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30、恶我,身体内的恶魔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489  |  更新时间:2020-03-12 08:11:37 全文阅读

当日尔朱荣信誓旦旦,说毕竟君王是自己的女婿,自己杀了君王,小王后便要守寡了,自己绝不会行此恶事,怎么可能行此大恶?

尔朱荣说的真诚无比,他不由得不信。

不过,尔朱荣后来也十分戒备,出入都是前呼后拥,他想触摸到他的真实想法也未必那么容易。

再后来,他得知王后被幽禁,少年君王则陈尸殿上,尸体上已经是肉蛆乱爬。

他疯狂的前去质问尔朱荣,尔朱荣无耻的把头颅凑到他面前,道:“我是毒杀了那个小疯子,是他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你要是替他报仇,你便杀了我,你的武功那么高。我们又奈何不了灵山的仙人。”

他有几次将自己的飞剑比拟在尔朱荣的头颈之上,几乎真的愤怒欲杀。

但是尔朱荣冷笑着说了几句话就让他放弃了杀意:“灵山允许你开杀戒么?你下山来圣长老教导你要杀人么?你杀人要问过你自己的本心么?”

李澹在尔朱荣这灵魂三问之下终究还是下不了手。

他在灵山所受的教育不允许他杀人见血,他自己也从没有想过杀人,而且,他更担心,自己杀了尔朱荣有可能真的开启天下大乱的序曲,自从少年君王死后,他恻隐之心大起,绝不愿意中土世界变成了一个屠戮世界。

最后,他勉强说服尔朱荣,同意让他收葬少年君王。

以他那苍白的人世经历,他完全不可预知,尔朱荣既然连自己女儿的丈夫都杀,那么尔朱荣会不会杀掉自己的女儿?

他又回忆起自己在结界中看到的一切,王后实在是太可怜了,他从没有见过如斯可怜的人儿,被丈夫猜忌,不尊重,但她仍然深爱自己的丈夫。

她在李澹心中几乎成了女人优秀传统美德的集中者,以德报怨,美丽,柔和,温婉,楚楚可怜。

李澹在这样的人世间行走,有时候觉得很恐惧。

这里,完全比灵山恐怖多了,他有时候在街上行走的时候,偶尔和街上的行人碰撞到,便觉得街上的行人十之八九都存了杀人之心。

有的是想杀掉自己老婆另娶新欢;

有的是想杀掉自己老公好包养小白脸;

有的是想杀死女儿,有的是想杀死儿子。

几乎与他碰触的所有人,都有那么一刻想要杀掉某个人。

他喃喃自语:“难怪圣长老要让我们警惕人世间的大乱,要我们助这个天下一统,原来这世间竟然祸乱如斯,原来这世间竟然荼毒如斯,难怪这是天下大乱的前夕。”

他之前借机触碰尔朱荣,虽然未察觉尔朱荣有杀自己女儿的心思。

但是在他触摸到的尔朱荣的心田里,王后和其他陌生女子全无一样,竟无一丝亲情。

他也深知人心变幻莫测,这一刻他所接触的人物的心中所想在下一刻也许便会变化。

虎狼之心其谁能测?

他心中油然而生保护王后之念,同时,他也还必须在这里继续观摩,这里是天下大乱的源头。

如今,尔朱荣已经解除了危险,少年君王也被毒杀。

那么,下一步的危险源在哪儿呢?

