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26、行刺过程正在进行时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298  |  更新时间:2020-03-10 17:02:57 全文阅读

尔朱荣心胆俱裂,他生平从没有见过一把刀,能够厉害如此,能够镜像招数,他平生出入战阵,出生入死千百次,却从没有一次像这次一样,令他魂飞天外,毫无胜算,险象环生。

他已经使出全部招数,众镜已经全部学习完毕。

他打得胆寒,手脚越来越跟不上,众镜刀却越来越轻盈,众镜刀开始根据他的招数,演化成新的刀术,神奇莫敌,眼看天行毅朝自己胸口“膻中穴”一刀刺入,避无可避,不由闭目:“我命休矣。”

众镜刀果然非凡,天外玄英所铸,自是不同,刀锋轻松刺破尔朱荣的三层宝衣——獏猊之甲;

尔朱荣此刻早已心灰若死,双手垂落,手中刀当啷一声掉落于地,长叹一声,闭目等死。…….

  ........

千钧一发之际,李澹那只晶莹玉手扬起,手中剑光一闪,李澹轻喝一声,祭出手中飞剑,众镜早已察觉灵剑出鞘,在刀尖已透尔朱荣宝衣的同时,灵蛇一样旋转,迎向飞剑,当的一声巨响,李澹飞剑坠落于地,众镜刀也被李澹这一剑奋力撞开。

尔朱荣暗叫侥幸,也不使什么招数了,整个人向后撞去,搂着头着地一滚,背心嘶”的一声被一柄普通的刀剑撞中。

原来却是少年君王看尔朱荣这时宝衣划破,捡了一把刀偷偷扑将过来,奋力刺出。

却不料尔朱荣的宝衣对付灵境刀器虽无办法,但普通刀剑却奈何不得,少年君王并未学习过武艺,身法眼力稍有不及,这一刀并未刺中众镜割开处,而是仍然刺中了貘猊甲,尔朱荣只觉热辣辣地一阵激痛,却不碍事,一滚之下,大力撞开房门,趁隙于千钧一发时刻,逃出了王后寝宫。

他没命的向前奔逃,回见天行毅手持众镜刀,紧随身后突出寝宫奔了过来,寝宫之外,这时候军士早已闻变,早已经是重重叠叠,千军万马,尔朱荣刹那之间,躲入军马之中。

天行毅手持众镜刀在乱军之中也冲出寝宫。

这些乱军都不知道寝宫里发生了什么,对没入乱军的天行毅一时不测敌我,天行毅寝宫之中早已熟络无比,层层叠叠的尔朱荣属下将士围了上来,他游鱼一般穿梭闪动。

众镜刀起,一片血光,血光之中,人越裹越多,万军之中,天行毅扭头回望,众军已经围定了王后的寝宫。

他眼中露出无奈的神色。他情知,王后的寝宫他再也回不去了。

他更加愤怒,手中众镜更加嗜血,他的刀挥起一条血路,乱军之中,他三拐两拐,便不知去向。

此时,李澹与尔朱英皇亦先后突出寝宫,尔朱荣慌乱之下,只顾逃命,这时也忘却对寝宫下达攻击命令,领军的护卫将领认得尔朱英皇,这时候过来请示,是否以大逆不道罪拿下君王和王后。

尔朱英皇一个耳光扇了过去,大怒道:“那是我妹妹。”

她大声吼道:“我妹妹,你知道吗?那另一个是你们的君上,你们敢?给我马上撤走。”

李澹站在寝宫门口,面对着千军万马,他以前从没见过这种场面,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尔朱英皇拽了他一把:“还愣着干什么,去追我爹呀。”

李澹:“可是王后这里?”

尔朱英皇:“你放心,妹妹如果有事,我把头割下来给你,眼下要事就是找我爹,让他想法子善后,撤走军马,再做打算。”

饶是李澹能够探测人心,但是当他自己需要处理事件时,他却无计可施,他只觉尔朱英皇所言也有道理,被尔朱英皇拽着离开了寝宫。

少顷,风云变幻的寝宫再复安静。

这时候王后也从地上爬将起来,步履踉跄的跑过来,依偎在少年君王身侧,她不知道自己先前在父亲手心写字劝父亲逃跑做的对与错,也不敢告诉君王,只是紧紧的抱住了他,把脸来蹭他的脸颊,那张脸颊是毫无生气的,那张脸冰凉无比。

少年君王这时候在王后的怀中仿佛白痴,打摆子似的抖个不停,他在乱斗中逮到机会,一击刺中尔朱荣,他几乎以为自己就要成功了,没想到尔朱荣竟然毫发未伤,他的大脑立刻一片空白,他显然是吓呆了。

王后也崩溃了,抱着小君王两个人就这样哀哀的坐着,就这样像没有生命的两个物体一直坐,直到天黑。

这夜无月也无星。这夜的后来,王后寝宫内外人影幢幢。

少年君王从白痴状中有些醒转,喃喃的:“天行毅呢?天行毅呢”

王后:“这里已经被重重围困,君上,天行毅如今已经进不来了。”

少年君王:“也好,也好,他身负血诏,也不必进来送死,将来,他一定会替朕杀了你爹,一定.......”

清晨,全部重新更换的太监送来了饮食,王后一份,君王一份,王后吃完了,有了些精神,便服侍君王吃一点儿。

君王神智仍然未清,机械性的张着嘴,吃着都流到衣服上,目光呆滞,时不时忽然喊一声:“不要杀我。”然后手脚抽筋似的一抖动,然后又傻逼似的。王后闻之心碎。

中午的时候,呆气甚重的少年君王忽然心悸,捧着心窝道:“好热好热。”忽然身体向前一倾,呕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王后开始还只道是闷气郁结于心,不停的捶背抚胸。

中午,太监又送饮食来,王后到桌几前,替君王拿了饮食,刚拿起汤匙,见那太监一阵发抖,上前道:“王后,你拿错了,那是陛下吃的,你该吃这碗才是。”

王后“哦”了一声,心中有些明白,怒道:“谁说我拿错了?我服侍陛下吃。”当下吹了吹汤匙中的热汤,那太监见状退下。

君王吃过饮食之后,燥热仍然难当,腰上脸上红疹不断涌出。

尔朱荣亲自前来探视,少年君王见了尔朱荣也是无复喜怒之容色,目光呆滞,尔朱荣道:“怎的忽然得了这个怪病?”自言自语,做百思不得其解状,然后,他背着双手,徐徐出宫,临行前,对王后道:“君王这个病来的奇怪,估计御医什么的也没用,不用叫他们来了,他们很忙,过两天我带群臣去求求皇天上帝,或者转危为安也说不定。”

这日,风和日丽,确定天神今天上班,尔朱荣大将军召见群臣,带领大家一起到蜀京京郊的泰畤,此处乃是西蜀国君王拜祭天神之处,他对着天神,痛哭了一番少年君王不幸的病躯,内容基本如下:祈求天神让君王赶快好起来,赶快长大,尔朱荣要把权力复归天子,复子明辟。假如、如果、万一有可能的话,这个病,请求天帝让尔朱荣得这个病,怎吗能让伟大的君王得这种病呢,尔朱荣愿意以身代君王得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