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19、老公和老爸谁亲
作者:束星南  |  字数:3611  |  更新时间:2020-02-21 11:11:39 全文阅读

天行毅出的这道选择题极其残酷,但又确实无比现实。

王后必然要在父亲和丈夫之中选择一人。

少年君王第一次感到这个世界上命运残酷的并不是仅仅只有他一个人,他忽然扭头望向别的地方,轻轻的咬着嘴唇,道:“王后的命好苦。”

天行毅见状,道:“陛下是已经做了决断了么?”

少年君王长叹了一声,没有说话,只是黯然的点了点头。

王后自从几天前在王宫之中听到君王对她大吼,声言要车裂她父亲,要把她父亲剁成肉酱之后,一直惶恐不安,此后,每逢天行毅进宫之时,便偷偷的躲在殿外偷听,只是天行毅与君王声音甚轻,她常常听而不得。

天行毅知她偷听,但怜她可怜也不揭破,这行刺要进行下去,小王后不得不参与。

他虽心知残忍,却也无可奈何,当下狠了狠心,向王后招了招手,将殿外潜心观察的王后唤了进来。

王后走进来,也不知天行毅要做什么,愈加神色惶恐、惊惧,双腿几乎立不定,轻轻的颤抖。

少年君王不敢盯着这个年纪比自己小一岁,脸上几乎还留有稚气的王后的眼睛。

王后呐呐的:“你们.......”

天行毅叹了口气,道:“我与陛下已经定下一条密计,希望王后能够襄助?”王后显得有些诚惶诚恐,道:“我能做什么?”

天行毅:“陛下想要软禁你的父亲,令他交出朝廷军政大权,希望王后能够鼎力相助。”

王后面露喜色:“你们.....不是要杀他?”

天行毅笑了笑,摇了摇头,道:“我们如果要杀他,便不会请你来商量了。”

少年君王显然没有料到天行毅并未和盘托出,而是采取欺骗的办法,诧异的望了望天行毅。王后听闻二人密谋并非要杀掉自己的父亲,果然表情缓和了许多。

王后迟疑的:“你们.......真的只是要迫我爹交出大权,不是要杀他?”

天行毅笑了笑:“杀你爹做什么?你爹虽然有错,但如今天下安定,西蜀国内歌舞升平,你爹,他也是有大功的,陛下只需要你爹到时候还军政大权于陛下便好了,陛下青春鼎盛,是时候亲政了。”

王后叹了口气:“可是我爹肯定不会答应。”

天行毅道:“正因为如此陛下才需要王后的襄助。”

少年君王这时站了起来,走到王后身边,和颜悦色的:“王后若肯襄助,朕甚欣慰;王后若不欲相助,就去向你爹告密吧。朕也不怪罪于你。

王后沉吟了良久。过了半晌,她忽然抬起头来,看了看天色,外面天色已晚,她皱了皱眉头,道:“臣妾想明天先回将军府一趟。”

少年君王的脸色大变,身体摇晃了几下,几乎晕倒。嘶声道:“你是去告密么?”

王后欲言又止:“我.......”她知道她说什么君上也不会相信,君上情绪那么激动不可理喻,她的目光求援般的望着天行毅。

天行毅思忖了片刻,心中虽也有所疑虑,但此刻,他已经没有第二种选择,他顿了顿,毅然道:“好,王后速去速回。”

少年君王大急:“爱卿,你,你怎么能让她去?”

天行毅淡淡笑了笑,道:“王后如要告密,待会儿便可以回去告密,何必要等到明天,我猜王后一定是有什么别的事情。”

小王后感激的望了望天行毅,向他点了点头。

  ...........

九月三十一日,上午。尔朱大将军府邸的后花园中。

王后已经从王宫回到了她做女儿家的将军府邸,此刻,她正含着一包眼泪与自己的母亲对话。她希望自己能从母亲这里获得一些慰藉,获得一些帮助。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向父亲告发自己的丈夫。

甚至,当少年君王在天行毅的劝解下最后允许她回到将军府邸,她被少年君王深深的感动了。

她知道,他虽然经常揍她,但是在他心里,他知道自己不对,他虽然不说,但有些事情她就是知道。少年君王并不是一个天生暴戾之人。

王后的母亲的身体有一个特征,使她一眼看上去并不像一个大将军的夫人,她是瞎子。

王后扶着瞎子坐在一块假山石上,强忍着悲痛,问了母亲一个千古难解的问题:“娘,父亲与丈夫二者孰亲?”

瞎子早年是个漂亮女子,但尔朱荣这些年来大权在握,早已经三妻四妾,她早已经被忘到历史的垃圾堆里去了,但她超级隐忍,将三个女儿教育得各个出色:老大做了北卫王朝的太子妃,老三做了西蜀王朝的王后。老二虽待字闺中,却早有相士秘密看过,赞叹为龙睛凤颈,大贵之貌。

三个女儿,都是瞎子的毕生荣耀。

但这个瞎子自己,却总喜欢躲在后屋,几乎只是吃斋礼佛。尔朱荣在西蜀国大获成功之后,身畔的女人多了起来,作为尔朱荣的结发妻子,作为尔朱荣微贱之时相濡以沫的灵魂伴侣,那时,他们的爱情和天下幸福夫妻的爱情都是相似的。

