,要死,她刚刚死也死过了,现下冷静想来,死亦何补于事?

说不定真如屠益龙所说父亲得知后会挑起两国战端,到时尸山血海,她岂非成了千古罪人?北卫国地势险要无比,她这一路来颇有感触,若是起了征战,必定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死既不能,嫁给太子又不能,现下果然便只有嫁给眼前此人一途,只是,这个男子也太老了。

她暗自揣测,这男子的年龄必然不比父亲更小,大概也是六十来岁了,如何做得自己郎君?

屠益龙看她沉吟未决,便道:“你若是不摇头,朕便当你是答应了。”

如此大事,干系两国邦交,她这个之前一直待字闺中的姑娘刹那之间哪有主意?她一身从未想到过自己会身陷大国之争,卫帝这时见她不语茫然痛苦,却早已爬上榻来,道:“早上寒凉,朕可挡不住了。”自她手中抢过被子,强行将她放倒。

在她还是脑中一片浆糊之际,卫帝已经拥着她倒下......

这老儿也算温柔,这清晨之中,拥着她使尽温柔,她别过头去,如尸体一般摊在那里,抬眼却望见男人花白的头发垂在两侧,不停的随着身体的动作而不规则的摇摆,不由得登时悲从中来。

她任他肆意而为,使遍十八般武艺,任他意致盎然。

她只是暗暗叹气流泪,忽然便想到有一次读书,读到化外番邦东胜神洲海外有个叫苏轼的蛮子写过一首诗道:“十八新娘八十郎,萧萧白发对红妆;鸳鸯被底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

直到后来,她才知道,这陛下说的那些不过都是信口胡扯,她和陛下甚至太子全都不过是一个北卫官员的奸计中的悲剧人物而已。

每个人都中了这个官员的奸计连环,这个官员就是当时北卫的策婚使、如今的北卫太傅魏妙谟。

这个人的脑袋,时时刻刻都像是在想点子,在想着算计别人,这个人,武功并不甚高,容颜也不怎么俊俏,但是他的脑袋,却像是弥补了这一切的不足,使得他与众不同。

他有一个绰号,能令许多富贵过于他、权势过于他的人为之折服。

他的这个绰号乃是:“智囊。”

不是酒囊,也不是饭袋,更不是饭桶,而是智囊。

他和天行毅一样,也出身于雪域长城武官学校,在学校便以智计出名,但和天行毅这种独立自主的人格不同,两个人的性格差异在于:魏妙谟相对来说更讲享受一些。

魏妙谟不会花相当多的经历去习武,他有更多的追求,比如,美人怀抱,比如,书画琴棋;他自幼得过一场疾病,病后他便失去了努力学习武艺的兴趣。

但他仍具有随时随地能够想出妙计的本事;

只是病后,他不再能长时间的操劳,因此,他年少的时候立下大志欲与天下群雄争衡,等到了青年时期,他便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更好的选择。

他的更好选择就是做一个帝王师、或者是帝王傅。

比帝王更舒服。

做一个好帝王,不免每天案牍劳形,每天批阅的折子要成千上万,这样的人生对他而言,并无乐趣,晚上九十点钟的时候,正是春宵苦短开始的时候,这时候和心爱的人在一起,顺意缱绻才是人世间最快乐的事情。

但是他又有权力欲,因此,如果是帝王师,或者是帝王傅,那么,他照样有极大的权势,但是又很悠闲,想闲云野鹤的时候便闲云野鹤,想威震天下的时候便威震天下。

这一切随着他年纪轻轻三十来岁成为北卫太傅已经逐渐接近成为现实,但是昨天他遇到了一个极大的麻烦,他的一个朋友无意之中和他开了一个玩笑,说了一句无心的话。

这朋友是宫中的一个宦官,负责照看贵妃娘娘尔朱英娥的儿子宝儿的,昨天,他进宫的时候,这名宦官忽然笑嘻嘻的。

“太傅,我看这宝儿这相貌倒是与您有些像着哪。”

这名宦官本来说的可能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是,这句话把魏妙谟吓得不轻,这句无心的玩笑话,揭露了一种危险,这危险,很有可能让他这位年轻的太傅万劫不复,假如这宦官这句话不是对他说,而是对卫帝说,那么他的人头可能已经不保。

贵妃娘娘的孩子宝儿像他,这句话无疑是说他与贵妃娘娘有一腿。

而且宝儿由于是幼子,很得卫帝宠爱,卫帝与太子屠拔俊不睦,众所周知;

卫帝将来甚至可能废长立幼,那么他与贵妃娘娘的孽种将来甚至有可能掌握北卫这个国家。

本来,这一切,都进行的天衣无缝。

但是屠宝儿这张脸确实破坏他的计划,也可能将他的完美计划击的粉碎。

这句话在宦官那里可能是无心之语,打趣之语,但是,却于无心之中道出了事实。

魏妙谟与贵妃娘娘的爱情结晶——屠宝儿的眉眼,确实已经开始出现一点点即将出卖隔壁老王的苗头。

若再长开三五年,也许更明显,贵妃娘娘也罢,魏妙谟也罢,人头搬家乃是弹指之间事。

敏锐的察觉这句话可能带给他的危险后,他缜密的脑袋开始高速运转,今天上午,他开始忽悠卫帝,说木兰山一带最近似乎出现了珍奇异兽。

卫帝一听之下大悦,当即便欲出发前去狩猎。

然后,魏妙谟又说到他还有一个计划,这个计划正好需要卫帝不在卫京,这个计划可以帮助卫帝抓捕天行毅,获得众镜刀。卫帝一听天行毅,一听众镜刀,立即兴趣大增。

天行毅与众镜刀的故事、天行毅与众镜刀的传说近来已经风靡整个中土世界,甚至有传说云,得众镜刀者可得天下。

卫帝当然也对众镜刀表现除了浓厚的兴趣。

他对魏妙谟向来言听计从,魏妙谟微笑,一看卫帝的表情,他便知道自己又要成功了。

于是,他立即告诉卫帝,自己已经派人去到略阳,并且有把握把天行毅诱骗到卫京城来,但是,这里面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卫帝不能在卫京,因为卫帝在,也许天行毅会感觉这是卫帝的阴谋,不会中计。

卫帝不在卫京,那么今日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卫帝可以撇的干干净净,而事情看上去也不会像是卫帝的阴谋。

因此天行毅也许就会没那么担心,说不定就会中计。

而在卫京城,他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