有一点可以明确的是,眼下,尔朱荣是整个西蜀国最重要的人,这个大乱源头肯定与他有关。而且,天行毅也没死,蜀京城的九门早已经封闭,这半个多月来,各城门都无动静,连一只苍蝇飞出去都被报告到尔朱荣那里。

但天行毅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人知道天行毅藏在何处。

李澹也不知道,他也很想知道天行毅在哪里,他想见到天行毅,知道天行毅下一步的想法,他知道,天行毅既然还在蜀京城,那么天行毅下一步肯定还会进行行刺计划。

他能做的,只有等,因为天行毅一定会再露头,而且,蜀京城连日都在进行大搜查,这种挨家挨户的大搜查,天行毅仍然没有被缉拿,说明天行毅在蜀京城一定有内应。

没有内应的时候,天行毅都敢行刺,这有内应,天行毅迟早有一天会冒头,李澹毫不怀疑。

所以,他冷冷的旁观着这一切。

一方面,继续观察形势,静候天行毅露面,另一方面,他眼下还有另外一件烦心事,在这西蜀王宫之内,每天都是名贵的荤菜,火腿、海参、熊掌、烤鸭,香气虽是浓郁,但他却都没有食用的意愿。

但每天膳房的伙食除此之外,竟无其他。

尔朱荣已经看中了他的弱点,又欣赏他的才能,存心消遣他,降服他。

李澹想要吃素确实极为不易,他去到的餐馆,都不卖素菜与他。

他去到的野外,野菜早被尔朱荣的随从掘乱搅乱,混入泥土,残虐不堪。

尔朱荣知道他作为灵山中人,被派往此处观摩大乱之源,短期之内断然不会离开,尔朱荣甚至知道他对王后的怜惜之情,有时候揶揄着道:“你既然入了红尘,终究难以再回灵山,不如,我把女英嫁给你。”

尔朱荣口中的女英正是王后的闺名,王后全名叫尔朱女英;李澹听了此言,不知如何,他虽有一颗修道之心,竟然隐隐有些心动,虽然他还是义无反顾、大义凛然的拒绝了。

但是事后,他像忏悔的夫子一般,连连忏悔:“道心不坚,道心不坚。圣长老恕罪,圣长老恕罪。”

他不知道,这世间的爱情千奇百怪,偷汉的爱上汉,偷情的爱上情,怜悯、嫉妒、关心、痛恨、恐惧、不齿种种,都会诞生爱情。

至于有绑匪绑架了女子,天天肆意虐待,最后被虐待的女子爱上了绑匪,这等匪夷所思之事,人间也是经常发生。

他三天两头关护着王后,一颗心冥冥之中系于王后身上而不自知。

这几日来,李澹忏悔于内心对于王后的一些非分之想,三天两头大念道藏经典典籍:清心如水,清水即心。微风无起,波澜不惊。幽篁独坐,长啸鸣琴。禅寂入定,毒龙遁形......

他虽然饿得虚弱无力,却始终忍住未吃荤腥。偶尔餐风饮露,倒也能熬得过。

他有时去王后那,一来是查探尔朱荣有没有对王后的恶劣举动,以卫王后安全;二来也因为王后也吃素,但是王后一日用餐不多,严格配给,并没有多余的食物共他分享。

尔朱荣听闻属下每日报告,也不禁有些佩服:“端的是灵山正牌弟子。”

但他心中转念又想:“你要强好胜,明面上是决计不肯取食的。”于是有时故意不锁膳房的门关,心想:“只怕你非偷食不可。”

不料厨师禀报,李澹竟然连一滴汤水也没动过。

这一坚持,已经是不少时日了。

到得第九日时,李澹念经的力气也没了。

这日晚间,李澹坐上云床,想要修习辟谷,却总是念经入睡,但翻来覆去,总觉睡不踏实,便索性翻身坐起,运功修炼。但辗转间总觉身体之内百念乍起,按捺不住,李澹正在运起心内慧剑,强自镇定时,只见得心底一条人影冉冉上升。

这人长得与他一般无二,径直从李澹心底升腾上来,见李澹饿得皮包骨头,不由得笑道:“可怜可怜,饿成这般模样,如何有好吃的不吃,有好喝的不喝,枉自辛苦。”

李澹怒喝道:“你是谁?”

那人笑道:“我是你啊。只不过我叫恶我,藏于你体内无何有之乡,你奈何不得我的。”

李澹怒喝:“放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