微贱时的爱情皆有相似,富贵后的爱情却各有不同。

尔朱荣富贵了,位极人臣,将军府邸,每晚环肥燕瘦,瞎子的爱情遭遇了挑战,尔朱荣有时候甚至带着女人当着她的面欢好。

她不服,她抗争,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她已经近五十岁,人老珠黄,尔朱荣将自己的新欢编号从一编到十五,她在最刚烈的一次抗争时,那次,尔朱荣要带她参加无遮大会,男男女女们在一起一丝不挂寻欢作乐,尔朱荣要她释放自己的天性,乐享其中,她把自己的眼睛给刺瞎了。

她不想看见一个男人在物质和权力升华之后,生活的加速度堕落。

但她无法离开他,这整个西蜀国都在尔朱荣控制之下,尔朱荣仍然需要她作为他的夫人,来显示他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的伪善。

她也没有办法去死,她还有几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她舍不得去死。她瞎了之后,也还是在公开场合尽量维护自己的丈夫。

面对女儿的询问,叹了口气,良久,才回答道:“怜儿,爹也亲,你丈夫也亲。都亲”

王后又故作好奇的问道:“要是父亲和丈夫都噗通噗通掉下水,我该先救谁。”这又是一个千古难题。

她问的时候尽管语调寻常,装作诙谐幽默开玩笑的口气,但她的心里早已经被劈成了两半,她这么样的痛苦,却不能让瞎了眼的老母亲听出来有丝毫异样。

她不能让瞎子觉察出来,她要在世上最亲的两人中选择一个,背叛另一个。

瞎子说道:“正常情况下,当然先救你爹。”

王后道:“为什么啊?”

瞎了眼的老母亲回答:“你爹只能有一个,丈夫你能嫁很多,物以稀为贵,当然是只有一个的珍贵了。”

这个问题其实从自有人类历史以来,就不停地有人在问老爸和老公谁亲,这里面其实还隐藏着另外一个老公,这个老公就是母亲的老公,这个问题女儿问母亲:老爸和老公谁亲,其实等于是问母亲:“你的老公和你的女婿谁亲?”

大凡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母亲基本上都会告诉女儿爸爸亲,并告诉女儿你爸爸只有一个,但其实这是母亲在选择自己的老公亲。

王后这种十几岁的少女自然还没有社会阅历,去弄清楚这中间的无比复杂的伦理逻辑,她黯然失色,眼泪唰唰的,她的流泪虽然没有声音,但是瞎子的听觉特别敏感。

瞎子能够听见人类流泪的声音。

她的手抚上了女儿的脸,忽然从瞎了的眼珠里也留下浑浊的眼泪,道:“孩子,听我说完,我还要告诉你一些事情,按照通常的道理而言,爹只有一个,丈夫却可能有很多个,但是,你爹已经不是你爹,你爹变了,我看见他会害怕,会发抖,我觉得他像魔鬼。他沾上权力之后就已经疯了。”

王后愕然了。

瞎子继续说道:“你不过是他的一粒棋子。他要真是你爹,根本就不会将你嫁入王宫,他杀了少年君王的一家人,难道不知道你嫁进宫里会遭到报复?会受苦?你还记得,你新婚晚上,我给你押箱底的书籍《素女经》吗?”

瞎子是记得的,当初嫁女儿的时候,她在她的箱底压了一些《素女经》之类的书籍还有一些关于女性的生理知识、婚育知识的诸多讲解,锁在一个小盒子里,上面写着醒目的《新婚指南》这几个字。

她自己当初就是这么过来的,没来由看不见的啊。

王后才十四岁,她这个做娘的,在女儿新婚的时候自然要做足生理课老师的工作。

但是,女儿表现得像根本未曾看过这些伟大的读物似的。

瞎子道:“你爹怕你怀孕,你知道吗?”

王后黯然的摇了摇头。

瞎子回忆起起一件事情,在王后婚后不久的某一天,尔朱荣大将军有一天凑到她面前,握住她的手,帮她的手拢个圈圈,然后用自己的右手食指往圈圈里鼓捣几下,然后对她说道:“你做母亲的要和女儿说:少年人戒之在色,很伤身体。他们才十来岁,后面还有大把时间可以去躁。”

瞎子的脑子里忽然敞亮,她已经明白这个丈夫大将军没有什么匪夷所思事情做不出来。

瞎子对小女儿道:“你如果怀孕了,你的儿子将来就会是太子,而他大概还没有无耻到从外孙手里篡权的地步,或者他怕人世间的非议太多,所以她不会让你怀上君上的孩子。你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你二姐比你大,照道理本应该将你二姐嫁给君上的,那是因为你二姐已经早就懂男女之事了,而你还太小。”

这些话王后都是第一次从自己的瞎子母亲口中听到,她几乎惊讶的不敢相信。

瞎子继续道:“她选择你,只是因为你在不懂事的年龄,他还没收了娘教给你的生理卫生课本。他压根就不关心你,爱护你。”

王后想到少年君王对自己的敌视,叹了口气,道:“这也不能只怪爹的,丈夫他也不碰我。”

瞎子叹了口气,道:“就算陛下亲近你,你以为你就能怀孕,宫廷的御医也掌握在你爹手里,说不定你的君上早就被.......药理绝育,甚至不能人事房道了;不然,他为什么不碰你,十五六岁谁不血气方刚?况且是蹂躏仇人女儿的身体。”

她盯着女儿,嘱咐道:“你爹,早已经变了一个人,我已经不认得他了,他像是魔鬼。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自己选择吧。”

王后点点头,眼泪长流。

和她的瞎子妈妈告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